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 龙门宴会(7)矛盾激发/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龙门宴会,热闹非凡。

这算是驿城的大事儿,还是奇事儿,驿城媒体都在争相报道,即使,没有谁直击宴会内部,却也被人所津津乐道。

居小菜自己开车去的宴会现场。

她来的有些晚,所以还碰到了一些媒体在山脚,很急切的想要上山但最后终究,被拦在了山下,没有谁刚在龙门的地盘撒野,她也总是小心翼翼,否则也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

一路盘山路崎岖而上。

居小菜的车子停靠在跃龙山庄的大门口。

她坐在驾驶室。

龙门的黑色西装恭敬的出现在她的驾驶室旁边,礼节的为她打开车门。

居小菜在驾驶室有些犹豫,她沉默了一会儿。

离开化妆间的时候,她终究还是将眼镜带走了,在化妆师都要哭了的眼神下,带着眼镜离开。

此刻,厚重的黑框眼镜还挂在她的精致妆容的脸颊上。

“小姐,请下车。”黑色西装看居小菜没有任何动静,恭敬的开口。

居小菜深呼吸一口气。

她将眼镜取下了,放在了车内。

之所以放在车上,她是怕自己下定不了决心。

其实刚开始戴眼镜走也仅仅只是因为她开车怕看不清楚,并非是想要戴着来参加宴会,现在这一刻,她承认她是有点反悔。

她踩着高跟鞋,下地。

今晚的她和平时真的不太一样,她自己不太适应,但夏绵绵说,人要学着改变。

往好的方向改变。

她和夏绵绵不熟,她一直觉得他们不算是朋友,却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她的话,言听计从。

她微微笑了笑。

自己可能都不知道,她笑起来,圆圆的眼睛弯成了一道月牙,很甜美很清纯,却又女人味十足,似乎还有些风情和妩媚。如此矛盾却又伬相得益彰。

她起身,走进朱红色的大门,走在红地毯上。

一个人参加宴会,一行服务员为她带路。

她出现在宴会大厅。

这里,人很多,和传统的上流社会的宴会其实没有多大区别。

她的出现让周围一些人看了她一眼,有些熟悉的面孔对她都带着一丝诧异,大概没认出来她是谁。

她也没有多做停留,她只是想去龙家人那里,说声生日快乐让龙门知道她来了就行。

这么想着。

她没有管周围的视线,毕竟她习惯了。

一直以来,习惯了一个人参加宴会,习惯了很多诧异的目光,甚至是讽刺。

她一步一步走向宴会正中央的位置。

她视力不好,眼前的人远一点的就有些模糊了,但那一刻,还是那么明显的就认出了远处背对着她的凌子墨,认出凌子墨,就认出了站在凌子墨旁边的夏绵绵和封逸尘。

她脚步停了停。

她看到夏绵绵眼神似乎是看着她的,其实她真的看不太清澈,但感觉一定是的。

而下一秒。

她踩着高跟鞋就往后花园跑了。

因为她恍惚看到凌子墨回头了。

不是不能平常心态见他,而是觉得,有些能够避免的尴尬和不必要的冲突,何必非要去直面。

她走到了后花园。

后花园人不多,零星有些人。

现在是晚夏,本来有些热的天气,也因为跃龙山庄本身的地理位置以及周围的树木清凉了起来。

居小菜没有在后花园停留多久,她总不能在这里待一晚上,她还想早点离开。

这么想着,她围着后花园走了几步,往另外一个门进去。

刚好,这个门一进去,就离主人家的位置不远了。

她左右环视了一圈,没有看到凌子墨了,也可能因为自己没有戴眼镜看得不清楚,但至少,周围是没有他的存在。

她深呼吸一口气,走向龙门当家龙天以及主角龙一那边。

“龙叔,龙姨,龙大少,你们好。”居小菜很是礼貌,“我是居小菜。”

“小菜啊。”龙天很热情,“你来了,随意一点。龙叔也是第一次举办宴会,招待不周的地方,不要介意。”

居小菜微微一笑,“龙叔谦虚了,今天的宴会很好。”

“是吗?你们都这么说,我就放心很多了。”龙天被人夸奖,心情也不错。

居小菜第一次接触到龙天,她甚至没想到,龙天会认识她。

就那句小菜,给人感觉特别的亲切。

她转头对着龙一,笑了笑,“龙少,生日快乐。”

