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偶遇,原来你是这样的夏绵绵/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 奢华的礼服区。

凌子墨穿着一套黑色的西装,非常优雅的从外走了进来。

身上的西服大牌量身订做,每一处都剪裁完美,脖子上系着一个黑色领结,脚上一双透亮的漆皮黑色皮鞋。这么一身明显精心挑选后的穿着让这个男人看上去挺拔帅气还带着一丝贵族般的傲娇。

如此一个讲究的男人,和居小菜确实不搭。

夏绵绵蹙眉看着凌子墨迈着大长腿走到他们面前,眼神毫不掩饰的上下打量着居小菜,看着她最喜欢穿的那身职业女士黑色西式套装,看着她厚厚的黑色框架眼镜以及那梳得无比规矩的马尾,不由得轻笑了一下,“既然这么有自知之明,怎么就不干脆点和我离婚呢?拖得够久了,居小菜。”

居小菜沉默。

就是这种该死的沉默,凌子墨觉得自己可能有一天会买凶杀了这个女人。

他但凡和居小菜的沟通,不管是友善还是不友善,即使大多数时间不友善,这个女人就当耳边风似的,一副听不懂他说话的样子,还显得楚楚可怜。

“凌子墨,你不觉得你很渣吗?”夏绵绵直白。

凌子墨笑了一下。

看。

都有人开始同情居小菜了。

居小菜这女人果然越来越有手腕了!

当年他爷爷以死相逼让他娶了居小菜,他就是秉着结婚早晚离婚的目的和居小菜领结婚证的,现在老爷子去世了,他原本打算两个人好聚好散,他真的没上居小菜几次,每次都是为了应付他爷爷,而且这个女人在床上的反应就跟她人一样冷淡,无味,他真的提不起多少兴趣,他倒是真的没有想到,在这段婚姻里面一向顺从一向不发表什么意见的女人,当他提出离婚时,她居然能提出那么胆大的要求。

要他凌家一半的资产?!

可笑,那是她居小菜能拥有的吗?

这么大笔财富,他真怕砸死了她的小身板。

“你在为居小菜打抱不平?”凌子墨看着夏绵绵,“你大概不了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我是不怎么了解她。”夏绵绵直白,“因为居小菜的新闻除了和你离婚相关没有任何其他,但是凌大少爷就不一样了。你的花边新闻那么多,今天密会哪个女明星明天看上了哪家网红脸,你说你都这么不知检点了,为什么就没有骂你是婚内出轨的渣男呢?!因为你公关好,因为你没被抓奸在床!我倒是很好奇,作为一个柔弱的女人,在被人无情抛弃后想要拿到更多的财富弥补自己心灵的创伤有什么值得非议的,要是谁这么对我,别说一半的家产,我要这个男人家破人亡!”

家破人亡说得,掷地有声。

刚好就这么传入了封逸尘的耳朵里。

他其实是和凌子墨一起来的,两个人去拿了订做的西装准备参加今晚的商业宴会,路过看到了夏绵绵和居小菜,凌子墨直接就走了进去,而他最终还是走了进来。

夏绵绵话音落,就看到封逸尘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该死不死,就是说给某人听的。

封逸尘也没什么面目表情,看上去还很局外。

倒是这一身西装革履的打扮,一身黑色的西装系着一条银色的领带,让他原本冷峻的气质恍惚增添了一些邪魅,他习惯性往上定型的头发,露出了他棱角分明的脸颊以及堪称完美的五官,此刻单手插进西装口袋里,笔直的身体将西装绷得很紧,搁着衣服恍惚都能够感觉到他如刀削般充实的胸肌,散发着逼人的男性荷尔蒙,无可忽视。

夏绵绵嘴角笑了一下。

封逸尘的姿色,确实很难抵御。

她大概是永远都改不了想要上了这个男人的毛病了。

她眼眸直直的看着封逸尘,“很巧啊,封老师。”

“是很巧。”封逸尘点头。

“方便帮我选礼服吗?”

“不方便。”

“那就不劳驾你了。”夏绵绵早知道这货会拒绝。

封逸尘又是这么点了点头,其实就是下颚轻微的一个往下的弧度,这般拒人千里的模样,夏绵绵是真觉得这货很欠揍。

有些人的高冷是为了装逼。

但是封逸尘不是,他可以一直绷着一张扑克脸,冻死你。

“话说你们是要结婚了吗?还有不到2个月?”凌子墨忍不住开口,细细打量着这两个人。

怎么看,怎么别扭。

明显彼此都太过客气和生疏。

“难道你觉得我们应该一见面就鼓掌吗?”夏绵绵眉头一抬。

凌子墨一怔。

他看着夏绵绵,没想明白,但也知道绝不可能是字面意思,“你什么意思?”

夏绵绵笑了笑。

然后双手合在一起,拍掌,响起啪啪啪啪的声音。

凌子墨瞬间秒懂。

其他人那一刻也懂了。

居小菜不会掩饰,脸有些红的转向了一边。

凌子墨一脸恍然,嘴角邪恶一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夏绵绵。”

“都是封老师传授的。”

凌子墨猛地回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不动声色的脸上,耳朵红了。

“我说逸尘,你平时看上去一副生人勿近的禁欲模样,背地里可比我有思想多了!”凌子墨故意打趣。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一脸奸笑,说道,“我是一位正经的大学代课老师。”

这解释,多苍白。

但凌子墨还是无比好奇的询问,“有多正经?”

“和你有什么关系。”封逸尘冷漠。

凌子墨无语。

“我先走了,你如果还要和你妻子商讨家产的事情,我不耽搁你忙正事。”说着,封逸尘转身就走。

一向都是这么冷漠!

一向都是!

可是,是错觉吗?

封逸尘的离开,为什么带着那么一点怆惶而逃?!

这货,装纯吗?!

------题外话------

今天二更。

别问宅为什么,任性两个字,懂吗?!

下午2点,不见不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