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奢华的商场。

唐沁就这么憋着一股怒气,目瞪口呆的看着夏绵绵潇洒离开的背影。

她咬牙。

拿起电话就给夏柔柔拨打,声音带着娇嗔,“柔柔。”

“唐沁?”夏柔柔眉头微紧。

对于昨天唐沁的事情,其实夏柔柔对她已经存在偏见了,所以语气中,有了些生疏!

“你到底和封逸尘什么关系?”唐沁有些打抱不平的说道,“今天我出门逛街碰到你姐夏绵绵,他让封逸尘给她买了差不多有将近7位数的衣服!”

“什么?!”夏柔柔声音明显就变了。

唐沁嘴角邪恶一笑,“你不知道这个过程多耀武扬威,我倒是没什么,只是想到你……”

“你确定是逸尘给夏绵绵买的?逸尘今天在上班!”夏柔柔直接打断她的话,也知道唐沁因为昨天的事情怀恨在心,很可能是故意报复!

“夏绵绵一个电话,封逸尘就给她刷卡了。”唐沁说道,“我就算骗谁也不会骗你的,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这事儿别宣扬出去,我了解了情况再说。”

“喂……”

夏柔柔直接挂断了电话。

唐沁捏着手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想到夏柔柔看似大度温柔,但实际上最见不得夏绵绵比她好,就一股快感涌上。

姐妹互相残杀才好看呢!

豪华商场的另外一角。

夏绵绵带着小南随意的逛着。

他们走进一个又一个奢侈品牌店。

小南以为小姐又会以原来的方式买很多奢侈品,女王范十足,却没想到,小姐只是走马观花的看着,并没有出手。

她其实看不太懂小姐,特别是,现在的小姐。

两个人这么转了一下午。

夏绵绵带着小南走进商场顶楼高级全玻璃奢华餐厅。

小南从来没过这种地方,土包子气十足。

夏绵绵看着她的模样,笑了一下,自若的点餐,点这里最豪华的大餐。

小南看着小姐游刃有余的模样,仿若以前经常来一样,真的是有些傻眼,要知道从小到大,小姐除了上学,其他外出时间,基本都是她陪同的,什么时候小姐来过这么高级的地方吗?

“封逸尘在这里存了一瓶酒是不是?”夏绵绵点完餐,对着服务员说道。

“是的,小姐。”服务员恭敬无比。

“帮我开了吧。”

“可是那是封少爷……”

“我是他未婚妻。”夏绵绵直白。

服务员有些为难。

“怎么,作为夏氏大小姐,作为封逸尘的未婚妻,还没有这个权利?”

“不是的不是的。”服务员连忙摇头,“只是这瓶酒封少爷存了很久了,他平时来都没舍得喝,夏小姐确定要开了吗?”

“他一会儿就过来,你先把酒醒着吧。”

“是。”服务员一听封少爷要过来,就毫不犹豫的答应着。

“去吧。”

“是。”服务员恭敬,拿着单子离开。

小南看着自家小姐,那些惊讶惊叹就不说了,此刻完全是赤果果的崇拜。

小姐现在简直太霸气了!

“对了小姐。”小南走神中,突然想到什么,“封少爷等会儿会过来吗?”

“当然。”夏绵绵肯定道,她一边说话一边低头用夏绵绵的手机给封逸尘发短信,“他不来谁买单。”

“……”小南完全惊呆。

夏绵绵发完短信,将手机放下。

不出2秒钟,电话响起。

夏绵绵看着来电,嘴角一笑,“封少爷。”

“夏绵绵,玩够了吗?”

“谁说我在玩,我在很认真的邀请你一起吃晚饭。”夏绵绵嘴角一笑,“我捉摸着们作为未婚夫妻,作为家族利益下的衍生物,多培养感情也是应该的。”

“夏绵绵!”

“封少爷不来也没关系,反正酒我开了,听说是人间极品。”说完,夏绵绵把电话挂了。

她是真不怕封逸尘不来。

这瓶酒当时是一个伙伴在国外从拍卖会上拍下来的,封逸尘是个美酒收藏者,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他觉得有价值的名酒,而这瓶寄存在这里据说是为了留着和夏柔柔喝的,可惜……就被她这么给开了。

她心情忒好。

忒好的看着二十分钟后,封逸尘一脸杀气的赶了过来。

小南看着封逸尘来了,连忙从座位上站起来,然后非常知趣的走向了一边。

夏绵绵看着这龟毛的小南,有点恨铁不成钢,这么胆小怕事的性格,真是随了以前的主人了。

她眼眸淡淡的抬头看了看封逸尘,“坐。”

“夏绵绵,这么喜欢挑战我的极限?”封逸尘冷漠。

夏绵绵托腮看着封逸尘。

不管怎么看,封逸尘长得真是俊美绝伦,即使此刻带着些怒气和冰冷,那如雕刻般的五官以及棱角分明的下巴,就是帅气逼人。

她眼眸微转,将视线移开,懒懒的说道,“挑没有挑战你的极限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在很努力的培养和封少爷之间的感情。”

封逸尘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她。

“放心,我没想过你会爱上我。”夏绵绵又说道,语气,不温不热。

封逸尘的眼神,似乎又冷了些。

“坐下吧,吃一顿饭你也不会少块肉。”

封逸尘抿了抿唇,还是坐了下来。

夏绵绵嘴角笑了一下。

很轻微的一个动作,仿若就只是一个表情符号而已。

服务员陆续上菜。

夏绵绵也知道小南不敢和他们一起吃,就让服务员给小南专门准备了一份,小南是感激得差点喜极而泣,一个人特别自在的吃着高级晚餐。

而这边的气氛,显然……太过压抑。

夏绵绵也不在意,她该怎么吃怎么吃,该怎么喝怎么喝。

由始至终,封逸尘没有动一下刀叉,没有碰一下酒杯,对她的排斥明显得很。

夏绵绵优雅的填饱了肚子,她擦了擦嘴角,看着面前依然冷得跟座山似的封逸尘,直白道,“我没带钱。”

“我知道。”封逸尘说。

“那麻烦了。”夏绵绵起身就准备走。

“夏绵绵。”封逸尘叫她。

夏绵绵看着他,等他继续。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封逸尘冷漠道,“今天的异常举动我当你大病初愈脑子不清楚,我不计较,以后,别让我再这么看到你!”

话音落,封逸尘从钱包里拿出一沓钱。

真的是一沓钱,扔在了饭桌上!

------题外话------

今天不吼收藏了,就达拉达拉达拉一下!

群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