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二章:如何脱身/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把柳龙庭的语气,学的丝毫不差,就连说出这种背叛的话,都轻描淡写,并且在我自己说完这话之后,我自己都感觉到可怕,我的嘴里,怎么可能会说出这种话来,我自己都无法想象如果是柳龙庭,对黄三娘说出这种话来,我会是什么样的感受。

黄三娘听到我说这话的时候,顿时也有些惊愣,睁大了眼睛看着我,像是不可思议那般,回答我说:“三爷,您这话是开玩笑的吗?”

“没有开玩笑,我只是提前交代你。”我说完这话后,低头用眼睛,看着黄三娘的眼睛。

此时我不是柳龙庭,就算是现在这么直白的用眼睛看着黄三娘,我的脸上也浮现不出任何不自在的神色,而黄三娘见我一直都盯着她看,反而浑身都不自在,低下头来躲避我的眼神,整个人在我面钱,就像是无处安放似的。

“虽然我一直仰慕三爷,但是我从没有过代替白静在三爷身边的想法,三爷是个重情的人,这谁都知道,我不相信三爷会在白静死后,立马就换女人,白静福大命大,一定不会有事的,还请三爷把心安在心里,三娘先先去了。”

黄三娘说着这话的时候,急冲冲的就向着外面跑,而我看着黄三娘急忙往外跑的背影,心里也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应该难过,不过在黄三娘出去的时候,柳龙庭正好从外面进来,跟黄三娘碰上了,黄三娘看了柳龙庭一眼,自然而然的就把柳龙庭认成为是我,看着柳龙庭的眼神有些可怜,又很是不自在,一句话都没说,就向着外面走出去了。

柳龙庭此时端了一碗粥来,看见黄三娘这么急急的出去,就向我走过来,问我说:“你跟三娘说什么了?怎么三娘看起来跟兔子似的,还没坐稳,一跑就没影了。”

柳龙庭现在变成我的模样,又端着粥,看起来无比的贤良淑德,不过她往我身边坐的时候,看见了我床边放在小桌上的那碗药,便问我说这是什么药?

看见柳龙庭来了,看着她,我心里总是担忧的心,也微微的放下来了一些,跟柳龙庭说:“这是黄三娘给我送来的壮阳药,刚才我调戏了她几句,她就害羞的跑了。”

我笑嘻嘻的对着柳龙庭说。

当柳龙庭听见我说我在调戏黄三娘的时候,脸上顿时就露出了一副好气又好笑的表情,放下他手里的粥,端起黄三娘给我的药,他先自己尝了一口,确定这确实就是壮阳的之后,在跟我说:“我就好奇你跟黄三娘说了什么?她怎么知道你需要壮阳?再说你是个女人,你一个女人撩着女人,有什么意思?”

听着柳龙庭跟我说这话,我顿时就不满了,一把就撩起了盖在我脚上的被子,露出我的大长腿,跟柳龙庭说:“我现在可是个男人?男人泡妞,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得了吧!”柳龙庭见我这模样,眼神顺着我的腿向我跨里移进去,然后跟我说:“就你这玩意儿,一点用都没有,连黄三娘都知道你不行,你还泡妞,你用什么泡?!”

“我……!”

我没想到柳龙庭竟然嘲笑我这方面没用?这顿时就让我脸上有点挂不住了,就对柳龙庭哼了一句,极为不满的对他说:“柳龙庭你过分了啊!我从前从来都没嘲笑过你,你别这么翻脸不认人啊!”

柳龙庭此时像是十分自信,扬起头来,看着我,好笑的问我说:“你嘲笑我什么?哪次没把你喂够,每次都是你先不行了,我忍你很久了。”

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受到的最大侮辱,被柳龙庭嘲笑当男人不行,就连当女人都不行,柳龙庭也实在是太不要脸了,于是为了证明我不是他说的这样弱鸡,我一把就抓住了柳龙庭的肩膀,跟她说:“那你躺下来,这次看我怎么收拾你,臭女人!”

看我已经气急败坏的样子,柳龙庭对我盈盈一笑,将她手里的药碗放在了小桌上,然后脱了鞋,就真的向着我身下躺了过来。

看着柳龙庭,我顿时就想向着她身上压下去,可是此时看着柳龙庭对我笑的发媚发浪的样子,我顿时就有点怂了,于是起身将黄三娘送来的壮阳药几口全都吞下肚,一把就把碗用力的往桌上一放,这才向着柳龙庭压下去。

我原以为我喝了黄三娘送来的这药,我就会意气风发,老当益壮,如猛虎悍狼,可是到后面我还是不行了,都没做完立马就跟死了似的躺在柳龙庭的身边,不停的跟她说我不行了不行了,我要休息一会。

柳龙庭看着我半路就丢盔卸甲,也没跟我说什么,只是幽幽的在我身边叹了一口气,一言不发。

看到此时场景,我忽然就有点紧张,于是就问柳龙庭说:“你会不会去找别的男人哪,我告诉你,这是我的身体,你不能给我糟蹋了!”

柳龙庭听我说这话,转过头来,没有跟我说不,然后又是一声叹息,叹完之后,又转过了头去。

顿时,我就感觉当一个男人真的好艰难,不仅要赚钱养家,要是活不好,老婆还会出轨,现在柳龙庭用的是我的身体,万一他跟我一样吃了没事去调戏别人,那他不是要给我戴绿帽了吗?毕竟我们什么时候换回来身体,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

想到这我赶紧的转身去安慰柳龙庭,千哄万哄的,总算是把她给哄开心了,但我却不高兴了,从前都是柳龙庭哄我,现在换我哄他,我心里说不上来的委屈,这可能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区别。

几天之后,凤齐天也醒了过来,而我就在我身上找我不行的原因,归根结底,还是我的身体素质不行,这床笫之间的事情,跟斗法不一样,对一个男人来讲,对付柳龙庭,那是要靠体力获胜的,于是这些天,我都在勤劳的锻炼身体,而凤齐天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来找我,现在他把柳龙庭认成是我了,就每天都黏着柳龙庭,而柳龙庭此时对凤齐天的态度,也没之前那么不待见,就真的像是把凤齐天当宠物似的,跟他玩这个游戏,那个游戏,就跟动物表演似的,而凤齐天玩的也特别的开心,一点都不介意。

现在变成柳龙庭的模样,就连凤齐天都不理我了,想到要是我再不有个好身体,恐怕柳龙庭都不理我了,现在三界也算是正常,洛神前几天来信说已经脱困了,他正在整顿天庭,并且这些天,就连盘古怨灵和洛神,都没什么动静。

可是这种事情挂念不得,一挂念准出事,当我在长白山的山林里长跑完准备回去的时候,只见此时柳家的大门,正大开着。

一见这大开的门,我心里忽然就隐隐的感觉到了一种不安的感觉,一进屋,便喊柳龙庭的名字,但是此时屋里根本就没有半丝柳龙庭的影子,我细细的嗅了下空气里的气息,这空气里,竟然隐藏着盘古怨灵的气息,除了盘古怨灵,还有幽君的气息,他们两个一起来的!

盘古怨灵来长白山了吗?可是为什么我一点的感觉都没有,就连柳龙庭,在我出门的时候,也没跟我说起盘古怨灵的事情,他们是怎么进长白山的!

上次盘古怨灵和幽君,都已经知道了混沌钟就在我的身体里,现在他们就已经针对我来了,如果柳龙庭真的被他们抓去了,现在混沌钟正在我的身体里,那他该怎么脱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