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6章 封逸尘,你人生还有什么乐趣?/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餐厅包房。

夏绵绵怔怔的看着封逸尘的过敏痕迹,一点一点,逐渐越多了起来。

她真不知道封逸尘什么时候这么考虑别人的感受了!

还盛情难却。

她问他,“现在怎么办?”

“一会儿就自动消失了。”封逸尘答。

“有没什么不良反应?”

“会痒。”封逸尘说。

“那你为什么不抓?”

“我怕留疤。”

“”

夏绵绵服气了。

她说,“我帮你叫点不辣的。”

“嗯。”封逸尘点头。

夏绵绵叫来服务员,点了几个清淡的菜和汤,特别交代一点辣椒一点胡椒都不要放。

这世界上居然还有人对辣椒过敏。

这是被上帝诅咒了吧!

夏绵绵自顾自的吃着龙虾,喝着啤酒。

封逸尘就看着她,没什么面部表情。

“你对酒精也过敏?”夏绵绵突然开口。

“嗯。”

“你人生还有什么乐趣?”

封逸尘抿唇。

夏绵绵觉得封逸尘脾气怪性格这么不好,还真不是没有原因的。

“啤酒过敏也是这样?起红疙瘩?”

封逸尘没有回答。

夏绵绵也不再多问。

一会儿。

服务员上了几个清淡的菜,给封逸尘盛了一碗米饭。

两个人很安静的吃晚饭。

半个小时。

酒饱饭足。

夏绵绵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

封逸尘看着她。

夏绵绵翻白眼,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打嗝不是很正常的吗?

这叫满足。

她让服务员买了单,两个人离开。

夏绵绵坐在副驾驶室,封逸尘开车。

“看看周围有没有卖粥的,我要给同事打包。”夏绵绵说。

封逸尘点头,速度慢了些。

“对了,你今晚突然来等我有什么事情吗?”

“嗯。”封逸尘点头,“给你说说这次市政旅游开发案项目的事情。”

“你别让我帮你做什么,我现在被夏政廷盯得紧。”夏绵绵不用想也知道,夏政廷对她绝对是安排了眼线的。

“我没想过插手这次的旅游开发案,但是我父亲比较在意。放心,最后的结果是封尚不会要。对比起我拿出大笔的资金来投资这里,我可以利用这笔钱做更多我想做的事情。”封逸尘直白。

“那你找我做什么?”

“旅游区开房案目前就算除开我们封尚集团,还有其他几个大企业也在蠢蠢欲动,当然因为前期你们夏氏和市政合作的公益项目让市政偏向于你们,但世事难料。我听说这次的项目主要负责人是夏锦航。”

“你消息怎么这么灵通?”

“夏锦航这个人你要注意,他鬼心思比较多,还算聪明!对夏氏并非想象的那么忠诚,个人喜欢谋点私利。”封逸尘直白道,“很有可能在这次的项目中会做点什么小动作出来,我来提醒你,别被踢出了夏氏。”

“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夏绵绵询问。

总觉得封逸尘对夏氏的了解,比他还深。

“别告诉我你还知道,夏锦航和夏柔柔之间有勾当!”夏绵绵审视。

“夏锦航和夏柔柔有没有勾当我不知道,但卫晴天和夏政钦有来往。”封逸尘直白。

“你的意思是夏政廷被戴绿帽子?”夏绵绵惊呼。

要是这样,要是这样!

真的就好玩了!

“夏柔柔和夏以蔚是夏政廷的亲生儿女!”封逸尘没有回答夏绵绵的问题,只给了她一个答案。

夏绵绵有些无趣。

果然那些狗血剧情不会这么轻易的发生。

想想卫晴天也不可能这么愚蠢,胆子肥到敢给夏政廷戴绿帽。

既然卫晴天的子女是夏政廷的孩子,卫晴天干嘛还会和夏政钦有来往。

这不是很矛盾吗?!

