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章 阴谋起(3)请客聚餐/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浴室中,封逸尘背对着夏绵绵。

感觉到浴室门被人打开,甚至是条件反射的,速度很快的将自己的下身用浴巾围住。

夏绵绵眼眸顿了顿。

她刚刚是不是看到了浑圆的臀部,还有那精致的腰以及有力而修长的大腿。

封逸尘挡住自己的春色,转头看着夏绵绵,“有事儿?”

“我不知道你回来了,刚刚小南说你在加班。”

“你有什么事情?”封逸尘貌似不想听她废话。

夏绵绵视线火辣辣的放在他裸露的身体上。

她现在没有扑过去真是佩服自己强大的定力。

她说,“我房间的按摩浴缸坏了,打算借用一下你的浴缸。”

封逸尘看了她一眼,直接就走出了浴室。

明显是让她用。

她其实想说的是,他们可以一起用。

显然,封逸尘并不会答应。

夏绵绵脱掉衣服,躺在按摩浴缸里面慢慢享受。

这么享受了半个小时。

夏绵绵慢条斯理的换上睡裙,从浴室里面出来。

她转头,看着外阳台上封逸尘在抽烟。

封逸尘的烟瘾貌似有些大。

当然,很多时候她又发现封逸尘很少抽烟。

她真是看不懂封逸尘的,就算是小细节也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她离开封逸尘的房间。

封逸尘那一刻转头看了她一眼,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深深的抽了一口烟,白色的烟雾缓缓吐出,似乎,在释放什么……本能。

……

周四。

夏锦航将一份完整的方案呈现在夏政廷的面前。

夏政廷在听过夏锦航的汇报工作之后,对于夏锦航在这么短的时间能够做出这么完善的一份方案稿表示的赞许以及肯定。

夏锦航笑着恭敬道,“董事长过奖了,这次能够完成这个项目也是所有项目成员的功劳,特别是夏绵绵,打造风景开发区的文化理念就是夏绵绵提出来的,很有创意,综合市政近段时间一直在宣扬学习并保护传统,意外的和市政的观点不谋而合。相信更能够打动市政将项目更放心的交给我们夏氏集团。”

“这个理念确实很有竞争力。”夏政廷点头,那一刻转头看着夏绵绵,口吻温和,“绵绵你这次又让我对你刮目相看了!总是时不时得给我点惊喜,我都不知道你以后还会有多少惊喜等着我。”

“我会继续努力的。”

夏政廷又说了几句,大多是表扬夏绵绵的话。

夏柔柔坐在旁边,脸色极度不好,整个过程中夏政廷提都没有提她的名字,让她觉得又是尴尬又是嫉妒,身边的同事不知道怎么看她,她都不知道夏锦航到底在搞什么鬼,为什么要当着夏政廷的面这么去赞扬夏绵绵,这样的举动就是在让她难堪,无比难堪。

夏绵绵一直笑着附和,整个会议室的气氛很好。

但实际上……

夏绵绵心里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特别是夏锦航如此卖力的在夏政廷面前吹嘘自己表扬自己。

夏锦航不笨,通过这么长一段时间的了解,夏绵绵充分肯定,夏锦航肯定知道夏政廷的阴谋诡计,知道他们俩个人之间,最终只会留下一个人,如果她上去了,夏锦航就得下来,所以夏锦航绝对不会这么好心的搬石头来砸自己的脚,铁定又在打什么算盘。

她不动声色的想着些事情,表面上依然可以笑颜如花,一脸无害。

汇报完了工作。

夏锦航带着一行人离开董事长会议室,走进电梯下楼。

“投标书的方案商务方案部分的营销策划基本是完成了。”夏锦航说,“部分刚刚董事长提到的细节内容,张泉你再做细微的修改,不……”

夏锦航突然犹豫了一下,似乎是在认真思考,他说,“张泉你已经身经百战了,写方案稿已经无比纯熟了,我觉得这个时候有必要锻炼一下新人。”

张泉点头,“夏副总有什么请尽管吩咐。”

夏锦航说,对着夏绵绵笑了笑,“这次的方案让绵绵来主刀,董事长刚刚对你也无比肯定,我希望你可以在这次项目中有更大的进步,特别是专业的基础知识。”

夏绵绵其实并不意外。

想要栽赃陷害,不就是需要让她亲力亲为吗?

