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 阴谋起(4)陷害报复/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卧槽,居小菜!”凌子墨声音突然很大。

西餐厅本就安静,他声音就更大了。

居小菜眼眸微转,从凌子墨的视线上转移。

他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走进包房,无奈的说道,“甩都甩不掉,我也没办法!”

“什么甩不掉,夏绵绵是你让我跟着你一起来的。”凌子墨反驳。

“是谁主动说要带你一起的?”

“我他妈又不知道请你吃饭的是居小菜!话说你和居小菜什么时候成朋友了,她这样还能交朋友!”凌子墨声音依然不小。

居小菜咬了咬唇。

凌子墨从来不会考虑她的感受。

“说真的,你能交到朋友我也觉得稀奇。”夏绵绵直言,看都没有看凌子墨一眼,直接坐在了餐桌旁边,又说道,“也没有人拦你,你要走现在就可以走了。”

凌子墨真的觉得自己会被夏绵绵气死,此刻会堵得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转头看着一脸冷漠还事不关己的封逸尘。

封逸尘怎么就娶了这么一个老婆。

看看他还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

封逸尘一向不喜欢参与口舌之战,他跟着夏绵绵坐在了她的旁边,也没有搭理凌子墨。

包房中没有了凌子墨的声音,显得安静了些。

居小菜作为今晚的主人,对着夏绵绵拉开了话题,“这是新开的,我也不知道什么好吃,就点了些这里的招牌。”

夏绵绵点头,“我只要有肉就好,他反正对吃没什么要求。”

“嗯。”居小菜甜甜一笑。

她今晚没有戴眼镜了,头发也放了下来。

衣服穿的是职业套装,但明显和平时穿的那种不太一样,套装是一件白色衬衣和一条黑色包裙,衬衣不再一板一眼,改良后的款式让她看上去时尚很多,也不缺乏干练,特别是下身的包裙,尺寸刚刚好,将她圆润的臀部线条包裹得紧紧的,凸显得她腰间的纤细也越发的明显。

凌子墨看着居小菜,看着她笑起来的样子……

他心情突然很不爽,有些生气的一屁股坐在了餐桌旁边。

居小菜看了他一眼。

凌子墨也转了过去。

两个人彼此看着彼此。

凌子墨大声说道,“钱都是我给你的,劳资吃你一顿饭怎么了?!”

居小菜转移了视线。

夏绵绵忍不住笑了一下。

凌子墨这头猪!

突然又安静了那么一秒的房间。

夏绵绵开口,“事务所周六也会上班吗?”

“看了黄道吉日,今天开业比较好,所以让大家周六都来上班了,下周开始就按照工作日上班。”居小菜解释。

“事务所有多少人?”

“加上我一起5个律师,还有4个文职。”

“挺好的。”不大不小,特别适合居小菜。

“嗯,慢慢来吧。”居小菜微微一笑。

又是这种,笑起来眼睛弯弯的模样。

居小菜这女人不是不会笑的吗?!

凌子墨一股子不舒服,插嘴,声音也有些阴阳怪气,“你拿着我的钱开事务所当老板,还嘚瑟!”

“凌子墨,认赌服输的道理都不懂吗?亏你还一大男人!”夏绵绵忍不住吐槽,“不管小菜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但现在法律上,合规合法的都是居小菜的,你就没有资格评价。你有那本事儿,你再从居小菜手上拿回来啊,没本事你嘚吧嘚吧个什么劲儿!”

“夏绵绵我跟你是有仇吗?”凌子墨狠狠的瞪着夏绵绵,“我他妈是你老公最好的朋友,小时候就是!”

“我也在怀疑我老公小时候眼光怎么这么差。”

我老公……

封逸尘万年不变的脸上,似乎有了一丁点表情。

“不说了。”凌子墨觉得自尊心受损,“看在逸尘的份上,我忍你。好男不跟女斗。”

“那你还缠着小菜不放。”夏绵绵直言。

凌子墨觉得自己真的要气血身亡了。

他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直接走出了包房。

夏绵绵看着凌子墨的举动,回头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表情很淡然,此刻反而还笑了笑。

凌子墨一向都是怼别人的,难得遇到对手。

心里莫名还有点小爽。

不多时。

服务员开始上菜。

都是些精致的价格不菲的顶级西餐。

夏绵绵觉得居小菜终究是客气的。

但也无妨。

居小菜确实有钱,何况朋友的关系也要慢慢才能熟络。

三个人拿着刀叉正准备开动。

凌子墨又回来了。

夏绵绵都不知道凌子墨的脸皮怎么可以厚到这个地步。

“我就是去上了个厕所,你看什么看!”凌子墨对着夏绵绵的视线,一脸无语的表情。

夏绵绵不想和他怼了,影响食欲。

四个人吃晚餐。

居小菜准备了红酒,她知道夏绵绵喜欢喝。

没想到……

凌子墨喝得更多。

居小菜基本没怎么喝,因为酒量不好。

封逸尘更不会喝了,毕竟他酒精过敏。

一顿饭吃得不快不慢,气氛也不好不坏。

居小菜去结了账。

四个人走出餐厅。

封逸尘和夏绵绵先走了,叫凌子墨一起,死活不走。

餐厅门口就剩下居小菜和凌子墨了。

居小菜知道凌子墨见不得她好过,夏绵绵他们一走,免不了会冷言相向。

她这一刻反而想他早点发泄完,她早点回去。

“我喝醉了你送我!”凌子墨开口,很大爷的口吻。

居小菜说,“我也喝了点酒。”

