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七章:再婚/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说完,盘古狰狞又放荡的笑声,在我脑中的意识里盘旋。

盘古把我当成是某一样东西,拿去送给幽君,这简直就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现在柳龙庭的混沌钟就在我的身上,柳龙庭脱离了混沌钟,到时候要是对付起幽君来,恐怕也是够呛,只不过若是盘古真像是他所说的那样,这么宠信幽君,如果幽君跟我说的是真的话,那不就是说幽君的计划已经成功了吗?只要幽君从内部先击垮盘古怨灵,那么我们对付盘古怨灵,岂不更容易了?

我脑中虽是这么想,但是也不敢十分的确定。在盘古怨灵跟我说完这话之后,我顿时就很愤怒的问他:“凭什么?”

“凭什么?”盘古怨灵反问了我相同的话,回答我说:“凭什么?凭你是我的后代,我想把你送给谁,就送给谁,难道还需要经过你的同意吗?况且,在万年之前,你本就应该嫁给幽,柳龙庭抢了幽君的一切,现在我就替他一件件的讨要回来。”

我就不信,盘古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是真话,他本是就吸食了这个大地上的怨气而所化成的一股意识,要是他真的怀有善念,恐怕他这意识也会消失的无影无踪,哪里还需要我们来对付他。

“哼,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我对盘古怨灵冷哼了一句,表示对他的不屑,连一个连个身体魂魄都没有的东西,怎么真的能和我们斗到永远。

盘古听完我说这话之后,也是一阵哈哈哈的大笑声在我的脑海里响起起来,然后便失去了踪影。

此时我抬头看着幽君,幽君正搂我的腰,快速的往前飞,等当我们到达了昆仑之时,幽君便带我往下沉,最终进入了昆仑之下的地狱之门。

扶阳死后,幽冥宫便一直都没人居住,整个地狱之门,也是冷冷清清,而幽君此时就带我进了幽冥宫的大门,在来到幽冥殿里之后,他才将我放下来,将我身上的穴道点了死了,让我站在他的身边。

“义父,我们回来了。”幽君喊了一声。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幽君喊得这声义父,应该喊得就是盘古怨灵吧,想不到我昨天的协助,竟然这么快的就促进了幽君和盘古怨灵的关系。

一道虚无缥缈的烟气,忽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降落在了我和幽君的面前,一阵阴沉沉的声音,又向着我的意识里传了进来,不过这话,是盘古怨灵,对着幽君说的。

“既然回来了,义父再给你准备一份大礼。”

说着,拿到虚无缥缈的烟气,向着幽君的身体钻了进去,直接扬起衣袖,在整个冰冷的幽冥宫里一挥,顿时,整片幽冥宫红灯高挂,红色绒花挂满了所有的大柱房梁,红纱翩飞,喜字高挂,看起来就像是拜堂结婚的场景,并且我和幽君身上,此时都被换上了一身大红袍,头戴金冠霞陂。

当盘古怨灵做完这些后,那道烟气又赶紧的从幽君身体里出来了,他附在幽君的身体里,就像是进去憋着气一般,他出来的模样,速度飞快,就像是在逃命。

看来,他一个虚无的东西,若是想进人的体内施法,对他也有极大的损害,这怪不得他会这么信任幽君,因为除了幽君,几乎是没有人还能像是幽君那样,强大又忠诚的帮助他。

“义父这是什么意思?”幽君问盘古怨灵。

而盘古怨灵也回答的毫不忌讳,跟幽君说:“义父见你对女曦情有独钟,这义父算起来,也算是女曦的爹,从前你们成婚的时候,义父不在,今日义父便给你们补办一场婚礼,义父作为女曦的父亲,愿意把她交给你。”

这特么盘古怨灵算是我哪门子的爹,可虽然我嫉妒的不想认,但是他说的,确实也不是毫无道理,我是他的精气所化,修炼而成的,若不是他,也没有我。

我现在动不了,想骂盘古怨灵也骂不出口,而幽君便赶紧的对着幽君微微鞠了下躬,然后对着盘古怨灵,说了一声谢谢义父。

现在幽君对盘古怨灵安排我再次跟他在一起的事情,丝毫的不介意,甚至是有点开心,并且因为盘古怨灵对幽君做了这件事情之后u,幽君看着盘古怨灵所化的那道气的眼神,都坚定了很多,再跟盘古怨灵说:“义父待我如己出,我幽君这辈子,一定随义父马首是瞻,帮助义父,达成义父的宏图夙愿。”

而盘古怨灵听了幽君的话,自然也是十分的开心,哈哈哈的大笑着,对幽君说现在时辰也已经不早了,从前既然我们的婚姻都是天地证实过,那这次就免了拜堂,直接进洞房吧,说着还用了很心疼的语气,对幽君说难为他这么久了,自己的夫人,被别的男人抢走,这次只要有他在,他一定不会让我再被柳龙庭带走。

盘古怨灵对幽君的承诺,如果真的是毫无杂念只想对幽君好的话,那他还真是个不错的人,但是想事情远远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简单,这和平之下,那就是开始一片腥风血雨的较量。

幽君在与盘古怨灵说完话后,便直接拉着我的手,向着他的脖子里挽了进去,然后他弯腰一把就抱住了我的腰,将我横抱了起来,向着寝宫的方向走过去。

因为幽君的演技实在是他好,他跟我说话的时候,我感觉他说的是真的,但是他跟盘古怨灵说话的时候,我也感觉他对盘古怨灵说的话也是真的,这让我无法判断,如果说他是为了我而跟盘古怨灵,那么现在,盘古怨灵将我送给了他,只要他一直跟随着盘古怨灵,我就一辈子都跟着他,这对幽君来说有利无弊,他会不会因此就改变了主意?

此时我心里真的是慌得很,没有一点的办法,希望柳龙庭来救我出去,但是想到柳龙庭没了混沌钟,根本就打不过幽君和盘古,要是以后我真的就被困在了这阴冷的幽冥宫,我永世不能见他了怎么办?

在幽君将我抱进寝宫后,他便直接将我放在了床边,和我好好的并排坐着,伸手向着我的脸上摸了过来,十分的欢喜。

我看着幽君这副我琢磨不透的样子,不能躲开他,我便用力的将嗓子哼斥了一声,示意幽君将他的手,从我脸上放下来。

但是此时幽君似乎并没有因为我对他的反抗而停下动作,反而是更加温和的跟我说:“曦儿,只要我们以后一直跟着义父在一起,那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在他妈的!

当幽君跟我说完这话时,我心里顿时就十分后悔昨天我救了他,他这种人果然是一点都不能相信,都怪我脑子进水了才会又相信他一次!

幽君说完这话后,根本就不顾我眼神里看着他的任何情绪,脸向着我贴了过来,张开唇,牙齿在我唇上轻轻一咬,然后便是两瓣微凉的唇,向着我的唇瓣上用力的贴了过来,柔软的舌尖,瞬间就疯狂的窜入了我的口中,并且一边将我身上的外套脱下来,一边将我向着我们身后的被褥上压上去!

这个王八蛋!我好不容易才摆脱了他,现在他又要来害我,早知道如此,我真的就应该在昨天的时候,就把他给杀了,他要是再这么对我,我还怎么去面对柳龙庭?

当幽君吻到情深的时候,双手抓住我的脚,分开向着他的腰上缠上去,做出一副两人欲要欢好的姿态,然后便停了下来,对着我们床边的空气里说了一句:“义父能出去吗,义父在这里,孩儿做起男女之事,有些害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