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一章:你的解脱/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不成柳龙庭是想借着这次机会,除掉盘古怨灵?

除掉盘古怨灵,几乎是不可能的,盘古怨灵,并不没有这么好除掉,但是除了这个原因之外,我也已经想不出其他的原因。而这会神荼也已经收拾好了,和我一块出去,此时幽君已经在大殿的门口等着我们了,见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打算和她一起去华胥洞,这会幽君似乎并没有我和他来时的好表情,眉宇间藏着些丝丝担忧,见神荼这么开心,幽君又问了她一句:“神荼,你有没有混沌钟,我相信你比我更清楚,盘古不是这么好惹的,你要明白你这次回去,要是没有将混沌钟拿出来,就是你的死期了!”

神荼听见幽君又提醒她,顿时就不满了起来,跟幽君说:“我说幽君,你一个大男人,怎么这么啰嗦?我死不死是我的事情,难不成你还对我一见钟情,看上我了,就舍不得我去送死?!”

神荼说完这调戏幽君的话之后,就像我转过身来,笑嘻嘻的盯着我看,而幽君听见神荼说这话,顿时无语,冷哼了一声,也不再管我们先进了神辇。

我们三个人出地狱之门,现在我想通柳龙庭的做法之后,也没刚才这么担心,而神荼就真的是个吃货,就跟几百年没吃过东西似的,一上神辇,就不停的吃吃吃,幽君则就一脸的心事重重,像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但是似乎又不好说出口,不过在我们飞上陆地的时候,幽君忽然对我开口:“你确定你真的要带神荼进华胥洞吗?”

现在幽君都不叫我的名字,我看着幽君担心的模样,心里此时终于有些爽快了,就跟他说:“怎么?难道不行吗?我想你不应该担心神荼的命,你应该先担心担心你自己,我现在有混沌钟在手,对付你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你最好是别自己找死。”

现在神荼跟我在一起,我也丝毫的就不担心幽君,不过幽君在听完我说这话之后,鄙夷又嘲讽的对我冷笑了一声:“你以为你真的能杀我?”

说着,他直接用法力,将我们的神辇向着陆地上降下去。

“你干什么!”我怕幽君在我们回去的路上捣什么乱,立马就用法力,维持住了神辇下降的速度,抬起脸怒视幽君。

而幽君此时也抬脸瞪着我看,跟我说:“没干什么,我饿了,想下界吃点东西,顺便,有几句话,想对你说。”

“有什么话不能现在这里说吗?”

“抱歉,还真不能?不过你要是不想听的话,那我们就继续飞向华胥洞,早点去救你的女曦吧。”

都这会时候了,幽君还会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我正犹豫要不要听他的话的时候,神荼听见我们说要下界吃东西,便对我说好啊,现在也正好到了人间吃午饭的时候,她已经好久没有吃过人间的饭菜了,反正就耽误一会时间,我们就下去吧!

我看着幽君,而幽君也看着我,他眼神里给我传达的,是一种我难以琢磨的意思,既然现在神荼要下去,我也就对着幽君说了一句:“既然想下去,就下去吧。”

当我们的神辇停落在地上的时候,神荼自己去找了家饭店,幽君几乎就是很直白的跟我说:“你跟我来一下,我有话想对你说。”

看着幽君看着我的眼神,我想他现在也没有必要再来害我,于是我就随着他走,在我跟幽君走的路上,幽君一句话都不说,当我们走到这陌生的城市里的公元偏僻的一角后,幽君忽然向着我们周围布了一层结界,然后再转头上下打量我,跟我说:“你就以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就是女曦吗?”

其实幽君知道我是女曦的想法,我心里已经设想了很多次,虽然之前很紧张我会被幽君揭穿,但是现在幽君忽然就这么跟我说了出来,这让我反而没多大的紧张感,而是依旧很淡定的回答幽君:“我看你是疯了,女曦不是被你们困在了华胥洞吗?紧张兮兮带我来这里,你该不会就想跟我说这句话吧。”

我说这话,毫无感情,尽量的学着柳龙庭跟幽君说话的勇气,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我是绝对不会承认我和柳龙庭是互换了身体的。

而现在幽君似乎没有心情听我说这个,我跟他说我不是女曦的时候,他也没跟我争辩,而是继续对我说:“我知道混沌钟就在你的身体里,柳龙庭他把这个混沌钟放在你身体里,防止盘古来吸食你的精气,让你活着,他怎么可能会轻而易举的给别人。现在柳龙庭被困,困住它的那个邪神原身,其实就是太阴星君与妖怪的结合,你和神荼的力量,根本就没办法将他困住柳龙庭的结界打开,只要柳龙庭不醒,你带着神荼回去,又有什么用?本来我以为柳龙庭已经想好了办法,或者你已经有了什么良策,现在你这样,跟带着神荼回去送死,又有什么区别?”

当幽君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一时间都有些怀疑是不是我听错了,幽君他这是在关心我的生死?

不过幽君一向是阴谋诡计最多,他跟我说这些话,指不定也就是想套出我的身份,于是我也就并没有搭理他,而是跟他说:“你跟我说这些,该不会是又有什么阴谋诡计吧?我就是柳龙庭,我带不带神荼回去,是我自己的事情。”

“你别任性了好吗?趁着混沌钟就在你的身体内,你赶紧的走,不要再管这个世间的事情了,你快走吧,不然到了华胥洞,就什么都晚了。”

听着幽君跟我说这些话,我心想幽君他该真的不会是在担心我吧,如果是真的话,看着他此时跟我说话的着急语气,想必他并不知道柳龙庭已经将这个局早已经设好了,他还被我们蒙在鼓中。

当然,我此时也不会傻到再去相信幽君,会把柳龙庭设局的事情跟他说,不过看着幽君此时着急的模样,我倒是有点想玩弄他的念头涌了上来,于是就跟着幽君笑了一下:“你把我当成女曦,要我走,那我一个人走了,你就不想跟我走吗?你这么任务失败的回去,恐怕也是要受到惩罚吧。”

当我跟幽君说道这话时,幽君神色愣了一下,现在他要是跟我走,柳龙庭一定要会被杀,柳龙庭死了,我跟他就能在一起了,他从前这么想跟我在一起,我就不相信他会对我的感情会全没了。

“你走吧,你带着我,我没有混沌钟的保护,我会拖累你,我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不管我做了多么对不起你们的事情,其实我心里所想,也跟柳龙庭一样,只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柳龙庭他把你的结局告诉我,无非也是希望我能帮忙,一起里应外合,对付盘古。”

我没有想到,幽君会在此时会说出这种话来,这让我心里为之一颤,如果真的像是他说的那样,那我们之前是不是误会他了?可是他杀了扶阳,又是不争的一件事实。

“那你之前跟白静说的,想帮她做些事情,就是你跟着盘古,获得他信任然后再反击吗?”

我到此时,依旧是不想承认,而幽君此时也不介意我承不承认,无言,缓了好久,才跟我说了一句:“我只希望你过的好,不会再被这个世间所拖累,我们都死了,对你来说,就是你的解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