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八十三章:盛世(大结局)/十月蛇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我听到月儿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些震惊,可就算是震惊,那又有什么用?幽君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哪怕就算是我再后悔,也要杀了他。

我不能让盘古怨灵毁了这个三界。

“那你应该为你爹爹高兴,他已经解脱了,不再在这个世界上受苦受累了,你看他为了你,连命都丢了,你还想再拖累他为你丢掉性命吗?”

我的话说的无比的绝情,但是却也立马止住了月儿的嘴,第二次是再也没办法询问我幽君是不是死了的事情,只是转身抱着柳龙庭,不停的哭,哭的眼睛都肿了。

现在盘古怨灵已死,接下来那便是从酆都地狱里跑出来的数万妖邪恶鬼。

月儿的伏羲琴就算是有再大的力量,也无法在短时间内就净化那些邪魔的恶念,并且那些妖邪数量太多,哪怕就算是净化了,这三界也没有他们的安生之所,这酆都地狱,不仅是囚困他们的地方,也是他们唯一能生存的地方。

现在打败了盘古怨灵,凤齐天已经从凤凰化为了人身,站在我身边,似乎是想问我什么,但是始终没有问出口。

幽君和盘古怨灵死了,现在也轮到我了。

我把洛神和秦广王等人叫了过来,跟他们吩咐说:“现在盘古怨灵已经死了,就剩下这数万从酆都地狱出来的妖魔存在这人世间,各位都是法力高强的神,洛神你带着天兵,将这些散尽在三界各地的妖魔全都围剿起来,神荼和太阴星君,还有秦广王,你们协助洛神将这些妖魔降伏。”

“这我们这三界的神都凑齐了,盘古怨灵死了,他们群龙无首,我们降服这些妖魔也不是很困难的一件事情,只是现在酆都地狱已经破了,就算是我们把他们降服了,那我们把它们关到哪里去?”

神荼问我。

神荼他们只知道酆都地狱破了,但是还不知道我的血肉身体还能重铸一个酆都地狱,我不想在这个时候,还让大家伤感,于是就对他们说:“盘古已经告诉了我修补酆都地狱的方式,我会尽快的将酆都地狱修好,所以降服众妖邪的事情,就麻烦大家了。”

我话说的很诚恳,现在我将盘古怨灵杀死了,大家对我也有了信任,在大家散走的时候,我叫月儿也随着神荼他们去,这围剿所有的妖邪,几天内肯定是不能一网打尽的,月儿用伏羲琴,先镇压住那些妖邪,好让人间提早免受到妖邪侵害之苦,顺便把月儿支开的原因,也是我因为我不想让月儿知道我化身为酆都地狱,让她更加伤心。

月儿此时就算是幽君死了,但是她也没闹,很听话的就按照我的安排去做了,只是她在跟着神荼她们走之前,转过身来问我:“娘亲,等我回来了,你要做点心给我吃,爹爹也很喜欢吃你做的点心。”

当月儿跟我说这话的时候,我瞬间泪崩,也不敢看月儿,只是跟他嗯了一句,回答她说好。

听到我答应她,月儿这才放心的走了,而此时,我身边就剩下我和柳龙庭,还有凤齐天。

凤齐天知道我要用我的身躯,去铸成酆都地狱,当盘古怨灵死后,他就一直都没有开心过,相反是柳龙庭,月儿从他身上下来之后,他也没跟着月儿走,依旧站在我身边,此时他已经没有在柳家时那副极度伤心的模样,但却也是沉默不语,与我站在一起,过了好久之后,才问了我一句:“你已经准备好了吗?”

我抬头看向柳龙庭,借着我对月儿离开的思念,在柳龙庭面前眼泪汹涌,然后又毅然决然的对着柳龙庭点了下头,说我已经准备好了。

“那我送送你。”

我想对柳龙庭说不用了,我不想在我死前的时候,还看着他,我怕我死的更是伤心,但是此时我此时喉咙已经哽咽的说不出任何话,看了一眼凤齐天,凤齐天瞬间就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凤凰,我向着它的身上飞上去,柳龙庭也上来,随我一起去酆都地狱。

大风刮在我的脸上,却怎么也刮不干我眼睛里的眼泪,一路上,我知道柳龙庭就在我身后,可是我却无法再跟他说一句深情的话,哪怕是在这最后一刻,我跟他说最后一句我爱你,我也说不出口,我好不容易才和他划清界限,我不想他的余生还因为我而难过悲伤,既然他以为我已经对他毫无感情,那就让他这么认为吧,起码这样他就能逐渐的忘记我。

在到了酆都地狱之后,整片地狱,已经全部都是废墟,酆都地狱被毁了,但是仙凌还是和从前一样,守在已经破碎了的酆都地狱门口,奄奄一息。

看见我们来了,招呼也没力气再打,缓了好久,才问了我一句:“幽君死了吗?”

