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 阴谋起(1)这辈子都不会爱他/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警察局里面,凌子墨的声音异常的大,整个人完全处于不受控制的状态,吵着警察局不得安宁。

“安静点!”民警声音大了些,对着凌子墨,“现在你闭嘴!”

凌子墨眼睛都鼓圆了。

这个小民警居然让他闭嘴。

民警没再搭理凌子墨,转头问居小菜,“居小姐,你和你身边这位男士有关系吗?”

“没关系。”居小菜一口笃定。

凌子墨一口气差点没有呼吸过来,“居小菜你够了,劳资陪你玩了这么久了……”

“闭嘴!”民警怒吼,“没问你!”

凌子墨看着他。

“再说话就把你关押起来,明天再审!”

“你把你们局长叫来!”凌子墨狠狠的说道。

“我们局长不在,有什么事情你明天再找他吧。”

“你真不怕死了你!”凌子墨咬牙切齿。

“我只是在公事公办!”民警说,丝毫不畏惧凌子墨的威胁。

居小菜那一刻反而有些佩服这个小民警的勇气。

“居小姐,你确定不认识他,如果是这样,我们将会对他履以‘非法侵入住宅罪’进行拘留扣押。”

“嗯,不认识。”居小菜点头。

“居小菜!”凌子墨怒吼!

“对了,居小姐手臂上的伤和凌子墨有关系吗?”民警看着她手臂的抓痕,询问。

居小菜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臂。

这是凌小琳抓的。

即使刚刚凌子墨力气很大,也没至于留下这么重的痕迹。

“和他没关系。”

“好。”民警点头,“其他没有什么了,居小姐可以走了。”

“谢谢。”居小菜站起来。

凌子墨伸手就想要去抓居小菜。

民警眼疾手快直接将凌子墨的手扣押了下来。

凌子墨一个吃痛,狠狠的看着面前的民警。

“你安分点。”

“我告诉你,你明天就知道劳资的厉害了,我会让你丢掉饭碗睡大街!”凌子墨怒吼。

民警根本就没有听凌子墨在说什么,他对着居小菜说道,“居小姐可以走了。如果再遇到类似的事情要及时报警,警方会根据犯罪的次数加以更重的处罚。”

“好,谢谢。”居小菜对着民警微微一笑。

卧槽。

还会对着其他男人卖弄风骚了。

居小菜这个荡妇!

居小菜根本没有再看凌子墨一眼,直接走出了警局。

她其实知道,这种地方是管不住凌子墨的。

最多不过……就是一场闹剧。

而那个闹剧的始作俑者此刻坐在审问室里面,狠狠的瞪着面前的小民警。

“你为什么要去闯居小菜的住宅?”民警询问。

“你叫什么名字?”凌子墨问。

民警没有回答,又问道,“你知道擅闯民宅是犯法的吗?”

“你叫什么名字!”凌子墨一字一句。

民警看着凌子墨,指了指自己的编号,“如果你要投诉我,记下这个编号就行了。”

“你真以为我不敢吗?!”凌子墨说,“把我手机给我,我现在要打电话!”

“把笔录录完了我会给你电话。”

凌子墨狠狠的看着他。

“你闯居小菜的住宅是为什么?”

“我他妈去看我前妻不行吗?”

“你知道硬闯是犯法的吗?”

“那房子原本是我的名字!”凌子墨一字一句,“我他妈前几天离婚才过户给她的。”

“那现在就是她的房子。”民警说。

“我说你问完了没有,问完了我要打电话了!”凌子墨很不耐烦。

民警耐着性子,又问了几个问题。

凌子墨真想拆了这里。

摧毁,毁成平地!

民警做完了记录,“鉴于你并没有真正的闯入他人住所,不构成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但因为你的举动耽误了执法人员执法时间,且态度很不好,我有权利对你今晚的行为进行拘留。”

“你找死吗?!”凌子墨威胁。

“再加一条,出口辱骂公职人员。”民警继续记录。

“我说你!”凌子墨气得吐翔。

这个民警油盐不进的吗?!

