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死过一次的人,心很冷的。/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去上学的第一天,驿城大学的新闻社在BBS上写了两篇新闻,点击率爆表。

第一,消失了一年的夏绵绵突然回到学校,美得倾国倾城不说,性格脾气似乎都脱胎换了骨!

第二,大二汉语言文学专业来了一位代课老师,姓封,帅得天崩地裂,听说还是单身!

两篇新闻被吵得沸沸扬扬。

谁说大学不是用来玩的!

夏绵绵倒是无所谓被人议论,对她而言,她不过只是为了活着而已!

所以,为了不让自己死得太快,她还算认真的用了将近一个月时间熟知和融入了大学生活,并知道了很多事情。

比如,白梓冉是学生会主席,而夏柔柔和何源是学生会副主席。闻言说,当初竞选学生会主席时原本呼声最高的是夏柔柔,却没想到,最终变成了白梓冉。

再比如,封逸尘的奶奶是原汉语言专业古典文献学的老师,因为身体原因所以才让封逸尘来暂时代课,不过校方对封逸尘的身份做了保密处理!

再再比如,夏绵绵在大学还有一个听说是闺蜜的好朋友叫杜文娜,据说杜文娜出生清贫,性格朴实,对当初不太受欢迎的夏绵绵很是照顾。

……

夏绵绵有些懒懒散散的坐在小教室里,耳边听着封逸尘那阴魂不散的磁性嗓音,眼神却看着窗外绿油油的树叶,把璀璨的阳光弄得支离破碎,映衬着斑驳的影子,宁静一片。

“夏绵绵!”

夏绵绵回神,看着远远的教室讲台上的封逸尘。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课这么吃香了。

她记得当时第一堂课的时候也就10多个学生吧,后来就整个教室都坐满了,还大多喜欢挤前面,基本上她也只能坐最后一排。

她眼眸静静的看着封逸尘,看着他脸色并不太好的说道,“你回答一下,甲骨四堂是指什么?”

甲骨?!

甲骨文她倒是有听说!

她不爽的皱了皱眉头,直白道,“不知道。”

封逸尘看了她一眼,丝毫不给面子的对着全班冷声道,“一个月后的期末考试,我会亲自监考,全程闭卷,一些不太认真的同学,请注意自己上课的态度。”

夏绵绵翻白眼。

不想听他的课就是态度不好了?!

要不是这货天天点到,她来都不想来。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

夏绵绵抱着书本离开教室。

封逸尘自然走得比她还快,她看着教室不远处夏柔柔已经早早的等在那里了,封逸尘和她并肩而行,身边跟着出来的女同学有些酸酸的说道,“郎才女貌,我们想都别想了。”

“夏柔柔这么优秀,封老师自然不会留意到我们这些柴火妞了!”另一个女同学说道。

“我也没什么大的抱负了,只希望封老师在学校的时间多一点,让我这学期的古典文献千万别挂科!”

“有封老师在,每天准时来上课,会挂科才怪了!”

两个女同学一边说话,一边打趣着离开。

夏绵绵就这么默默的听着,其实是想不明白封逸尘把自己这么宝贵的时间浪费在学校到底是和她一样抽风?!

当然她也想过封逸尘突然出现可能是有蹊跷,但观察了整整一个月,觉得自己果然是想多了。

说不定封逸尘不过就是为了和夏柔柔多点时间相处?!

她表示自己很平静。

死过一次的人,心很冷的。

“绵绵。”夏绵绵看着前方不远处的杜文娜。

杜文娜长得小家碧玉,给人的感觉特别温柔贤淑,一看就是那种典型的家庭主妇最佳人选。

夏绵绵其实对杜文娜……没什么特别的感情。

但自从她来学校后没几天杜文娜主动找她,对她各种体贴温柔,她也没怎么拒绝,曾经的经验告诉她,在一个陌生的地方,有一个熟人更容易适应环境。

“下午你还有课吗?”杜文娜拉着她的手亲热的问她。

要知道杀手的手,真的不能随便碰的。

夏绵绵嘴角一笑,“没有,准备回家睡觉。”

“以前的你不爱睡觉的,有时间我们都泡图书馆的。”

“出了车祸,身体不太好,医生说要多休息。”夏绵绵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哦。”杜文娜有些失落,“那你回家休息吧,下午我自己去图书馆。”

“嗯。”夏绵绵应了一声。

对于自己不喜欢的事情,自然不想去委屈自己。

杜文娜似乎还是不太适应这个性格突然太过独立的夏绵绵,她顿了顿,挥了挥手离开。

夏绵绵也往自己的小车走去。

刚准备上车,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那个阿拉伯数字但就是一眼就知道是封逸尘的号码。

她有些不耐烦的接通,“封老师,有何贵干?”

“晚上的时间腾出来。”

“是晚饭的时间,还是整个夜晚?”夏绵绵嘴角一勾,“我总得做好心理准备。”

那边的男人口气很不好,“我父母要见你!”

“如果我说不想见呢?”

“夏绵绵。”

“放心,我随口说说而已。”夏绵绵笑了笑,“丑媳妇总得见公婆,何况,我还不丑。”

那边直接挂断了电话。

夏绵绵看着电话屏幕,脸色沉了沉。

这个时候封逸尘的父母突然见她……还真觉得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题外话------

话说你们干嘛那么沉默。

一沉默宅就心慌。

快告诉宅,你们都在好不好?!

(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