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一章:准备遗言/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抬头看了一眼柳龙庭,此时看着柳龙庭顶着一张我的脸,我反应过来我现在就是柳龙庭,于是从床上起来,外套也懒得穿了,拖着脚步,一脸的疲惫去给黄三娘开门。

黄三娘见我此时衣冠不整,精神也不好,于是就问我说我昨晚怎么了?今晚怎么这幅模样了?

看见黄三娘满眼都是关心我的表情,想到她可能是喜欢上了柳龙庭,我对黄三娘没什么恶意,甚至很感激她,可她要是真的对柳龙庭有意思,那我肯定是不乐意了,于是就有些像是故意似的,对黄三娘说:“我的肾越来越不好,昨晚被白静缠了一个晚上,我真是受不了她。”

我想没有女人喜欢男人那方面不好吧,特别像是黄三娘这种已经成熟了的女人。

当黄三娘听到我说这话的时候,脸色顿时就有点难堪,不过也像是有些生气,小声的跟我说了一句:“那三爷就不知道补补吗?”

我转过身,让黄三娘跟着我一起进来,然后跟她说:“不补了,就这样吧,以后断了欲念,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说完我就带着黄三娘往凤齐天的房里走,给凤齐天看病情,现在凤齐天的情况已经比昨天要好很多了,黄三娘给凤齐天把完脉之后,就跟我说他去厨房熬药了。

想到给凤齐天熬药这种事情,都要黄三娘去做,我有点过意不去,就拿过黄三娘手里的药,跟黄三娘说我自己来吧。

但是我手向着黄三娘手里的药包上拿过去的时候,不小心摸到了黄三娘的手,黄三娘顿时一惊,赶紧的将手从我的手里抽了出来,跟我说了一句我一个堂堂的主子,怎么能下厨房熬药呢,她替我去做就好了,说完,就急匆匆的走了。

看着黄三娘这幅娇羞如水的模样,我心想柳龙庭真的是一丝都不能跟她比,黄三娘这样的女人才是好女人,而柳龙庭变成的女人,也真不愧他是蛇精变得,又浪又秽。

我拖着脚步向着我们房里走进去,希望还能好好的睡一觉,现在柳龙庭见我浑身无力的回来了,就坐在椅子上笑我,他现在精神好的很,容光焕发,看起来就像是经历了什么喜事一样。

我如死了一般躺在床上,躺了好一会,这才有力气对柳龙庭说:“柳龙庭,你下次要是再这么纠缠我,我就要跟你翻脸了。”

见我此时就跟死狗没什么两样,柳龙庭便向着我走过来,又顺势的靠在我身上,我现在看见她靠我我都怕了,赶紧的就下意识的往旁边移过去,而柳龙庭见我这么怕他,顿时就笑了起来,盈盈的跟我说:“你真没用,我又不会吃了你,怕什么?”

“得了吧,我要休息了,你别打扰我了,不然我下次真的不对你好了。”

我说着这话的时候,已经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好在也只有我和柳龙庭知道我们身份交换的事情,不然要是被别人看见我这模样的话,一定会认为我这是要归西天了,连男女欢爱的事情都做不好。

虽然柳龙庭要我要的厉害,但是也并没有一点都不体贴我,见我真是困的不行了,她将我的鞋脱了,然后扶我整个人上床,她就在我身边靠着,贴在我胸口的位置,一直都抱着我,很久都没有离开。

我们现在看起来是平淡无波,但保不准后一秒出就了什么问题,现在人间的瘟疫断了,这倒是了却了我心头的一件大事,如今我和柳龙庭现身了,这幽君和盘古怨灵对付的主要对象,就是我跟柳龙庭,而我们现在也没去找他们,就等他们上门,我倒是要看看,他们还有什么把戏要演的。

我这么一睡,我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不过当我醒来之后,就看见黄三娘此时正一个人坐在我的床边,用手里的热量,温着一碗汤药,现在见我醒了,于是就端着这碗汤药向着我凑了过来,跟我说:“三爷,我特地为你熬了些药,起来喝了吧。”

现在我看黄三娘,倒是觉得就算是她喜欢上了柳龙庭也没什么,不过看着她给我端的药,我就问黄三娘:“这药是什么药啊?”

“这是壮阳的,免得三爷身体发虚,这要是长久下去,对身体不好。”

黄三娘这么一说,我顿时就想起来了,早上我跟黄三娘说我肾虚,没想到她真的就给我熬了一碗大补药过来。

只不过我是个女人,吃什么壮阳药啊,我才不想和柳龙庭一直都换躯体,这样我会被他磨疯的,于是就跟黄三娘说我不喝,再说,也不是我没用啊,是柳龙庭的需求实在是太大了,让我力不从心。

“不喝也得喝啊,你和白静,来日方长,以后的日子可远着呢,到时候身体垮了,看你怎么办。”

黄三娘现在跟我说话,就像是柳龙庭的妈一样,她的语气听起来柔软又温和,这让我不由的就想明知故问的问黄三娘:“三娘,你怎么对我这么好?”

黄三娘神色微微有些一闪,但又马上反应了过来,跟我说:“三爷乃是我们整个黄家的恩人,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三娘对救命恩人好,不是很正常吗?”

“可是也因为我,害的你们黄家家破人亡,是我对不起你。”

当我说到这话的时候,有些沉默,而就在我想问黄三娘需要什么补偿的识货,黄三娘忽然就向着我的唇伸过手来,捂住我的嘴不让我说。

我看着黄三娘这颇有些暧昧的举动,心里顿时就觉的柳龙庭可真牛逼,真是老少妇女都通吃啊,他不了解黄三娘对他的感情,那我就帮他了解了解。

“怎么了?”我用柳龙庭的声音故意低沉了一些,嗓子里微微透露出一些磁性。

黄三娘听我降下来的语气,顿时就把捂住我的手缩了回去,然后支支吾吾的对我说:“我、我……。”

“有什么事情就说吧,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已经在暗示黄三娘了,有些事情,如果堆积在心里,会越积越深,倒不如让黄三娘说出来,如果今后我真的死了,有这么一个对柳龙庭一直好的人帮我照顾柳龙庭,我心里也踏实一些。

毕竟,我是信命的,我所对柳龙庭说的的一切我们以后都会好的话,都只不过是我给自己给柳龙庭的一线希望。

人快死时要写遗书,而我也想在我还好好的时候,安排好柳龙庭的生活。

黄三娘是聪明的,她也听出来我的话里,有暗示她的意思,但是一时间她又不好说出口,我见她似乎也不想说,于是就学了柳龙庭贯用的套路,对黄三娘说:“既然你不愿意说的话,就下去吧。”

我说完,正想起身,而黄三娘见我忽然就跟她说下去,顿时就急了,见我站起身来,于是便忽然间就用力的向着我的身上抱过来,跟我说:“三爷,我对你一直都有过非分之想,三爷是我最钦佩的男人,我不求三爷给我什么,就希望三爷愿意让我为你赴汤蹈火,帮你做任何的事情。”

因为柳龙庭不喜欢黄三娘的缘故,所以黄三娘对柳龙庭的要求要简单的很多。

“那我要是愿意和你在一起呢?”我问黄三娘。

黄三娘听到我这话之后,惊讶的看着我,似乎并不相信这话会从我的口中说出来,导致她一时半会,都没接过我的话!

“如果白静死了,你就来好好的照顾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