她想不太明白。

显然封逸尘没打算给她说太多,他把车子停靠在路边,“前面有粥。”

夏绵绵怔了一下,缓缓才反应过来。

她下车去打包。

封逸尘坐在车上等她,看着她的身影,就这么默默的看着,在自己眼前,触手可及的地方

夏绵绵打完包回来,提着包装袋。

封逸尘依然靠在座位上,没有开车的动作。

夏绵绵蹙眉,“麻烦可以走了。”

封逸尘转头。

转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总觉得此刻封逸尘的眼神怪怪的。

她咬唇。

封逸尘突然靠近夏绵绵。

夏绵绵一怔。

该死的又开始心跳不规律了。

淡定。

淡定的那一刻。

封逸尘的吻印在了夏绵绵的唇瓣上。

夏绵绵觉得此刻的封逸尘真的有些怪异。

但她没有反抗。

毕竟她很喜欢。

她就默默的承受着,承受着封逸尘突然靠近的亲昵,感受着他薄凉的唇瓣在她的唇上辗转反侧,由浅至深,渐渐疯狂。

夏绵绵就不是一个矜持的人。

她刚开始还能装模装样的不在乎,慢慢

不管了。

她的手直接伸进了他的衣服里。

就是喜欢抚摸他的**。

只是。

为什么今晚摸着这么的不一样,分明有些突兀的疙瘩,手感都没有这么好了。

她有些不爽,但还是不舍得放开。

吻持续了很久。

她吃他的豆腐也吃了很久。

封逸尘放开了夏绵绵。

车内的空间明明还很暧昧,气温明明还很高。

“为什么不继续了?”夏绵绵问。

封逸尘没有回答,把车窗户按了下来,夜晚的凉风吹进车内,似乎把一室的热空气都吹散了。

车子重新启动,行驶在公路上。

夏绵绵心痒难耐。

刚刚被挑动起来的**,麻痹的说没有就没有。

她就一直看着封逸尘,一脸幽怨的眼神一直看着他。

封逸尘被夏绵绵看得有些不自在。

“你别想多了。”封逸尘说。

所以她现在应该被撩了之后,还要装清纯圣母,清心寡欲了?!

“刚刚过敏发作,我在寻找分散注意力不去抓痒的方法。”

“效果明显吗?”夏绵绵问。

“不太明显。”封逸尘说。

夏绵绵翻白眼,不明显你丫的还把你口水往我嘴里舔,舔这么久这么久!

口是心非!

车子一路停靠在夏氏集团。

夏绵绵打开车门下车。

“大概几点下班?”封逸尘问。

“你等我?”

“我随口问问。”

“我今晚通宵。”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

夏绵绵看了他一眼,看着他脖子上都起满了红色的疙瘩,看上去有些狰狞,“你回去的时候买点过敏药。”

“我知道。”

“走了。”

夏绵绵提着打包的粥走进大厅。

脚步踏进去那一刻,她回头看了一眼。

意外的,封逸尘还没走,眼神看着她。

看着她,两个人四目相对。

封逸尘转眸,启动车子离开了。

夏绵绵真是看不明白封逸尘。

总觉得他好像喜欢自己,又总觉得自己在自作多情。

她想,她还是宁愿相信后者!

夏绵绵走进电梯,走向办公室。

“你们要的粥到”

夏绵绵的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大办公室的茶几上,加班的三个人围在一起吃东西。

是这边很流行的特色烧烤,烤了很多。

夏柔柔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有些阴阳怪气的声音说道,“等你,早就饿死了!”

对于夏柔柔的不友善,夏绵绵根本没有搭理,她自若的走过去,笑着把粥放在他们面前,“烧烤吃多了容易上火,配搭点粥会比较好。慢慢吃。”

夏柔柔冷笑。

夏绵绵还真会给自己找台阶下。

其他吃着烧烤的两个人连忙说了谢谢。

在职场上,谁还会真的得罪谁吗?!

