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3章 我猜是强上未遂,你觉得呢?/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封老师,你上过多少女人?”夏绵绵问,很心平气和的问他。

封逸尘抓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没有回答。

“十个手指头数得过来吗?”夏绵绵说。

封逸尘依然没有回答。

不回答,是默认,还是根本不屑。

夏绵绵说,“我还是处女。”

淡淡的口吻,还有些自嘲的口气。

封逸尘认真的开着车,眼眸一动不动的看着前方。

夏绵绵有时候觉得自己就是在自言自语。

自言自语也罢,她反正就是要说给封逸尘听。

“我不知道你对我什么态度,有可能是真的对我没有感觉,总之我们结婚这么长时间以来,不管我怎么勾引就是没办法让你和我上床,我其实不太知道为什么,是单纯的不想上还是在为谁守身如玉。”夏绵绵说着,清脆的嗓音,说得很平静,“当然其实我根本不在乎你有什么原因,毕竟我只是想要和你生孩子,当然还有,所谓的鱼水之欢。”

封逸尘就是可以沉默得一句话都没有。

夏绵绵说,转头对着他很认真的口吻,“所以,如果你不愿意,我真的会找别人。”

封逸尘脸色明显变了一点,说不出来的感觉,但就是能够体会到他细微的情绪变化。

夏绵绵重新靠在座椅上,眼眸又看向了车外。

她说的不是假的。

如果她真的勾引不了封逸尘,如果很久很久她依然没办法和封逸尘上床,她不会委屈自己,有些成年人该享受的娱乐,她也会去体会,她不会再让自己留下任何遗憾。

车子停在了车库。

封逸尘下车。

夏绵绵跟上,两个人走进电梯。

夏绵绵看着镜子中封逸尘的上身,把身上的西装给他,“你穿上吧,家里小南和林嫂在。”

这样出现终究不礼貌。

封逸尘看了一眼夏绵绵,将西装接了过来,穿在身上。

挂着空挡,若隐若现的视觉感,简直是让人喷鼻血。

夏绵绵在想,如果她真的上不到封逸尘,确实挺亏的。

电梯到达家门口。

两个人进门。

林嫂和小南不会在他们没有回来的时候就去睡觉,两个人在客厅看电视等他们,看着他们回来,两个人都很热情,特别是小南,非常激动地跑过来,“姑爷,小姐,你们回来了。”

夏绵绵点头,“嗯,不早了,你和林嫂早点睡。”

“好。”小南点头,转头看着封逸尘那一刻似乎怔了一下,总觉得姑爷今天有些奇怪。

她想了一会儿,突然大声说道,“啊,姑爷,你都没有穿衬衣的吗?”

夏绵绵觉得小南的口无遮拦有时候也挺好玩的。

封逸尘黑着一张脸上了楼。

“小姐,我就是问姑爷的衣服去哪里了而已,我没有其他意思的。”小南委屈。

夏绵绵笑了笑,说,“早点睡吧。”

“哦。”小南点头,好奇心在作祟,忍不住又问道,“姑爷的衣服去哪里了?是被小姐扒了吗?”

话一出。

小南脸就红了。

这小妞也不知道想到哪里去了。

夏绵绵无语,“我倒是想扒。”

“那是谁?!”小南一脸正义的模样。

“那是我的事情。”

“所以小姐要手撕小三吗?”小南一脸兴奋。

手撕小三!

这个词她喜欢。

她拍了拍小南的肩膀,“明天上班,早点睡,我打算提前半个小时走。”

“为什么?”

“不想看到封逸尘。”

“……”

所以今晚真的小三?!

夏绵绵没再搭理小南,走向2楼。

她是真的不想看到封逸尘,觉得这货就是让她堵心的。

她推开自己的房门,刚准备进去。

“夏绵绵。”耳边,传来封逸尘的声音。

夏绵绵回头。

封逸尘此刻已经换了一件工字背心,贴身的背心紧绷着如刀削般好看的肌肉轮廓……

夏绵绵觉得她没有喷鼻血真是有着极大的忍耐力。

她说,“封老师有事吗?”

没事儿就不要穿成这样在她面前卖弄风骚了。

她年轻气盛,容易做一些禽兽之事儿!