真不认识本大爷是谁了!

“去拘留所吧。”民警站起来。

“你等等!”凌子墨看这货还真不是开玩笑的,声音稍微温和了些,“刚刚我情绪太激动了点,你别放在心上,你说吧,我现在怎么做?”

民警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还硬生生的笑了笑。

谁他妈要去睡拘留所那种流浪汉居住的地方,能臭死本大爷。

“认识到错误了吗?”

“认识到了。”

民警说,“以后不要随便擅闯民宅知道吗?这是犯法的。”

“知道。”凌子墨点头,跟小鸡啄米似的。

民警说,“打电话找人担保,你就可以走了。”

“就怎么简单?”凌子墨诧异。

“嗯。”民警把凌子墨的电话递给他。

凌子墨窝着一肚子气。

他充分怀疑这个警察在滥用职权。

他拿过手机,按下拨打键。

他给封逸尘拨打,居然不接他电话。

他气呼呼的又按下夏绵绵的手机。

交代完了一切,他怒视着民警。

民警坐在他对面。

两个大男人大眼瞪小眼。

凌子墨要是知道有一天他真的会栽在这个小民警身上,他绝对绝对不会让居小菜报警!

死都不让!

二十分钟后。

封逸尘出现在警察局,夏绵绵也来了。

凌子墨看着夏绵绵,嘴角明显抽了一下,大概是没料到夏绵绵也会来。

夏绵绵看着凌子墨的模样,没忍住笑了。

“你笑什么笑!”凌子墨心情很不爽,“大爷我高兴来警察局走一圈不行吗?”

“大爷你兴致真好。”夏绵绵顺着他的话,分明就是在幸灾乐祸,“话说居小菜呢?”

“你怎么知道她在。”

“你不是强奸未遂吗?”

“你才强奸未遂!”凌子墨怒吼,“我疯了吗?我去睡居小菜,还强奸,我傻啊!”

“是啊,你不傻怎么把自己的一半家产赔出去的。”

“夏绵绵,我跟你有仇吗?!”凌子墨崩溃。

他今天还不够倒霉吗?!

夏绵绵忍住笑,“居小菜先走了吗?”

“走了!”凌子墨没好气的说着。

夏绵绵甚至能够想象,居小菜离开警察局后,凌子墨的模样。

“谁来保释他?”民警开口。

“我。”封逸尘说,对着民警态度明显比凌子墨好很多,“需要什么手续吗?”

“嗯,跟我这边来,要交200块罚款。”民警开口。

封逸尘点头,跟着民警走了出去。

凌子墨烦躁到不行,特别是此刻夏绵绵明显一副看笑话的表情。

等了一会儿。

封逸尘完成了手续,对着凌子墨说,“可以走了。”

凌子墨气呼呼的走出了警察局。

此刻已经半夜了,周围安静到不行。

“需要送你回去吗?”封逸尘询问。

“不用了。”

封逸尘没再说什么,转身就往自己的小车走去。

夏绵绵连忙跟上封逸尘的脚步。

离开的时候还不忘提醒凌子墨,“下次别自作多情了,居小菜都看不上你的!”

凌子墨差点没有被气死。

他什么时候自作多情了!

什么时候自作多情了!

居小菜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引起他的注意,就是故意挑逗他!

就是故意的!

“还有,你欠我们200块记得还钱!”夏绵绵的头伸向窗户,车子开过凌子墨身边的时候,大声说道。

凌子墨怒视着车子离开的方向。

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夏绵绵将窗户关上,好好地坐在副驾驶室,心情突然觉得很爽。

凌子墨这种男人就是欠收拾。

封逸尘似乎感觉到夏绵绵的情绪,他看着车,淡淡开口道,“你很讨厌凌子墨?”

“像他那样的渣男不应该讨厌吗?”

