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 阴谋起(2)换一种方式撩/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楼下。

客厅。

小南看着满桌子小姐喜欢吃的菜,忍不住嘀咕道,“真的不用叫小姐下来吃饭吗?半夜饿了怎么办?”

封逸尘抬眸看了一眼小南。

小南又嘀咕,“我现在上去叫小姐,会不会被小姐骂,小姐有时候脾气真不好。”

封逸尘又看了一眼小南。

小南还在不停的做心理斗争。

封逸尘突然放下优雅的二郎腿,上了楼。

小南看着封逸尘的模样,忍不住嘀咕,“姑爷有时候也很怪异。”

哎呀不管了。

反正小姐饿了知道自己起床吃饭!

小姐最不能忍受的就是饿肚子了!

楼上。

封逸尘走向夏绵绵的卧室。

他敲门。

房门直接就打开了。

他看了一眼,床上并没有人。

封逸尘走向浴室,浴室的大门打开,人根本就不在。

封逸尘眉头皱眉。

他又往楼下看了一眼,确信大厅中饭厅中都没有人,转身回到自己的卧室。

卧室内,浴室里面似乎响起异常的声音。

封逸尘走进去。

一进去……

眼眸转开。

夏绵绵睡得正香。

此刻躺在浴缸里面,头仰着,小嘴微微张开……

嗯,睡相并不太好。

封逸尘抿唇,在门口站了一会儿。

他并没有走进去也没有走出来,当然视线也没有乱看。

他沉默了半响。

终究走了进去。

他浴室里储物柜里面拿出来一条干净的浴巾,走向夏绵绵。

视线尽量放在了夏绵绵那不太好的睡相上,没有看其他多余的地方。

他关掉按摩键,放水。

水从浴缸里排出。

封逸尘拿着浴巾准备盖在夏绵绵身上,同时弯腰将夏绵绵从浴缸里面捞出来。

不管多舒服,人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窒息。

就算不窒息,醒了之后身体也很容易疲倦和无力,甚至严重会脱水,昏迷。

他双手刚托起夏绵绵,还未起身。

夏绵绵睁开了眼睛。

夏绵绵很惊醒。

其实刚刚封逸尘出现时,她就醒了。

然后,就是想看看,一向对她正人君子得过分的封逸尘,到底要做什么!