“我和夏柔柔没什么。”封逸尘突然开口。

夏绵绵蹙眉。

有什么没什么管她什么事情。

“今晚的口红印是个意外。”封逸尘解释,也看不出来任何歉意。

“哦。”夏绵绵应了一声,“刚刚大概我激动了点,也是我虚荣心作祟,就算你和夏柔柔有什么我也能睁眼闭眼。”

封逸尘看着夏绵绵。

“是真的。”夏绵绵强调。

封逸尘脸色似乎又不太好了。

他转身走进自己的卧室,猛地一下把房门关了过来,力气之大。

小南在楼下估计是听到了响声,叮叮咚咚的跑上楼,看着门口处的夏绵绵,连忙问道,“小姐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夏绵绵睨了一眼小南。

有人神经病呗。

她走进自己的卧室,把房门关了过来。

直接躺在床上,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发呆。

刚刚她就是故意气封逸尘的。

封逸尘给她解释她故意表现得很无所谓,想着要是哪天封逸尘气急攻心一个抽风就突然上了她呢!

她都觉得自己很好笑。

她起床,去洗澡。

正拿着睡衣,电话突然响了。

这么晚了,谁给她打电话了。

她拿起来看了看,接通,“夏绵绵,我是凌子墨。”

“你是不是打算错电话了?”

“封逸尘呢,他没接我电话!”凌子墨口吻听上去非常不好。

夏绵绵翻白眼,“你等会儿。”

“快点,大爷我一分钟都不想等!劳资想杀人!”

夏绵绵也难得去问凌子墨遇到了什么事情,她放下睡衣,走向封逸尘的房间。

敲门。

没人回应。

夏绵绵拧开门锁,并没有反锁。

她走进去。

浴室传来洗漱的声音。

显然封逸尘现在在洗澡。

她对着电话说道,“他在洗澡。”

“你就不能拿进浴室吗?”凌子墨似乎没有半点耐心。

夏绵绵突然觉得凌子墨说得有道理。

她直接走向了浴室。

推开浴室的滑门。

门里面,封逸尘已经洗碗,下身围着一条浴巾。

他转头看着夏绵绵。

身上还滴着水,如此裸露……

“什么事?”封逸尘冷然。

夏绵绵一怔,连忙回神。

刚刚一不小心又看得入迷了,她把手上的电话递给封逸尘,“凌子墨找你。”

封逸尘蹙眉,拿起电话看了一眼,接通,“喂。”

“你到警察局来接我!”

“哪里?”

“警察局,我他妈需要人来担保!”那边猛地挂断了电话。

封逸尘脸色有些微变。

夏绵绵诧异,“凌子墨找你做什么?”

“让我去警察局赎他。”封逸尘说,把电话递给了他。

“警察局?”夏绵绵询问,“他犯什么事儿了?”

“我不知道。”封逸尘走出浴室,走进了衣帽间。

夏绵绵站在卧室,看着封逸尘很快换上了衣服出来,那完美的身材就被这么遮挡住了。

怎么看都觉得封逸尘不穿衣服的时候更帅。

“喂。”夏绵绵一把拉住准备离开的封逸尘。

封逸尘看着她。

“我陪你一起去。”

“很晚了。”

“我猜想凌子墨应该是强上未遂。”

封逸尘蹙眉。

“对象是居小菜。”夏绵绵嘴角邪恶一笑。

所以,她要去看笑话!

……

驿城。

唯美的城市夜景。

二个小时之前。

居小菜开车离开了跃龙山庄。

但是她速度很慢,所以到家的时候,并不算早。

她走进电梯,走向自己的大门口。

如果可以,她很想转身离开。

她记得她走的时候凌子墨并没有,却没想到还没到家,他又出现在了自己的家门。

她脚步有些僵硬,是真的不想走过去。

凌子墨当然也看到了面前的居小菜,看到她的脚步突然就听到了离他至少1米远以上的距离。

两个人对视着。

凌子墨突然觉得,他就是看到居小菜都会火冒三丈,但每次都要来自找罪受。

就如今晚,他真是撞了鬼了才会跟着居小菜走出宴会大厅,居小菜也不知道是怎么跑的,反正他追出去的时候人就不在了,他捉摸着居小菜应该是走了,就开车也离开了跃龙山庄,他没想到他都在家门口等了整整20分钟,这个女人才慢吞吞的出现,他都在怀疑居小菜麻痹的是爬行来的吗?!

“你是不打算走过来了?”凌子墨看着彼此的距离,幽暗的声音很是阴沉。

居小菜说,“凌先生找我有什么事情?我们可以去外面谈。”

那晚上是她算计,但那种事情她不想再发生。

她捉摸着,她应该换住所了。

凌子墨不会让她好过。

“怕我?”凌子墨眉头一扬。

“嗯,我怕你。”居小菜直白。

“居小菜,你有几句话是真的?”凌子墨一步一步走向居小菜。

他都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总是他在靠近,厌恶的靠近又就是拒绝不了这份……对,诱惑!