“他只是很缺爱。”封逸尘说。

“他还缺爱,我说他是缺教训!”

“也可以这么说。”封逸尘认同,又缓缓说道,“他很小的时候父母双亡,一直跟着他爷爷长大,他爷爷经历了白发人送黑发,自然对他比较放纵一点,所以在男女之事上面没怎么管教他,而且他爷爷一直管理着凌氏这么大的公司,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照顾凌子墨,凌子墨发展成现在这样,没有走太偏也算是奇迹。”

夏绵绵难得听封逸尘说这么多话,还是说别人的故事。

这一刻难免就安静了下来,聆听。

“后来凌子墨的爷爷大概突然觉得,一直这么放纵凌子墨下去不是什么好事儿,就找了居小菜这么一门婚事,是想要让他定下性子来。”封逸尘说,“凌子墨不会喜欢居小菜那样的女人所有人都知道,但他还是娶了居小菜就是因为,他其实很重亲情。”

夏绵绵抿唇。

她一直以为封逸尘是个冷漠甚至冷血的人,就算和凌子墨从小一起长大,也不见得他会有多少感情,不过就是泛泛之交,这么听到他说起,才诧异的发现,封逸尘了解凌子墨居然这么多!

“现在凌子墨的爷爷去世了,凌子墨选择和居小菜离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本来当初结婚就是为了应付他爷爷,现在人已去世了,不需要再对他爷爷有所交代了。”封逸尘说,“站在凌子墨的角度,他并没有做错什么,当年居小菜嫁给凌子墨,也没有谁强迫谁,居小菜自己也知道凌子墨不爱她。”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所以他是在洗白凌子墨了,还真是难得他会有此善心。

她嘴角一笑,“封老师和凌子墨感情很好?”

“我只是怕你无聊。”封逸尘开口。

夏绵绵一愣。

他们倒真的经常冷场。

封逸尘不再多说。

夏绵绵有时候真不知道该怎么去看待封逸尘这个男人。

轿车终于又回到了小区车库。

夏绵绵跟着封逸尘走进电梯。

此刻更晚了。

夏绵绵忍不住打哈欠。

两个人走进家门,一起上楼。

“今晚别洗头了。”各自回房的那一刻,封逸尘提醒。

夏绵绵看着他。

“早点休息。”

封逸尘走进房间,关门。

夏绵绵看着面前紧闭的房门,封逸尘是不是撞邪了。

他这是在关心她吗?

她真的分不清楚封逸尘对她到底……如何!

……

翌日一早。

夏绵绵说提前半个小时走,但她没起来到。

终究还是按照原来的作息起床。

她洗漱完毕,去楼下吃早餐。

封逸尘不在。

是还没起床,还是已经走了。

夏绵绵走向饭桌。

刚坐下,小南就从厨房跑了过来,一脸欲哭的模样,“小姐对不起……”

夏绵绵蹙眉。

这妞今天又唱哪出!

“昨天小姐不是说要提前半个小时走吗?我就早早的起床等小姐,结果小姐半天没有下楼我就打算上楼叫小姐,我走到你门口碎碎念了几句,我说小姐不想见到姑爷所以要早起什么的,我没想到姑爷那个时候正好起床打开房门然后就被姑爷听到了。”小南一口气说得特别快,“我真的不是故意离间你和姑爷的感情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夏绵绵翻白眼。

她以为出了多大的事儿。

就这点小事儿哭毛线哭!

“然后今早姑爷饭都没有吃就走了。”小南很是难受的说着,“姑爷可能是生气了。你和姑爷感情本来就不好了,我还来这么个程咬金,小姐你骂我吧!”

“我不骂你,吃饭吧。”夏绵绵无所谓。

“小姐你是不是心里很难过,你难过你说出来好不好,你不要这样憋着了,听说憋着心里会更难受。”小南内疚到不行。

“我没难过。”

“小姐你别装了,你这样小南会难过的。”

“你赶紧给我坐下来吃饭!”夏绵绵无语。

这有什么好难过的。

她像是感情那么脆弱的人吗?!