她就这么等待。

等待了一会儿,是感受到封逸尘靠近然后还将浴巾放在了她身上,她忍不住,睁开了眼睛。

两个人四目相对。

封逸尘耳朵红了。

很红。

但他没有放手,而是继续他的动作,将她抱了起来。

两个人靠得很近。

浴巾下的夏绵绵真的是一丝不挂。

一丝不挂……

夏绵绵都觉得此刻的彼此有多危险。

她如莲藕版细嫩的双手抱着封逸尘的脖子。

封逸尘眼眸动了一下。

因为她刚刚的举动,那本来就不太安全的浴巾,往下落了一点,原本盖着她几乎到锁骨的位置,现在突然退退到了她半胸的地方,不至于漏点,但也是艳福不浅。

封逸尘视线很规矩。

抱着她直接走出浴室,穿过他的卧室将她抱回到了她的房间,放在床上,伸手去拉扯她的被子。

夏绵绵的双手更快。

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将被子从封逸尘的手上压下去。

与此同时,她身体微倾,往上倾,浴巾就这么掉落了下来。

此刻,两个人的距离真的很羞涩。

封逸尘坐在夏绵绵的床上,身体是往下倾的,因为打算给她盖被子。

而此刻的夏绵绵原本应该躺着的,但为了引诱封逸尘,所以手肘支撑着自己,这个上半身是往前倾的,两个人的距离就这么靠近了。

她甚至还能够感觉到封逸尘的呼吸,打在了他的脸上。

这个男人都到了这个地步了,居然眼神都不会往下看一眼。

漆黑的眼眸直直的看着她的脸。

她嘴角一勾。

裸露的手臂再次爬上他的脖子,仰头,亲吻着他的唇瓣。

唇齿相贴。

封逸尘又是这般,意外的没有拒绝,但也意料的没有主动。

她的唇瓣轻咬着,一点一点咬着。

她伸出小舌头,舔着他的唇。

她真是太喜欢封逸尘这性感到简直堪称完美的唇瓣了,弧度很好,唇形很好,厚薄适中,连唇色都该死的诱人无比。

她觉得封逸尘的这张嘴,她可以不耐其烦的玩一年,绝对不厌。

夏绵绵唇舌在封逸尘的唇瓣上辗转悱恻,好久才依依不舍的将舌头伸进了他的唇齿间。

封逸尘总是在等待。

等待她的靠近。

而她总是会靠近。

因为他很难主动。

她纠缠着他,呼吸很重。

她这次没有将魔抓伸进他的衣服里,即使她很想知道,封逸尘身上的红色疙瘩消失没有,但她觉得她要顺利睡了封逸尘,得需要技巧,也就是说,得换一种技巧。

她一只手攀着封逸尘的脖子,在支撑自己靠近他的力度,另一只手,抓着封逸尘规矩放在一侧的手……

然后。

放在了她的身上。

封逸尘手指微动。

夏绵绵甚至是强迫性的动作。

并带着他的手,缓缓由上而下……

“小姐!”门口,突然出现一个身影,下一秒伴随着一声“啊”的尖叫声!

夏绵绵无语。

小南那个打不死的程咬金!

封逸尘就这么规矩的从夏绵绵的身上起来了,那一刻顺手将被子盖在了夏绵绵的身上,甚至还包裹得很严实。

门口处小南跑了出去,“我什么都没有看到。”

声音很大,久久回荡。

夏绵绵无语。

没看到就没看到,吼那么大声,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

她看着面前在默默喘气的封逸尘,看着他一沉不变的脸颊上,那一刻似乎也因为刚刚的**而变得有些红润。

“我们还可以继续的。”夏绵绵说。

她能够感受到封逸尘在她身上的一些变化,这些变化甚至在刚刚没有小南的打扰下,可能真的会爆发。

然而……

夏绵绵心里咒骂。

小南丫的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好不容易她差点就上了封逸尘,好不容易差点让封逸尘擦枪走火!

她承认从上一世到这一世,封逸尘都是她体验男女之事的最想要选择的对象,然而她自己都衡量不出来,她到底对这个“最”的程度有多深,她甚至觉得,封逸尘如果不是这般一直不停的拒绝,她可能还没有这么强烈。

他越是这般,她就越是想要。

越是想要让封逸尘被她睡得死死的。

面前的封逸尘不会有他这么多的心理情绪,他只会默默的放松自己,然后缓缓起身,“下来吃了晚饭再睡。”

丢下这句话,封逸尘起身走出了她的卧室。

她看着封逸尘的背影,看得有些出神。

她也不知道此刻自己心里在想什么,有着什么样的情绪,总之,并不太好。

她起身,**着身体换了一套家居服,下楼。

楼下,封逸尘和林嫂以及小南都坐在餐桌上等她吃饭。

夏绵绵走过去,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所有人才拿起碗筷吃了起来。

小南一直低着头,脸红得跟红番茄似的,不用想也知道这妞的脑袋瓜里面此刻想的是多么不正经的画面。

她转头看着封逸尘,看着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刚刚的事情就像没有发生一般。

她转眸,漫不经心的说道,“封老师的过敏好了吗?”

“差不多了。”

“刚刚我也只是为了分散封老师的注意力而已,封老师别想多了。”夏绵绵说,说得还很故意。

封逸尘端着碗筷的手顿了顿。

仔细发现,似乎还能够看到他嘴角抿唇的一条不易发现的弧线,微微上扬。

他没有接话。

沉默的吃饭。

夏绵绵也吃饭。

总觉得自己刚刚的话语,说出来都是酸溜溜的。

她果然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晚饭之后。

夏绵绵真的再也挨不过了,回到房间就呼呼地大睡了起来,睡得很熟。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