“谢谢。”龙一点头,对比起龙天的热情,显得冷硬了很多。

龙天那一刻还呵斥了一下龙一,“别这么严肃,小菜现在也是单身。”

龙一那一刻明显有些尴尬。

居小菜那一刻也有些不好意思,这话怎么听怎么都觉得有些诡异。

“龙叔,龙姨,我看到那边有几个熟人,我过去打一下招呼。”这是托词。

每个人要离开的时候,都是这句托词。

龙天点头,“好,随便点,半点都别拘束,龙叔喜欢看到着大家热热闹闹的。”

“嗯。”居小菜笑着应道。

她礼节性的欠身,准备离开。

“龙大少,生日快乐!”刚举步,耳边传来一个熟悉的男性嗓音,语气分明还很高昂。

居小菜脸色陡变。

她那一刻的脚步有些尴尬。

甚至那一刻,不自觉的停了下来,就怕一个转身,正面相对。

凌子墨倒是没有注意到身边的居小菜,说直白一点就是压根没有认出来,以为是上流社会的一家千金,看着背影貌似有点眼熟,也没想起来是谁,当然也没有去特意想。

他身边跟着的自己的是自己的小姑凌琳和凌小琳,两个人来得有点晚,他还专程去门口接了一下。

凌琳和凌小琳也没有认出旁边的居小菜,两个人热情的和龙门的人交谈了起来,说了些客套的话。

龙天显得特别的热情随和,半点没有龙门原本给人的震慑感。

反而龙一,显得过于严肃。

居小菜看着龙一恭敬的在龙天耳边说了什么,龙天点了点头,先离开了大厅。

居小菜总觉得,龙一大概是不太喜欢这样的场合的。

和她一样。

她是不是也应该不动声色的,和龙一一起离开。

她咬牙。

很显然,此刻旁边的三个人其实都没有认出来她。

她就算从他们身边走过,可能也不会被认出。

心里默默的为自己打气,也不得不反思,要是夏绵绵遇到这种情况,大概不会像她这般,畏手畏脚。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耳边几乎是没有听到他们的交谈的,所以没有发现,凌子墨一家人也和龙天的对话结束了。

她好不容易鼓起勇气走的那一瞬间,正巧就碰到其他三个人也离开。

一起离开。

同时转身,整个人的正面就曝光在了其他三个人的面前。

她看到凌子墨的眼神往她身上看了一眼,一扫而过,表情看得出来,并没有认出来。

她抿唇,离开。

表面上很平静。

“居小菜?”身后,是凌小琳的声音,带着不确定,又猛地一下认出,再次肯定重复道,“居小菜!”

居小菜咬牙,没有停留,直接就往一边走了。

凌小琳不服气,三两步追上去,一把抓住居小菜的手臂,做了水晶指甲的手指狠狠的抠着居小菜的手臂,居小菜停了下来。

凌小琳看着眼前的居小菜,上下打量,“还真的是你!”

居小菜喉咙微动。

她推开凌小琳的手,应了一声,“嗯。”

手臂处,划过一道红红的指甲印。

居小菜没叫,是不想和凌家人发生冲突。

“我倒是没想到,你离开我表哥之后,整个人突然大变了!”凌小琳笑得讽刺,讽刺着,回头对着也从那边走了过来的凌子墨和凌琳说道,“表哥,妈,你们快过来看看,这真的是居小菜耶!”

口吻,那般的轻蔑,“我都以为,这女人拿了表哥的钱就会滚得远远的,现在怎么好意思还出现在这里!”

凌琳的声音不小,引来了周围很多人的目光。

那一刻似乎才有人真的认出居小菜。

认出这个在上流社会独具一格的女人,此刻分明,如此不同!

居小菜看了一眼凌小琳,看着她嘲讽的嘴脸,她转身欲走。

“居小菜。”凌子墨叫她。

声音有些低沉。

居小菜停了停,总是不可避免的要去面对。

她转身,回头,“凌先生。”

“不是让你别出现在我面前吗?”凌子墨说。

即使,突然就变了画风。

变了画风?!

怎么就那么让人气呢!