何况她待不待见封逸尘,封逸尘还不知道吗!

她恨不得分分钟骑在他的身上。

“小姐你别这样……”小南都快哭了。

夏绵绵简直受不了,“行了!”

小南怔怔的看着夏绵绵。

小姐肯定是在发脾气了。

“我本来就不爱封逸尘,我和他就是形式婚姻,而且我这辈子都不可能爱上他,我能有什么好难过的……”

“小姐。”小南这次真要哭了。

夏绵绵瞪着她。

“姑爷回来了。”小南说,指了指大门玄关处。

夏绵绵转头,转头看着西装革履的封逸尘突然又出现在家门口。

刚刚她的话那么大声。

封逸尘拿过玄关处的文件夹,面无表情地走了。

房门被关过来。

好久。

房间里面都如死寂一般的安静。

夏绵绵抿了抿唇,“吃饭吧。”

“小姐,我还是去撞墙吧,我没资格伺候你。”小南生无可恋的走向一边。

然后生无可恋的真的在撞墙。

夏绵绵难得叫她。

反正以她那力度也撞不死。

她默默的吃着早饭。

每次好像说什么不好听的话时,都会被封逸尘听到,大概老天爷都给他们注定了,他们之间不得善终!

早饭之后。

夏绵绵坐在小南的车去上班。

小南难得安静。

夏绵绵也乐得清静。

车子到达夏氏大厦。

夏绵绵下车。

小南依然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望着她。

夏绵绵真不知道小南的脑袋瓜里面在想什么,她走进大厦,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夏柔柔一般来得比较早,此刻已经坐在了她的位置上。

看着夏绵绵出现,脸色很是不好。

夏绵绵也没有搭理夏柔柔,打开电脑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她捉摸着,在夏锦航的手下要想自己出业绩,真的很难。

“等会儿开个会。”办公室里面的一个同事突然开口道,“夏副总亲自要布置一个项目任务,十点钟正式开始,大家处理好自己的工作。”

又有什么大项目吗?需要这么兴师动众。

夏绵绵觉得这或许是个机会,新项目总比去插手别人的老项目要容易得多。

上午十点。

所有人聚在大办公室里面。

夏锦航坐在正中间的位置,开口道,“上午一早开了一个重要的会议,收到上面委派下来的任务,关于市政旅游区的开发案。”

所有人保持安静。

“驿城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工业化城市,大多数都是以经济发展为主,大肆的开发盖楼拆迁等让这座城市少了些生机,也让城市的污染越来越严重。所以市政想在驿城城东的位置开发一个风景旅游景点,欲想成为驿城的一个标志性风景区,减少城市的排泄和工业化的污染,同时吸纳更多的游客,用另外一种方式来拉动经济发展。”夏锦航说着项目背景,“之前我们和市政合作过一起公益项目,市政对夏氏信任度很高,有消息传出,市政有意要将这么大的开发案全权由我们夏氏来负责,这个消息基本得到确定!现在董事长直接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我们市场部,交给了我。”

所有人都这么看着夏锦航,一直很认真的听着。

“这个项目的投资金额达到50多个亿。是今年一直以来夏氏接到的最大一个项目,涉及的范围很广,目前我们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成立专项的项目组。”夏锦航说完,对着下面的人开口道,“项目组的成员我初步核算了一下,以十人为主,全权投身在本次项目之中,同时有权利要求其他各个中心的专业人员甚至可以要求上级领导第一时间配合我们这次的项目方案。”

“我作为这次项目组的主要负责人,也就是项目组长。营销策划中心经理张泉,公关室室主管王雯作为项目组的副组长,其他由专业人员组成。分别是,营销策划中心夏绵绵,夏柔柔,李文凤,程俊,支撑中心郭义扬,数据处理中心刘川,公关室邱颖。其他人未参加项目组的成员,但凡项目组成员有什么需求不管手上有什么重要工作都要第一时间处理!”