她笑着,“谢谢夏副总的肯定,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

“其他人配合夏绵绵,张泉你也对她多多指导。”

“是。”张泉点头。

那一刻是真的觉得夏绵绵在这方面是有发展的,也很想帮她迅速的上手。

事情交代完毕,电梯在此刻也打开了。

夏锦航直接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夏柔柔回到自己的座位,看着夏绵绵意气风发的样子,控制不住情绪,又冲进了夏锦航的办公室。

“你这么做,是想让我颜面尽失吗?”夏柔柔直截了当,“现在在所有人的眼中,我就是比夏绵绵矮了一截,你故意的吗?还是说你本来就是和夏绵绵一伙儿的,故意想要骗了我和我妈!”

夏锦航有些无语。

他看着夏柔柔,“我之前给你说的那些你都理解不了吗?我现在只是充分的在让夏绵绵嘚瑟。并给她一个机会让她往下跳!让她从高处摔下来,死的更惨烈一些而已。夏柔柔,做大事就是要能屈能伸,在这个方面,你差你母亲简直太远。你母亲那么能忍,你怎么就没有学到她的半点。”

“你在讽刺我吗?”

“我只是在提醒你,你别因为你个人的私欲和所谓的虚荣心毁了我一盘好棋!”夏锦航一字一句。

“你现在还在威胁我了?”夏柔柔眼眸一紧。

夏锦航什么东西。

不过就是旁系的而已,他父亲重用他也是抬举他,他就应该对他们家言听计从,做牛做马。此刻居然还好意思来这么怼她,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重,这个夏氏到底是谁家在掌权!

“夏锦航,我不管你怎么做,但我告诉你,如果你影响到了我的根本利益,我会和你没完!”夏柔柔丢下一句话,气呼呼的走了。

夏锦航脸色难看的看着夏柔柔的背影。

这个女人跟在自己身边,绝对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等把夏绵绵弄走之后,下一个就是夏柔柔了。

弄夏柔柔,半点都不用动脑筋!

动动脚趾母就行了!

……

夏绵绵开始整理方案。

她确实不是专业出身,所以效率并不高。

好在张泉人真的不错,一直在不停的帮她指导。

夏绵绵倒觉得自己可以通过这次的项目,招揽自己的人。

方案修改稿写了整整一天,下班时刻,数据分析室将投标书的投标金额报价整理了出来,这个金额已经提前给董事长过目了,没什么问题,明天就会在董事会面前把这次的投标方案做最后一次投票,通过了就算是定了下来,等着周一一早去市政现场投标。

周五上午十点。

夏锦航在董事会议上将这次的旅游开发区的投标书进行现场汇报。

几乎得到了百分之八十人的赞同,投标书一次性通过。

夏锦航是带着夏绵绵一起去董事会的,她在旁边负责做董事会的一些意见记录。

最后结束的时候,夏锦航当着所有董事会的面特别表扬了夏绵绵,说这次的方案稿是夏绵绵主刀,很有能力。

董事会大多也是会拍马屁的。

夏绵绵是夏锦航的女儿,多数人都会见风使舵的对夏绵绵表扬几句,一时之间,夏绵绵在公司的风头出尽,整个公司都传开了夏绵绵又一次因为自己卓越的能力在董事会面前惊艳了一把,全公司的人似乎都认同了她非凡的能力。

夏绵绵从各种羡慕以及各种肯定崇拜的视线中回到自己的位置。

夏锦航到底想搞什么鬼。

夏绵绵咬唇。

轰轰烈烈的把她推向最高处又轰轰烈烈的把她踩在脚底下?!