夏绵绵觉得自己又满血复活了。

她神清气爽的起床,洗漱,化妆,换衣服,出门。

卧室的房门外,封逸尘也从自己的房间出来。

两个人正面相对。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大约也是习惯了她时不时总是有些过于深究的眼神,迈开脚步直接走开。

“封老师昨晚睡得不好吗?”夏绵绵漫不经心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封逸尘没有说话。

“黑眼圈这么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夜生活有多丰富似的。”夏绵绵继续在他身后,一边走一边对着他的后脑勺。

封逸尘就是可以冷漠到一言不发。

夏绵绵无趣。

每次和封逸尘都特么的不能好好说超过十句话。

两个人下楼吃早饭,各自上班。

夏绵绵坐在市场部小办公室。

张泉组织项目组的人员讨论昨天汇总的方案,夏绵绵真有些佩服职场上的人,在她看来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工程,而且非常有困难,但就因为有个时间限制,这些人就能够发挥自己最大的潜力然后超乎想象的做成。

她坐在会议室,认真的参与到项目之中,偶尔也会发表自己一些想法。

第一稿又经过了一番修改之后完成了。

下午,张泉就带着项目组的人去给夏锦航过第一稿。

夏锦航听着,很有领导的架子。

张泉汇报完毕,说道,“这次的方案整体理念都是夏绵绵想的,我个人觉得很新颖很有创意!”

夏锦航点头,看了一眼夏夏绵绵,“绵绵在这方面的能力一直都不容小窥,时不时就能够给人惊喜。”

“我也是尽我所能,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需要向张经理以及在做的同事学习。”

夏锦航笑了笑,其实也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情绪,他说,“明天一早我约了董事长过方案,到时候张泉以及参与这次策划的项目组成员都参加。在此之前,我对这个方案有几点需要修改和完善的地方,你们记一下。”

“是。”张泉恭敬道。

夏锦航提出自己的意见。

所有人认真的做着笔记。

夏锦航交代完毕之后,说道,“整理好了之后将文档整理成PPT,发在我的邮箱里面。”

“是。”

散会之后。

项目组的人员对夏锦航修改的地方又做了完善以及大数据分析。

看似简单的几个点,其实信息量很大,倒是最后大家都加了班,回家的时候也过了9点了。

夏绵绵有些疲倦的坐在小南的轿车回去。

小南一边开车,一边免不了说话。

她就不明白,小南怎么那么多话。

“小姐,今晚姑爷好像也在加班,林嫂给我打电话说家里就她一个人吃饭。”

“嗯。”夏绵绵应了一声。

“小姐,姑爷昨天晚上和你……”小南说,说出来之后又似乎觉得很羞涩,欲言又止,却好奇得要死。

夏绵绵捉摸着有小南在车上她是不能好好的休息了,她说,还有些咬牙切齿,“多亏了你,临门一脚被你给搅和了。”

小南内疚得要死,“对不起小姐,我真不知道你们会……”

“我真想早点把你嫁出去。”夏绵绵一字一句。

小南都快哭了,“小姐,我以后不随随便便进你的房间了我保证!”

夏绵绵难得搭理小南。

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怎么都有点怄得慌。

其实仔细想来,就算临门一脚,封逸尘也不见得会进去。

以封逸尘的尿性,就是都快出来了都能憋回去,就是这么有自控力!

她一路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回到家。

封逸尘没在客厅,大概是没有回来。

夏绵绵下班后跟着同事去食堂吃了点东西,晚上也不想再加餐,直接上了楼。

她去洗澡。

刚走进浴室才想起浴室的按摩的浴缸出了问题,昨晚也忘了给林嫂说让她找人来修理了。

她捉摸着封逸尘也没有回来,所以又走向了封逸尘的浴室。

她推开浴室的门。

我滴个去。

封逸尘正脱光了衣服,准备沐浴。

------题外话------

嗯,宅突然觉得,多增加些互动有利于咱们交流感情。

所以宅决定时不时得来个问题互动,亲们留言,宅随即抽取一名宅觉得有意思的评论奖励。

今日题目:

你们觉得夏绵绵撞见浴室中封逸尘活生生的这一幕,会做什么?

发挥你的想象!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