“是。”所有人连忙答应。

有些在窃喜还好没有选定为项目组成员,有些又在遗憾自己没有进去。

但职场上的人,大多不动声色。

“项目组的成员留下来开个短会,其他人可以先离开了!”夏锦航吩咐。

会议室里面陆陆续续有人离开。

偌大的会议室就剩下了10个人。

夏锦航开口,“都坐近一点,我希望我说的话你们都可以听得一清二楚,我不想重复第二次。”

其他人连忙都坐到了前面的空位去。

夏锦航说,“从现在开始,剩下来的所有人都是项目组组员,责任重大!我之所以没有通过很长时间的筛选确定各位,一方面是我对大家平时工作的了解以及认可,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时间紧急!市政对这起开房案非常重视,才提出来就要求招标公司在下周一拿出投标方案,所以现在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加班加点的将投标书整理出来!投标书主要由营销策划中心完成,由副组长张泉负责在本周四之前完善所有,我需要提前几天给董事会过目,投标的金额让数据中心一一核算风投数据,同时和综合部财务室做对接,尽量做到第一次性通过,我不想重复的在这个投标书上面不停的修改。”

“是。”张泉连忙点头。

“公关室王雯负责跟进市政的客情关系,董事长给了我几个名单,你让公关室的相应公关经理再次进行公关接洽,必要的话最好能够请到相关负责人吃饭,如果预约了饭局提前告诉我,我会提前通知董事长,按照等级请其他领导作陪。”夏锦航说,“公关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打探最新消息以及最大限度的保证我们项目的顺利进行,很重要,请公关室全力以赴。”

“是,我们会全力以赴的!”王雯连忙说道。

“大家按照项目进度和各自分工开展工作,我不得不提醒,这次项目的紧迫难免会持续加班,甚至可能会加班会晚,请各位提前做好其他工作安排以及生活相关琐事,我不想因为任何原因影响到项目的进步。当然,项目完成之后每个人都会根据在项目中的表现得到相应的奖励,请大家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是。”

“大家出去工作,夏绵绵和夏柔柔留下来一下。”

所有人离开。

办公室最后就剩下他们三个人。

夏锦航对着夏绵绵和夏柔柔说道,“这次项目很大,能够学到的东西很多,董事长特别交代让你们参与其中,你们不要辜负了他对你们的期待。跟着好好学学。”

“我会努力的。”夏柔柔点头,乖巧的一笑。

夏绵绵也点了点头。

“其他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夏锦航看上去语重心长,“加油吧。”

“好。”夏绵绵和夏柔柔应付。

夏锦航对她们笑了笑,先走出了会议室。

夏绵绵也收拾着自己的笔记本,准备出去。

“夏绵绵。”夏柔柔叫着她。

夏绵绵脚步停了停,“有事儿?”

“昨晚上封逸尘身上的口红印,你看到了吗?”夏柔柔开口。

好不容易今天找到了一个单独和她的空间,就开始显摆了。

“看到了。”夏绵绵没什么表情变化。

“你知道是谁的口红印吗?”

“本来不知道的,现在猜想,是你的了吧。”夏绵绵淡笑。

夏柔柔得意一笑,“是。”

很直白。

她倒是想要看看夏绵绵可以伪装到什么时候。

夏绵绵真没有半点夏绵绵想要的情绪,此刻反而显得云淡风轻的说道,“怪不得封逸尘昨晚将衣服都扔了。”

夏柔柔脸色一变。

“可惜了,上万的衬衣。”夏绵绵看着夏柔柔,嘴角一笑,“不过封逸尘说怕有病……现在想来,还好我没劝阻,万一真的有病怎么办?”

“夏绵绵你什么意思?!”

