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六章:支开姑获/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幽君忽然就得到了命令的样子,那这么说的话,盘古怨灵,也在这座庙里面。

我的方法是神荼教给我的,具体是怎么一回事,我自己都不清楚,现在盘古怨灵他们没有拿到混沌钟,他们自然是不会在我将混沌钟给他们之前杀了柳龙庭,可要幽君跟我一起去的话,我就没办法脱身,有他在我身边,我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计谋来救出柳龙庭,于是我沉默了一下,然后对着幽君说:“混沌钟乃是天下至尊,我怎么能轻易的就让你跟着我的去取?”

见我讽刺他,幽君毫不在乎,背过手向我走过来,跟我说:“你不带我去,那就不怕我留在这庙里,折磨女曦吗?”

幽君说完这话,阴沉的对我一笑。

我看向现在正锁在神柱上的柳龙庭,我还真的怕幽君在我走了之后,又对柳龙庭施暴,他从前对我也无所谓了,要是对柳龙庭再这样,我真是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那我怎么敢保证我走了之后,盘古怨灵不会害白静呢?”我反问了一句幽君。

“既然你不放心,就把凤齐天留下来,女曦是凤齐天的主人,要是女曦有什么事情,我想风齐天也会拼命想尽方法告诉你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这本来柳龙庭一个人在这里就已经很危险了,如果再加上凤齐天。如果一旦事变,后果不堪设想。

我心里盘算着,我到底要不要让凤齐天留下来,如果凤齐天因为我的原因而死在了这里,我心里一辈子都不好受,但是我要是这么一走了之的话,我又担心柳龙庭,正在我犹豫的时候,凤齐天忽然就向我走过来,跟我说了一句:“你去把你的混沌钟拿回来吧,我要在这里守护我主人。”

这会凤齐天看着我的眼神,无比的坚定,我看着他坚定的眼神,心里这时间顿时就反应了过来,现在我是柳龙庭的身份,如果我强行的把凤齐天带在身边,幽君他们就一定会生疑,现在还不到幽君能知道我们身份的时候,于是我就抬起头,看了幽君一眼,然后又转头看向凤齐天,跟他说:“那好,你就在这里守着白静,等我回来。”

说完,我头也不回的就向着庙外走了出去。

尽管我此时一点都不想和幽君同伍,但是除此之外,也没了别的办法,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我现在的内心,简直就像是放在油锅里似的,无比的煎熬。

幽君跟着我从庙里出来,现在他倒是一点都不计前嫌,一出庙门,直接就伸手向着唇边凑了过去,往空中吹了一声口哨!

一阵巨大的风,瞬间就从我的头顶上空飘了下来,只见是姑获鸟展开翅膀,黑压压的就从我们上空飞了下来,而它现在背后正拖着一座黑色的神辇,当姑获鸟拖着这神辇向着我和幽君的面前飞下来的时候,幽君给我做了个请的姿势,让我先上神辇。

现在我看着幽君的面孔,心里是说不出来的厌恶,冷眼看了他一眼,然后弯下腰,坐在神辇里。

幽君也随着我后面,跟我进了神辇,并且当他进来之后,往神辇四周看了一下,然后对我一笑,坐在了我的身边,他身上穿着的玄色铠甲,此时就静静的帖在我的衣服上。

这神辇也很大,足足都能容下十个人左右,我不明白幽君为什么别的地方不坐,偏偏要靠着我坐下来。我本身就对他没多大好感,现在幽君又挨着我,让我一点都不想黏着他,于是我起身,向着他的对面,坐了过去。

幽君就这么一直都抬着头看我换位置,神辇在姑获鸟的带动下,向着华胥洞外面飞了出去,在我们去外面的过程当中,幽君不仅一直都盯着我看,嘴角还时不时的露出一些似有似无的微笑,这笑容,让我好生厌恶。

“你盯着我看干什么?难不成还怕我杀了你?”

我质问幽君。

在出了刚才那个世界很久之后,姑获鸟带着我们所乘坐的神辇,向着华胥洞里的黑暗中行驶了进去。

我们周围一片黑暗,而这时幽君的声音,从黑暗里向我传了过来,跟我说:“恐怕在这洞里,你还杀不了我。”

当他的话音刚落下来的时候,我只觉的他正在靠近我,于是我直接伸手向着他向着我肩颈处贴过来方向用力抓了过去,一抓,果然,我就抓到了幽君的脖子!

这会我几乎就是下意识的用力一掐,我都能听见我手指的骨骼在咯吱咯吱响的声音,但是这点力气,根本就杀不死幽君,如果能这么轻易的杀死他,我现在也不至于这么不知所措。

“想干什么?!”

“你别激动,别激动。”幽君的话就在我的耳边的向着我脖子里和脸颊上吹过来,他说话的时候,就连口腔里,都带着一股十分冰凉阴冷的气息,吹的我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于是就紧紧的抓住了他的手,用力的向着我身前一推,让他离我远一点。

“我不过就是想和你亲密亲密,好歹我们前世也是兄弟,而你确是怎么了?怎么跟个女人似的,生怕我占你便宜。”

“你这种垃圾,我看都不屑看一眼,跟你在同一个地方,我都觉得心慌。”

我丝毫不留情面的就跟幽君说完这话,并且用力的将幽君往对面一甩,叫他别靠近我。

幽君见我没给他好脸色,于是也就没再向我凑过来,而是继续坐在他的椅子上,问我说:“其实我有件事情不明白,你让女曦这么跟着你,到底安得是什么心,这人间讲究的是爱是付出和给予,希望对方永远快乐,而你却不一样,你是真的爱女曦吗?”

幽君还是称呼我为女曦,他的心思精细缜密,我用的是柳龙庭的身份,若是我此时说错一句话,就会暴露身份,如果现在让幽君知道我是女曦,他要是真的把我肠子肚子全都剥了,混沌钟就会被他拿走了。

“那要是我不算爱,那你算是吗?”我反问幽君。

“我?”幽君的笑声向我传了过来:“我怎么了?你说说我怎么了?”

幽君现在这副无赖的模样,我根本就不想搭理他,不过幽君也知道我对他无话可说,于是也没纠结我的这个话题,而是换了句话,再问我:“你从前跟我说的预言,就是女曦会死的预言,是真的吗?”

当幽君问我这话时,我一时间有点惊讶,我以为这件事情,只有少数的人知道,这没想到柳龙庭早就告诉了幽君,

那柳龙庭告诉幽君我以后会死的目的是什么?让幽君放过我吗?

柳龙庭除了平时在我面前会偶尔生气,若是与幽君面对面,他根本就不屑于跟幽君说这些事情,希望得到妥协,那柳龙庭把这件事情告诉幽君,是有什么目的吗?

毕竟柳龙庭向来都不做浪费时间的事情,每走一步,都精妙准确。

我不知道柳龙庭之前是怎么跟幽君说的,于是就含糊的回答了一句幽君:“真的又怎么样,假的又怎么样,你不会告诉我,你还喜欢她吧?!”

我说的没丝毫的感情,要是幽君对我还有感情的话,怎么可能会将柳龙庭变成的我,开膛破肚。

不过此时幽君倒是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前面一道光芒照射了进来,幽君叫姑获鸟等会飞出去之后,就去巡视凡间,由他一个人看护我去拿混沌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