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我记得我才是你未婚妻/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热闹的露天Party,因为眼前这个女人的突然尖叫,又停了下来。

夏绵绵看着这个刚刚起哄嘲笑她的人,眼眸紧了紧。

“唐沁,怎么了?”夏柔柔作为主角,连忙跑了过来。

唐沁。

夏绵绵的眼眸又深了些。

这个名字,小南每次给她提起的时候都深恶痛绝,大约是1年前那场悲剧的发生,和这个女人最脱不了干系。

“夏绵绵用红酒泼我,我也没有惹她什么,当初她那档子事情和我有什么关系,本来打算和她好好说说话的,居然这样。”唐沁一边委屈着,一边又很是厌恶,“人家这条裙子可是这一季最新款!”

“Weirui的经典礼服款。”夏绵绵说。

“是啊。全球限量的。”唐沁得意一笑。

夏绵绵也笑了一下,“可惜是仿的。”

“夏绵绵,你别乱说!你凭什么说我穿的是仿货!”唐沁脸色一下就变了。

“这里。”夏绵绵指了指她腰间的位置,“真正熟知它家品牌的人都知道,Weirui的商标W是暗银色的。你这个貌似是,白色?”

唐沁连忙低头看着自己的腰间。

脸一下就爆红了起来。

分明有些无地自容。

当时买的时候,不是说了是高仿吗?就连设计师自己也辨认不出来的!

“不过看款式,唐小姐应该也花了不少钱,我赔。”夏绵绵直白。

“谁稀罕你赔!”唐沁脸色极差的说道。

周围似乎也投来了些异样的光芒。

要知道能够出现在这里的,都是些非富即贵的子弟,穿A货就跟当人小三一样遭人唾弃。

她不过也是因为下手晚了点,又特别喜欢才找人买了这件高仿,刚刚还炫耀了一圈,现在却突然让她这么难堪。

以前的夏绵绵,不是这样的。

她甚至都不敢在人多的地方好好说话。

“不稀罕就算了,我也就不强人所难。”夏绵绵淡笑着,显得那般云淡风轻。

唐沁看着夏绵绵如此模样,分明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气得跺脚。

什么时候,她居然被夏绵绵这个懦弱女人欺负了。

她看着夏绵绵往自若的往一边走去。

嘴角突然邪恶一笑。

夏绵绵居然让她如此丢人现眼……

她上前,故意用手肘去推她。

旁边就是泳池。

4月的天气,不说冷,但也绝对没有到可以露天游泳的地步,如此掉下去,自然狼狈不堪。

唐沁如意算盘正起,手刚碰到夏绵绵的身体,夏绵绵身体在那一刻突然一侧,唐沁一个不稳,好不容易控制住自己没有掉下去,却在那一秒,被夏绵绵碰了一下。

“哗”的一声!

唐沁掉进了泳池里。

整个人在泳池里扑打着,呼喊着救命,狼狈无比。

全场愣怔了两秒,下一秒就有人开始大呼。

夏绵绵无比淡定的看着那个狼狈无比的女人,嘴角甚至还拉着一抹淡笑。

她眼眸微转,顺着视线看到了封逸尘。

所有人都在惊慌失措,他就这么冷冷的看着自己。

看就看吧。

反正看出对眼也看不出个什么名堂。

一会儿。

这里的吵闹惊动了大厅中的人,大多数人都跑了出来,看着唐沁狼狈的被家里的救生员救了出来,身上湿透,连妆都花了。

她刚上岸,哭嚷着指着夏绵绵的鼻子骂道,“夏绵绵,你推我,你想杀了我吗?!”

是啊。

如果这么杀人不犯法的话,她还真想杀了唐沁。

这种见不惯的人,死了才好。

她眼眸微动。

还未开口,耳边突然一声厉吼,“夏绵绵,你在做什么!你不知道今天是你妹妹的生日吗?!”

夏绵绵转头看着盛怒的夏政廷,看着他身边脸色极度不好的卫晴天,显得很无辜,“爸,我不知道唐沁怎么掉进泳池的,我真的不知道。”

“就是你推我的,你现在还说不是你!大家都看到的,都看到的!”唐沁歇斯底里的吼着,“爸,是夏绵绵因为以前的事情怀恨在心所以故意报复我!你要帮我!”

唐沁的父亲脸色一沉,看着自己宝贝女儿如此模样,声音也变得冷了很多,“老夏,今天大家都是开开心心来参加你小女儿的生日宴的,现在搞成这样,让我女儿受寒受凉受到惊吓,你不觉得应该给点交待吗?”

夏政廷毕竟是在上流社会有地位的人,此刻自然会表现他的刚正不阿,他脸上的愤怒尤其的明显,对着夏绵绵就打算严肃的责备。

“唐沁说我报复你?”夏绵绵突然开口。

夏政廷脸色更难看了。

“我到底报复你什么?你不是说你当时不是故意的吗?”夏绵绵一字一句问唐沁,“莫非,你真的是故意的?”