“柔柔。”夏绵绵声音很温柔,“上次的事情你去医院做检查了吗?说不定真的染了病……”

“夏绵绵你够了!”夏柔柔怒吼,这完全是她的死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夏绵绵笑了笑,“柔柔倒是挺看得开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夏柔柔重复,抱着自己的笔记本,大步离开了。

夏绵绵看着夏柔柔的背影,冷冷一笑。

夏柔柔大概是想让那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吧。

她简直蠢到,没有去追求事情的前因后果就想要把这件事情当成没有发生的对待,也不怕到头来,脸被打得啪啪啪啪的响。

当然。

她现在对夏柔柔还在忍耐范围内。

不忍耐又能有什么办法。

封逸尘罩着呢,她还不敢动彻底了去!

夏绵绵想这些事情,抱着笔记本走出会议室,刚坐到座位上,夏政廷的秘书之一出现在了她的面前,恭敬道,“夏小姐,董事长有找,麻烦你现在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现在?”

“嗯,现在。”秘书微微一笑。

夏绵绵诧异,还是跟着秘书一起往夏政廷的楼层走去。

夏柔柔看着夏绵绵的背影,脸色越来越黑。

为什么夏政廷总是找夏绵绵,从来就没有见他在公司找过她一次,周围的同事都不知道怎么看待她,每次都是夏绵绵出尽风头,又想到刚刚夏绵绵对她的讽刺,夏柔柔心里的怒气越来越强烈。

她好不容易去把处女摸给修护了,夏绵绵居然还哪壶不开提哪壶,就是在故意不让她好过!

她咬牙。

反正这件事情谁都不知道,就算夏绵绵知道也没有证据,如果夏绵绵想要拿这件事情威胁她,她一定要反咬夏绵绵一口!

这么想着,心里又理直气壮了些!

她起身去夏锦航的办公室,绝对绝对不会让夏绵绵在这次的项目中有任何作为,她要让夏政廷看到,她比夏绵绵能干一百倍,最好让夏绵绵知趣的自己离开公司,丢进颜面!

……

夏绵绵走到夏政廷的办公室,礼貌的敲门。

“进来。”

夏绵绵推门而进。

夏政廷坐在偌大的办公室,喝着绿茶,看着夏绵绵出现,招呼着,“坐。”

夏绵绵坐在夏政廷对面,正襟危坐,显得很尊敬。

“刚刚收到通知了吗?关于市政旅游区开房案的项目。”夏政廷随口说道。

“嗯,夏副总已经布置了所有的工作,项目组都已经成立了,现在大家都在分工协作。”

“夏锦航的办事效率确实不错,响应速度很快,也不枉我重用他。”夏政廷淡淡的说着。

夏绵绵笑了笑。

不知道这只老狐狸又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她只得静观其变。

“对了,你知道这次项目有多少集团要参加投标吗?”

“这个夏副总倒是没有提起,只说项目金额很大,市政有意和我们夏氏合作。”

“也多亏了你当初劝我和市政做的那个公益项目,那个项目确实没有利润,纯粹当作慈善在搞,但如果这个项目谈定了下来,多的利润都有了,相当于今年夏氏集团市场业绩的一半!”夏政廷说,“你功不可没。”

“爸过奖了,我当初也是误打误撞,现在能有这个机会,也是爸领导有方。”要说拍马屁,夏绵绵也不笨。

“哈哈!”夏政廷笑了两声,喝了一口绿茶,“绵绵,我今天叫你上来,是有事情给你说。”

“爸请讲。”

“这次的投标人之中,有封尚集团。”夏政廷说的时候,眼神一直打量着夏绵绵,“虽然现在我们和封尚集团氏两亲家的关系,但是在商言商,谁都不可能会软手的。”

“嗯。”夏绵绵点头。

“你和逸尘之间……”

“爸你放心吧。我知道商场的规矩,也知道贩卖商业机密是犯罪的事情,我不可能把我们家的东西白白的是送给封家,直白一点,我对封家而言也不算什么,封逸尘赚的钱和我也没有半毛钱关系,那些都归纳为他的婚前财产。”夏绵绵说得认真,“退一万步讲,我终究姓夏。”

