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七章:同住一房/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姑获带着我们飞向华胥洞外之后,刺眼的阳光,瞬间就透过我们头顶稀薄发黄的树叶,向着我和幽君的脸上照下来,这洞中一天,外面一年,我在洞中也呆了好些时辰,现在外面,已经入了秋。

姑获鸟自从被盘古怨灵控制了之后,似乎就不再会说话,也没有思考似的,在幽君命令他之后,一句话都不说,将我们放在了地上之后,直接便朝着晴空飞走。

现在姑获鸟走了,凤齐天又被留在了华胥洞里,此时我们也已经没有了任何可以骑乘的工具,我不知道幽君什么打算,就站在原地,幽君反倒是一个人向前走,见我并未动脚,于是便跟我说:“怎么了?你不想走了?”

“我倒不是不想走,现在我们连个坐骑都没了,你是打算让我们步行去拿吗?”

当然,如果是步行的话,这正合我意,这样我就能争取到更多的时间,来摆脱幽君,想出救柳龙庭的办法。

幽君见我这么问他,转过身来,像是已经猜透了我的心思一般,跟我说:“这不正如你所意吗?柳龙庭,你以为我就真的相信你说的鬼话吗?我倒是要看看,你能坚持多久,这要是拖得时间太久了,女曦,可就真的死了。”

说完,幽君扬起嘴角,冲我一笑。

果然,跟幽君这种人,除了斗法之外,还要跟他斗智,他连我想的是什么都知道,并且还敢这么光明正大的将计就计,这种人,心思实在是难以揣摩。

不过既然幽君已经猜到了,我自然也就不再跟他费过多的唇舌,就跟在他后面走。

一路上,我们也并没有过多的话,我在想着该怎么对付幽君和盘古怨灵,现在盘古怨灵正在华胥洞里,姑获鸟又被幽君给支开了,如果我是柳龙庭的话,那倒是好办,只要杀了幽君,就像是断了盘古怨灵的左膀右臂,就出柳龙庭的希望也会变大,但是问题来了,我并不是柳龙庭,也不能唤出混沌钟,我的法力也无法跟幽君匹敌,那么现在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去找神荼,神荼所掌管的地狱之门,在东海之东,之前我和柳龙庭去过一次,神荼她既然想帮我,肯定不会只帮到一半,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现在幽君就在我身边,我不能用任何的法术传唤神荼,那只有去找她,并且,若是我的法力再加上神荼的力量,对付幽君,我们不一定就会输给他。

幽君带我走出棋盘山后,忽然就停住了脚步,转过身问我说:“现在我们已经下山了,你该总不会让我带着你找到混沌钟吧。”

幽君的语气,似乎并不着急很快的就找到混沌钟,然而我现在已经做好了打算,便对幽君说:“就凭你,怎么可能知道混沌钟在哪?”说着我扬起头来,看了一眼东边,跟幽君说:“混沌钟就在东边,你跟着我就好了。”

说罢,我向着唇边伸手,想念动咒语唤来柳龙庭的神辇,我们乘着神辇过去,能更快的找到神荼,不过就在我动唇念动咒语的时候,幽君忽然向着我的手腕一把就伸过手抓了过来,拉开了我放在唇边的手,对我说:“怎么了?这么快就想出了对付我的办法了?”

幽君说的直接,而我也直视着他的眼睛,扬起唇对她笑了笑,问他说:“怎么?你害怕了?!”

“哈哈哈!”幽君听候后顿时就大笑了起来,回答我说:“我害怕什么?害怕死吗?要是我害怕死的话,我又怎么可能会跟着盘古,不跟着他,起码我还能苟活下去,跟着他,我只有死路一条。”

见幽君想的还挺明白,我便又忍不住的嘲笑了他一句:“那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为虎作伥,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那你既然知道女曦不爱你,你还不是这么心甘情愿的以为她爱你,去喜欢她,我和你,不都一样吗?”

“我们不一样。”我回答幽君:“这是两码事情。”

“哼。”幽君顿时就冷哼了一声:“确实是两码事情,你为了她可以牺牲任何人,除了你自己。”

“那又与你何干?”我反问了一句幽君,此时我对幽君,真的是能有多讨厌就有多讨厌,要不是他,柳龙庭也不会被盘古抓走,替我受这么多的磨难。

我说完这话后,用力的想把我的手从幽君的手里抽出来,但没想到幽君忽然握的很紧,让我一下没把我的手从他的手腕里抽出来!

这一细节,瞬间就让幽君抬起眼皮看了我一眼,不过立马又将我的手放了下去,跟我说:“既然说了步行过去,那就步行过去,再给你个机会,免得你因为着急,计划失败,丢了你这东皇的面子。”

刚才幽君看我的那一下,我不敢确定他是不是就已经在怀疑我了,幽君心思缜密,现在我和柳龙庭完全是一样的,别人看不出来,但我跟幽君之前也在一起过,还有过这么多次的床笫欢好,他纠缠了我和柳龙庭这么久,对我和对柳龙庭都无比的了解,只要我稍微一不小心,很快的就会被他识破。

于是我就很无所谓的回了幽君一句:“随你。”

我就一路跟幽君向东走着,这从这里走到东海之东,除了出海,就连陆地上的这些路程,也都够我们走上一两个月,幽君他明明就可以恨快的就完成盘古给他的任务,甚至是如果他刚才已经怀疑到我不是柳龙庭的时候,完全就跟我就地比法,这个世界上能跟他单打独斗的,恐怕也只有柳龙庭,我打不过他的话,自然就很快的就识破我的身份,但是,幽君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这么毫无意义的一个方法,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

不过自从我们决定好了去往东边之后,幽君便也什么都不询问我了,现在我们在人间,身上的打扮,就都已经变化成了凡间的打扮,我们在人间走了一天,天色已晚,加上天色也不好,幽君便对我说今晚我们不赶路了,就找个酒店休息一晚。

我和幽君还没将混沌钟拿回去,想必盘古怨灵也不敢对柳龙庭怎么样,再说华胥洞一天,人间一年,一个晚上,也只不像是华胥洞里眨眼睁开再眨眼的几个瞬间。

我没跟幽君计较,但是我看幽君只开一间房的时候,我心里便有了些不满,问幽君说怎么只开一间?

幽君都不看我,直接按电梯进去,此时他身上穿着一件黑色的皮衣,原本的墨发,此时也变成人间男人的短发发型,回答我说:“我们两个男人,住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吗?多少万年前,我们还是兄弟,怎么现在倒是像是个女人似的,介意起我来了?”

幽君把像是个女人似的,这几个字刻意的说重了,放佛在提醒我,又仿佛在威胁我,想到前世,幽君和柳龙庭,是一个在月亮里诞生的妖怪,一个是在太阳里孕育出来的妖怪,的确是两兄弟,虽然我并不想和幽君有过多接触,但是又担心幽君揭穿我,如果他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盘古怨灵,我和柳龙庭,就都跑不了了。

“我倒不是介意你是幽君,我只是怕睡着睡着,就露出了原形,肮脏的淤泥里修炼出来的妖怪,一身恶臭,脏的很,我怕你脏了我的衣服。”

“那你从前和我同床共枕的时候,怎么不见的你跟我说这话?”幽君低头,阴森冷笑的跟我说这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