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八章:灭门惨案/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八百三十八章:灭门惨案

这么久以来,我一直都在想知道柳龙庭的混沌钟在哪里,却没想到,我把所有的可能的地方都想过了,是没想到,他把混沌钟藏在我身体里的造物鼎里,或者应该是说,他早知道混沌钟在造物鼎里,只是没有说破,而他当初将造物鼎给我的时候,已经决定连造物鼎里的混沌钟一起给我了!

当姑获鸟看见从我身体里飞出来的这一抹亮光之后,顿时也惊讶了,似乎他也没想到此时此刻,混沌钟会从我的身体里飞出来,但是在这混沌钟从我的身体里出来后,我耳边似乎又想起了盘古怨灵高兴的喊声:“怪不得我不能轻易的进你身,原来的柳龙庭把混沌钟放在了你的身体里,我真没想到他竟然会把天下至宝放在一个女人的身体里!哈哈哈哈,真是老天助我!”

盘古怨灵,在我耳边哈哈哈哈的大笑,而此时柳龙庭见混沌钟已经如他所料的出来了,此时也毫不停歇,立即将手放在唇边,开始念动咒语。

一阵阵低沉的声音,从我头顶一个金钟型的光芒里向着我和我周围不断飘荡过去,一串串的咒语,瞬间化成如水波般的东西,以我为心,一圈圈的向着这个天下荡漾出去,姑获鸟离我最近,当他被柳龙庭念出来的符咒触及到的时候,它身原本腐烂的地方,现在瞬间加剧腐烂,浑身的肉几乎像是在被火烧烤着一般,一串大火,瞬间从他的身燃烧了起来,可是算是姑获鸟的浑身都着了火,但是它依旧是不知道痛一般,任凭大火将它烧焦,盘古怨灵的声音,在刚才跟我说完话之后,彻底的消失在了我的周围,而幽君看见柳龙庭已经在操控混沌钟,也知道他现在根本不是柳龙庭的对手,但是他并没有灰心,在知道混沌钟在我的体内之后,他反而是轻蔑一笑,一边快速的带着姑获鸟逃跑,一边对我们说:“我看你们还能硬撑到什么时候!”

说完,消失在了我们周围的一片天空之域,而柳龙庭似乎在混沌钟出现了之后,似乎已经不恋战了,幽君逃跑的时候,他也没追去,而是向着我身边飞了过来,念动咒语,将混沌钟再收进我的身体里,然后对我说:“我们先去把其他几个瘟神找到吧。”

柳龙庭这么淡定的跟我说话,让我想问他为什么要将混沌钟放在我的身,难道这是他之前所说的,他不会让我死吗?他用混沌钟,一直都在保我性命,不让我死去。

虽然我是这么猜想的,可是柳龙庭这么平淡严肃的模样,让我一时间都有点不敢问他,他把能改变全天下的东西放在我的身,只为了保我一条命,他不觉的可惜吗?而我却一直都要求他做这个做那个,他跟我来到凡间,也是被我威胁来的,我瞬间没脸跟他说任何话了。

凤齐天还没醒,柳龙庭唤了神辇,当我们三人一起坐在神辇里的时候,气氛异常的沉默,柳龙庭他既然都已经将混沌钟放在了我的身体里,保我性命,却还为何还不愿意让我出来对付盘古怨灵,现在我已经是不死之身,难道柳龙庭还在担心我会死吗?

我不知道柳龙庭是担心的太多,还是太过于谨慎,此时柳龙庭不跟我搭话,我也没有纠缠他。

摆脱了盘古怨灵和幽君,我们现在找到其他几位瘟神也是轻而易举,现在我们将这几个瘟神救下来之后,柳龙庭安排他们回到天庭去,我要这几位瘟神给天的神明带话,叫他们不必再惊慌,我和柳龙庭会和他们一起,对付盘古怨灵的。

几位瘟神对我们叩谢之后,回天庭去了,现在天色还有些早,我想了一会,然后问柳龙庭说要不我们也先一趟天庭吧,洛神被软禁,我们应该把他救出来才行。

“不用了,我们已经出来了,他自己能出来,我们先回去。”

柳龙庭只要决定了做某件事情,永远都是这么心有成竹,仿若他早在还没做这件事情之前,已经将这件事情的前前后后,全都给考虑好了,根本不用我操心,而现在我自然听柳龙庭的,跟他点了下头之后,我们回长白山。

在回去的途,看着瘟乱的人间,现在已经微微消停了一些,我的心才微微的放下了一些,只不过当我们到长白山后,本来是打算给凤齐天叫两个山林里的医仙来给他看看的,但是整座长白山的仙家,几乎一见是柳龙庭,立即不见,好在黄三娘听说柳龙庭要找医仙,费了好大的功夫,这才请来了一位给凤齐天看伤。

黄三娘来柳家的时候,整个人起次见她时,都瘦了好几圈,脸色也十分的憔悴,看起来我们不在长白山的那段时间,她也过的异常不好。

现在整座长白山,也只有黄三娘还愿意搭理我和柳龙庭,柳龙庭对外人本身不是一个很爱说话的人,不过看着黄三娘站在我们身边时不时的眼泪婆裟的模样,于是柳龙庭简单明了的问了一句黄三娘:“你黄家的儿孙,少了多少?”

瘟疫席卷整个人间,包括长白山,山里现在能看见的动物都少了,这么多动物出事,黄三娘算是有再大的本事,也不能和天的神仙斗,当柳龙庭问道她这个问题的时候,黄三娘的眼泪更是愈加汹涌,用手帕捂着脸跟柳龙庭说:“少了八十八条性命,还剩下十一条还苟延残喘的活着,我的孙儿他们,全都是被这场大瘟疫,活活的给逼死了!”

说完,黄三娘瞬间趴在桌痛哭了起来。

之前黄三娘的大家族,都有百个子子孙孙,而现在一个个的都死了,原本兴旺的家族,顿时落寞了,我不是黄三娘,不能理会到她这种痛苦,我想安慰她,可是话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当柳龙庭听到黄三娘说这话的时候,也微微有些吃惊,眉头一皱,然后转头看向黄三娘,淡淡的说了一句:“是我对不起你。”

黄三娘听到柳龙庭的道歉,慢慢的摸了她脸的眼泪,站起身来,跟柳龙庭说:“我不怪你,从前若不是三爷扶持我们黄家,我们黄家恐怕早熬不下去了,是三爷给了我们黄家一个富裕不受欺负的生活,算是我那些孙儿死了,摆脱了当奴隶的下贱命,也值得了,希望三爷不要往心里去,不太自责,这都是命。”

黄三娘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都看着柳龙庭,眼角含泪,而柳龙庭几乎是看都不看他,当黄三娘看见柳龙庭的眼神并未落在她身的时候,神情忽然有些伤怀,眼泪又掉了下来。

“是我欠你们黄家的,以后你有什么需要,跟我说吧,我能办到的,尽量为你做到。”

黄家因为我们的原因,全府死了这么多条性命,我真的怀疑黄三娘是怎么做到一点都不恨柳龙庭的,还安慰柳龙庭。而我相对黄三娘起来,对柳龙庭几乎是太任性又太自我。

当黄三娘听见柳龙庭对她说这话的时候,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答应了柳龙庭,而现在看着医仙已经在给凤齐天搭脉,柳龙庭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跟我说:“你跟我出来一下,我有件事情,要对你说。”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