我对着仙凌点了点头,说他已经死了,仙凌听见我说这话之后,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这酆都地狱黑暗的,看不到一点光明,怪不得扶阳最大的愿望,就是离开这个冰冷的地方,可是现在,扶阳解脱了,而我将要永世留在这里,不过我比他幸运,我没有知觉,只是幻化成一座冰冷的监狱,留在这黑暗里,没有渴望,也没有任何的情感。

在我生命的最后时刻,我转身看了一眼在我身后跟着的柳龙庭还有凤齐天。

凤齐天看着我,眼睛通红,我看着他这样子,心里也难过,向着他走过去,在他的肩上拍了下,跟他说以后就跟着月儿在天庭,做他的神兽吧,不要来人间了。

凤齐天哭的已经不能回答我所说的话,只是点头。

而我转身继续看向柳龙庭,我的眼睛,就一直都盯着他的眼睛看,想在我死的最后时刻,永远记住柳龙庭的眼睛长什么样子,然后再对柳龙庭说:“好好活下去,月儿还小,帮我照顾月儿。”

柳龙庭看着我的眼神,满目悲伤,我看着他悲伤的模样,我心里更加痛苦,只不过在我最为难过的时候,柳龙庭忽然对我笑了一下,回答我说:“好,我答应你。”

看见柳龙庭的笑之后,这一瞬间,我心里顿时就了无遗憾,含着眼泪,也对他笑了一下,然后转身,扑进这已经是废墟的地狱里。

炽热的焰火,在我向着酆都地狱的废墟里扑进去的时候,瞬间就在我的身上燃烧了起来,整个地狱,瞬间就一片汪洋大火,而我此时,已经在烈火的焚烧下,变回了我妖怪的模样,巨大的身体,在被这火焰燃烧,从我身上流下来的血液,瞬间就幻化成了道道坚固的城墙和枷锁,整座地狱,在我消亡的过程中,在火海里,就如得到了春雨的滋润般的竹笋,飞快的在重建,建的比从前更坚硬,更为的坚不可摧,变成这世间与天地同在的地狱。

而在我的意识即将要消亡的时候,我看见凤齐天忽然变化成了一只巨大的凤凰,向着我身处的火海里纵身扑了下来,大火燃烧着它的羽毛和身体,与我一起,消亡在了这牢不可破的地狱里……。

这世界上,最后一只凤凰,也绝迹……。

(后记)

天庭一片热闹非凡,各路神明,都齐聚在天庭,大家都在为新帝登基,准备庆典,而放眼整片天下,一片安宁和平。

酆都地狱,已然是崭新一片,不管是任何一片城墙,还是任何一根刑具枷锁,都闪烁着崭新坚固的光芒。而这地狱里,也有了新的酆都大帝。

一日,黄三娘来到酆都地狱,见着了新帝正在宫里喝酒,也没行礼,直径向他走过去,喊了他一句:“龙庭。”

新帝抬眼看了一眼黄三娘,眼神平静,让黄三娘坐下,然后问黄三娘:“三娘这次所来何事?”

黄三娘环顾一眼这阴暗的地狱,然后问新帝:“你真的愿意永远看守这冰冷黑暗的地狱?只要你跟月儿说,你是她父亲,她能下旨让你回到人间,甚至是天庭,长白山,哪里都好。现在三界大好,太平盛世,你却一个人留在这黑暗里,永远也见不到阳光,你就真的愿意吗?!”

黄三娘说的话有些急,似乎很期待眼前的人能放弃这个错误的选择,回到外面的一片繁华中。

新帝并未急着回答黄三娘的话,喝了一杯酒,向着宫门外走了出去,看着眼前一片宫闱,闭上了眼睛,一个鲜红的心脏,从新帝的胸膛里幻化出来,悬浮在他面前,散发着淡淡的幽光。

黄三娘似乎认得这心脏,于是就问新帝:“这是白静的心,你的呢?”

“你看!”新帝指了下宫门外的一片黑暗的大地和关押着众鬼的监狱,然后回答黄三娘说:“我的心,早已经随她一起,铸成了这永世不灭的酆都地狱。”

黄三娘看着除了妖邪的怒吼之外,一个毫无生机的地狱,思虑了很久,然后拿出一封信,交给了新帝,跟他说:“这是她临终前让我交给你的。”

新帝转眼看向这信,手指在接过这信的时候,指尖微微颤抖。当他把信打开,信中一行字清晰印在了他眼里。

“我爱你,只是遗憾今生没能够嫁给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