她冷笑。

把最终的方案稿拿给了装订好,密封之后拿给了综合部存档,等待周一的投标。

今天就难得的下了一个早班,还能够享受两天不加班的周末。

她坐在小南的小车上,脑袋其实是有些痛。

想事情的项目也会让脑回路崩塌,想这些阴谋算计,可能直接会让她的脑袋爆炸。

她以前作为杀手的生活没有这么复杂,那个时候的人生本来就简单。

要么活要么死。

全靠自己的拳脚功夫。

现在,全靠脑力值。

当然她不笨,在做杀手的时候学习的那些理论知识,老师说她考试成绩第一名,智商惊人,那个时候大概也只是因为对比的是习惯了用武力解决事情的人群,真正到了这个高智商高情商的地方,就有些吃力了。

她深呼吸,让自己放松。

人在紧绷的情况下可能想到的事情会适得其反。

她看着窗外,看着夕阳西落。

不知不觉,夏天也过去了。

她和封逸尘都已经结婚三个多月了。

三个月,床都没有爬上过。

她觉得自己不能想这些,想这些更容易让脑部神经爆炸。

她看着前面的小南。

这妞今天难得安静。

她蹙眉,“怎么不说话了?”

“小姐不是不喜欢小南说话吗?”小南委屈。

“我不喜欢你不也一直要说吗?”

“我也是有自尊的。”

“你不说算了,反正我给你机会了。”

小南嘟嘴,“小姐越来越不喜欢小南了。”

“我又不是同性恋。”

“我说的喜欢……”小南想要解释,突然又不说了,小姐那么聪明,就是在故意逗她。

夏绵绵轻轻的笑了笑。

她有时候真的会很烦小南,觉得她特笨特单纯话还特多,但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如果要说家人,她大概只会认可小南一人。

安静的轿车内。

夏绵绵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夏绵绵看着来电,接通,“小菜。”

“嗯,我是小菜。”那边开口道,“明天我律师事务所开业……”

“你是邀请我参加你的剪彩仪式?”

“我没有搞那么复杂,就是开业了觉得应该庆祝一下。晚上如果有空我想请你吃饭。”居小菜停顿了一下,又说道,“额,你可以叫上封先生一起。”

“就你一个人吗?”夏绵绵问。

“嗯。”

“好,明天在哪里吃?”

“你想吃什么?”

“你请客当然你说了算。”夏绵绵无所谓。

“你这么喜欢吃小龙虾……”居小菜嘀咕。

“小菜,尽量以清淡为主。”夏绵绵打断她的话。

“啊?”居小菜有些诧异。

“某人对辣椒过敏。”

“封先生?”

“嗯。”夏绵绵点头。

“那他真有点可怜。”居小菜直白。

夏绵绵觉得这个形容词真不错。

“去吃西餐吧,律师事务所旁边新开了一间比较高档的餐厅,我过路看了看环境不错,地址我等会儿通过地图坐标发在你手机上,明晚6点半,可以吗?”

“好。”夏绵绵一口咬定。

“那个……”居小菜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嗯?”夏绵绵声音轻扬。

“我没什么朋友,一直以来也不太会知道怎么对待朋友,如果我有什么做的不太周全的地方,或者我态度不太好的地方,你可以给我提出来。”

“小菜。”夏绵绵轻轻的叫着她。

居小菜那一刻又觉得夏绵绵叫她的感觉很是熟悉,却一时半会儿真的想不出来。

“朋友之间是没有什么不太周全的地方的。”夏绵绵提醒。

“哦,哦。”居小菜答应着,有些尴尬。

“明天我会准时到的,记得打扮漂亮点,毕竟你都已经是老板了。”

居小菜有些脸红的笑了笑,“明天见。”

“拜拜。”

挂断电话,居小菜捂着自己的脸。

第一次这么去邀请人吃饭,真的是第一次想要主动的分享一下自己的喜悦。

其实事务所很小。

在中环路的一个写字楼里面。

不到200平米地方,有几个办公桌,一个会议室,还有些简单的配备设施,她之前贴出了招募信息,大学刚毕业的应届生招聘了2个,有一定社会经验的律师招聘2个,五个人组成了一个律师事务所,当然还招聘了4个文职人员,也算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她此刻还坐在自己的办公室。

事务所经过装修经过招聘前前后后也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明天就正式成立了。

今天所有职员一起将自己的办公桌整理了出来,就等待明天9点准时上班,到现在其他人都走了,她却一个人留了下来。

突然有点舍不得离开。

这里是她一点一点靠着自己的努力,独立的开的律师事务所,连装修都是她自己定的黑白系简单风格,她其实以前从未想过自己会拥有这么一间事务所,当然赚不赚钱她不知道,至少她踏出了她人生的第一步。

