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章:怪梦/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过,当我们快速的到达酆都地狱的大门前的时候,酆都地狱的大门,此时却是冷冷清清,丝毫都没有盘古怨灵和幽君来过的痕迹,而一直都在看守酆都低于大门的仙凌,看见我和柳龙庭又来了,顿时就从兽形变成小孩儿的模样,向我们走过来的时候,有点儿紧张,问我和柳龙庭怎么来了?

柳龙庭环顾了一周这酆都地狱的大门,我就跟仙凌解释,问她幽君和盘古怨灵有没有来这里?

仙凌看了我一眼,疑惑又有点害怕的摇了摇头,问我说:“他们什么时候来的?我没看见他们啊!”

可是我们明明是顺着幽君和盘古怨灵的气息找到这里的,他们怎么会忽然的就消失不见了?

但是要是他们真的来了这里的话,我想现在仙凌也不能还好好的站在这里,跟我们说话。

既然现在幽君和盘古怨灵没有来这里,我就转头问柳龙庭,现在我们应该在这里守着,还是继续去追寻幽君和盘古怨灵的踪迹?

现在我们去继续追寻幽君的下落最好,这样的话,就避免了他们还会在别处害人,只不过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万一他们隐藏了他们的气息,忽然来到了这酆都地狱,我们根本就没办法接招,而柳龙庭此时思虑了一会,然后又将混沌钟召唤出来,让这混沌钟直接升上太空之中,与天上的太阳融合在一起,混沌钟的光芒,与太阳的光芒一起,照在这个大地上,就连我们自己现在站在了这阴界门口,都感觉到了一些炎热。

“我们就在这里等他们,他们一定会过来的。”

柳龙庭跟我说了一句。

仙凌听见柳龙庭说要留在酆都地狱里,顿时就开心坏了,赶紧的打开酆都地狱的大门,邀请我们几个人进去,然后带着我们去从前扶阳所住的宫殿,给我们安排住处,说只要我们在这里跟他一起守着,她就不再怕幽君还有盘古怨灵来摧毁她师父的心血了。

这次再来这酆都地府,距离上次来已经很久了,也不知道是上次来过又时隔好久再来的原因,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在我来这酆都地狱里的时候,我浑身忽然就有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像是归属感,又像是一种囚禁,这种感觉很杂,杂的让我有点心神不宁。

现在我们也不知道盘古怨灵是什么想法,除了只能在这地宫里等着,也没有丝毫的办法,不过我以为柳龙庭只是干在这里守着盘古怨灵他们来,但是在我们在宫里安顿下来之后,柳龙庭念动咒语,唤来了一个我有点没想到的人,那就是后土。

之前后土是跟着幽君的,现在又跟随柳龙庭,这期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都根本就不知道,而这次后土在我和柳龙庭面前出现的时候,确是现了她的真身,头戴金冠,一身地母神袍加身,一条蛇尾,在她伸手笔直的拖着,她也是人首蛇身,若是我没记错的话,她这个地母的身份,还是从前帝俊给她册封的,怪不得她从前,会用她地母的身份,给沦为最低贱的妖怪的幽君,封为山神。

现在柳龙庭叫后土过来,然后对她下令,让她密切的观察我地面人间幽君和盘古怨灵的消息,只要有他们的消息,就来通知我们。

柳龙庭已经将混沌钟悬挂在了太空,为是就是镇压幽君与盘古的力量,保护这三界,但是这三界的面积太大了,而又只有人间最弱,所以柳龙庭又派了后土,去守护人间。

如果不是柳龙庭答应我帮助我,这么一大摊子的事情,我真的难以招架的住。后土似乎与柳龙庭的感情不深,在柳龙庭给她安排了之后,她便下去了。

在后土走后,我问柳龙庭为什么后土现在会听他的话,之前后土不是幽君的人吗?这会,我还是有点担心后台,万一他偏向幽君那边,我们现在就功亏一篑了。

柳龙庭倒是没有担心这个问题,并且在我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也没有回答我,反而是问了我其他的一个问题,跟我说:“白静,要是我们没赢,你会怪我吗?”

从前柳龙庭做什么都是胸有成竹,并且他从来都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现在我见柳龙庭也有一丝担心,我也知道盘古怨灵难对付,毕竟他直接是盘古自身所化的东西,就是盘古本身,而我与三清,就算是再和盘古有密切关系,但是,从理论上来讲,我们已经不是盘古,只是他培育出来的后代而已,从级别上,我们就落后盘古怨灵一大截。

柳龙庭都是因为我,才会与盘古怨灵对抗,现在他已经付出一切,如果输了,我又怎么能忍心怪他?

“怎么可能呢?要怪的话,也是你怪我,是我把你给害了,如果不是我的话,我们现在也不会沦落到今天这种下场。”

柳龙庭有很多次机会杀了幽君,只要将幽君杀了,盘古怨灵就不会这么猖狂,但是因为我一次次的手软,导致我们进入到了现在这种状况,如果我们真的失败了,那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想到这里,我心里有些不是滋味,明明是我要救这苍生,却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了机会。

听我说这话,柳龙庭像是猜到了我在想什么似的,于是就跟我说:“你以为你杀了幽君,我们就算是成功一半了吗?盘古不死,后患无穷,幽君他现在已经取得了盘古的信任,只要他还活着,我们就有能彻底将盘古怨灵杀死的希望,等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天下太平。”

“那我之前放了他的时候,你为什么还怪我,生我的气。”

想到这里,我心里就一阵委屈,虽然当时我心里并不知道幽君是个能让我们杀了盘古怨灵的机会,但是起码柳龙庭知道幽君不能杀,那他为什么还怪我。

当我说到这话的时候,柳龙庭倒是也很认真的跟我说:“我想杀幽君,多多少少,都是因为你对他太过于仁慈,你能对这个世界上任何人仁慈,唯独他不行。”

我疑惑的看了下柳龙庭,正想问他为什么,不过在我正准备问他的时候,我自己也已经猜出来了,柳龙庭他这是为什么,我和幽君过去的种种,让他心里对幽君恨之入骨,但却又很少表现出来,让我看见,毕竟当初错的人是他,我和他在一起的主要原因,也是因为混沌钟的力量,他自己也心虚。

现在都到在这时候了,我也不想和柳龙庭再讨论这种不愉快的问题,于是就跟他说早点睡吧。

可能我们彼此今后的时间的,都不确定还有多久,柳龙庭也跟我点了下头,和我一起上床休息。

等我再次安静下来,我对这酆都地狱的那种奇怪的感觉,又上来了,这种舒适又像是在监狱的感觉,徘徊在我的脑子里,我身上的每个角落。

本来我想把我这个想法跟柳龙庭说,只是转头一看柳龙庭,他此时抱着我已经睡了。

见他休息了,我也好好调整心态休息,只是在我刚睡着不久之后,我做了一个十分奇怪的梦,我梦见我自己从房间里走出去,走进关押住妖魔的地狱,然后莫名其妙的,我的身体,开始融化在这个地狱里,当我身体最后一块血肉融进这钢铁城墙里的时候,我的最后一道意识,也随着我融进这地狱的每一寸土地,消失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