他眼神毫不掩饰的甚至很是不礼貌的上下打量着居小菜。

放下了马尾,那柔软的头发甚至还做了大波浪,柔柔顺顺垂落在她的锁骨位置。

没有了眼镜,那双明亮而漆黑的眼眸直直的看着自己,在灯光下仿若散发着异样的光,有那么一瞬间好像能把人的魂儿给吸了进去。

她的嘴唇此刻涂抹上着珊瑚红的口红颜色,不会太浓艳就是刚好适合她饱满的唇瓣,此刻大概是有些拘谨,她白皙的牙齿不自觉的轻咬着,莫名的诱惑。

而她露在外面的小香肩,就是这么妖娆而性感。

他有那么一秒甚至很想掀开她的长发去看看她后背上他那晚留下的咬痕还在不在!

这个居小菜。

这个他刚刚半点没有认出来的美女。

居然是居小菜!

居然是,拿着他的钱明显过得有滋有味的居小菜。

“我打算离开了。”居小菜回答,“没想过会撞见你,以及你的家人。”

凌子墨脸色并不好。

居小菜也知道,凌子墨是有多讨厌自己。

如果不是龙门的宴会,她真的不会来。

真的不会。

她知道这种地方能够撞见凌子墨的机会有多大。

“居小菜你别这么虚伪了!”凌小琳突然插嘴,显得很没礼貌,“你打扮成这样,不就是招摇过市的!你还真以为你很好看啊!也不照照镜子,就算穿上昂贵的礼服戴上昂贵的首饰,你也脱不了乡俗!丑死了!”

居小菜不想和凌小琳斗嘴。

以前不想,现在没关系了更不想。

她转身就走。

“居小菜,我在给你说话,你居然这么没有礼貌!”凌小琳声音很大,说着就准备上前去抓离开的居小菜。

凌子墨一把抓住凌小琳,“行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别吼了!”

凌小琳似乎也反应过来这是龙门的地方,闭上了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居小菜离开。

心里却窝着一肚子火,有些撒娇的跺脚,“表哥,我就是看不惯居小菜这个样子,她以为她真的很美吗?穿一件黑不溜叽的衣服,还是一字肩,她以为她露那么多肉出来就可以勾引到谁吗?真是太好笑了!才离婚一个月就想要男人了,这女人怎么这么不知检点!”

说出来的话,却莫名酸得要死。

凌子墨知道凌小琳是在嫉妒。

女人见到比自己更漂亮的女人时,就是会嫉妒,特别双方如果还有过节。

他从小在女人堆里面长大,太了解女人的这些小心思了。

他眼神从居小菜的背影上移开。

凌小琳还在小声骂个不停,几乎把居小菜骂得一文不值。

凌琳脸色也不太好,对着凌子墨说了句,“看着居小菜这样,我也很是为你不服气,明显这女人离开你之后,生活得真的不错!当初就不应该给她这么多钱!”

“都过去了,我不想再说了。”凌子墨说,“我过去那边走走。”

“表哥。”凌小琳拉着凌子墨,“你不会再去找居小菜的吧。”

凌子墨推开凌小琳的手,“我的事情你别管,今晚在这种地方规矩点,小姑你看着点她。”

凌琳点头,低声教训了自己女儿几句。

凌小琳嘟嘴,看着凌子墨离开的背影,有些不开心。

凌琳拉着自己的女儿,“我听说今晚的宴会是龙天专程为龙一准备的相亲宴,你要是能被龙一看上,以后我们一家都能在驿城横着走……”

“妈,我不喜欢那个什么龙一不喜欢!”凌小琳很是不爽,“我有喜欢的人了。”

“谁啊?”凌琳询问。

也没有听说她谈恋爱了,以前还给她介绍过几个,都说看不上。

也不知道眼光哪里这么高!

“反正就是有喜欢的人了,你别管我!”凌小琳眼神不自觉的看了看凌子墨离开的背影,脸上浮过一丝羞涩。

总算,表哥离婚了。

“我告诉你凌小琳,你要是敢喜欢什么不三不四的男人,看我不杀了你。”

“你以为我像你那样不知检点的做单身妈妈吗?”

“凌小琳!”凌琳马上脸色巨变。

凌小琳不敢多嘴了。

心里想着,做都做了,还不让人说。

凌琳脸色不好,“我看到几个熟人,不管你了。”

说着就走了。

凌小琳巴不得自己母亲离开。

她连忙左右环视,去找自己表哥!

