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我所有一切美好都给了你/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凌子墨追着居小菜出去。

他觉得他真的有必要好好的给这个女人好好的谈谈,用强的也行。

快步穿过宴会大厅走出酒店大门口。

这居小菜是飞的吗?跑这么快!

凌子墨喘气,左右环视,眼眸顿了顿。

居小菜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背对着他。

而堵在居小菜面前的是他的亲姑姑凌琳,还有他表妹凌小琳。

话说他姑姑年轻的时候不太检点未婚怀孕,生下了父不详的凌小琳,而后也交往了很多男朋友最终都无疾而终,现在依然单身,也算是他唯一的亲人。

凌子墨想要上前的脚步又退了回去。

他就这么冷眼旁观的看着居小菜在他姑姑面前明显气势很弱。

“居小菜,你还好意思出现!”凌琳指着居小菜的鼻子骂道,“你这么不要脸怎么还敢见人。你到底什么时候我们家墨墨离婚,你这样死缠烂打你真的很贱知道吗?”

居小菜看着凌琳,看着这个从她嫁进凌家之后就从来没有给过她好脸色就从来不正眼瞧她的女人,保持了她一贯的沉默。

对谁仿若都喜欢了沉默。

“你哑巴吗?”凌琳怒吼。

居小菜眼眸微转,“麻烦让让。”

显得如此的淡定而平静。

“居小菜!”凌琳脾气出了名的大,年轻的时候是上流社会出了名的母夜叉,长得是很漂亮但就是没人愿意娶她,导致现在这么多年一直单身,凌老当年也有管教但因为失去了儿子就剩这么唯一一个女儿多半还是纵容,凌琳仗着自己父亲怕再经理白发人送黑发人也就越发的嚣张,不可一世。

“妈,别和这种低等人一般见识了。她穷惯了,现在我表哥不要她了,她是巴不得有多少钱拿多少走。”凌小琳一脸厌恶的说道,“你和她吵架也是践踏了自己的身份。我们进去吧,宴会都开始好久了。”

“我就是看不惯她这么一副穷酸样。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居然敢要我们凌家一半的家产,可笑死了。”凌琳说得更加讽刺,拽着自己的女儿手,“不跟这种人说了,晦气。”

说着,两母女就扭着细腰走了。

居小菜轻轻的吐出一口气。

如果可以,对于凌家人,她绝对会拐着弯走。

她开车离开。

脑海里想了些事情。

凌爷爷当初死得很突然,心脏病突发,送去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意识,在手术台上抢救了整整8个小时,医生宣告了死亡。

没有留下任何遗嘱就这么去世了。

当时凌家所有人都处于一种死寂一般的状态,打击最大的大概就是凌子墨,消沉了特别长一段时间,毕竟凌老一直把凌子墨养育长大,凌子墨这么一个放荡不羁的男人,也宁愿满足凌老勉强着自己和她结了婚,可想凌老在他心里的地位。

但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在彻底的接受了凌老去世的事实之后,凌子墨接管了凌家所有的企业,然后提出了离婚。

她答应了。

但是她要一半的家产。

她知道凌子墨不会同意,其实她不是为了对他死缠烂打,她知道他不喜欢自己,不可能会和她过一辈子,她只是觉得,这些钱她应该拥有。

就像夏绵绵说的一样,在被人无情抛弃后想要拿到更多的财富弥补自己心灵的创伤有什么值得非议的,她小时很穷,所以知道穷的滋味并不好受。

她把车子停在小区停车库,走进电梯,回家。

家门口,意外的凌子墨在。

这段时间因为离婚的事情,他似乎经常出现在她家门口。

不过想来,刚刚她开车回家速度很慢,她不会开快车,技术不好,但凌子墨一向习惯了飙车,据说助力每年给她处理的交通罚单的钱都够某些平常百姓一年的开支了。

“我们好好谈谈。”凌子墨这次很严肃。

居小菜点头,“好。”

她打开房门让他进去。

凌子墨不会换鞋,皮鞋踩在她昨晚才擦过的地板上,潇洒的坐在她的沙发上。

其实这套房子是他们的婚房,就算结婚那会儿凌子墨在这里过夜的时间也不多,后来提出了离婚,凌子墨再也没有回来过,她后来就把大门密码换了,把他的东西全部都打包收拾好了送回到了他们凌家别墅,两个人彻底分了居。

居小菜去开放式厨房倒了杯白开水,放在凌子墨的面前。

凌子墨看着她默默的举动,他其实是不太明白这个女人到底在想什么,明知道他不可能给她那么多,她还在执着什么!

“刚刚碰到我姑姑了?”凌子墨开口。

“嗯。”

“她们说什么了?”其实他都听到了,他故意问她,就是想要让她更加难堪而已。

让她明白,有些事情真的该放手,比如放弃争夺他的财产,会被人所不耻!

“都是你想说的。”居小菜看着凌子墨,难得没有沉默的主动开口道,“我知道你没什么耐心了,从你提出离婚到现在已经有1年多了,要是动作快一点的你都能再婚了。”

凌子墨笑了一笑。

居小菜还会和他开玩笑了。

“我知道你,你姑姑还有其他外界的所有人都觉得我在痴心妄想,我不可能得到你们凌家一半的财产,而且就算是走法律程序也不会成功。”

“所以你就是不想和离婚。”凌子墨笃定。

居小菜摇头,“我想和你离婚,真的。”

凌子墨蹙眉。

“但更想得到你一半的家产。”居小菜一字一句,“凌先生,我们别拖延时间了,外面的人看我们的笑话也不少了,你给我想要的,我们好聚好散。”

“居小菜,你现在倒还来劝我了!”凌子墨讽刺,还带着些窝火。

他特么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被劝的。

“我20岁就嫁给你了,虽然你可能觉得我根本就配不上你,但我人生的初吻初夜还有初婚都给你了,甚至……我们之间还有个意外流产的孩子。不管是不是你的自愿或者想不想要,对于我的人生,我把我自己能够有的最美好都给了你。”居小菜说,说得其实很平静,“而你,什么都没有牺牲。”

------题外话------

嗯,居小菜是第二女主,就和妇贵的古歆一样的地位,所以别嫌弃她剧情多。

人家也是一个有故事的女人。

好啦。

谁叫宅那么爱你们呢。

下午二更走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