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八章:上门女婿/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盘古怨灵,在我们身边?

我侧眼向着旁边看过去,之间房间里,一片空旷,但是在幽君说完了之后,盘古怨灵有些失态的声音,向着我们传了过来:“义父只是不放心你们,怕女曦会对你做出什么不利的事情,所以就来这监督你们的。”

我顿时就无语,幽君比我厉害,我怎么能害的了他?他把我送给幽君,现在又来故意看我堕落,他到底是想做什么?

“还请义父放心,女曦她斗不过我,况且她喜欢孩儿那方面喜欢的紧,不会反抗的,还请义父回避一下,若是等会孩儿在义父面前失了态,还真怕今后被义父取笑了。”

幽君说的不要脸,但是又谦卑。这观人房事,本身就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而盘古怨灵似乎知道他在现场也不好,于是就对幽君说他出去了,要幽君好好干,把之前想要的,全都补回来。

说完,盘古怨灵的声音,就在我的脑海里,消失了。

而幽君又沉着声音等了一会,这才将我身上的穴道解开,我现在身体能活动了,刚想对他破口大骂,但是幽君赶紧的将他的手掌,向着我的唇上覆盖了过来,捂住了我的嘴,然后他从我身上翻身下来,躺在我身边,然后用手贴在他的唇边,对我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我看着幽君做着这莫名其妙的动作,心里有些疑惑,不过看着他冲我身上下来,此时看着他的神色,也没有任何一丝情欲的模样,我情绪微微下去了一些。

而幽君见我冷静了下来,伸手将我的手托在他的手心里,就像是从前月儿在我手心里写字那般,他伸出一支纤长的手指,在我手心里写了几个字:“对不起,没能够提前通知你,就把你带到这里来了。”

我一个个的看完幽君在我手心里写的这字,心里顿时就有点惊讶,正欲和他说话,但是在我张嘴前,又马上住嘴了,然后也在他手心里写道,这是怎么回事?

之前我们跟月儿交流,都是用手写字,都已经习惯了,所以现在我和幽君交流起来,也不是很费力。

“盘古想控制我们两人都留在他的身边,一是为了能让我忠心耿耿的为他办事,二是引柳龙庭上门,杀了柳龙庭,然后再有时间,来对付我们。”

果然不出我所料,盘古怨灵,怎么真的这么好心,将我抓到这里来,只是为了撮合我和幽君,满足幽君的心愿。

“那他为什么不直接破开我的胸膛,将混沌钟拿出来,这样不就更好的对付柳龙庭吗?”我问幽君。

不过幽君似乎也不是很清楚这件事情,跟我一时间也解释不出来,他也无法摸透盘古怨灵为什么不这么做。

幽君天天跟着盘古怨灵在一起都不知道,更不要说是我了。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我问幽君。

“按照他的计划办。”说着,然后停顿了一下,再在我的手上写着:“只不过,会委屈了你和柳龙庭。”

说起柳龙庭,如果我和幽君真的按照盘古怨灵的计划办的话,那柳龙庭要是知道了,指不定还会气成什么样?只是当我想到如果不是柳龙庭在明知道我打不过幽君的情况下,还叫我去杀了幽君他才原谅我,如果不是他的允许和他说的话,今天我又怎么可能会落在盘古怨灵的手里。

幽君看着我一时间有些茫然的眼神,以为我是在担心我和柳龙庭的感情,于是就伸手在我手上写着:“我不会碰你的,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会跟柳龙庭解释一下,让他不必担心你。”

想到从前幽君暴戾成性,想要的就一定要得到,到现在,他竟然如此慷慨大方,这让我不由得就想起了,他的前世,还有在他今生成为山神时的温和性情,为了喜欢的人,什么都可以放下,心甘情愿的在背后一直守候,哪怕是自己痛苦到撕心裂肺,也不会因为自己的念想,而折磨了对方。

我看着幽君,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对他说什么好,憋了半天,这才在幽君的手上写道:“你让我该怎么感谢你才好?”

幽君见我对他满脸歉意,顿时就笑了下,伸手向着我的脸颊上贴了过来,拇指在我脸上的肌肤上轻柔爱抚,然后再在我手上写道:“我不要你对我的感谢,我想通了,这辈子,我已经完成了我的夙愿,我和你在一起过,哪怕是三两天,我也知足了,只要能帮助你,看着你好,我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从前世到今生,幽君一向如此,他之所以会报复我,也不过是受到我和柳龙庭的刺激,他一边与我们为敌,一边又与我们为伍,到最后的时候,到最后的时候,还是选择豁出自己,不过自己的性命,来帮我达成我的心愿,为我做一切我想做的事情。

如果说不感动,那就是铁石心肠,可是我不敢感动,我不能背叛柳龙庭,柳龙庭他从来就就没有在感情上背叛过我,我也不想看见他伤心难过,我爱他,我不能对不起他。

我看了幽君一会,然后在他手上写道:“如果在当初,我们前世所相遇的时候,你便娶了我,不送我去与柳龙庭修炼,恐怕我们所有人的命运,到现在,全都会被改写。”

当我在幽君的手上写着这话的时候,这就像是刺到了幽君心里最难受的地方,他的眼睛顿时就红了,满眼水雾,整个身体也微微的颤抖了起来。

往事不能回首,这应该就是命运,看着有泪从幽君的眼角划下,我犹豫了一会,还是伸手向着幽君的脸上摸过去,用指尖将他的眼泪拭去,不过在我想抽回手的时候,幽君忽然向我用力的抱过来,紧紧将我抱在他的怀里,似乎有很多话想对我说,但是这种时候,我们又不能说,如果我们说了,万一被盘古怨灵感应到了,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就都白费了。

虽然我不是幽君,但是我也能明白他此时的感受,一切的有缘无份,都是自己一手造成,到最后,只剩自己痛苦追寻,他就像是一只披着铠甲的蟹,坚硬的外表下,确实柔弱不堪一击的内心,正好与柳龙庭相反,柳龙庭外表看起来与世无争,温和可欺,但他的内心,却是异常的强大。

幽君抱了我一会之后,似乎也不想因为他的情绪,而毁了我们的计划,双手松开了我,在我手上写道:“盘古就在外面不远的地方等我们的动静,他要确定我们是在一起了,一会我们要相互配合一下,装出我们正在房事的模样,喊出声音,让他听见。”

刚我还有些心疼幽君,但是幽君说的这个要求,顿时就让我有些尴尬,这让我怎么喊?

不过我也没有抱怨幽君,他现在已经很尊重我了,起码他不会再做害我的事情。

见我有些羞愧于喊出口,幽君他倒是一点都不介意,故意放大了些声音,说了几句在床上时才会错的粗鄙话语,见他开头了,我也配合他喊了一声,然后便渐渐的已经接受了。

我们整整做戏做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起床时,幽君和我一起出门,正直我们走到寝宫前的廊上时,盘古怨灵的声音忽然想起:“昨晚你们两可还高兴?幽,义父把我最钟爱的女儿都嫁给了你,你可就是我的上门女婿了,以后你一定要一心一意的忠实于我,不然就辜负了我对你的这番厚爱,现在快去准备一下,等会柳龙庭应该会上门来要人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