面前的居小菜确实有了那个姿色诱惑他。

他倒是没有想到,放下马尾取掉眼睛化了美妆的居小菜,突然就脱胎换骨了!

“凌先生。”居小菜看着他靠近的距离,往后退了一步。

这一步让凌子墨压抑不发脾气的情绪瞬间激发,他猛地一把拽着居小菜的手臂,狠狠的拽着让她离自己很近,逼人的气息打在了居小菜的脸颊上。

居小菜脸一转,不去和凌子墨对视,这样的模样就是在故意隔开他们的距离。

“你今晚穿成这样,就是故意来勾引我的是吧!你明知道我会出现在那样的场合里!”凌子墨说,阴冷的声音在她耳边深深的响起。

她不是。

她现在突然有些后悔了。

做的事情总是被人误会的时候,就会怀疑自己的决定是不是有问题。

“说话啊居小菜!”凌子墨声音又大了些,“还是说你想在床上更诚实点?!像那晚一样!”

“凌子墨!”居小菜突然使出全力推开他。

凌子墨一个不稳,完全没有预料到居小菜会突然反抗,身体往后退了两步。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情绪也有些被激发,“我没想到我突然的改变会让你对我有如此误解,你要是觉得不爽,我以后不会穿成这样出现在你面前!我发誓!”

“所以你打算穿在谁的面前?”凌子墨眼眸一紧。

居小菜真的有些无语。

她就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和凌子墨这般的不搭,她说的话为什么就可以被他扭曲误解成这个样子?!

亦或者,她说什么对他而言都起不了任何作用。

他根本就不屑她的解释。

她深呼吸,让自己变得平静,“凌先生,现在很晚了,麻烦你回去。”

“我偏不回去!”凌子墨狠狠的说道,声音还很大很笃!

居小菜直直的看着他。

看着凌子墨一副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表情。

她有时候真的觉得凌子墨很幼稚,幼稚到根本就不会用成熟人的方式去解决一些事情。

她咬唇,让自己变得心平气和,“你找我做什么?”

“我也不知道找你做什么。”凌子墨看着居小菜,“可能就是来看看你拿着我的过的生活到底有多滋润!”

居小菜看着他。

“你说你打算拿着我的钱都做些什么?嗯?”凌子墨问她,一字一句问她。

居小菜不想说话。

真的不想说话。

但她不说话,凌子墨会爆炸,就跟地雷似的,轻轻一碰就炸得天翻地覆。

她说,“那都是我的钱了,我有自由支配的权利!”

“我在想居小菜,你会不会拿我的钱去养小白脸?!”凌子墨问,问得还很咬牙切齿。

小白脸这个词语她今天已经听到两个人说出来了。

在别人眼里,她就这么缺男人吗?

还是说,有钱就是应该养个小白脸。

“你在默认吗?”凌子墨看居小菜又不说话了,整个情绪就高涨了起来。

“凌子墨!”居小菜真的有点受够了,“我就算养小白脸那也是我的事情,那也是我的钱,我碍着你了吗?还是说你见不得我好过,见不得我稍微过得好一点!你知不知道,见不得人过得好也是一种病,你可以去预约心理医生!”

“我有病?!你他妈的才有病!”凌子墨被居小菜突然指挥着鼻子骂不爽到了极致,他整个人都要跳了起来,“你放着劳资这么好的男人不要,居然想去养小白眼,你是眼瞎吗?”

“离婚到底是谁提出来的?”居小菜对着凌子墨。

凌子墨一怔。

居小菜实在不想和凌子墨讨论关于男人的问题,她真的不愿意把自己的私生活拿出来和任何人分享,此刻也不知道凌子墨到底在发什么疯,她起身就准备离开,回自己的家门,不想去见凌子墨。

她脚步刚起。

手臂又被人桎梏住。

居小菜真的很想咆哮。

但她忍了。

忍着告诉自己,凌子墨就是幼稚,就是幼稚到,怕离婚后的她,怕拿着他的钱的她,过得比他好,他不服气!

她忍忍就好。

忍过他的臭脾气,等他发泄完了就好!

“居小菜,你是不是一直在耿耿于怀我和你离婚的事情。”凌子墨开口,声音还带着些得意。

居小菜真的很想大声告诉他,没有!

没有!

她现在这样的生活很好,没有上流社会没有不爱自己的老公没有看不起自己的人很好,很好,很好!

