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工作任务/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以前也学过很多东西。

商场上的学过一些,不太深入,大多是为了执行某个任务而去了解一些专业词汇,有时候也会因为需要而深究某些商业案例,但终究而言,这是比起上学更让她陌生的领域。

她确实得花更多的心思投入。

这么想着,自己也不耽搁的全身心开始工作,了解HR管理。

她和夏柔柔被分配的工作领域是人力资源规划,人力资源最为重要的核心领域,很复杂,通俗易懂的解释就是为企业制定规章制度、配置人员分配、测算工资规划等,总之就是贯穿着整个公司的人事行为。

理论知识很多,夏绵绵看得头大。

夏柔柔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

两个人硬生生在公司看了将近一周的资料,基本上班到下班,除了吃喝拉撒,就钉在椅子上了。

一周后的某天上午10点,人力资源规划室开会。

这算是夏绵绵和夏柔柔第一次参加正式的工作会议,明显两个人都很认真。

室主管张猛,40来岁一个比较严肃的中年男人,他说道,“今天开会主要说说人员规划这一块。昨天下午公司领导开了一个大会,觉得有必要对现阶段的公司人员做一些调整,具体就是裁员+招新。领导的意思是,不能引起人员恐慌但也不能不给员工压力,同时,在招新这一块需要有一个具体的招募方案。另外,还得对员工进行下一个长达5年的规划编制,要求我们在三个月之内完成。”

这个室一共16个人,所有人连夏绵绵这种菜鸟都知道,这份工作的工作量之大。

“我们主要拿方案出来,具体实施可以交给其他室来完成。”张猛完全不给大家抱怨的时间,直接说道,“这是政治任务,没有条件可讲。”

所有人默不作声,明显在无声反抗。

张猛继续道,“现在开始分工。”

其他人只得无精打采的硬着头皮去接。

“我初步分为了三个项目。裁员、招新和5年编制。其中裁员3个人,招新5个人,5年编制8个人。”张猛突然停了一下,“为了考虑新员工初来乍到,新员工可以根据自愿选择你想要做的项目,其他人由我直接分配。”

明显就是在给夏绵绵和夏柔柔开后门。

所有人的视线放在了夏绵绵和夏柔柔的身上。

“夏绵绵,你想加入哪个项目?”张猛问道。

夏绵绵想了想,“招新。”

张猛用笔记了一下,又问道夏柔柔,“夏柔柔,你呢?”

“正如张主管所说,我是初来乍到,什么都还不懂,自己挑选项目可能太武断了点,还是听从组织,我会积极配合所有同事,争取不拉后退。”夏柔柔一番话说得好听。

分明让夏绵绵刚刚的主动变得有些太过任性和幼稚。

夏柔柔倒挺适合职场的。

张猛似乎也怔了一下,缓缓道,“既然如此,那我就直接安排了。考虑到两个新员工到一个项目有些吃力,夏柔柔就去5年编制,这是一个系统的人员管理方案,对你尽快熟悉公司的HR管理很有帮助。”

“谢谢张主管。”

张猛微点了点头,开始把其他人进行了分类。

不太长却事情繁多的会议结束,接着就是各个项目组开会。

夏绵绵在招新组,除了他们四个人,他们的组长卢哲还叫来了招聘与配置室的主要同事一起开会,加起来一共8个人。

会议室吵吵闹闹。

夏绵绵就这么听着,有些天书。

不就是一个招募吗?

总觉得条条款款太多,太繁杂,她觉得这样下午,一个月都不能达成统一思想。

这一天差不多都是在开会中结束。

夏绵绵下班时才想起,今晚是她和封逸尘一个星期一次的晚上聚餐日。

我滴个乖乖,现在都到8点了。

关键是,电话完全没响。

不会是封逸尘这货也忘了吧。

她在考虑现在还要不要去赴约。

“绵绵。”同事吴欢走过来,“这么晚了一起吃饭吧!其他人都约好了。”

夏绵绵有些犹豫。

“你们我们大家都不太熟,可不能缺席。”吴欢怂恿。

夏绵绵也觉得第一次同事吃饭就爽约确实不够团结,“好。”

吴欢转头对着其他同事说道,“绵绵说一起吃饭,来来来,大家吃什么……”

七嘴八舌。

夏绵绵就跟着一帮同事去了公司不远处的餐厅,环境不好不坏,味道倒是不错。

她吃得倒挺开心。

只是……

麻痹。

封逸尘这货也不打电话也不发短信,到底是忙还是忙还是真的在忙?

“你一直看手机,在等很急的电话吗?”吴欢询问。

“不是,习惯了,低头族嘛。”夏绵绵将手机放在一边。

聚餐时看手机,确实不太礼貌。

而她完全忽视了,经历了一天加上这么晚,手机基本没电了。

以至于什么时候关机的,她完全不知。

“今晚难得大家都在,而且我们来了新人,一起干杯好不好!”吴欢比较活跃,连忙就让人上酒,对夏绵绵也很随意,“新人喝酒吗?”

“你猜。”夏绵绵故意笑道。

“我猜喝。”

“那试试吧。”

其他人其实多少对夏绵绵的身份还是有些芥蒂,但酒一下肚,喝开了整个饭席间就热热闹闹了起来。

夏绵绵因为是新人,确实喝得不少。

这帮土匪喝得还是白的。

她表示不太擅长白酒,倒也是喝趴了一堆人,喝得大家完全兴奋了起来,毫无顾虑。

夏绵绵意识也有些模糊。

她觉得她不能死磕,明摆着这帮人故意轮番轰炸她,她找个借口说上厕所,其实就是出去透透气醒醒酒。

她直接走出包房走向餐厅外。

眼花吗?!

那辆轿车熟悉到好像是封逸尘的……

------题外话------

嘿嘿嘿,你们说封少干嘛出没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