“听你这么说,爸就放心了。”夏政廷看似欣慰的笑了笑,“爸也不多说什么了,你好好的跟着锦航多学点,爸好看你。”

“嗯。”夏绵绵重重的点头。

“出去忙吧。”

夏绵绵起身离开。

刚离开办公室。

夏政廷瞬间收好笑容,拿起电话拨打,“锦航。”

“董事长。”

“帮我盯紧了夏绵绵。”

“董事长放心,我知道怎么做的。”

“这么多年,你的工作能力我看在眼里,到时候夏氏集团就是你们年轻一辈的天下,以后以蔚还要靠你支持。”

“我会尽我所能。”

“嗯,好好干。”夏政廷挂断电话。

那边的夏锦航嘴角一下,他把电话放下。

面前坐着的夏柔柔。

夏锦航邪恶一笑,“董事长让我盯紧夏绵绵。”

“我爸不信任夏绵绵?”夏柔柔诧异。

她此刻坐在夏锦航的办公室,在和夏锦航商量,怎么让夏绵绵一败涂地。

“嗯。”夏锦航阴险一笑,说道,“这次的旅游区项目开发案封尚集团也会参与,你爸担心夏绵绵有私心偏向了封逸尘,所以让我看着她。”

“为什么我爸不直接让夏绵绵不参与这次的项目之中。”

“你爸也有他的一杆秤。说直白一点,夏绵绵能力有的,用好的就是人才,对夏氏甚至对你的弟弟夏以蔚都有着绝对的好处,用得不好……”夏锦航又是阴险一笑。

夏柔柔看着夏锦航的笑容。

随即,她连忙开口,“你的意思是?”

“对。”夏锦航点头,“我们可以推波助澜。”

“怎么做?”夏柔柔很激动。

“慢慢来。”夏锦航说,“弄死夏绵绵轻轻松松的事情,别急。”

“但是夏绵绵真的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妈都斗不过她。”夏柔柔提醒。

“你妈不是斗不过,而是你妈到了她这把岁数在求稳,不敢冒险。但是我们不一样夏柔柔,我们还年轻,夏绵绵既然是大家的绊脚石,我们就不能纵容她留在夏氏,留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夏锦航严厉闪过一丝狠毒,“得让夏绵绵知道我们的厉害。”

“好。”夏柔柔也不管那么多了,“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到时候我弟弟得到了夏氏集团的经营权,我绝对不会让我弟亏待你的!”

夏锦航邪恶一笑。

别以为他不知道夏政廷打的什么算盘!

夏政廷现在虽然对他还好,但实际上并非如他表现的那边信任他,不过就是为了培养一个能够辅助夏以蔚又能够控制的能人而已,而他作为一个旁支,如果是夏绵绵够忠诚够有能力,他分分钟就会被取代。

所以,他怎么可能让夏绵绵留下来!

------题外话------

好吧,宅承认还有二更。

宅想了想,亲们应该已经习惯2更了。

所以,每天两更走起!

要不要爱宅?

要不要给宅点码字动力?

你们懂的对不对?

邪恶一笑。

O(∩_∩)O哈哈~

推荐新文:《军门溺宠之萌妻有毒》,作者:绝醒觉主

初见,她是四岁的小粉娃,因为父母亲在一次任务中壮烈牺牲变成遗孤,出于好心帮忙,十四岁的他把她带回了自己的家。

就这样,懵懵懂懂的褚馨蕊成了面瘫大叔季伯庸的小跟班。不管走到哪里,他的身后总有个流着哈喇子,连走路都磕磕碰碰的她。

这一跟,就是十多年。

随着时间的渐渐推移,他不但不想看到她和别的异性在一起,而且还有种想亲自把她拆入腹中的冲动。

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某男说干就干了。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