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前世今生/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日。

暖风极好。

透彻的阳光照耀在窗棂上,沙曼一般的窗帘在微风下,静静摇曳。

床上静躺的人儿,陶瓷般白皙粉嫩的肌肤,在如此明媚下,显得更加剔透,明亮的眼眸如深海里面的星星般璀璨夺目,此刻,忽闪着一丝慵懒,懒懒的看着窗外的一景一幕。巴掌大小的脸上,那樱红般色彩极好的唇瓣,抿出了一道耀眼的幅度,和她美得窒息的脸蛋,相得益彰。

她叫,夏绵绵,今年20岁。

夏氏集团嫡女千金。

所谓夏氏,在驿城这座繁华都市中,无人不知,夏氏几乎垄断着整个驿城的经济,涉及的范围包括房地产,连锁超市,物流,集装箱,互联网产业,电子科技产品,甚至还有,学校教育。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夏绵绵原本应该万众瞩目,享不尽的荣发和富贵,事实却恰恰相反,她生性懦弱,母亲在她10岁那年去世导致她更加的胆小怕事,而在她母亲去世后不久,她父亲顺理成章的带回了他原本的情人,还有她同父异母,仅比她小了半岁的双胞胎兄妹,从此以后,双胞胎兄妹霸占了她在夏家的一切,她一无所有甚至处处受到欺凌。

而在她18岁那年,好不容易爱上一个她自以为能够给她一世温暖的男人,却万万没想到,一切都只是个笑话,她伤心欲绝活生生的被一辆大卡车撞飞了出去,全身惨烈,面目全非,整整在医院躺了一年,承受着生不如死的滋味。

如此凄惨的一个人,如此悲凉的一生……

好在,她不是夏绵绵。

为夏绵绵受了一年的苦,却不是那个夏绵绵。

她叫阿九。

原本是一个孤儿,一个职业杀手!

阴错阳差,重生在这个女人身上的另外一缕,戾气极重的,怨魂!

而今天,便是她出院的日子。

身边,叫着她的是夏绵绵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信赖的人,小南。

小南是夏绵绵母亲捡回来的孤儿,一直在夏绵绵身边照顾她的起居,比她大了3岁,从她母亲死了之后,尽职尽责的陪着她,可谓相依为命!

而在这个夏绵绵身上发生的一切,都是小南在这一年之间,陆陆续续告诉她的,正好打发她整整一年无聊到有些悲惨的时光。

“小姐,所有手续都办好了,可以出院了。”小南声音温和,轻轻的叫着她。

这一年来,她亲眼目睹着小姐经历的一场又一场大小手术,甚至好几次差点死在了手术台上,却在每次睁眼时,都能看到她坚毅的眸子闪烁着异常的光芒,如此韧性,和她印象的小姐完全不同,她理解为,人经历过一场浩劫之后,就会发生巨大的改变!

何况,小姐还失忆了。

总让她一遍一遍的讲,小姐曾经的事情。

小姐说,怕忘记了。

其实都是些不好的回忆,忘记了,反而更好。

“嗯。”夏绵绵应了一声。

她起身,从白色的病床上坐了起来。

身体,终究还有些虚弱。

她有些微喘,在小南的搀扶下,脱下了病服,穿上了夏绵绵原来的白色长裙,唯美柔软,长长的头发自然倾斜,在微风下飘逸,和以往夏绵绵给人的气质一样,仙气中带着一丝妖娆。

离开医院,大门口停靠着一辆黑色轿车。

小南打开车门扶着夏绵绵坐进去,自己也坐在了她的旁边。

司机有些冷漠,板着一张脸,行驶在驿城宽广的街道上。

夏绵绵眼眸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阳光明媚,熟悉的城市街道,久违的感觉,一遍遍在自己脑海里面,闪逝。

她嘴角拉出一抹笑容,在阳光下,倾国倾城。

她想。

前世今生!

她要的,全部都要,不留余地!

缓缓。

车子停靠在了半山腰一栋奢华别墅门口。司机甚至没有耽搁,不耐烦的放下她们之后,自己驶进了地下车库。

夏绵绵看了一眼车牌号,冷笑了一下,转眸看着金碧辉煌的夏家大门。

小南连忙按下门铃。

“麻烦开门,大小姐回来了。”小南有些激动地说道。

毕竟,夏绵绵离开这里一年了。

一年时间,几乎很少有人来看过她。

据小南说也有,每次在需要签病危通知书的时候,就会匆忙的过来看她几眼。

门内没有回应,面前的大门倒是缓缓打开了。

她们走进去。

里面鸟语花香,碧绿葱郁,倒是和医院的冷冰和白色调大相径庭。

夏绵绵穿过长长的走道,走进那栋奢华的建筑物。

时尚的玻璃门,自动打开。

如此,欢声笑语反而让她有些顿足。

里面在开着party,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尊贵华丽!