好久。

她终于离开了事务所,关灯断电,锁大门。

走下电梯,去车库开车,离开。

车子在公路上缓缓行驶。

居小菜开车比较认真,今天却有些心不在焉,一边想着今晚回去吃点什么慰劳自己,一点也在畅想明天的新工作新环境。

所以,压根没有注意到,驾驶室油箱警示灯一直亮着。

前面一个红灯。

居小菜停在十字路口。

此刻夜色已经降临,华灯初上,城市渐渐被笼罩在一篇霓虹灯光之中,忽视喧嚣和浮华,其实驿城的夜晚也美。

居小菜想,人心情好的时候,可能看什么都是顺眼。

“嘟!嘟!”身后突然响起催促的声音。

居小菜回神,连忙踩下油门。

刚踩下去,车子居然熄火了。

她有些紧张,连忙又按下启动,车子启动的声音都变得奇怪了,居小菜踩油门,又熄火了。

后面促催声音越来越大。

居小菜汗水都急了出来。

她没处理过小车出毛病的情况,手忙脚乱,显得很是无措!

后面催促的声音越来越急促。

居小菜越是焦急,一直重复点火熄灭点火熄灭。

“哐、哐!”驾驶室车玻璃上突然想起敲打的声音。

居小菜真的被吓了一跳,就像自己做了什么错事一般,她猛地转头,看着车窗外穿着制服的交警,连忙拿下窗户。

交警看着居小菜的模样,顿了一下,随机问道,“怎么回事儿?”

“不知道,车子抛锚了,怎么点火都不行。”居小菜一连无助的看着交警。

交警低头看了看驾驶室操作台,有些无语,“你不知道你的车子没油了吗?”

“啊?!”居小菜一怔,猛地才反应过来。

她平时很少出这种情况的。

这种低级错误她怎么会范?!

脸刷的一下,红透了。

交警看着居小菜的模样,大概也是有些无语。

他转身对着后面的车辆,开始用手势指使其他车辆通过红绿灯路口。

居小菜一直坐在车上,整个人有些无地自容。

交警似乎是处理好了交通堵塞,快速的走向她,“前面200米处有一个加油站,你把手刹松掉,我在后面推车,你注意打方向盘。”

“这样可以吗?”居小菜很不好意思,从小到大她尽量不会给别人带来麻烦,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目前你能想到更好的方法吗?”交警反问。

居小菜低下头,一副做错的事情等待受罚的小学生模样。

“走吧。”交警看了她一眼,嘴角似乎还笑了笑,走向了车尾,推车。

居小菜努力的把好方向盘握好,感觉到缓慢行驶的速度,一步一步终于停靠在了加油站,连忙下了车。

交警满头大汗,有些喘气的说道,“你下次注意,没油了不仅开不了车,对车子的消耗也不好,你车这么贵。”

居小菜连忙点头,“我下次会注意的,真的谢谢你。”

交警点了点头,对着居小菜笑了一下。

居小菜一怔。

突然觉得面前这个交警很有亲切感,不像一般公职人员那么冷漠。

她看着他满头大汗的模样,此刻用交警的衣服在擦拭着自己的额头,有些憨厚老实的模样,连忙转身从车上拿出纸巾,“你擦擦吧。”

交警一怔,接过纸巾,“谢谢。”

“我应该谢谢你。”居小菜脸红。

交警似乎也并不擅言谈,有些尴尬的说道,“我还在执勤,居小姐,没什么事儿我就先走了。”

居小菜点头,点头那一瞬间,突然想到什么,“你认识我吗?”

