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七十二章:似曾见过/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其他几个人都看不见,我一时间也有些怀疑是不是我自己看错了,但是当我又向着这巨大龟壳看过去的时候,我看见这些字,依然悬浮在龟壳上,一个一个,十分清晰。

这情况,不禁让我想起了从前我能感应到盘古怨灵在接近我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他在哪里,虽然这种感觉要看盘古怨灵愿不愿意在我的面前现身,但是和盘古毫无关联的人,就算是盘古怨灵在他面前愿意现身,他们也是看不见的。

所以我怀疑,这龟背上的字,是不是也与我,或者也是什么盘古死前,留下来的东西?

“我不认识上面的字,但是我可以把它记下来,回去写给你们看。”

我回了一句柳龙庭。

柳龙庭对我点了下头,而凤齐天听我说着这些话,回答我说:“这龟背上的字,会不会是什么预示和提醒?早就传闻地藏法力无边,现在我们正处于乱世,他不可能出一些没什么用的东西给我们看吧。”

现在这事情也说不准,仙凌现在见我们都没有个解释,于是就向着那块巨大龟背走过去,跟我们说:“现在看不懂我们就搬回去吧,搬回去了能慢慢看!”

仙凌说着这话的时候,已经变化成了一只巨大的麒麟,带着我们,向着酆都地府走上去。

我们回程的路上,因为有了这只巨大发亮的龟壳,一路上也算是有了光亮照耀,很是清晰,只是这么黑的地藏宫,这些黑气,仙凌说全部都是地面上那些枉死的人所化,那些人死后的怨气,全都凝聚在了这地藏宫,也不知道地藏什么时候才能渡的完这些亡灵。

这世间渡人,有千千万万种方法,渡往极乐,渡往人间,渡往为万物生灵,但恶人常有,渡人者稀有,就算是地藏在这地宫里千千万万年,也无法将世间罪恶给渡尽。

我们从地藏宫出来的时候,现在借着龟壳发出来的光,我看见柳龙庭脸上的神情有些不太好,像是在隐隐的担忧着些什么。

我问柳龙庭怎么了?柳龙庭也只是看了我一眼,并未多说什么,只是叫我注意脚下,别摔了。

他一向是什么都很少和我说,或者是感觉跟我说了也没什么用,所以干脆就不说了。其实我在想,有些时候我也未必就是和柳龙庭所想的那样,除了给他带来麻烦,没有一点用处,他之所以会觉的我弱,可能只是因为他保护我的欲望太过于强烈,强烈到感觉我什么都不会。

柳龙庭没说,我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在我们把这巨大的龟背带到酆都地府后,我把上面的字,全都用纸按照上面的一笔一划,全都写了下来,但是就算是我写了下来,我们也没研究出这些字,是写了什么?

一连十几天过去,幽君和盘古怨灵,就像是在这个世界消失了一般,我们没有他们的任何消息,他们没有来酆都地狱,后土也没传来关于他们的任何消息。

这时间眨眼消逝,越是找不到他们,我心里就越担心,不过柳龙庭并没有因为幽君和盘古怨灵没出现而表现出来一副很担心的模样,每天该怎么过就怎么过,时间拖了这么久,他也从不主动过问我。然而我问他,他就跟我说若是有他们什么消息了,后土一定会来通知的。

看着柳龙庭这么漠不关心,我感觉他应该是已经知道了什么,不然他肯定会比我还急,那天我们去地藏宫的时候,我看见柳龙庭的脸色不好,他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就脸色不好,我觉得其中有些蹊跷,于是就找了个机会问柳龙庭说起了那天晚上我做的那个梦,我梦见我和这个酆都地狱融合起来了。

本来以为柳龙庭也只会把这个当成是笑话听听,但是没想到柳龙庭也回了我一句:“我也梦见了,我梦见这个酆都地狱,已经空了。”

当他说出这话的时候,我瞬间就有些吃惊,问他真的假的?

柳龙庭就对我笑了一句,跟我说:“你猜猜是真是假?”

一般柳龙庭也不会说什么无风不起浪的事情,现在我们也不再是什么凡人,梦见的东西,也不会只是一件毫不相关的事情,而柳龙庭他明明知道这酆都地狱,就是我们要镇守的地方,这地狱都空了,万魔尽出,他怎么还这么平静。

“那你就不觉的奇怪吗?”我问柳龙庭,难不成柳龙庭只是把这当成是一个奇怪的梦境?

“奇怪什么?”柳龙庭反问了我一句。

“我们两个人的梦,这么相同,难道不应该引起你的注意吗?”

见我神情担忧,柳龙庭对我笑了一下,跟我说:“看把你吓得,现在我不正在注意吗?”

“可是……。”

“没什么可是了,该来的重要来,不会因为我们知道了什么结果,而改变,现在这一切还没有来,我们就慢慢等吧。”

柳龙庭说完这话之后,向着我的头发上伸手摸过来,然后伸手搂住了我的腰,将脸埋在了的头发里,然后就不再言语。

“龙庭,我知道牛肯定是不想让我死的,但是希望你有什么事情就告诉我,如果你瞒着我什么,要是因为这件事情发生了什么,我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现在柳龙庭的模样,我真的就害怕他像是从前一样,不经过我的同意,自己就做好了打算,我最怕的就是他那样,什么都不告诉我,到最后,留给我一个没办法接受的结局。

“可是你哪一次,真的没有原谅过我?”

我在跟柳龙庭说认真的,但是柳龙庭却跟我半真半假的开着玩笑,我抬头有些温怒的看着他,想再次提醒他这次事情的严重性,可我这一抬头,柳龙庭便低头下来吻了我,我转开他,想跟他说话,但是在我说话的时候,柳龙庭又抱住我,唇瓣向着我唇上凑了上来,并且手也抱住了我的脸,口中一片温润,全是他的口水,然后就被他抱了起来,向着房里走了进去了。

这种时候还和柳龙庭做这种事情,让我心里异常的不舒服,总觉得不踏实,既然柳龙庭不想告诉我,那我也只能指望我自己了。

在柳龙庭睡着了之后,我穿好衣服,向着酆都大殿走了过去,因为那块龟壳,就被仙凌放在酆都大殿里。

我一直都觉的,这龟壳上面,一定是写了什么对我们很重要的东西,之前因为柳龙庭他们都在,我潜意识里也认为柳龙庭都不认识的字,我怎么会认识?于是也就没多想这事情。

现在我继续来到这酆都大殿,这巨大的龟壳,依旧散发出一阵幽绿的光芒,把整座大殿都给照绿了。整个大殿也就只有我一个人,我以为我一个人看仔细点,说不定能看出这字是什么来头。

但是我在这巨大的龟背前站了很久,也没有任何的思绪,其中有几个偶然的瞬间,觉的这字好像是在哪里见过,但却又忘记了。

正准备无功而归,回去跟柳龙庭睡觉去,不过这会凤齐天来了。

我见凤齐天过来了,就问他怎么也来了?

“我感觉你在大殿里,我就过来了啊,怎么,现在我想单独见见你,也要等柳龙庭同意啊!”

见凤齐天有些酸溜溜的说这话,我顿时就好气又好笑,骂了他一句他什么时候想见我不是想见就见,不想见就不见?

“要是真这样,就好了。”凤齐天叹了一口气,拿起桌上我抄从龟壳上抄下来的字,跟我说:“我也想帮你,上次我见这字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加上想你,就过来再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