小南有些无措,好半响才反应过来,有些紧张的说道,“对不起小姐,我忘了今天是二小姐和少爷的20岁生日,我们应该换个时间出院的。”

原来如此。

夏绵绵笑了笑,“没事儿,跟我来。”

显得如此的自若。

她迈着脚步,抬首挺胸。

小南愣怔了两秒,才连忙跟上。

穿越过的大厅,周围很多人,大多注意到了她的存在,也大多投来了些讽刺的目光,一年前在夏绵绵身上发生的那则极尽廉耻的笑话,几乎传遍了整个上流社会,甚至整个驿城。

她当没看到,柔和的声音压低着问道,“前面站着的是我父亲吗?”

“是的小姐。”小南连忙说着,“您父亲旁边的夫人就是他现任妻子。”

夏绵绵微点头,脚步停在了一对中年夫妇面前。

男人45岁,穿着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没有一丝白发,也无半点中年男人发福的迹象,他身材高大,成熟稳重,依然器宇轩昂。他是夏政廷,夏氏集团董事长,保养极好。

“爸。”夏绵绵开口,微微一笑。

夏政廷看了一眼夏绵绵,显得有些不屑,“出院了?”

“嗯。”夏绵绵声音柔和而动听,“知道今天是妹妹和弟弟的生日,所以提前出院,想当面给他们说一声生日快乐。”

夏政廷没什么过多的表情,就这么冷漠的点了一下头,丝毫没有父亲对女儿的关心和问候。

夏绵绵淡笑着不动声色,她转眸看着夏政廷旁边的贵夫人,如果说夏政廷保养得极好,那么这位贵夫人的保养可谓登峰造极,43岁的年龄,看上去却不过30岁,此刻穿着一身宝蓝色旗袍,凹凸有致的身材,脖子上一串色泽质感上层的珍珠项链,耳垂上戴着一副珍珠耳环,显得雍容华贵,珠圆玉润。

“小妈。”夏绵绵甜甜的叫她。

卫晴天也这么看了一眼夏绵绵,当着这么多亲朋好友自然是不能直接给了脸色,精致装扮的脸颊上还这么笑了一下,“出院了就好,当初看你满身是血,还真把小妈吓着了。”

“当初是绵绵不懂事,让小妈操心了。”夏绵绵得体说道。

卫晴天柳眉微动,是觉得眼前这个夏绵绵有所不同。

按照以往,夏绵绵绝不可能在这么多人的场合这么自若的出现,还能说出这么体面的话,不卑不吭。何况一年前那桩丑闻,早该让夏绵绵无地自容,怎么还能,这么坦然?!

“小妈,二妹和小弟呢?”夏绵绵知道卫晴天在想什么,反正,也查不出什么究竟,她转移了话题。

“小尉在国外留学功课太忙抽不出时间回来,柔柔和几个同学去后花园的露天泳池开派对,你要是喜欢也可以过去看看。”卫晴天看似友好。

心里想着,夏绵绵是绝对不可能主动参加这种活动的,何况那些人还都是亲眼见证她丑闻的当事者。当然,心里也是巴不得她不要出现,眼不见为净!

夏绵绵淡然的看着卫晴天的模样,笑道,“好,我去楼上放下行李换身衣服就过去。”

卫晴天眉头紧了紧。

夏绵绵有礼而恭敬的微欠了欠身,“爸,小妈,我先上楼了。”

夏政廷一直不喜欢她,发生了那些丢人的事情,就更加不喜欢了,此刻脸上也有些不耐烦,挥了挥手,“上去吧。”

夏绵绵点头,转身。

转身,优雅而自信的往2楼上走去。

大厅中的人都一直在打量着她,显然和以前那个夏绵绵有些对不上号。

连身边的小南全程都是一脸懵逼。

小姐好像,变得还挺多。

她们在全场的注目下,走向2楼。

刚走上2楼楼口处,夏绵绵的脚步停了停。

眼前的男人……

夏绵绵嘴角的笑容深了很多,“封少,好久不见。”

小南一怔。

小姐不是失忆了吗?!

她记得,封少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