为什么会叫知道她姓什么。

还是说……

也对,之前她和凌子墨的新闻也没少上过头版头条。

“我可能长了一张大众脸。”交警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那晚上你报警说凌子墨擅闯民居,是我处理的。”

“啊!”居小菜惊呼,就是觉得有些面熟。

但真的没有认出来。

“你不是派出所的民警吗?怎么突然又变成交警了?”居小菜诧异。

交警笑了笑,“职位调动很正常。”

“是不是凌子墨打了你小报告?”居小菜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这样。

“其实交警的工资还高一点。”交警笑着说道。

但明显要辛苦很多。

居小菜有些抱歉。

她没想到凌子墨真的幼稚到这个地步。

那晚上她不知道凌子墨最后几点离开警察局的,反正半夜凌晨又给她打电话,她提前关了机,第二天收到短信也没有回复,这几天还算安宁。

“我真的走了。”交警说着。

居小菜点头,带着歉意,“你慢走。”

交警快速的离开。

居小菜看着交警的背影,此刻油箱也已经加满,居小菜付了钱回到车上,启动车子离开。

离开,却终究有点心里疙瘩。

她一路将车子停在小区地下车库,想了想拿出电话,拨打。

那边并没有接。

居小菜咬牙,正准备拨打第二次的时候。

电话突然响起。

居小菜看着来电,接通,“凌先生。”

“居小菜,你舍得给我打电话了?怎么,想我了?”凌子墨总是一副,洋洋得意的语气。

但他绝对不会告诉任何人,在居小菜刚刚给他打电话的时候他是故意没接的。

下一秒,又怕居小菜那蜗牛一般的女人不会给他再打了,忍不住给拨到了回来。

“上次处理我们纠纷的民警,你对他做了什么?”居小菜问,隐约还能够听到吵杂的音响声,猜想他应该在夜场。

“你管我!”凌子墨口吻非常不好!

居小菜这是在质问他了?!

她凭什么质问他!

“我希望你以后不要这么幼稚,他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居小菜,你说谁幼稚了!你没看到那天他对我那不屑的态度吗?我没让他丢掉工作都是对他仁慈了,你还好意思打电话来恶人先告状!我告诉你居小菜,我想做的事情你最好少插嘴,以前结婚的时候你都没能奈何如何,现在婚都离了你更没资格了!”

居小菜抿唇。

凌子墨说得有道理。

她说,“打扰了,再见。”

电话挂断了。

她是想要让凌子墨把那个小民警调回他原来的位置,但果然,她想太多了。

她打开车门下车。

电话突然又响起。

居小菜看着来电,犹豫了一下,接通。

“居小菜,你居然挂我电话!”那边咆哮。

居小菜揉着自己的耳朵。

“以后这种事情只能我做!”说完,猛地挂断了。

凌子墨拿着手机,莫名暴躁。

居小菜真是翅膀长硬了!

“喂,干嘛发这么大火,这么多美女还不能让你降火吗?”身边是他的朋友,一起吃喝玩乐的朋友,正搂着夜场的女人,喝着酒看着他。

不能降火。

骂的,都快被居小菜那个女人气死了。

为了一个小民警来质问他。

就为了一个小警察!

“话说子墨。”那朋友放开身边的女人,走过去坐在凌子墨旁边,有些好笑的打趣道,“你都和居小菜离婚,你还和他藕断丝连的。你这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突然喜欢居小菜了!”

“你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会喜欢上居小菜!是她一直巴得我不放。你以为她离婚为了什么,位的还不就是引起我的注意!”凌子墨很不屑的说道,“居小菜这种丑女人,我连正眼都难得去看她。”

“我就说你不可能这么没有出息。”那人笑了笑,喝了点酒,“不过说实在的,居小菜也不算丑,就是不太会打扮。那晚上在跃龙山庄我看到她了,没戴眼镜长得还挺好看的,身材也不错。”

“嘿,你们在说谁身材不错,今天好不容易子墨答应出来玩,你们不好好玩女人,说什么八卦!”另外一个男人过来。

整个夜场包房中乌烟瘴气,男男女女很多很**。

“我们在说子墨的前妻居小菜。”那人说道,“我说居小菜变漂亮了。”

“你说龙门的那个宴会是吧。”另一人突然也有点兴致,附和道,“我当时也没认出来,不是有人在旁边给我讲那是居小菜,我都还打算打听打听那女人是谁家千金。”

“你就是看到女人都想上。”

“说的你好像不是一样!”男人在这方面毫不避讳,特别是在这种场合,“不过本大爷20多岁了阅女无数,什么女人没有体会过,倒是居小菜这种,我还真没有上过,有点兴趣。”

“口味变了啊!”