只有夏柔柔自认为自己身份特殊,优越惯了不太忌讳这些。

夏绵绵对着他们笑了笑,回到自己的座位,又开始暗无天日的投入到方案之中。

那边的人吃了烧烤之后,也开始各自回到自己的座位继续工作。

办公室又安静了下来。

办公室的灯光亮了一个晚上。

到凌晨4点多的时候,才有人累完了趴在办公桌上面休息。

夏绵绵是在5点左右将自己的方案完成的,她看着夏柔柔还在整理,来来回回的也请假了其他两个同事很多问题,看上去特别认真。

早上8点半,开始有员工来上班。

一上班就看到项目组的四个人累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不仅感叹,“加了个通宵啊。”

口吻中报以同情,但事实上并不惊讶。

这种事情大概是司空见惯。

有人伸着懒腰起来,附和了句,“是啊,也不知道会有几个通宵,我去洗把脸起来整理最后的方案稿,等会儿就要过了。”

“去吧去吧,记得去食堂吃早饭。”

“知道。”

几个人开始陆续的起来。

夏绵绵一身疲倦。

这种睡眠不足又睡得很不舒服的滋味,确实不太好受。

她去洗手间简单洗漱,又去茶水间给自己泡了一杯咖啡,喝完了浓咖啡才让自己勉强清醒了过来。

也没什么胃口吃早饭了。

夏绵绵回到位置上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方案。

上午9点,张泉准时让他们四个人开会,坐在了小会议室。

“昨晚辛苦了,听说都加了一个通宵。”张泉对着他们,也没有说太多煽情的话,只简单说着,“上面领导都能看到的。好了,现在我们过方案,争取今晚不用这么晚加班,大家早点回去补觉。”

“好。”所有人应付着。

“谁开始讲?”张泉说。

夏柔柔开口,自告奋勇,“我先来吧。”

“嗯,把你的方案投出来,大家都看看。”

“好。”夏柔柔接上投影,将自己的方案打开。

这次的方案很紧急,并不需要太过花俏的东西,所以直接用的最简单的r,没弄什么pp,所有人都这样。

夏柔柔开口,“我昨晚对比了中外类似此次旅游开发区的所有案例,结合了我们驿城的一些特色,做了以下的一些方案设想。首先,这是山景开发区,在不影响风景区的自然风景下,登山道肯定是要有的。现在城市见多了宽广的平坦公路,加上对比其他风景点的登山道,我认为险峻的登山道对旅客更吸引力。其次,对于很多旅游类似旅游景点,玻璃栈道肯定要有,我们可以修筑在其中的一个山崖上,这也是吸引旅客的一个重要手段,另外,在玻璃栈道上可以做一个极限蹦极,这是宣传噱头,缺一不可。然后,山顶上我个人觉得应该修建一些类似于游乐休闲的东西,比如山顶度假区、山顶高等餐厅、山顶儿童游乐场、以及一些列我们能够想到又能够实施的游戏项目,甚至可以根据春夏秋冬不同的季节,修建每个季节不同的娱乐项目。”

张泉一边听,一边记录。

虽然夏柔柔的方案新颖的地方不多,但考虑得比较周全,以新人而言,能够做到这么完善,并不容易。

夏柔柔继续说道,“最后,因为时间有限,我想的还不能那么彻底,现在只能口头上说说我的理念。我看过我们开发的旅游区是由四座山一起共同组成的,我甚至觉得,可以根据四座山来开发不同的消费项目。说直白点就是把游客分成三六九等,有钱人可以去更好的山游玩,一般的去一般的,为了吸引人气,我们甚至可以开发一座免费的山供游客游览,但真正的好风景,就需要游客自己买单。”

张泉看夏柔柔,点头,“最后一个点创新不错,我会记录下来,单独给领导汇报,看领导层的意思。”

“嗯。”夏柔柔微微一笑,得到肯定,心情自然不错。

张泉对着其他人,“下一个继续。”

程俊和李文凤有些面面相觑。

两个人看着彼此,脸上都有些扭曲。

“怎么了?”张泉看着他们,“不要告诉我你们两个还没有新来乍到的夏柔柔想得周全。”

