第八百二十八章:哑了/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很惊疑我怎么会说出这些话来,我明明想说的就是我随后就去,这盘古怨灵都已经在天庭出现了,我怎么可能会不去?

可是我现在,就是没办法将我想说的话给说出口,当凤齐天听见我拒绝说不去的时候,有点惊奇,不过他也没有缠着我,我不去的话,他立即就嬉笑着对我说:“不去就不去,洛神连这点事情都摆平不了,还当什么天下之主。”

说着,转头看向柳龙庭,又上下打量了柳龙庭好几眼,他的手都快要摸到柳龙庭的脸上去了。

柳龙庭看着凤齐天盯着他就犹如痴汉般的模样,像是有点担心,眉头顿时就微微的蹙起来,沉着声音问了一句凤齐天怎么了?

凤齐天顿时就对着柳龙庭一笑,跟他说:“怪不得我主人会喜欢你,要是我有你这么清朗俊秀,我主人早就没你的份了。”

柳龙庭听见凤齐天跟他说的话,两道好看的眉这才放了下来,平淡的回答了一句凤齐天:“一副皮囊而已,没多大价值。”

“那你给我咯!”凤齐天缠问。

我看见凤齐天这么纠结柳龙庭,虽然刚才我说出了心口不一的话让我还是很疑惑,但是这会也怕凤齐天在柳龙庭面前丢人现眼,于是就拉了凤齐天一把,对凤齐天说:“你别闹了,赶紧去换身衣裳吃饭吧。”

我这会说的话,却跟我心里想的是一样的,可是我刚才说话,为什么说出来的话,就像是不是我的说的一样!

凤齐天回到柳家,开心的很,赶紧的就去换衣服了,为了证明我说话是正常的,于是我又对柳龙庭说了一句:“龙庭,你长得可真好看。”

当我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我还是如我心里所想的说出来了。

当柳龙庭听我夸他的时候,顿时就跟我笑了起来,跟我说:“要是不好看,怎么吸引你?”

见我现在又能正常的说话,于是我就打算跟柳龙庭说天庭的事情,洛神一个人肯定也是对付不了的,加上洛神又是柳龙庭将他扶上三界之主的位置,若是洛神那出事,柳龙庭也不会不管吧!

可是现在就当我想对柳龙庭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这话就一直都憋在我的心里,怎么都说不出口,喉咙里就像是塞着一团大木塞,将我想说的话全都卡在了喉咙里。

我一时间真真的急的有点发慌了,这要是我的话一直都说不出来,我该怎么跟柳龙庭说我要去天上,而柳龙庭看见我急的面红耳赤的模样,就伸手向着我的额头上摸过来,问我说这是怎么了?是不是昨天晚上他没让我盖好被子,着凉了?可是我这身体里的法力已经很足了,应该也不会着凉。

我急的真是好一会都没有话说出来,现在见柳龙庭问我这个,我想跟他解释我有话想对他说,但是又说不出来,可就连这个都不好解释,到后来我真的是放弃了,也不想说话,对着柳龙庭摇了下头,意思了一下不是。

我忽然就沉默了下去,柳龙庭便伸手向着我的肩抱过来,跟我说:“不过虽然你现在身体里有法力,但是你的肉身也是血肉之躯,指不定真的是病了,一会我就找山里的医仙来给你瞧瞧,看看你这是怎么了?”

我一时间也没有多想,我这嗓子这忽然好忽然坏的,我想我应该也是病了,于是就对柳龙庭点了下头,对他表示听他的。

在我们吃完早饭之后,柳龙庭确实也叫来了长白山里的医仙来给我看身体,医生也确实给我检查出了说我受了邪气,邪气淤积在喉咙,所以才会导致我有些话说不出来,并且这些天要在家静养,等喉咙养好了,这才能出门活动。

我心想我这是受了哪门子邪气,怎么还会有邪气淤积在我的喉咙,见我一脸疑惑,柳龙庭就跟我解释说可能是我去人间收鬼的时候,被游荡在人间的鬼气给侵入了身体,我这身体本来就还没好全,叫我别担心,反正过些天也就好了。

虽然知道我得的不是什么大病,我心里有点将心放了下去,可是这洛神该怎么办,洛神在天庭等我,我怎么能不去?

在医仙走了之后,我又犹豫了好一会时间,既然我现在说不出话来,我也就不跟柳龙庭说了,反正之前我想做什么的时候,也都根本就不用跟柳龙庭打招呼,他要是发现我不在了,自然就会来找我。

在柳龙庭去吩咐人给我抓药的时候,我就叫上凤齐天,准备去天庭。

凤齐天不管我说去哪里,他都跟着我,所以现在我不说,他跟我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就直接变成了一只凤凰,可是还没等我骑在他背上的时候,柳龙庭的喊声忽然就从我身后传了过来:“你们去哪?”

凤齐天听见了柳龙庭的喊声,于是转过头跟柳龙庭说:“带我主人出去溜溜啊,怎么了?”

柳龙庭一听凤齐天说这话,便立即向我走了过来,牵住了我的手,有些呵斥凤齐天说:“医仙刚过来说女曦不能外出,你是不知道吗?还带她出去?”

凤齐天听了柳龙庭的话,转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些无奈。

而我这会就算是说不出口,但还是赶紧学着月儿以前的模样,想在柳龙庭的手上写字,但是柳龙庭却紧紧的抓住我的手,不让我动弹,并且生怕凤齐天还会带我出去,嘴里开始低声的念动了几句咒语,将我们整个柳家,全都用结界封了起来,并且当他做完了之后,再跟柳龙庭说:“以后你们出去,都要经过我的同意,这些天曦儿要静养,你最好是别打扰她。”

说着,柳龙庭便又牵着我回柳家。

说实话,我是真的不想跟柳龙庭回去,但是又丝毫的没办法,现在柳龙庭在柳家布了结界,我出去都得要经过他的同意,在他带着我回到书房的时候,我找来笔和纸,尽量的想让柳龙庭知道我想对着他表达意思,但是柳龙庭就像是故意不给我机会似的,在我伸手拿着笔和纸的时候,便向着我伸过手来,抓住了我双手的手腕,向着他的怀里塞了进去,然后对我说:“曦儿,要是你这病一直都不好,以后再也说不了话了,那该怎么办?”

见柳龙庭这会问我这个问题,我便清了清嗓子,想回答他是不是嫌弃我了,但是现在,我的喉咙比刚才还严重,刚才只是有些话说不出口,现在是什么话都说不出口了。

柳龙庭可能也是知道我说不出来,也么计较这么多,端起桌上的茶,给我喝了一口,然后自问又自答的跟我说:“就算是你说不出话来了,以后我也会跟你在一起,你有什么话,我帮你说,不过医仙说你的嗓子会好,那就一定会好的。”

听着柳龙庭此时说的温言细语,要是在平时,我得开心死,但是现在我心里只有天庭里的事情,并且我绝对不相信我这是因为受了邪气,才导致我说不出话来,有没有受邪气的侵扰我自己知道,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中了邪气,我现在这样,更像是中了咒,或者是被人控制了。

而能有这么大本事在柳龙庭面前控制我的,按照柳龙庭小心谨慎的性子,根本就是没有人能做到,除了他自己。

我听柳龙庭这话之后,想从柳龙庭的身上下来,不过柳龙庭这会并没有放松我,反而是我想从他身上下来的是时候,一把向抱着我向着我身上压了过来,直接就把我压在了大椅前面的桌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