“你别说你没兴趣。居小菜这种一看就性冷淡的女人,你不觉得床上很有挑战性?”男人邪恶一笑。

“万一她床上很骚啦,人不可貌相。”

“问问子墨。”男人看着旁边的凌子墨,“居小菜在床上怎么样?别告诉我你都没上过她,我绝对相信你做得出来,你喜欢的女人大多是浪荡型的,居小菜这种你吃得下去吗?”

凌子墨狠狠的看了他朋友两眼。

那两个人也没有注意到凌子墨的情绪,又说道,“这么一说,我还真想尝试一下,很想看看居小菜被压在身下时,那骚浪的模样,想想都他妈的石更了……”

“哐!”男人还在YY之中,突然就感觉到一个拳头狠狠的打了过来。

那男人完全没有反应过来,看着一脸怒气紧握着拳头的凌子墨。

“你疯了吗?”

“妈的,让你说,让你麻痹的嘴贱!”凌子墨又一个拳头冲了过去。

“又不是她妈的没有玩过一个女人,你发神经啊!”男人怒吼,和凌子墨打了起来。

凌子墨肚子里窝着一股子气。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气什么,发生就是想要发泄。

反正就是想要揍人。

两个人疯狂的打了起来。

其他人拉都拉不住。

到最后不知道谁先趴下,反正停下来的时候,凌子墨躺在地上起都起不来了,全身都他妈痛。

他麻痹的。

今晚到底在发什么神经!

……

翌日。

难得的周末时光。

夏绵绵一觉睡到自然醒。

她心情很好,伸着懒腰去浴室洗漱。

今晚居小菜请吃饭,还真是破天荒的事情。

她洗漱完毕之后,穿着家居服下楼。

封逸尘在楼下看报纸,显然今天也没有要去加班的打算,身上穿着的也是一套家居服,还是那么帅。

她一步一步的下楼。

林嫂看着夏绵绵起了床,才开始把早餐盛到桌子上。

所有人围坐在桌子上吃早餐。

夏绵绵吃着吃着突然开口,“封老师今晚有空吗?”

“嗯?”封逸尘扬眉。

“居小菜的律师事务所今天开业,晚上说请我吃饭,然后说可以带家属。”

带家属……

夏绵绵笑了笑。

名义上的也算。

“有空。”封逸尘淡淡道。

“那就说定了,晚上6点半中环路西餐厅。”夏绵绵说。

“嗯。”封逸尘又是点头,就是不会多说一个字!

夏绵绵习惯了,也不再多说。

早饭之后,夏绵绵就在家里看电视。

封逸尘回书房,即使周末不去公司,也会待在书房处理一些公务。

夏绵绵基本是习惯了封逸尘的作息。

和她完全不同。

她宁愿在公司加班加到通宵也不喜欢把事情拿回家里做。

家里就是放松的地方。

她基本半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了。

上午11点多有人按门铃。

小南去开门,开门的时候吓了一跳。

夏绵绵蹙眉,看着玄关的位置。

这货,这货是凌子墨吗?!

这脸肿得跟葫芦娃似的,他怎么好意思出门的!

凌子墨睨了一眼小南,那傲娇的表情翻着白眼。

有什么好尖叫的,没见识的小保姆,他难得搭理。

他走进客厅,环顾了一周,“逸尘呢?”

“楼上。”

凌子墨直接上楼。

“喂。”夏绵绵看着凌子墨那鬼样,“你被人报复了?”

“说什么笑话!”凌子墨冷笑,“大爷我揍人了!”

“你这样子看上去不是揍人。”

“那是你没看到对方那鬼样。”凌子墨得意的说道,“爷的肌肉不是白练的!”

