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五十九章:出此下策/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柳龙庭来了,我心里顿时一喜,可是我又想到昨天幽君跟我说的话,我立马就蔫了下来。

而幽君早就已经预料到了柳龙庭要来,于是看了我一眼,然后再向着盘古怨灵微微点了点头,说他一定会准备好的。

盘古怨灵似乎也很相信幽君,就没再交代幽君什么,反而是跟我说:“但是女儿,你得跟我一起,避开柳龙庭。”

“我不!”我立马拒绝:“我要去见柳龙庭。”

虽然我和幽君约定好按照他的计划做,但是如果我现在就对盘古百依百顺,想必盘古也不太会相信,于是我就跟盘古横了起来。

幽君听我一说出这话,他脸色顿时就有点紧张,赶紧的转过头来看着我,怕是以为我忘记了昨晚他跟我说的话。

而盘古怨灵见幽君有些急,便赶紧的换了一个老慈父的模式,叫幽君不要急,既然他把我送给他了,那我就一定是他的,说着,盘古怨灵进入我的意识,跟我说:“女曦,现在什么情形,你也知道,混沌钟就在你的身体里,要是你敢不听我的话,我立马就把你体内的混沌钟给拿出来,不仅要杀了你,还要杀了柳龙庭,你该不会想,柳龙庭会因为你而死吧!”

盘古怨灵在阴狠狠的威胁我,我装出一副极度生气,可是又无可奈何的表情,然后再转头对幽君说:“你要是敢伤柳龙庭,那我一定不会原谅你!”

说完,这才跟着盘古变成的一道气,向着幽冥宫的地底下走下去。

幽冥宫的地底下,是坐水牢,盘古带我进了水牢里,然后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力,唤来了姑获鸟,让姑获鸟将我绑在水牢里的铁链上,并且在我身边的结界做了法,让我不能从里面出来。

看来这盘古怨灵,还真是心疑的很,还怕我逃掉。

现在就算是我被锁在了幽冥宫的地牢里,但是柳龙庭来的时候,我已然是嗅到了柳龙庭的气息,原本昨天我没见到柳龙庭的时候,什么计划,我都能理智的答应,但是现在柳龙庭一来,我却只想跟他回去,我不想用这种让柳龙庭担心的方式,让柳龙庭为我而伤心自责,可是此时,别说我走了就背弃了和幽君相商的诺言,主要是现在我根本就走不了。

盘古怨灵就一直都在我身边盘旋,知道我已经感觉到柳龙庭来了,于是他的声音就在我的脑海中响起,问我说:“柳龙庭到底对你有什么好的,为什么你就对他念念不忘?”

我现在一心只想感应着幽冥宫外柳龙庭的气息,并没有回答盘古怨灵的问话。

而盘古怨灵见我没有搭理他,没有生气,而是自问自答的说:“噢,我知道了,你之所以会喜欢柳龙庭,是他在上辈子对混沌钟许了愿,让你永远爱他,你说要是这个愿望,被撤销了,你还会不会对他爱的死去活来?”

现在姑获鸟再此,我并不敢多想这些问题,虽然姑获鸟看不懂我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也以防万一。

“这关你什么事情,我相信我不是因为混沌钟的力量而喜欢柳龙庭,就算是没有这混沌钟的力量,我也爱他。”

“那……,要不你试试?”

盘古怨灵,开始引诱我。

我就知道这老东西肯定对我不安好心,这对混沌钟许愿,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我现在能付的起的最大的代价就是我的命还有柳龙庭月儿,我不想失去这几样东西的任何一个。

“你想的的美。”我立马就回答了一句盘古怨灵。

此时盘古怨灵的心情似乎很好,一点都不在意我对他说什么,见我不同意,他也没有过多的纠结这件事情,而是停顿了一下,继续跟我说:“你说幽有什么不好,论条件,论相貌,论对你好,哪里比柳龙庭差,甚至还比柳龙庭对你好,爱了你这么多年,你为什么就对幽君一点都不上心,难道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你管我的心是什么做的?!”我不爽的回答。

见我实在是没有什么多余的话想对盘古怨灵说,盘古怨灵也冷笑了一声,最后跟我说了一句:“我警告你,你现在又和幽君犯了禁忌,这柳龙庭能原谅你一次两次,又怎么会原谅你第三次,你最好是认清时局,别到最后,落得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下场。”

说完,盘古怨灵不再纠缠我了,而是对着他身边的姑获鸟安排了一句:“若是等会幽君败了,就打女曦,败的有多惨,就把女曦打的有多惨,再去告诉幽君,若是他不赢,那你就直接将女曦打死为止,这样幽君,就能为我更加卖命了!”

我简直难以想象,这盘古怨灵竟然真的有这种歹毒的想法,原本我以为他把我要回来,是为了更好与幽君保持关系,没想到他是为了能更好的操纵幽君,让幽君为他卖命!

此时的姑获鸟,就像是机器一般,二话不说,幻成人形,就点头答应了。

盘古怨灵消失了,此时地牢里就剩下我和姑获,我已经感应到了幽冥宫门外的大战,柳龙庭这次来,应该是有所准备,他此时挥发出来的力量,让我都感应到了强大的愤怒。

想到我以后就要被关在这幽冥宫,可能见不到柳龙庭了,我心里就有点难受,可是这难受,也是柳龙庭自找的,要是他不让我出来对付幽君,现在我们又怎么能发展到这种地步,都是他把我往虎口里送,现在他就活该痛苦难过。

想到这里,我心情好了一些,但是这次柳龙庭有备而来,并且还带着凤凰,幽君的灵力还能跟柳龙庭抗衡,但是到了后面就不行了,连连败退,而姑获鸟在感应到幽君在败退后,立马就拿起一根长长的细鞭,穿透过困住我的结界,向着我身上用力的挥了过来!

这一鞭子过来,顿时就将我身上打的皮开肉绽,疼的我瞬间就尖叫了起来,可是还没等我尖叫完,又是一鞭接着一鞭,我用法力抵挡,但是在这结界里,我的法力,根本就没有半丝的作用。

在将我打的浑身都是血之后,姑获鸟这才停止了他对我的鞭打,将鞭子一丢,向着地牢外面走了出去,看来是想去告诉幽君,我现在已经深受重伤的消息,如果他不能打败柳龙庭,我就要死了。

我现在浑身疼的,连他们外面的气息都感觉不出来了,等过了很久之后,我才看见幽君身上盔甲尽坏,满头束起来的长发全都凌乱的散在了肩上,看见我被锁在了刑柱上,于是赶紧的向我跑了过来,他能穿过困住我的结界,过来直接站在了我的身前,伸手向我脸上的伤摸过来,激动的一句话都说不出口,然后立马转身,向着他身后的姑获鸟用尽了所有法力一推,直接将姑获鸟向着地牢里的水里推了进去,乌黑的血,顿时就随着姑获鸟的身体,从水里滚了出来。

“谁叫你这么干的!”

“是我。”盘古怨灵的声音幽幽响起。

之前幽君见到盘古的时候,一般都会叫他一声义父,但是这会幽君听见了盘古怨灵的声音,却是什么都不喊,缓了好一会,才对盘古怨灵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是义父太在乎你了,在乎到不敢相信你,原本义父以为给了你女曦,你就会一心一意的为义父好,但是义父还是不放心,于是只能出此下策,希望你能明白义父的苦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