并不是没有。

而是夏柔柔把他们两个的优点方案全部融合了。

昨晚上夏柔柔突然的示好,又特别虚心的给他们请教,他们就把自己的方案一些比较新颖的点子提供给她,只是想要让她顺着一些思路想,没想到夏柔柔就能够这么毫不顾忌的直接就拿了过去,此刻第一个介绍,导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可以介绍的。

“程俊你先说。”张泉不想耽搁时间,直接点名。

程俊硬着头皮把方案稿投了,开口道,“我昨晚也看了很多旅游区的开房案,做了自己的一个方案。首先山顶旅游区,除了开发登山道之外,我觉得公路也是应该必须的,因为除了一些登山爱好者,也还有很多只是想要去看看风景的纯游客。其次,所谓的玻璃栈道还有蹦极我也有考虑”

张泉蹙眉,“你能说点夏柔柔没有说到的点吗?”

程俊看着张泉,看了一眼夏柔柔。

夏柔柔还笑得一脸好看,半点没有任何异样。

程俊说,“我暂时没有想到更好的,方案和夏柔柔基本大同小异。”

张泉脸色一下就变了。

程俊没再多说。

夏柔柔什么身份,他们还真的不敢得罪。

张泉对着李文凤,“你呢?”

李文凤硬着头皮,“我最大的创新点就是四座山按照不同的消费群体来开发,其他基本和大多数山脉景点开发没有太多的不同,都是融合了其他景点的一些热门项目进行策划的。”

张泉脸色一下就变了,“你们两个在我们营销策划中心算得上是老人了,写方案各方面也有经验,这样的表现让我们对你们很失望!”

两个人没有说话。

“我是不是要建议夏副总更换你们。”张泉严厉的说道。

两个人吃了哑巴亏。

“夏绵绵你呢,你有什么方案没有?”张泉转头,对着夏绵绵。

口吻虽然温和了些,但语气并不好。

想到除了夏柔柔的方案,可能其他人的根本就不能用了,而项目时间这么紧,就这样简单的方案稿根本就拿不出手。

夏绵绵对着张泉笑了一下,“我的方案和柔柔的还是不同。”

张泉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把自己的方案投了出来,汇报,“刚刚我听了柔柔还有其他两位前辈的方案,不得不说大家写的都很好而且非常的周全,我昨晚上也看了大量的资料,也看了世界顶级的一些旅游区的热门项目,发现很多都是以险峻以奇观来吸引旅客,不可否认这是一大嘘头,旅客抱着试试的想法也回来一睹究竟。但实际上,这样的嘘头并不适合我们现在需要开发的项目,准确说就算开发出来,也算不上顶级,我对比了国内几大险峻的山脉和几大闻名的好景色区,我们开发的地方在这些面前毫无优势。”

“你继续。”张泉看着她,虽然有点打退堂鼓的意思,但张泉却觉得夏绵绵的方案很有看头。

“我昨晚在有些脑路转不过来的时候,无意看到了一个不太出名但口碑很好的小景点,这个景点之所以如此被人推崇是因为,这个景点保留了当地区域的一个文化底蕴,走进那个景点,浓厚的当地特色就被推广了出来,比如友好,比如热情,比如善良,他们甚至还用当地的语言及手势创造了自己独有的对旅客的欢迎仪式。里面的不管的旅客还是商家,见面都会用同一种方式和陌生人打招呼,一走进去就会感受到那份来自于陌生人的友好和热情。试想一下,来旅游的大多都是五湖四海的人,能够在陌生的地方感受温暖,这种体验我想应该会让旅客更加的印象深刻。口碑会比单一而冷冰的险峻奇观更有流传性!”

张泉点头,那一刻是真的很认可夏绵绵说的。

刚开始夏柔柔说的确实只是站在一个开发的角度上对开发区进行里面的开发,给人感觉就是空有其表而毫无内涵,夏绵绵一句就做了点睛之笔。

她说,“还有吗?”

“昨晚一直在想理念和底蕴,对真正开发的项目考虑不多,刚刚看了他们的,觉得他们已经考虑得非常周到了,我们可以在这个旅游开发区去打造一个文化,同时加上一些娱乐项目以及欣赏奇观,这样更相得益彰!”