……

依然跃龙山庄。

不同于宴会大厅,山顶上一片雅静,月色很好。

这是龙一的私人训练场地。

没有宴会大厅的喧嚣,此刻反而静得吓人。

夏绵绵忍着脚上的疼痛,看着不远处的封逸尘,其实是看不清楚他的脸的,但就是觉得整个人异常冰冷异常的可怕。

她咬唇。

此刻,龙一还单膝跪在她的脚下,大手托着她受伤的脚踝,在帮她复原。

两个人的动作,确实很暧昧,暧昧到有些让人……接受不了。

封逸尘觉得自己又被戴绿帽子了吧。

夏绵绵动了动脚。

她不怀疑龙一的能力。

脚踝瞬间就不痛了,活动自若。

她对着龙一,“谢谢。”

“不客气。”龙一也从看封逸尘的视线转移到了夏绵绵身上,“举手之劳,何况,你也是因为我受伤。”

事实如此,但说出来的话,就是让人想入非非。

夏绵绵知道龙一是故意的。

她也没想过解释。

她动了动脚。

龙一放开她,站起来,退了一步之遥,显得很绅士。

此刻,封逸尘一步一步走向夏绵绵。

夏绵绵穿鞋的举动都被带着危险气息的封逸尘给怔住了,她抬头看着封逸尘,看着如此距离下,脸色确实不怎么好的一张帅脸。

“怎么了?”封逸尘问。

声音很轻,真的很轻。

隐约似乎感觉不到任何情绪。

她说,“脚踝不小心脱臼了,龙少又帮我接上。”

“是吗?”封逸尘冷笑了一下,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龙一,冷漠的声音冷冷的说道,“谢谢龙少对内人的帮助。”

龙一耸肩,“封少不用客气,毕竟我又收到回礼了。”

封逸尘眼眸一紧。

龙一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这次比上次的有诚意多了。”

封逸尘脸色一黑。

“不打扰两位了。”龙一转身欲走。

刚走了两步,他回头,“这里虽然不是龙门什么秘密基地,也没有名门规定宾客不能参观,但毕竟是我的私人领域,还希望两位不要逗留。”

龙一消失得很快。

偌大的一块平地,就剩下夏绵绵和封逸尘。

此刻微风吹拂,吹起了彼此的发梢。

整片天地静的让人心惊。

夏绵绵知道封逸尘此刻情绪不好,甚至在暴怒的边缘,即使面不改色。

她咬唇。

没有那么傻到要去触那个霉头,所以还算安静。

夜色晚了些。

山顶上的天气,也开始降温了。

夏绵绵感觉到一丝寒冷。

她打了一个喷嚏。

那一个喷嚏,让封逸尘冷峻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点的面部动作,即使只是嘴角那细微到察觉不到的轻抿。

她看着封逸尘突然蹲下身。

蹲在自己面前。

他修长的手托起她手上的脚。

夏绵绵那一刻真的很怕封逸尘一个不高兴,又给她弄脱臼了。

她控制情绪,尽量不动声色。

封逸尘当然没有夏绵绵想的那么无聊,他拿起她旁边的鞋子,穿在了她小巧而白皙的脚上。

夏绵绵心口又动了一下。

很快。

心跳跳得很快,消失得也很快。

她抿唇,淡定,看着封逸尘站了起来,挺拔的身高,帅气逼人的脸颊。

他脱掉身上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夏绵绵的身上。

“走吧。”他说。

声音很轻很淡。

总是不会有任何情绪,至少看不出任何情绪!

夏绵绵抓着封逸尘的西装外套,那一刻似乎还能够感觉到他身上的体温以及他身上独有的味道。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站起来,站起来,跟上封逸尘的脚步。

封逸尘脚步不快,似乎是为了配合她那么高的高跟鞋!

他们一起下山。

夏绵绵没有问封逸尘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想想以封逸尘的身手,到达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封逸尘也没有问夏绵绵为什么她会和龙一出现在这里。

可能封逸尘并不想知道她太多事情。

但就是男人的劣根性作祟,见不得貌似自己的东西被别人占有。

两个人安静无比的走在石板路上。

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句话真的不是古人的废话!