唐沁突然被夏绵绵堵得哑口无言,好半响才打算反驳。

只听到夏绵绵柔和的声音又开口道,“何况,我就算要报复你,我干嘛在众目睽睽下推你进泳池,在这种场合扫了我们夏家自己的颜面。”

夏政廷倒是愣了一下。

难得夏绵绵会以夏家人自居,如此自豪的口吻。

“我直接告诉所有人,我看你去做了流产手术就好了。”夏绵绵的声音,很是轻扬。

吵吵闹闹的现场,却是所有人都听得明白。

唐沁原本就不太好的脸色,此刻一下煞白。

整个人猛地慌张起来,“夏绵绵,你在乱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做过流产手术了?!你故意摸黑我!”

“我记得当时是曾凯陪你去的。”

“夏绵绵,你和唐沁的恩怨,你把我拉进来做什么!”一个年轻男人突然跳了出来,惊慌而愤怒的说道,“我和唐沁就是普通朋友,我什么时候对她做了那种事情了,她根本就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夏绵绵淡然一笑,“我知道啊,炮友嘛!”

“夏绵绵,你,你,你……你以为我跟你一样龌龊吗?恨不得和男人上床!我曾凯绝对不可能碰唐沁这种女人,唐沁就算是做过人流也和我没有半点关系!”曾凯狠狠的说道。

这里的年轻人,大多只有20来岁,少了社会的阅历,自然处事幼嫩了很多。

曾凯以为在为自己解说,殊不知,这么急于撇清关系分明就很可疑,何况,还很容易刺激到当事人。

唐沁看着曾凯如此的模样,忍不住大声说道,“曾凯你到底是不是男人……”

话一出。

唐沁后悔了。

但……

一切似乎就真相大白了。

所有人看着唐沁和曾凯的目光都变了样。

“不,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唐沁想要辩解。

突然。

“啪”的一声。

一道无比响亮的巴掌声狠狠的摔在了唐沁的脸上,唐父气急败坏的说道,“我居然有你这种不知廉耻的女儿!”

“爸,不是的,你听我解释,我和曾凯,我们是真心相爱……”

“你别拖我下水,那晚上也是你故意勾引我的!”曾凯连忙说道。

现场一片混乱。

唐父气得吹胡子瞪眼睛,此刻算是颜面尽失。

他也不敢在讨什么说法了,对着唐沁狠狠的说道,“还不赶快跟我滚!”

唐沁眼眶哭得通红,跟着唐父唐母走了。

曾凯也被自己的父母打骂着带走了。

感觉,就像发生了一场闹剧。

而始作俑者,反而一脸局外。

夏政廷对着所有宾客歉意的说了几句,离开的时候看了一眼夏绵绵,也从她身上找不到什么端倪,当然也觉得他如此懦弱的女儿,肯定做不出来什么推人下水的举动,倒是卫晴天,看着夏绵绵的眼神深了很多。

大人们相继离开。

剩下的年轻一辈都在三两成群的私语,可能也没想到,表面上如此清高自大的唐沁,背地里居然真不是什么好鸟!

“姐。”夏柔柔走向她,眼神很认真的看着她,“我觉得你好像变了。”

夏绵绵懒懒的一笑,“我只是突然领悟到一个道理。”

“什么?”

“一个人如果连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夏绵绵淡笑。

夏柔柔眼眸一紧。

夏绵绵毫不在意,淡淡然的说道,“我身体欠佳,医生说要多休息,就不陪柔柔过生日了,我先回房了。”

也不需要经得夏柔柔同意,夏绵绵越过夏柔柔的身体,直接就走了。

夏柔柔看着夏绵绵的背影。

这个突然就像脱胎换骨了一般的女人,让她内心很发毛。

她眉头一动,看到夏绵绵的脚步停在了封逸尘的面前。

她咬牙。

夏绵绵也不在乎夏柔柔的视线,当然她不知道以前的夏绵绵是如何的,她只知道,既然她为夏绵绵重新活下去,她断然不会委屈了夏绵绵。

她抬头看着封逸尘。

这个男人的高度,在任何女人面前都存在强烈的压迫感。

和当初给她的感觉一样。

她嘴角一扬,说,“封逸尘,我记得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题外话------

嗯嗯,小宅解释几个疑惑。

第一呢。

目前手机客户端是没办法搜索的,编辑回复的是需要万字以上,麻烦亲们相互转告哦,万分感谢。

第二呢。

现在还开通打赏的权限,虽然宅望眼欲穿,但编辑说了,得签了合同才行,所以估计还有几天,到时候可以了宅会裸奔相告的,真是万分万分感谢亲们的支持。

小宅好爱你们好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