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家庭晚宴(1)/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张嘴。”封逸尘低沉的嗓音,带着磁性。

夏绵绵冷眼看着他。

“医生说你需要补充点能量,昏倒是因为身体太虚。”

“医生怎么不说我是被你捂晕的?”

封逸尘脸色微动,那一刻有些尴尬。

夏绵绵也没有给任何台阶给封逸尘下。

两个人如此气氛维持了好一会儿。

封逸尘又开口道,“张嘴。”

耐住性子,没有发脾气。

夏绵绵也没有再和封逸尘倔强,毕竟她此刻是真的饿了。

她张嘴。

封逸尘将粥送进她的嘴里。

一口一口。

一碗粥吃完。

“还要吗?”

“不用了。”夏绵绵摇头。

封逸尘将空空的碗拿了出去。

出去后,又走了回来。

夏绵绵此刻也躺下了,盖上辈子继续昏睡。

她还在发烧,身体很烫,感觉却很冷。

封逸尘进来看着夏绵绵如此模样,也没有再开口说一个字,就安静的坐在旁边,夏绵绵也不知道封逸尘在做什么,她此刻只想退烧。

发烧的人很容易睡过去。

夏绵绵觉得自己真的睡着了,却突然又惊醒了。

封逸尘的敏感度很惊人。

夏绵绵睁开眼睛看着封逸尘的时候,封逸尘的视线已经转了过来。

“我去上个厕所。”夏绵绵说。

让她喝粥让她喝粥。

硬生生被尿给憋醒了。

封逸尘点头,“我帮你。”

“不用了,我自己能行。”夏绵绵起身。

封逸尘却还是上前,将她扶了起来。

而后去把她的点滴瓶从床头上方取了下去,递给夏绵绵。

夏绵绵接过,掀开被子准备下地。

身体突然腾空。

夏绵绵蹙眉看着封逸尘。

“医生说你最好不要下地。”

“那医生是觉得,今早封老师的一拳一脚比下地更好吗?”

“所以严重了。”封逸尘直白。

夏绵绵也能感觉到自己受伤的脚踝处,肿得很大。

封逸尘把夏绵绵抱进浴室,放在马桶上。

放好之后,封逸尘拿过夏绵绵手上的点滴瓶,然后背对了过去。

所以封逸尘是打算陪着她上厕所了?!

她告诉自己,不激动,不要激动。

她平静的声音说,“封老师,我还没有让人陪着我上厕所的嗜好,麻烦你出去可以吗?”

“我不会看你。”

“所以你会听了。”

封逸尘抿唇。

即使看不到脸色变化,也能看到他露在外面的耳朵红了。

缓缓。

封逸尘终究还是把点滴瓶挂在了浴室的一个挂钩上,离开了,

“麻烦关门。”

浴室门被关了过来。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离开,才让自己勉强站起来,不得不说,脚踝处的伤是真的严重了,肿得她自己看着都吓人,她好不容易在挂着点滴瓶的情况下脱掉了裤子,上厕所。

上完之后,夏绵绵拿起挂在一边的点滴瓶,一瘸一拐的往门口走去。

浴室门打开。

封逸尘站在门口。

看着夏绵绵出来,他又是将她腾空抱起。

夏绵绵也没反抗,她现在确实高烧没退,头重脚轻。

而且这一切全部都是拜封逸尘所赐。

好在,她是一个能够忍耐的人。

封逸尘把夏绵绵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床上,将点滴瓶重新挂好,又给她盖了盖被子,“睡吧。”

夏绵绵转身,背对着封逸尘。

两个人就算和平下来,距离也变得很远。

封逸尘就这么看着夏绵绵明显排斥的模样,沉默着,终究不会说什么。

夏绵绵没多久就又睡了过去。

发烧很容易嗜睡。

而她也习惯了用睡觉的方式捂汗然后退烧。

安静的房间,就传来夏绵绵均匀中带着些急促的呼吸声。

夏绵绵不知道封逸尘是不是会内疚,她其实也不觉得封逸尘内疚与否对她而言有什么情绪变化,反正到最后,必要时刻封逸尘说杀她就会杀,她不可能会对这个男人有任何期待。

她只是在熟睡中似乎感觉有温热的毛巾一直在帮她擦拭,有时候会真的觉得很舒服……

一觉过去。

夏绵绵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已经退烧了。

这一年多以来,她还是将夏绵绵的身体养好了很多。

她伸着懒腰,看着窗外的阳光透着窗帘落了进来,阳光的光泽和力度,应该已经是下午三、四点了。

夏绵绵此刻总算是养精蓄锐。

她眼眸微动,眼神看着趴在自己床边的封逸尘。

就这么看着这个男人,她跟着封逸尘那么多年,到后来换了个身份又接触了一年,她从来没有看到封逸尘在她面前睡觉的模样,仿若在她记忆里,封逸尘随时都是一副冷冰一副保持着绝对清醒的模样,这一刻,却睡得那么熟,就连她醒了,他似乎都没发觉。

而且仔细一看,还能够看到他眼底下的青影,很明显。

夏绵绵转移视线,很平静的从封逸尘那张即使睡着了也能迷惑众生的脸颊上移开。

她现在已经取了点滴,活动也自由了些。

她掀开被子准备从床上起来。

刚有一点点举动。

封逸尘眉头动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眼眶中的血丝很明显,那种疲倦甚至比她今天早上的自己似乎更甚。

他却可以在那一刻瞬间就能让自己变得清醒,带着些沙哑的声音开口道,“醒了?”

“嗯,我回去了,你继续睡。”夏绵绵下地。

脚踝就是有些肿,其实不太痛了。

“我送你。”

“我怕出车祸。”即使封逸尘就算强忍也能让自己精神百倍,但此刻她却很排斥。

“今晚约了你父母吃饭,我们也会出席,晚一点,我们一起去接你父母。”封逸尘说着自己的那排,隐含之意就是让她别折腾了,在这里等着晚上一起离开。

“你觉得我穿这套衣服出席今晚的晚宴,合适吗?”夏绵绵询问。

------题外话------

二更驾到。

骚年们,爱在吗?

别说什么三更,你们会失去宅的。

/(ㄒo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