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六十二章:姑获异常/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君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刚在这里没两天,计划都还刚开始执行,他就要让我离开?

“你好讨厌啊,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

我嘴上说着这话,手却在幽君的手上写着,问他为什么?

“如果我预想的没错的话,盘古想用我的力量,去解开酆都地狱里所困的怨灵,放处里面数万年以来关押的妖邪,他叫我杀了扶阳,就是想放出扶阳所镇压的万鬼妖魔。”

当幽君在我的手上写上这些字的时候,我简直就是惊呆了,酆都地狱,被扶阳的魂魄所化成的力量镇压,如果盘古怨灵真的想借用幽君的力量,去解开扶阳的封印,这酆都地狱里关押的,可是从开天辟地到至今无数万年以来所被收入酆都地狱的恶鬼妖魔,如果一旦打开,我简直都是没办法想象这个世界将会怎么样?

“盘古现在没有身躯,我们无法将他杀死,哪怕就算是用柳龙庭的混沌钟,也无法将他消灭,他以一道意念存活在这个世界上,这世界上任何实体的东西,都无法杀他。”

幽君在我犹豫的时候,又在我的手上写这些话。我知道盘古怨灵厉害,但是现在听幽君这么一说,我从前真的是低估了盘古怨灵的实力,我以为只要柳龙庭肯用混沌钟对付他,盘古怨灵就会消失,可没想到……。

怪不得,柳龙庭总是不肯杀他,原来只不过是没办法对付。

想到之前我还错怪了柳龙庭,现在他还受着伤,我心里又有些不好受起来,怪我太过于任性了,可是不任性又能怎么办?我总不能让这个天下毁在了幽君的手里,起码柳龙庭出手,他能保护这个世间。

可是我现在如果走的话,就一定会连累幽君,到时候幽君的下场,就更惨,但是如果我不能和柳龙庭去汇合的话,混沌钟在我这里,柳龙庭也就不能用混沌钟来制止盘古怨灵的做法。

一边是幽君要死,一边又是这酆都地狱里的所有妖邪要出来,现在我该怎么办?

“你说你有没有忘记柳龙庭,爱不爱我?”

幽君嘴里还是对我说着这些敷衍的话,他自己可能也知道这件事情的轻重,再在我的手指上,跟我写着说:“我把你送走之后,我就自杀,到时候就算时盘古想将酆都地狱里的妖魔鬼怪放出来,他也是有心无力。”

我看着幽君跟我说出这些话,只要他死了,这确实是最好对付盘古怨灵的办法,柳龙庭之所以这么生气我放了幽君,就是因为我放了幽君,无疑是在给盘古怨灵的机会,只要幽君死了,那么起码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盘古怨灵都找不到像是幽君能力这么强大的人来完成他的夙愿,起码在这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也能够找到别的方法对付盘古怨灵。

说实话,我心里确实有那么一瞬间,想答应幽君的这个想法,我来找他的主要原因,也是为了杀他,现在正好他能死了,也能化解灾难,那岂不是两全其美?

而现在幽君似乎也做好了即将要死的准备,对我抿唇笑了一下。

“不行。”

当我在幽君的手里写下这两个字的时候,我心里无比的挣扎,也无比的后悔,我每一次救幽君,都无比的后悔,但是如果再给我一个选择的话,我还是会救他。

幽君见我不同意,顿时就有些惊诧,侧头疑惑的看我。

而我也没有回复他,直接就从浴池里爬上了岸,跟他说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以后他不能顶我的嘴。

说着,我向着屏风后面走进去,打算换衣服,不过就在我拿衣服的时候,一双细小黑乎乎的眼睛,瞬间就从我衣服后面露了出来!

我一看这眼睛,是只鸟眼,再将我的衣服翻开一看,是姑获!

当姑获看见我掀开衣服盯着他看的时候,一句话都没跟我说,展开翅膀,瞬间就撞开了窗户,向着外面飞了出去!

姑获怎么会在这里?

如果他在里的话,他会不会已经听到了我们在说什么?我是盘古怨灵转世,身上带有盘古的气息,姑获的级别,是听不到我心里在想什么的,但是幽君呢,他能听见幽君在想什么啊!

刚才我们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不好的话,但是它能看穿幽君的想法,如果它把我们心里所想的告诉盘古怨灵,那我们的计划,根本就进行不下去了!

可能是很久都没听见我们浴室里没有说话的声音,依然在浴室门外徘徊的盘古怨灵,忽然就对着我们浴室里喊了一句:“你们有没有看见姑获,我好一会都没看见它了。”

我赶紧的看了幽君一眼,幽君音调装出一些嘶哑,回答盘古说:“它大概出去玩了吧,我们也没什么地方需要的上它的。”

听见幽君回答了他,盘古怨灵这才放心,按照幽君的声音,然后又继续跟着幽君补充了一句:“你和女曦来日方长,可先别现在就把所有的激情都给用上了,到以后的时候,可就不幸福了。”

幽君和盘古怨灵,一个个都是厉害的角色,几乎是一不小心,就会露出马脚,而我也向着幽君走过去,在池边上放了身干净的衣服,等他上来。

现在我心里就无比的担心姑获鸟会把刚才我们所说的事情,去向着盘古怨灵禀报,但是又仔细想想,就算是禀告了,对我来说,我体内有混沌钟护体,盘古怨灵如果没有了幽君帮忙,他根本就无法伤害我,影响最大的就是幽君,禀告的话,幽君就死的早一点,没禀告的话,幽君就能晚点死,当然,还有最好的结局,就是幽君不会死,能留在盘古的身边,找到对付盘古怨灵的最佳办法。

可是这个可能,微乎其微。

幽君穿好衣服,和我一起走出浴室,盘古怨灵现在他的气息很强,就算是我,都能感觉的到他的气息,就在我们的面前不停的来回徘徊,就跟幽灵似的。

刚才我跟幽君的话还没谈完,现在在我跟他回房的时候我,双手抓着他的手,继续在他的手里写着:“等明天看看他要带我们去哪里,如果真的是让你解开酆都地狱的大门,你再按照你刚才的说法去做也不迟。”

幽君的说法,就是他去死。这次,如果事情真的到了这地步,我也没办法再挽救他。

我们休息了一晚上,并且这一晚上,盘古怨灵都在我跟幽君的房里,就像是一个鬼魅似的,一整个晚上,都紧紧的盯着我和幽君看,生怕我们会有什么计划。

直到天明的时候,他才叫我和幽君起床,说我们该上路了,说着,又问我们说姑获鸟去哪里了?

从昨天姑获鸟从浴室飞出去,到现在,都不见踪影,现在这一整个晚上,盘古怨灵又跟我们在一起,那就说明,姑获鸟根本就没有把昨天我和幽君所说的事情,告诉盘古怨灵,但是他现在是盘古怨灵的手下,如果他知道了这么大事情,不告诉盘古怨灵,那又会去哪里?

“要不孩儿去找下它?”

幽君对盘古怨灵说。

盘古怨灵想了想,然后跟幽君说:“算了算了,不用去找了,这该死的畜生,最近是越来越不听话了,我们现在出发,一会我附身在你的身上,等到了目的地,再从你的身上出来。”

说着一道气向着幽君的身体里冲了过来,幽君几乎是没有任何反抗之力,整个胸膛一挺,盘古怨灵,就进了幽君的体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