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事故发生/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礼堂的舞台上。

夏柔柔看着封逸尘离开。

总觉得封逸尘对她,更冷漠了。

是因为他也注意到夏绵绵了吗?

是注意到夏绵绵变了所以……

不!

夏柔柔脸色极度变化,各种心慌,各种压抑。

耳边还传来几个女生叽叽咋咋的声音,“以前都以为夏家是夏柔柔受宠,从今天来看,夏绵绵好像在家里地位不是我们想的那么低,而且封家人都还亲自来看她主持。”

“就是啊,真没想到夏绵绵主持起来这么有范,出事故后刚来学校那会儿那嚣张的模样我还以为只是一个被宠坏到一无是处的大小,现在看来,分明是有魅力的!今晚大多数人应该都惊讶到了,而且还觉得夏柔柔在夏绵绵旁边,少了点什么,不像以前那样觉得她很女神。”

“我也有这种感觉,突然就觉得夏柔柔也不过如此。其实我有听说,夏柔柔的母亲是小三,夏绵绵的母亲才是正室而且门当户对,按照豪门来说,夏绵绵才真的算是嫡女千金,夏柔柔就是庶出而已,地位本来就要低一等……”

夏柔柔脸色越听越难听。

她正准备过去教训那几个聒噪的八卦女时,突然听到后台惊响起一阵剧烈的声音!

后台传来尖叫的声音。

听到有人大呼道,“夏绵绵被柱头砸到了!”

夏柔柔一惊,连忙走向后台。

与此同时,她似乎看到一个身影更快,从另外一个门冲进了后台。

夏柔柔咬牙,脚步加大了些。

后台。

一片混乱。

尖叫的尖叫,吓呆的吓呆。

夏绵绵重重的倒在地上,只觉地身体有些痛。

但……不是那么痛。

因为明显,有人压在了她的身上,她转头看到何源,已经痛得发白的脸。

那么大一根柱子从高空摔下来,直接砸在了何源的小腿上,不痛死才奇怪了。

刚刚那一秒,她本来可以躲开的,有些本能真的还在!

结果突然一个身影冲出来,然后就变成了这样。

她真不知道该此刻该哭还是该哭还是该哭呢?!

“你怎么样?”夏绵绵回神过来,关心道。

“叫救护车。”何源艰难的说道。

这个时候不应该特别男人的说“我没事儿”吗?!

夏绵绵连忙让旁边的同学打电话,一边让男生将压在何源小腿上的柱头搬开。

何源痛得抽气,动都不敢动。

被压在他身下的夏绵绵,自然也不敢轻举妄动。

她就这么躺在何源身上,然后看到了一双恍惚有些熟悉的黑色皮鞋,顺着往上,就看到了封逸尘一脸欠他几百万的表情!

身边站着的是夏柔柔。

“你送柔柔先回去吧,我等会儿陪何源去医院。”夏绵绵直白道。

也没想过封逸尘要等她。

封逸尘冷眸看了她一眼,然后就真的转身走了。

这个杀千刀的!

夏绵绵还看着夏柔柔急急忙忙的跟着追了出去。

一对狗男女。

“绵绵,你怎么样,有没有事儿?”一个柔和的女性嗓音,焦急的问道。

夏绵绵回眸,看着蹲在地上很关心她的杜文娜。

自从她对杜文娜表现的不太积极后,两个人其实感情就不怎么好了。

她甚至觉得自己很久没有见到过这号人,这么一回想,貌似她也是这次晚会的工作人员之一。

她笑了笑,“没什么,何源比较严重。”

“副主席很严重吗?”杜文娜询问。

“嗯。”何源这个人还真是诚实。

夏绵绵莫名觉得他还挺对她胃口!

“那你忍忍,救护车一会儿就到了。”

何源痛得说不出一个字了。

果不其然,大概10多分钟,救护人员就赶到,这次事故也惊动了校领导,夏绵绵是跟着校领导一起陪着何源到的医院,因为是在学校发生的事故,所有费用都是学校支付,何源就忍着痛做各种检查手术等等,因为是粉碎性骨折,所以当晚就做了交锁髓内针固定,全城夏绵绵陪着,到手术结束后,校领导都走了,她还陪着。

陪了一宿。

当报恩。

即使……好吧,至少她没受伤。

夏绵绵就这么趴在何源的病床上睡了一晚上,睁开眼睛的时候,是何源把她叫醒的。

那个时候已经上午很晚了。

她迷迷糊糊的看着他,“你醒了?”

“我没想过吵醒你,但我……要上厕所。”何源说,脸有些红。

夏绵绵伸了伸懒腰,看着何源还算气色不错的样子,“是要便盆吗?”

医生吩咐了要在床上静养一周才能坐轮椅下地。

“嗯。”

“哦。”夏绵绵去厕所找到便盆,看着他缠得特别夸张的右腿小臂,“你自己能行吗?”

“可以。”何源笃定道。

夏绵绵也没多说,把便盆递给了他,自己走出了门外。

站了一会儿。

门内突然响起何源的声音,“夏绵绵,你进来一下。”

这么快?!

这人肾虚吧!

夏绵绵推开房门。

何源说,“我自己不太方便,你去帮我叫个男医生或者男护士来吧。”

“你确定你憋得住,要不我帮你吧。”夏绵绵直白。

何源脸猛地一下就红了。

夏绵绵本来一句玩笑话,看何源的脸色变化,反而故意走向病床,“是不方便脱裤子吗?”

“夏绵绵你做什么?”何源一脸防备。

“帮你上厕所啊。”

“男女授受不亲,你别碰我……”

“干嘛这么害羞,我们都是成年人,何况你是病人,我照顾你应该的,来来来,姐姐帮你尿尿……”

“夏绵绵……”

“你们在做什么!”门口,突然响起一个女性嗓音,分明有些激动。

亦或者是亢奋!

夏绵绵手还放在何源的裤子上,当然什么都没做。

她回头看着夏柔柔,然后……

这阴魂不散的封逸尘也在!

这俩是,秤不离砣,公不离婆的吗?!

------题外话------

……

封少的脸绿的。

不对,是头发绿了。

达拉达拉,周日愉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