“说得很好!”张泉甚至是拍了拍掌,“之前也听闻你写了一份让董事会都震惊的招募方案,当时还不尽信,现在不得不佩服,你天生适合营销策划。”

“谢谢张经理的肯定。”

张泉笑了笑,“因为时间紧迫,我现在亲自主刀汇总各位的方案,到时候我会根据我考虑到的地方完善,在完善方案的时候会随时叫大家提供相关的材料支撑,所以今天依然不能怠慢,我争取在今天下班前将方案的初稿定下来,明天再找大家进行二次完善,夏副总要求我们周四完成,我给我个人的指定的目标是周三前交给他。”

“是。”

“散会。”

所有人离开。

张泉离开的脚步停了停,她走向夏绵绵。

夏绵绵微微一笑。

“加油干,你能力确实很强。”张泉说,“我相信董事长很快会把你调配到更高的位置上去。”

夏绵绵笑,说了声谢谢。

张泉也笑了笑,不再多说。

夏绵绵看得出来,张泉并不是在提前给她拍马屁,大概是真的有点欣赏她。

她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夏柔柔脸色又阴沉无比了。

她就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夏绵绵都能够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总是会让人出乎意料,她都已经把其他两个人的方案稿摘抄了,最后居然还是败在了夏绵绵的手上!

夏绵绵不用想也知道现在夏柔柔一肚子坏水。

其实夏柔柔不是败在了她手上,是败在了封逸尘的手上。

昨晚吃过晚饭之后,夏绵绵回来写方案,意外的,封逸尘在聊天软件上给她发了一个信息,当然不是方案稿,而是给了她她刚刚提供的那个小景点的案例,她不笨知道封逸尘让她往这方面考虑。

这个男人,总是在她的瓶颈期给她惊喜。

而她,理所当然的享受。

夏柔柔气冲冲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冲进了夏锦航的办公室。

“怎么了?”夏锦航在处理公事,抬头看了她一眼。

“夏绵绵刚刚在方案策划上,又出尽了风头!”夏柔柔狠狠地说着。

“哦。”夏锦航很淡定,似乎早预料得到。

“你就半点都没有不爽吗?”

“夏绵绵能力本来就强,否则你以为你父亲为什么对她如此考验,也是因为她确实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夏锦航说得直白。

这点他还是了解得很清楚。

夏绵绵的能力在夏柔柔上,不知道多少倍的距离。

“所以就任由夏绵绵这么发展下去?”夏柔柔狠狠的说道。

“当然不会。”夏锦航敲下键盘,转头看着夏柔柔,“只是慢慢来,不急,想让夏绵绵出尽风头在给她致命一击,你就不想看到她从高处掉下来,摔得扭曲不堪的模样?”

夏柔柔盯着夏锦航。

“放心,到时候会让你很爽的。”

“总之你别掉以轻心。”

“一个区区夏绵绵而已。”夏锦航不屑一顾。

夏柔柔不想多说了,转身离开他办公室。

她是巴不得夏锦航把夏绵绵给弄死了去。

夏锦航看着夏柔柔的背影,冷笑。

女人,就是这么沉不住气!

一天的忙碌。

张泉主刀,但需要的资料简直大到惊人,一会儿需要一个案例的某一个点,要求谁谁谁在那个时间内必须完成,一会儿需要找一个专业项目的专业实施方案,又得找相关的专业人员提供大量的资料,这一天项目组的几个人,差点没有忙飞天。

好在张泉的效率确实高。

下班前半个小时通知他们,今晚正常下班。

所有人欢呼。

终于完成了第一稿了。

夏绵绵也开始收拾自己的东西,等着下班。

她现在累到觉得自己倒在床上就能睡着。

好不容易挨到了下班。

夏绵绵一分钟都不想耽搁,离开了办公室,走向了夏氏大门口。

门口处,小南已经开车在此等候了。

她坐进去,疲倦无比。

小南看了一眼夏绵绵,“小姐,你很累吗?”