“你现在做了这么多,逼着我离婚,拿走了我的家产,现在又突然如此打扮自己,你就是在想让我后悔是不是?到头来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引起我的注意就是为了让我明白,我失去你有多吃亏是不是?”凌子墨笑得邪恶,“你越是这般表现得越是排斥我,其实内心越是巴不得我靠近你是吧?!女人,你何必这么口是心非!”

居小菜想,今晚是真的说不明白了。

她不管说什么,凌子墨都会认为她在说反话。

她不解释了。

她平静的拿出手机,拨打电话。

凌子墨看着她,眉头一紧。

这个时候跟哪个鬼大爷通电话!

心情不爽,竖着耳朵。

他倒要听听居小菜这么晚了,给谁打!

最好别是野男人?!

居小菜不知道凌子墨在想什么,只听到嘟了几声,电话接通了,“你好。”

“翰林院雅座C区16楼,有人擅闯民居,我要报警,麻烦请派遣警察过来处理。”居小菜说,很清楚。

“好,我们马上过来,请保持电话正常状态!”

“谢谢。”

居小菜把电话挂断了。

凌子墨那一刻是有点没有反应过来。

刚刚居小菜在报警吗?!

卧槽!

报警。

凌子墨差点没有跳起来,“居小菜你做什么!”

“你不是听到了?”

“你真的敢报警?!”

“凌先生,我有那个权利维护我的自由……”

“你以为我会相信?!”凌子墨直接打断居小菜的话,冷冷的看着她,“我他妈不相信你敢报警!”

“那就等着吧!”

两个人就这么僵持着。

凌子墨依然狠狠的拽着居小菜,力气甚至很大。

居小菜忍着。

忍着。

不出10分钟,电梯打开。

两个穿着警服的民警走出来。

凌子墨眼睛都瞪大了,“居小菜你居然真的报警了!”

他一直以为居小菜是装的。

他不觉得居小菜有这个胆子引来民警!

此刻民警已经走过来,左右看了看,“请问是你们报警的吗?”

“是我报警的。”居小菜说,“我不认识他,他拽着我不放,甚至要擅闯我的家门!”

民警上下看了看凌子墨。

凌子墨被民警看得头皮发麻,“看什么看,你觉得我们两像是不认识吗?!”

“我不知道。”民警直白,“我只知道有人报警了。如果是这位小姐报的警,那么我们就要带你回去。”

“你敢!”凌子墨狠狠的说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你现在想要对这位小姐施暴。”民警直白,“我数三声,如果你不放开这位小姐,我们会用强的方式带你离开!”

“你敢!”凌子墨威胁。

民警根本没有把凌子墨放在眼里,直接开口道,“一、二、三!”

凌子墨狠狠的看着面前的民警。

突然民警一个上前,一个反手一扣,凌子墨听到自己手腕咔咔的声音。

我滴个去!

凌子墨被民警徒手制住。

居小菜身体得到自由,看着凌子墨整个脸都扭曲了。

但她很平静。

那个桎梏住凌子墨的民警将凌子墨递给旁边的警察,对着居小菜说道,“麻烦你也回去一趟,我们需要录笔录。”

“好。”

居小菜点头。

所有人走进电梯,坐进小区外的警车。

凌子墨不爽到底,他黑着一张脸看着居小菜。

平时有史以来,第一次坐警车,第一次坐这破烂的警车。

居小菜依然平静,平静的在深更半夜,去了一趟警局。

警察局里面,凌子墨和居小菜坐在审问室里面做笔录。

“你们真的不认识吗?”做笔录的民警询问。

“你瞪大眼睛给我看看,我是谁?!”凌子墨声音很大,“我是凌氏集团凌大少爷凌子墨!”

民警表示不认识。

凌子墨气得吐翔,他又指了指旁边的女人,“这是居小菜,我凌子墨的前妻居小菜!”

民警转头看着居小菜。

上下打量。

这个女人真的是出奇的淡定啊!

凌子墨眼眸一紧,看着民警的视线,此刻居小菜的香肩还露在外面,那么大一片白皙的肌肤。

“卧槽,你往哪里看,你眼珠子往哪里看了!”凌子墨怒吼。

整个人差点没有跳起来!

------题外话------

达拉达拉,别被标题党骗了。

好啦。

今天周末,趁着很闲,宅就多码了一章。

也不知道这么拼为了啥。

嗯。

有个声音在说,是为了月票。

你觉得呢?!

O(∩_∩)O哈哈~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