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生日宴(4)万众瞩目/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离开封逸尘,往宴会的一边走去。

她其实也没想到,她不过就是微距离的在封逸尘耳边说了几句话,那厮耳朵就红得跟番茄似的,忽都忽视不了。

这千年冰山万里雪飘的男人,居然还有这么情色的敏感点。

嘴角突然扬起一道好看的笑容。

当然并非是发现了封逸尘的小秘密,这个男人的魅力对她其实也没有多大影响,她不过因为看到了正对面的封老爷子。

老爷子此刻也看着大厅中钢琴旁边的夏柔柔。

不得不说,此刻的夏柔柔真的是出尽风头。

“爷爷。”夏绵绵叫他。

封文军回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总觉得这老头苍劲的眼眸中,透视着很多别人看不懂的东西。

“能邀请您跳支舞吗?”

封文军看着夏绵绵的眼神,深了一些,那一刻居然祥和的笑了一下。

他回头对着自己的夫人。

“奶奶会介意吗?”夏绵绵甜甜一笑。

封文军的夫人祝华芬慈祥的笑着,“不介意,他一直喜欢跳舞,我现在腿脚不利索了,你陪着爷爷多跳两支。”

“谢谢奶奶。”

封文军得到夫人的允许,才和夏绵绵一起走向宴会最中间的位置,两个人随着音乐声缓缓舞动。

就这么一个举动,所有人的视线瞬间就转移了过来。

今晚的主角是封文军,封文军什么人物,驿城商界上的泰斗,即使夏氏集团现在排行第一,夏政廷也得对封文军礼让好几分!

而封文军此刻在和夏绵绵跳舞。

这说明什么?!

说明,夏绵绵被封家人所认定,没有任何异议,就算夏柔柔再多的表现又能怎样,不过是昙花一现,起不了任何作用。

真正的出风头,是夏绵绵这样。

没有刻意,也没有表现,就这么轻而易举的万众瞩目。

所以那一刻的夏柔柔,应该气得想要跳起来吧!

“你很聪明。”封老爷子开口道。

“谢谢爷爷夸奖。”夏绵绵笑得很好看。

她当然知道,封老爷子什么都看在眼里,什么都明白。

“别让我和你爷爷定下来的联姻约定泡汤。”

“绝对不会。”

两个人跳完一曲。

全场响起掌声。

原本应该属于夏柔柔的掌声,此刻全部给了封老爷子,以及夏绵绵。

封老爷子笑着说,“谢谢大家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今天我很高兴,大家都请随意。”

大厅中大多数人都涌了过来恭维,这边显得热闹非凡。

而那边,夏柔柔只得落寞的从钢琴旁边下去。

真的被人忽视得彻底。

夏柔柔压抑着怒气走向她母亲。

卫晴天脸色自然也不好,夏以蔚只是一脸不屑,只有夏政廷很是欣慰的说道,“看来绵绵都已经讨得封老爷子的欢心了,两家联姻的这块大石头总算是落了下来。”

话一出。

夏柔柔看着卫晴天都快哭了出来。

卫晴天给了她一个眼神,然后看了一眼那边的封逸尘。

夏柔柔心领神会,连忙走了过去。

夏绵绵此刻陪在封老爷子旁边,和她一起应酬着来来往往的人群,眼眸一瞥就看到了夏柔柔一脸楚楚惹人爱的模样走向封逸尘,而后两个个人一起离开了大厅,走向了后花园。

后花园中。

夏柔柔很是委屈,“逸尘,你开始喜欢夏绵绵了吗?”

眼眶红润,模样可怜无比。

这般娇滴滴男人怎能拒绝。

可是封逸尘就是能这么冷漠,“没有喜欢,但会结婚。”

“就不能不结婚吗?就不能不顺从家里的安排吗?”夏柔柔有些激动,大概是压抑得太久,她猛地拉着封逸尘的手,“别离开我好不好,我这段时间真的过得生不如死,我从来没有想过你离开我之后,我会这般难受!”

“我相信你会找到更好的。”

“不要把我推给别人好吗?我不会爱上除了你之外的任何男人。”

“时间可以改变一切。”封逸尘推开夏柔柔的手,“你保重。”

转身,欲走。

“逸尘。”夏柔柔猛地拽着封逸尘的衣袖,“别走。”

封逸尘脚步停了停。

“别走,我求你别离开我。就算……”夏柔柔一字一句,“就算不能和你结婚,也别推开我,只要能在你身边,我什么都愿意。”

这句话的意思大体就是,做情妇也可以。

一个女人可以把自己卑微到这个地步,也真的是爱惨了这个男人。

夏绵绵就这么站在不远处听着夏柔柔如此真情的告白,看着封逸尘沉默的脸颊。

这个时候沉默,估计会逼疯一个女人。

果不其然,夏柔柔突然踮起脚尖,搂着封逸尘的脖子,明显就想去亲吻他。

夏绵绵捉摸着这个时候她是不是应该回避。

然而。

她却从不远处走了过去。

“柔柔。”夏绵绵开口,不温不热的声音就是有着某种魄力。

夏柔柔的唇瓣亲吻到了封逸尘的下颚处。

如果……

如果封逸尘没有稍微仰一下,她能亲到他的嘴唇,即使夏绵绵突然出现,她也根本没有退缩,退缩的是……封逸尘。

不!

夏柔柔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接受不了,夏绵绵可以轻而易举的亲到封逸尘,而封逸尘却排斥她,即使不是那么太明显。

“还不要放手吗?”夏绵绵站在夏柔柔的面前,询问。

夏柔柔狠狠的看着夏绵绵,怒吼道,“你们不相爱,结婚不会幸福的!”

“别激动,要惹来围观群众,你们这样的姿态别人会怎么想?别忘了之前的记者招待会,小妈可是当着那么多媒体的面说过你和封老师没什么的。”夏绵绵故意提醒。

夏柔柔咬牙就是不放手。

封逸尘却在此刻推开了她。

夏柔柔不相信的看着封逸尘。

夏绵绵灿烂一笑,“不过我倒是没想到,柔柔居然愿意不要身份的跟着逸尘。”

夏柔柔看着夏绵绵的笑容,真的恨不得此刻撕碎了她的模样。

“想想也不是很奇怪,毕竟你母亲也是这样过来的。而遗传这种东西,真的是很难改变的……”

“啪!”夏柔柔激动到极端的情绪,让她不顾一切的猛地扇了夏绵绵一个耳光。

很响亮。

夏绵绵眼眸一紧,一道嗜血的凶光乍现!

------题外话------

打我们家阿九,看怎么手撕了夏柔柔?!

话说封先生,准媳妇被打了,你特么的扑克脸也该有点反应了吧。

嘿嘿,谁知道呢?!

……

推荐铭希《娇妻有毒:老公,你放轻松点》

精神病院。

“你就跟大姨妈一样,每个月总会来的这么准时。”她嘲讽的笑意。

男人不介意她言语中的讽刺,“说明只有我关心你。”

女人冷笑,“谢谢你的关心,小姨父。”

……

流氓不是男人的专利。

第一次亲他的时候,她说:“嘴唇绷的太紧,不够柔软,不够放松,不爽。”

第一次睡他的时候,她说:“身体空虚就需要有东西来填充。就像背脊痒要借别人的手来抓痒才行。不过,你的力度不够所以没有解痒。”

直到有一天男人说:“不是我不够放松,是我怕你招架不住!”

事实证明她真的招架不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