夏绵绵甚至觉得自己的双脚都在打颤,她在考虑是不是应该脱了鞋子走比较好,这种石板路是磕脚了点,但总比她突然一个重心不稳,突然摔下去了好。

正由此打算。

走在她前面一步之遥的封逸尘突然停下了脚步。

这货总是这么出其不意。

夏绵绵看着他的后背,看着他的后脑勺。

麻痹。

后脑勺莫名都是帅的。

她不动声色不说话,不知道封逸尘要做什么,她只知道,此刻最好别去惹他,终归而言,她也打不过他。

停了大概五秒钟。

封逸尘转身,转身,微微弯腰,将她一把横抱了起来。

夏绵绵本能的抱紧他的脖子,紧贴着他的胸膛。

耳边,似乎还有封逸尘淡淡的呼吸声,很轻,很稳。

封逸尘抱着夏绵绵走下了长长的石板阶梯。

他把她放下。

前面就是后花园,后花园连着的就是宴会大厅,远远就能够感觉到里面的热闹。

封逸尘又走在了前面。

夏绵绵连忙跟上。

总之今晚她告诉自己,甚至是提醒自己,千万别去惹了封逸尘。

两个人的脚步刚走了没几步。

“逸尘。”夏柔柔突然出现,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总之应该是专程在等他。

封逸尘看着夏柔柔。

“我等你很久了,想和你单独说几句话。”夏柔柔说得温柔,小心翼翼。

夏绵绵都觉得这模样的夏柔柔显得楚楚可怜惹人心疼。

封逸尘并没有回答。

夏绵绵倒是很自觉地从封逸尘的身边走过,“我在里面等你。”

给他和他所谓心爱的妹妹独处时间,她的示好够明显了吧。

封逸尘转身看着夏绵绵的背影。

脸色真的很难看。

夏柔柔也注意到了封逸尘的情绪,她看着他,“逸尘,你怎么了?”

“没什么。”封逸尘回眸,“你想对我说什么?”

“逸尘。”夏柔柔开口叫他的名字,都显得那般动情。

封逸尘并没有什么表情。

夏柔柔也不敢主动去靠近封逸尘,她垂下眼眸,带着些消极又委屈的情绪,“我知道我们之间是不太可能了,我也不会强迫你对我做什么,我只想和你回到以前的关系,就像小时候那样,至少我们还是朋友。而你现在……我真的觉得太远了,离我太远了,我很害怕。”

封逸尘依然无动于衷。

“刚刚你也听到我爸和我妈说我婚事的事情,他们很想和可以嫁给龙一,他们明知道我对他没有感情。”夏柔柔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我不想嫁给他,真的不想,但是我怕被我父母强迫。”

“你不会嫁给他。”封逸尘一字一句。

夏柔柔一怔。

她总觉得好久没有听到封逸尘真正的和她说过话了。

平时都是应付,都是应付。

她说,“你会帮我劝我父母吗?”

封逸尘直白,“龙一不会看上你。”

夏柔柔脸色煞白,那一秒的尴尬让她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不相信的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说,再次肯定,“所以不用担心你会嫁给龙一。”

夏柔柔红润的眼眶豆大的眼珠往下掉,“现在你也看不起我了是吗?因为我没有夏绵绵的身份,所以我就是会被上流社会所有人所看不起是吗?”

“我只是在告诉你,你不用担心自己会嫁给龙一。”

这种提醒,就是在讽刺。

在夏柔柔心目中就是在讽刺。

她突然主动去拉封逸尘的手。

意外的,这次封逸尘没有推开她。

“你嫌弃我了?”夏柔柔问她,手紧紧的拽着封逸尘的手。

“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封逸尘看着夏柔柔,“这句话是真的在提醒你。”

“没有你,我很难好过。”夏柔柔说,就是有那个能力,说哭就哭。

“那我也无能为力。”封逸尘推开了夏柔柔。

夏柔柔心口一痛。

总是被他推开。

无情的推开。

她都已经卑微到这个地步了,还是得不到他的一丝怜悯吗?

她不甘心。

不甘心的猛地上前,直接扑进了封逸尘的怀抱里。

封逸尘一怔。

随即,力气更大了些。

夏柔柔被封逸尘推出了几步,力度刚好让她不至于摔在地上。

“我就知道会是如此。”夏柔柔讽刺的笑。

她眼眸看了一眼他的白色衬衣。

她故意的,故意在刚刚那一秒,印了一个唇印。

封逸尘应该没有注意。

他只会冷着脸,转身就走!

离开的背影如此疏远的距离。

不!

她不会放弃的!

弄死了夏绵绵,封逸尘早晚是他的!

一定是!

……

宴会大厅中。

夏绵绵走走了进去。

依然很热闹,此刻也已经不早了,但离开的人并不多,大家在里面带着自己虚伪的面具,看上去还和乐融融。

夏绵绵游走在宴会人群中,和不同的人打着招呼,笑容满面,即使很假,但不可否认很美。

转了一圈,她脚步停在一个角落。

捉摸着,应该也等不了多久。

她想都能够想到,夏柔柔要对封逸尘说什么,大抵就是说自己不想嫁给除了封逸尘的其他人,毕竟今晚上夏政廷和卫晴天应该是不谋而合的想要把夏柔柔嫁给龙一。

倒是想得美啊!

