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封老师是在和我培养感情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级健身房。

大汗淋漓的封逸尘,有着无比健硕的肌肉,确实迷人。

夏绵绵甚至还看到周围很多视线,似乎都在蠢蠢欲动。

“很巧啊,封老师。”夏绵绵主动招呼,看上去很是随意。

封逸尘眉头微动,没搭理,继续他的胸肌训练。

夏绵绵淡笑了一下,也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自若的走过封逸尘的身边,去自己的拳击室。

教练已早早等候,两个人互相寒暄了几句。

夏绵绵投入了暗无天地的训练中。

9岁开始,她就在极限培训,一直到16岁是单独执行自己的第一个任务,一举成功,成为了一名合格的杀手。而后,每半年有一次专业类考试,如果不及格,将会继续回到训练场继续训练,直到考试通过。

没有谁愿意再回去那个残忍的地方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折磨。

现在。

她却又要重新开始。

不至于像以前那么血腥和凶残,但也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

一个上午过去。

夏绵绵好几次都差点昏阙,却在最后那一秒,又咬牙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坚持了下来。

教练已经非常注意,但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很多青紫痕迹。

她完成最后一个超强度的有氧运动,累得直接躺地上,大口呼吸。

“夏小姐,别躺在地上,试着站起来。”教练提醒。

夏绵绵不想说话,准确说,她现在累到说不出一个字,只是在喘气。

教练扶着她,从地上站起来。

夏绵绵顺势靠在一边的墙上,在调整自己的急促的呼吸。

“其实我们进度不用这么强,虽然你的表现超乎我的想象。”教练建议。

夏绵绵摇了摇头。

此刻,也因为平静了一会儿,呼吸也变得规律的了起来,她说,“不用,过几天,我们可以再加快进度。”

“夏小姐这么努力的训练是有什么特殊目的吗?”

“没什么,就是为了强身健体。”

教练当然不信。

夏绵绵当然也不会再多解释。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确定自己无碍后,“今天辛苦了,明天见。”

教练点头,就这么看着夏绵绵非常潇洒的离开。

这个女人确实与众不同,难怪会有人……特别交代!

……

夏绵绵走出拳击室。

门口,封逸尘已经换上了笔直的西装,一派气宇轩昂甚至还能够闻到他身上沐浴露夹杂着淡淡古龙水的味道,给人的感觉很干净很清爽,特别是对比起她现在一身臭汗的模样。

“等我?”夏绵绵询问。

“我听子墨说你在练拳击。”

“你不也看到了吗?”夏绵绵显得有些不耐烦。

身上都是汗,她想去冲澡。

“为什么学习这么暴力的项目?”

“暴力?”夏绵绵忍不住笑了。

这种就叫暴力吗?!

那当年他让人教他们的那些杀人伎俩叫什么?!

“没什么,我只是随口问问。”封逸尘似乎突然就没了兴趣,给人感觉很冷漠。

夏绵绵翻白眼,往VIP更衣室走去。

她有时候也在问自己,分明这么恨封逸尘,为什么还要这般努力的嫁给他?!

其实理由很多,比如为了更深切的报复,为了摧毁他的一切,但最重要的不过是,不心甘!

上辈子这么喜欢的男人,她为什么要拱手相让,谁说不能自己强上,或者毁掉。

她快速洗了个澡,换了一身时尚便服,走出更衣室。

封逸尘这货是习惯阴魂不散吗?

她脚步顿了顿。

封逸尘说,“吃午饭。”

“你请我?”夏绵绵询问,她觉着这个问题很重要。

“嗯。”

“好。”夏绵绵一口答应。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封逸尘居然会主动邀请她一起进餐,太阳真是打西边出来了。

她跟着封逸尘坐进了封逸尘的奢华轿车,打电话让家里司机去开走她那辆小轿车。

车子停在了驿城赫赫有名的一家名叫“邂逅”的西餐厅,据说这家西餐厅全是会员制,也就是说没有会员不能入内,至于会员要求,人家管理层说没什么特别要求,只核定人数不超过200人,夏家自然有,但曾经的阿九没有,所以夏绵绵倒是第一次来,有些小兴奋。

服务员礼貌而恭敬,带着他们坐在靠窗边一个环境优雅的位置。

这里很安静,整个西餐厅似乎就只听到假山流水的声音,一股小情调。

“喜欢吃什么?”封逸尘接过服务员的点菜单,眼神都没有瞄她一眼,开口道。

“我不挑食。”

封逸尘就没再多问,直接点了两份牛排,开了一瓶红酒。

服务员恭敬离开。

夏绵绵双手撑在西餐坐上,托腮打量着封逸尘。

封逸尘眼眸微动,眼神看着她,冷声道,“你有句话说得很对。”

“比如?”

“既然是未婚夫妇,提前培养感情理所当然。”

夏绵绵一笑,“所以封老师是在和我培养感情了。”

“以后每周我们聚餐2次,一次工作日的晚上,一次非工作日的中午。”

“我是不是应该谢主隆恩?”

“你做好自己的本分,但凡出了任何负面新闻,我们的婚姻就会变成泡沫。”

“所以我的理解就是封老师是希望我嫁给你了?这么快就舍弃夏柔柔了?!”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

“要是我突然说不嫁给你了,你会不会气得吐翔!”

“夏绵绵,你最好明白,我不好招惹。”封逸尘脸色明显就变了,很彻底。

夏绵绵真的不怕封逸尘。

其实封逸尘不是善哉,以前好多同行都说封逸尘不近人情杀人如麻,不敢对这个男人违背半点,通俗点就是怕他,但她从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开始,就不觉得他可怕,还会主动亲近……

以前的事情,她觉得还是不要想了。

她转眸,看着服务员把醒好的红酒放在了他们的面前。

夏绵绵看着那鲜红的颜色,闻着那股醇香,转移话题道,“封逸尘,你分明对酒精过敏,为什么还这么喜欢收藏它们?”

------题外话------

谁知道昨天那么忙,忙到没有把评论区回复完……

真是罪过罪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