夏绵绵无语。

怎么看凌子墨都只是空有一副皮囊而已。

她最多三招就能让他趴地上起都起不来。

凌子墨没再搭理夏绵绵,往楼上走去。

他实在是无聊,在家折腾了很久,脑袋里面全部都是些他自己根本不想想的乱七八糟的事情,索性就出门转转,也没什么目的,那一刻觉得自己好像还特惨,他分明到处都是朋友,却不知道能够找谁来陪自己,最后就只想到封逸尘了。

给他打电话,封逸尘说在家不出门。

他就不请自来了。

夏绵绵从凌子墨的背影上转移视线。

继续看电视。

她在客厅看了一天的电视。

凌子墨来了之后就赖在这里没走了。

中午一起吃了午饭。

下午封逸尘有事儿没再陪凌子墨,估计还撵他了,凌子墨够厚脸皮,没走,在客厅上和夏绵绵一起看综艺节目。

夏绵绵实在是很不待见凌子墨,看着这货笑点低到她简直觉得他们看得不是一个节目。

从头到尾一直在笑,一直在笑……

小南有时候都忍不住过来吐槽,“这是疯了吗?”

完全不明所以的不知道凌子墨在笑什么。

夏绵绵也遭不住了。

4点多上楼,回房间玩一会儿手机,然后换衣服化妆。

5点半从房间出来。

凌子墨还特么的一个人在客厅特别自在的看电视。

“你要出门?”凌子墨回头看着夏绵绵的模样,诧异。

“嗯。”夏绵绵点头。

知趣点的人应该自觉离开了吧!

“哦,没什么,你不用陪我,有逸尘陪我就行了,你要有事儿你就随便吧。”凌子墨丫的特别不知廉耻的说着。

“封逸尘也要出门。”

“去哪里?”凌子墨询问。

“出门吃饭。”

“你们俩吗?”凌子墨看着他们,“没看不出来封逸尘还有点小情调!”

“一个朋友请吃饭。”夏绵绵觉得对着凌子墨这头猪,她都懒得解释了。

“我就说封逸尘怎么可能突然就开窍,他一脸性无能的样子。”凌子墨又嘀咕。

夏绵绵虽然觉得凌子墨的形容词不错,但真不想搭理他了。

她坐在一边的沙发上,不想说话。

“能带我一起吗?”凌子墨突然很积极,眼睛璀璨璀璨的看着夏绵绵。

“你今天是没有人要的吗?”夏绵绵无语,“你那些猪朋狗友呢,还有外面那么多女人,随便找一个不好?”

“你不也看到我和猪朋狗友打架了吗?至于女人……本大爷这样让女人看到多扫面子!”

夏绵绵笑了笑。

这模样就应该让居小菜看看。

她说,“你想跟着就跟着吧,反正这朋友你也认识。”

“谁?”

“去了不就知道了。”

“我怎么都觉得夏绵绵你很腹黑!”凌子墨还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夏绵绵耸肩,“不想去就不去了,也没有谁强迫你。”

凌子墨蹙眉。

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女人心思诡异!

但最后。

他还是屁颠屁颠的跟着封逸尘和夏绵绵一起去吃饭。

他一向耐不住寂寞,最烦的就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玩,昨晚打了架之后就被送去了医院然后处理了伤口回去,莫名的睡不着,想起他那些朋友对居小菜说的那些话……卧槽,他麻痹的还想揍人。

但静下来一想,他也不知道自己在发什么脾气。

整个晚上就全是居小菜的在床上的模样,早上起床的时候居然可耻的……湿了一床!

他成年以来,不对,还未成年时这种事情就不会发生在他身上了。

心情莫名烦躁,就出门瞎逛了。

他不太喜欢去深究一件事情,从很小很小也不知道多小的时候开始,他就很享受身边都是朋友身边都是女人的状态,他就沉醉在酒光食色之中,怎么爽怎么玩,没瞎功夫乱想!

封逸尘开着车到了目的地。

夏绵绵下车。

凌子墨跟上。

三个人一起走进西餐厅。

服务员热情的招待,带着他们去订好的包房。

包放不大,刚好就是4人坐的饭桌。

居小菜已经提前到了,正在和服务员点餐。

正点完,抬头就看到了进来的封逸尘和夏绵绵以及……一脸惨不忍睹的凌子墨。

------题外话------

昨日问题奖励ivychooi88币,那句“你的小封看得我好兴奋”甚得宅心!

承认吧,宅也好……大写的污!

今日问题:

请用一句话形容凌子墨这头二货猪!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