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 我以为男人会喜欢激情的地方/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恋上你 630 ,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最新章节!

封逸尘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

夏绵绵睡得正好。

他熄火,弯腰,低头去给夏绵绵解开安全带。

身体刚靠过去,手正碰到安全带的按钮上,夏绵绵突然睁开了眼睛。

封逸尘眼眸一动,对视着夏绵绵。

两个人此刻距离很近。

封逸尘眼眸微动,喉咙似乎也动了动,声音有些低沉道,“到家……”了。

声音,突然被封住。

夏绵绵双手搂抱着封逸尘的脖子,一个吻深深的印了上去。

唇齿相融。

夏绵绵的手还很不规矩的,往下游走在封逸尘白色衬衣上,然后伸进去……

她的舌头舔舐着他的嘴唇,找到他的舌头,纠缠。

她全身软软的往他身上靠近,搁着衣服都能够感觉到彼此的温度,很烫。

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

小车狭窄的空间越来越温度越来越高。

她不规矩的小手一直在封逸尘的身体上游走。

手感真的很好。

她能骂一句真他妈不是男人吗?

这么细腻这么爽。

“唔……”夏绵绵手指一疼。

她不过就是往下了一点点。

封逸尘放开她,放开她,似乎调整了一下呼吸。

彼此的唇瓣离开。

胸口的心跳频率却在一直加快。

“我以为男人会比较喜欢激情一点的地方,比如说车震。”夏绵绵说,呼吸还在急促。

“我以为你已经放弃了。”封逸尘明显气息比她稳很多。

“我也以为我放弃了,可谁知道……”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已经打开了车门,下车。

她深吸了一口气,抽调安全带,跟着下了车。

锁上车门,两个人走进电梯。

封逸尘高高在上,冷脸冷漠。

夏绵绵看着电梯里反射出来的镜面玻璃,看着自己潮红的脸。

有些讽刺的笑了笑。

电梯打开,两个人一起走进家门。

“小姐,姑爷你们回来了!”小南兴奋无比。

夏绵绵也不明白小南为什么有这么好的精力。

“嗯。”夏绵绵把便当盒递给小南。

小南连忙接过。

眼神还眨了眨,大概是以为她和封逸尘感情进了一步。

夏绵绵不想解释,反正封逸尘的举动能够说明,他们没什么关系。

果然。

小南有些失落看着封逸尘冷漠的背影,回头看着夏绵绵,“小姐,姑爷就没有很感动吗?”

“没有。”夏绵绵说,“但你很聪明。”

“啊?”

夏绵绵笑了笑,回了房。

反正,她的目的达到了。

她就是为了找封逸尘帮她想方法的。

至于今晚上没能吃到“肉”……

她也不是第一天没吃到了。

……

第二天一早。

夏绵绵去上班。

封逸尘坐在她的小车上。

谁让昨晚上他开的她的车回来,他车被停在了封尚呢。

两个人的车内,没有人开口说话。

小南时不时看着他们,很是着急。

夏绵绵真觉得那句皇上不急太监急很适合小南。

车子停在封尚大厦,封逸尘先下了车。

夏绵绵突然拉着他。

封逸尘蹙眉。

夏绵绵也从车上下来,很故意的帮他整理了一下西装和领带。

这个时候上班高峰期,夏氏大门口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封逸尘抿唇。

“下班见。”夏绵绵微微一笑。

封逸尘点头,脸色明显有些,尴尬。

夏绵绵突然踮了踮脚尖,一个吻印在了封逸尘的脸上。

“哇!”身边突然有不太矜持的员工叫了一声。

下一秒,连忙跑了。

封逸尘耳朵红了。

夏绵绵微微一笑,走了。

就是这么喜欢看他吃瘪的样子。

心里很爽。

她坐在小车上,让小南开快了些。

送了封逸尘,她都快迟到了!

小南整个人还处于兴奋中,“小姐你刚刚亲姑爷了吗?”

夏绵绵不回答。

“小姐就是应该多主动一点,我刚刚看姑爷耳朵都红了。还有姑爷身边那些小妖精,要让她们知道姑爷是名花有主的!省得姑爷长得这么帅,被她们虎视眈眈。”小南自顾自的说着,越说越嗨皮。

“小南,你不觉得你有个特长吗?”

“什么特长?”小南很激动。

以为小姐要表扬她。

“说媒。我送你去婚姻介绍所吧,你也不用给我开车了。”

“小姐,我就是随口说说的,你不能不要我,我就只有你了……”

夏绵绵神烦,“行了,好好开你的车吧。”

“是。”

车子到了夏氏集团,好在最后一分钟打了卡。

她回到办公室。

夏柔柔看着夏绵绵有些匆匆忙忙的模样,鄙夷的笑了一下。

夏绵绵打开电脑,捉摸着找什么时间去见夏政廷。

这两天应该就会公布最后的名单,晚了就晚了!

她当机立断,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

夏柔柔就看着夏绵绵异常奇怪的举动。

这女人总是表现得自己很忙的样子,越看越不爽!

夏绵绵到达夏政廷的办公室,敲门。

“进来。”

夏绵绵进去,“董事长。”

夏政廷看了一眼夏绵绵,“一大早上来找我,怎么了,还在为昨天的事情不开心。”

“不是。”夏绵绵坐在夏政廷面前,摇头,“我知道爸当着所有人这般说是有爸的原因,我不会埋怨爸做的任何一件事情。”

夏政廷笑了一下,“我确实有我的原因,这次应聘只是夏氏的其中一个应聘会,我不过是当着所有高层的面也做个提醒,走后门的事情,要是被我发现了,就算是我女儿我也会严惩,何况其他人。”

“我不会怪爸的。”夏绵绵说。

“但那个面试者的事情,我不是在开玩笑。”夏政廷说,“我不追究是因为我给你一次机会,你要清楚,伴君伴虎的道理。”

“我知道。”夏绵绵郑重的点头。

“说说这么一清早找我什么事情。”

“就是说说昨天面试者的事情。”夏绵绵直白。

夏政廷有些不耐烦,“有什么好说的。”

“我没有给她走后门,不管爸爸信不信,当然我也没什么证据洗脱我的罪名,但在昨天我单独见了那个面试者,杜文娜。”夏绵绵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录取她。”

夏政廷脸色一黑,“绵绵,你最好有必须录取她的原因。”

看清爽的就到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