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八章:面见神荼/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幽君跟我说这话之后,我心里猛然一惊,我想过幽君可能会发现我的身份,但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不过此时我也没有慌乱,马上就冷静了下来,对着幽君哼了一声:“你是想死吗?我与你,何时同床共枕过?”

说起来,我对着幽君一甩手,直接坐在了沙发上,端过茶几上的茶杯,看了几眼,觉的有些不放心酒店卫生,于是就又放下了。

幽君见我推开他,也没生气,反而是向我走过来,不过也没继续了刚才的话题,而是跟我说:“我也不想浪费时间了,今晚休息一晚,明日我们加快速度,将混沌钟拿回去,献给盘古。”

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幽君今天让我跟他慢慢走,他肯定是想弄清楚我的身份,但是他又不明目张胆,而是小心翼翼的试探我,他现在不可能会害怕我会杀了他,他自己本身也说过他不怕死,那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这么做?

因为房间里只有一张床,晚上睡觉的时候,幽君脱衣服上床,而我就靠在沙发上,冲了一壶咖啡,准备就这么靠一晚,毕竟我要时时刻刻的提防着幽君。

幽君躺在床上,向我侧过身来,看着我侧身躺在沙发上的模样,也并未叫我上床,就一直这么撑着脑袋看着我,那姿势,就像极了古代帝王欣赏自己貌美如花的妃子一般。

本来我是不打算跟幽君说话的,但是被他这么看着,我浑身都不自在,于是就平淡着声音问了他一句:“你看着我干什么?是想着怎么报复我,还是想着怎么算计我?”

我说着这话时,伸出几根洁白的手指,向着茶几桌上的咖啡捏了过去,抬眼看了眼幽君,让我的神色,跟柳龙庭一模一样。

“你心里就真的这么认为我只会算计你和报复你吗?”

“不然还有什么?”我反问了一句幽君。

幽君想了一会,然后平躺过身,再跟我说:“其实我有件事情一直都想不明白,可是又没人诉说。今日能跟你在同一个地方,就想对你说说。”

“你想说的话就说,我人在这里,想不想听都要听。”我回答了一句幽君。

幽君听完我的话,又沉默了一会,跟我说:“想几万年前,我们也是结拜的兄弟,你我都是创世之初的大妖,可虽然我们都是妖怪,但是我的命运却不如你,你还在太阳里孕育的时候,就得到了鸿钧老祖给你的混沌钟,而就算是我先降世,也比不过你,哪怕就是轮回转世,我降生在满是淤泥瘴气的沼泽里,而你怎么说,好歹也是个仙家,难道这就是命运吗?还是这根本就是一场游戏,我们都只不过是两颗棋子。”

幽君从前跟我的谈话,与现在跟柳龙庭谈话,完全就不是一个层次,好在我现在已经有了前世的记忆,不然根本就没办法接过幽君的话,就连他和柳龙庭,都被幽君说成了棋子,那这个下棋的人,又得有多大的力量,才能操控的好这一盘好棋。

“是棋子也好,不是也罢,就算是一盘棋,是场游戏,我们都是棋子,棋子本身就算是知道自己是棋子,那也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只能按照下棋者的心思走。”

我无所谓的回答了一句。

“你上次,不是这么回答我的。”

这特么……。

我顿时就无语,又有些心慌:“那我上次是怎么回答你的。”

“你说哪怕我们生存在一场游戏里,也要将我们所爱的东西,推出这场戏局之外。”

我不知道之前柳龙庭和幽君到底说过多少东西,但是按照幽君此时对我的说法,之前柳龙庭,也并没有和他一见面,就是刀枪之战,起码还有闲情逸致的分析两人的来由和结局。尽管我隐隐约约的猜测到他们想把谁推出这个游戏,但是我却不能说出口,哪怕是一场游戏,现在游戏还没结尾,依旧在进行当中。

“我休息了。”

我没有再接幽君的话,而是直起腰躺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休息。

不管这个世界有多大,不管这个宇宙有多么的无际无边,我的世界里,只有柳龙庭,和我所爱之人。

一整个晚上,幽君也没有像是我昨天所说的那样偷袭我,或者是做出什么对我别的不利的事情,一切都平静。

我们洗漱去退房的时候,前台的几个姑娘,就一直都盯着我和幽君看,一边看,远一点的还一边窃窃私语,偷偷地笑。按照我在人间的生活经验,这些姑娘一定是认为我和幽君是对基佬,两个大男人开一个房,长得又全都好看,说不是基佬又会是什么?

我原本的身子和名誉,都已经被幽君给染指了,现在我可是一副柳龙庭的身体,我对柳龙庭的爱护,比要爱我自己要来的更重,哪怕是在不认识的人面前,我也不想让柳龙庭能和幽君扯上任何的关系,于是就刻意的离开了幽君两步,神色冷静,也不理会幽君任何的话。

可偏这时,前台的姑娘对我忽然说了一句:“帅哥,你衣服领子没弄好。”

我低头一看,可能是我早上穿衣服的时候,衣领没叠好,就在我伸手想叠的衣服领子的时候,,幽君看见了,一手拿着卡,一手随手就过来帮我弄了一下衣领。

这随心又根本就不像是刻意的动作,瞬间就让前台的几个女生捂着嘴尖叫了起来,我心里顿时就一阵尴尬,立马伸手推开幽君的手,独自一人向着外面先走出去了,在我转身的时候,我还听见几个姑娘问幽君,我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幽君听几个姑娘这么笑问着他,此时他的心情倒是也不错,笑着回答了一句这几位姑娘,让他们猜猜?然后钱也不用找了,直接转身,随我出来了。

在我们走到无人的地方时,我唤来从前凤齐天所乘坐是神辇,跟幽君一起上神辇,向着东海之东飞过去。

昨天我不告诉幽君我要去东海之东找神荼,是怕幽君使什么坏,不过我没告诉幽君,幽君昨日也没问我,现在我们飞跃在碧蓝色的大海上,幽君似乎认识路线,于是就问了我一句:“你这是带我,去东海之东?”

“怎么?你不愿意去吗?”

“去哪里都无所谓,我只关心你到底能不能拿出混沌钟来献给盘古。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现在应该是去找神荼吧,神荼一介女流,我倒是要看看她怎么帮你。”

幽君说这话的时候,口气里满是不屑,哪怕是他猜到了我是去找神荼,他也根本就不相信我和神荼联合起来,能对付他,把混沌钟交出来。

我没有理会幽君,只是在去东海之东的地狱入口,我心里也有点担心,如果神荼不在东海之东的话,那么我岂不是白来了一趟?并且神荼很多时候都是神龙见尾不见首,又时常混迹在人间,我这么忽然找她,也不知道是害她,还是顺她的意思。

不过这种担心在我到了东海之东时,就完全的打消了,此时的东海之东,相对比起从前,热闹了很多,因为地上的人死的越多,地狱就越热闹,而我们在走到神荼所掌管的地狱入口的大门时,只见守在两旁的阴兵将士,瞬间就向着我单膝跪了下来,为首的一个,对我说:“神荼冥王,已经交代我带领阴兵将士,特地在此迎接柳公子,还请柳公子,随我们去面见冥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