龙一好真是娶了夏柔柔,除非成了太监。

直白点就是,龙一要是个正常的男人就绝对不会要夏柔柔。

她这么无所事事的想着一些无聊的事情。

眼眸看着站在龙天旁边的龙一,其实她站在的位置和龙一那边有点远,但她眼神瞄过去的时候,龙一就突然转头看向了她。

还真是心有灵犀。

夏绵绵微笑。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龙一这个人,比她想的容易亲近。

两次的单独见面,龙一表现出来的一点都不像外界传言的那般不阴森恐怖。

也可能,她胆子肥。

胆子肥,自然很多都不怕。

“走了。”耳边,是封逸尘的声音。

夏绵绵回神,转移视线。

她回头那一刻,封逸尘已经走了。

这货什么时候出现的,刚刚她和龙一的互动又被他看到了?!

反正,她也不在乎。

至于他在不在乎……

管她什么事!

她小跑步跟上封逸尘的脚步。

离开和来时的道路是不一样的,龙门在这方面似乎特别的守旧,有一种古人留下来的迷信说法叫做不走回头路,寓意就人要往前走不要往后退,日子当然要越过越好。

封逸尘和夏绵绵走出跃龙山庄的大门。

黑色西装看到他们出现,连忙上前恭敬道,“封先生和封太太稍等片刻,车子马上就开过来了。”

封逸尘点头。

夏绵绵站在封逸尘的旁边,两个人在门口等待。

大门口的灯光很亮,夏绵绵很不喜欢发呆,尽管作为杀手,但她自认为她的性格很好很活泼,甚至很好动。

所以那一刻,她就非常不甘寂寞的左右环视,把视线就放在了一直黑着一张脸的封逸尘身上。

从上而下。

眼眸一顿。

口红印。

胸口位置,白色的衬衣上,很明显的大红色的,和夏柔柔唇上的口红颜色一致。

夏绵绵突然笑了一下。

笑得还很好看。

封逸尘眼眸一紧,本来没有看夏绵绵视线,移到她的脸上。

夏绵绵笑容收敛,转头没去看封逸尘,自顾自的说道,“夏柔柔的滋味比我更好是吗?”

真的只是很平淡的语气。

她说出来自己都觉得怎么酸溜溜的。

好吧。

她承认,她确实有点不爽。

不关乎情爱,就是作为一个女人的虚荣心。

封逸尘眼神又紧了一分,他直直的看着夏绵绵的脸,“你想说什么?”

“没什么。”夏绵绵耸肩,“只要封老师高兴,有什么不可以的。”

“夏绵绵,把话说清楚点!”封逸尘脸色一沉,怒气很足。

所以封逸尘还很不开心了。

夏绵绵回头,回头看着封逸尘盛怒的脸,“封逸尘,就算我们彼此没什么关系,但你也至少要体会作为女人,作为你名义上的老婆的感受!”

封逸尘脸色更难看了。

夏绵绵指着封逸尘衬衣上的口红印,“下次擦干净点!”

话音落,夏绵绵直接走向了此刻已经停在他们面前的小车,自己开了车门就坐进了副驾驶室。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的举动,低头。

一低头就看到了西装上的印子,回想,脸色冷然。

他抿着僵硬的唇瓣,从黑色西装手上拿过钥匙,坐进了驾驶室。

车子一跃而出。

盘山公路都被封逸尘开成了赛车道。

夏绵绵抓着安全扶手,没说话。

今晚她和封逸尘之间的矛盾貌似很大!

车子迅速驶出了跃龙山庄。

夏绵绵回头,看着那谜一般的山庄依然灯火光明。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座山庄,对她而言有种说不出来的魔力,她很少会这么好奇的想要了解一个地方!

当然,她不否认自己有目的。

封逸尘转眸看了一眼夏绵绵,脸色似乎更不好了,他突然开口,“夏绵绵。”

夏绵绵回眸,“嗯。”

淡淡的语调。

她反正习惯了封逸尘的阴冷。

“结婚的礼金呢?”