“废话,你熬一个通宵再上两个班试试!”夏绵绵无语,都懒得搭理小南了。

“哦,那你休息一会儿,我开车开稳一点。”

“嗯。”还算懂事。

夏绵绵闭着眼睛靠在后座上,让自己放松。

小南开得很慢,如蜗牛的速度,还算舒服。

夏绵绵昏昏欲睡。

“小姐。”小南突然开口。

夏绵绵差点没有被吓死,刚准备进入状态就被这货给弄醒了!

她猛地一下睁开眼睛,狠狠的瞪着小南。

小南认真地开着车,没有看到夏绵绵的脸色,自顾自的说道,“昨晚姑爷来陪你吃饭了吗?我就知道姑爷对你很好,上次姑爷加班你给姑爷送了饭去,这次姑爷也是礼尚往来,所以等你一起吃饭。”

夏绵绵一怔。

她昨晚倒是没有想这么多。

封逸尘只是为了陪她吃饭的?!

甚至还给她提醒了一下项目上的事情。

她咬唇。

“小姐,姑爷真的对你很好啊!”小南再次说道。

几乎每天都能够听到小南重复这句话。

重复到,她都有点信以为真了。

她重新靠在靠背上,“别说话了,让我眯一会儿。”

“哦。”小南点头。

夏绵绵闭上眼睛,此刻却怎么都睡不着了。

昨晚上封逸尘好心来陪她吃饭,然后她还给人家弄过敏了,更重要的是,她真的半点都没有内疚之心,反而还有些幸灾乐祸。

她咬唇。

觉得自己这段时间是真的有些恍惚了。

封逸尘,封逸尘!

那个在她记忆中永远都只是会冷着一张脸,永远对她都视而不见的男人,在她纵身火海的那一刻冷漠的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抱着夏柔柔就离开的封逸尘,在她重生一世重新开始,势要报复势要血债血还的这一刻,反而让她有些看不懂了!

封逸尘这个男人会动心吗?!

如果真的会。

又能怎样?!

她冷笑。

血债血还,就是要不留余地!

回到家。

夏绵绵很是疲倦。

她现在连晚饭都不想吃,就想回去洗个澡就窝在她的床上,睡个天翻地覆。

家里,封逸尘在。

他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冷漠的脸就是如此。

她怎么会觉得封逸尘有心呢?

说不定就是因为她有价值,还有利益。

她走进去,对着小南说道,“我去洗个澡,如果我没有下楼不要叫我,我可能睡着了,我需要补觉。”

“小姐,不吃饭身体会吃不消的。”

“别再说我把你撵出去了!”

小南嘟嘴。

她不过就是关心小姐而已。

夏绵绵直接上了楼。

封逸尘转头看了一眼夏绵绵,低头继续看电视,表情冷漠。

夏绵绵回到房间洗澡。

她打算在按摩浴缸里面享受一会儿,全身酸软到不行。

她按下按摩的按钮。

等了一会儿,浴缸没有反应。

她又按下。

依然毫无反应。

麻痹!

夏绵绵一脚狠狠的踹在浴缸上。

心情很不好。

有时候她脾气就是这么暴躁。

这什么破玩意儿。

她打开莲蓬,打算简单的冲洗一下。

在开水的那一瞬间,夏绵绵突然想到什么,转身就走出了自己的卧室,直接走进了封逸尘的房间,走进浴室。

她按下按摩按钮。

嗯,正常的。

她开始放水,脱衣服,无比心安理得躺在了封逸尘的浴缸里面,很爽很放松。

这才是人该过的日子。

她躺在浴缸里面,昏昏欲睡。

浴缸在按摩状态下是保持恒温的,所以并不会感觉到寒冷,所以夏绵绵就这么舒服的睡了过去。

她心里想的是睡一会儿就好,睡一会儿,就起床回自己房间去。

结果哪里知道,人的贪欲让她就这么贪睡了下去。

题外话

嗯嗯,达拉达拉达拉达拉达拉

求月票。

中午继续二更!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