夏绵绵咬唇。

这货就是故意的。

她说,“你看到了,我给龙一了。”

封逸尘紧捏着方向盘。

“你都可以有小三我就不能养个小白脸。”夏绵绵说得很自然。

封逸尘脸色真的很不好,很不好。

夏绵绵却不怕死的继续说道,“你说的形婚,我捉摸着我现在应该是了解什么叫形婚了!”

“所以你确定要去招惹龙一了?”封逸尘冷声问她。

夏绵绵看着窗外的夜色,感觉到车子驰骋的速度,缓缓说道,“已经招惹了。”

车子猛地一下停在了公路旁边。

夏绵绵觉得自己不是抓得紧,就这么撞到了车窗玻璃上。

她回头怒视着封逸尘,“你疯了吗封逸尘!”

突然刹车,很危险的!

“这句话我也想送给你!”封逸尘冷着一张脸,逼视着她,“你不仅是疯了,你是在找死!”

“你想说什么?”

“你真以为龙门的人像你看到的这样随和吗?”

“然后呢?”夏绵绵不怕死的挑衅着封逸尘,“我也并不觉得你就像表面这么和善,当然,事实上你表面也不和善。”

“夏绵绵!我给你说的话,你能听进去几分?!”封逸尘咬牙切齿。

夏绵绵其实基本没见过封逸尘发这么大的脾气。

想来还很惊奇。

当然她不是受虐狂,所以此刻心情也很不好。

她声音也大了些,“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是我什么人!”

封逸尘看着她,突然说不出一个字。

夏绵绵讽刺,“既然不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听你的!我们就是利益的结合而已,你别越界了。”

那句你别越界了,真的让封逸尘脸色难看得彻底。

那一刻夏绵绵甚至觉得,她可能真的会被封逸尘掐死。

下一秒。

她没有被掐死,却被封逸尘扔在了车上,自己下去了。

他把车门关得很用力,夏绵绵觉得自己都感觉车门关过来的那一瞬间,车身都在抖动。

她看着封逸尘走向公路边。

此刻人烟稀少,周围基本没人。

封逸尘从西装里面拿出一支烟,点燃,一个人站在那里抽了起来。

夏绵绵知道封逸尘抽烟,但不知道,他会这般的抽烟,她看到他一口一口,完全是不断气的一直抽,一直抽!

她听说抽烟也能把人抽醉的,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她安静的坐在小车上,一脸淡定的看着封逸尘不寻常的举动。

夜晚又深了些,偶尔会有车辆从身边经过,呼啸而过。

夏绵绵不知道封逸尘要抽多久。

她看到地上已经有了一堆烟头,还在没完没了。

好久。

真的过了很久。

封逸尘将最后一个烟蒂扔掉。

他走向驾驶室。

上车那一刻,突然撤掉领带,将身上的白色衬衣脱了下来,手一扔,扔向了旁边的垃圾桶。

夏绵绵越发的觉得封逸尘更奇怪了。

她转眸看着封逸尘**上身,看着他坐进驾驶室,点火,踩下油门。

轿车重新行驶在街道上,这次的速度明显正常了很多。

这是不是就代表着,封逸尘也恢复了正常。

夏绵绵转头看着这个裸露的男人。

封逸尘的**……

就是可以这么美好。

美好到,总是让她荷尔蒙迸发!

夏绵绵把视线转移,她怕自己控制不住。

幽幽的声音却还是在如此安静的车空间中响起,“封老师,你上过多少女人?”

------题外话------

更新这么早,没什么目的!

就是想要月票。

就是想要妥妥的月票啊!

小宅感激不尽!

最后领养名单小宅随后公告公布!

推荐《亿万婚宠:大牌娇妻很撩人》洛檬萱



孟浅觉得自己二十岁前,活的连条狗都不如。

直到遇见傅焱宸。

某晚。傅焱宸将孟浅抵在墙角,在她耳畔喷洒气息。“他那么亲热的叫你浅浅,你们什么关系?”

“与你无关?”

“浅浅……呵!”冷笑一声。“是深还是浅,试了才知道。”

语闭,他将她打横抱起,朝着卧室走去。

孟浅大惊失色。“傅焱宸你要干什么?”

“……你!”他淡淡吐出一个字。

次日,浑身酸痛的孟浅怒目咬牙。“傅焱宸你个流氓……”

薄唇一勾,某人笑的满足。“别说那么难听,不过是深入交流了一下。”

“你……”

“不深不浅,刚刚好。”

“……”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