“你就喝了一口!”凌子墨拆穿。

居小菜抿唇。

确实就喝了一口。

因为饭桌上基本都是凌子墨在和夏绵绵对喝,她和封逸尘反而成了陪衬。

“那你等会儿,我去开车。”居小菜不想和凌子墨吵架。

她去一边的停车库把车子开了过来。

凌子墨大摇大摆的坐在副驾驶室,翘着二郎腿。

“回哪里?”居小菜询问。

这么早,凌子墨一般不可能回家。

“你想我回哪里?”凌子墨一笑,本来脸就够狰狞了,此刻笑起来更难看了。

居小菜就这么看了他一眼,淡淡道,“我不知道。”

“居小菜,我倒是有点想要看看你的耐心到底有多久,能伪装到什么时候。”凌子墨把窗户按了下来,似乎是不想和她待在一个空间。

晚上的风带着一丝凉意。

居小菜没有多说。

她直接把车子开向了凌家别墅。

她不知道凌子墨会去哪里,也不想和他纠缠,很有可能她说什么,他还会故意唱反调。

她就把他送回别墅,至于晚上要去哪里,那都是他的事情。

车子缓慢的在公路上行驶。

按照以前,凌子墨绝对会吐槽她开车的速度,今晚反而异常的安静,坐在副驾驶室,没有说一句话。

居小菜不想了解凌子墨,以后都不想再去了解了,所以不想深究凌子墨的改变。不管是不是改变或者,仅仅只是抽风。

三十多分钟。

轿车停靠在了凌家别墅门口。

居小菜平稳的停好车,转头。

转头就看到凌子墨靠在后座椅上睡着了。

此刻头扭曲的歪着,搭在脖子上,看着都难受。

睡相也不太好。

居小菜熄火。

她其实不知道此刻是不是应该叫醒他。

而她真是怕了凌子墨了,她真怕他吵醒他,他会火冒三丈。

但她实在不想陪着他在这里,等他睡觉。

时间滴答滴答。

凌子墨没有半点要醒的迹象。

居小菜看了看时间。

晚上9点多。

按照平时,特别是周末,凌子墨的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凌子墨。”

终究还是忍不住叫他。

凌子墨依然在酣睡。

“凌子墨。”声音稍微大了点。

那个男人一动不动。

居小菜咬唇,伸手去碰他的手臂,“凌子墨……”

“啊!”凌子墨突然一个惊吓,猛地一下睁开了眼睛。

大概是真的被吓到了。

他眼眸直直的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捉摸着,凌子墨又该发脾气了。

她等了一会儿。

等了一会儿……

“唔……”居小菜一怔。

凌子墨突然一把拽着居小菜的手臂一个用力将她拉近了些,身体也直接往居小菜那边靠了过去,一个重重的吻压在了居小菜的唇瓣上,直接而粗暴。

“唔……”居小菜反应过来,开始反抗。

凌子墨反而抱得她越来越紧。

嘴上的力度也越来越强烈。

居小菜突然一个用力。

“啊!”凌子墨几乎是弹开的。

他捂着自己的嘴。

“你咬我做什么!”凌子墨痛得想要杀人。

居小菜擦了擦嘴唇。

很明显的举动,在凌子墨的眼底下,瞬间就变成了一团火焰,愤怒的火焰。

“到你家了。”居小菜提醒,把脸转向了一边。

凌子墨回头看了一下窗外,又转头看着居小菜,“装什么装!”

居小菜不说话。

“那晚上不是挺能享受的吗?”

那是你。

不是她。

居小菜直接打开车门先下了车。

凌子墨看着她的模样,脸色一沉。

他抽调安全带,也下了车。

宁静的别墅区,夜色下唯美如画。

居小菜已经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踏入过这里的大门了。

貌似从凌爷爷去世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出现在这种地方!

居小菜此刻也只是站在门口外,站在一盏昏黄的路灯下,纤细凹凸的身段在灯光的阴影下衬托得越发的诱人,那双笔直的双腿,凌子墨恍惚还能记得,绝美的手感。

他可耻的身体居然开始有了反应!

麻痹!

凌子墨转身突然就走了。

别以为可以引诱他。

他不屑!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的背影,松了口气。

她转身准备回到车上。

离开的凌子墨突然又折了回来。

居小菜警惕的看着他。

“你以为你穿成这样很好看吗?你以为你身材很好吗?你以为你可以引诱到谁吗?”凌子墨狠狠的瞪着居小菜,“丑、死、了!”

最后三个字,特别用力。

说完之后,这次真走了。

居小菜看着他的背影,漠然的回到小车上。

她淡淡的启动车子离开。

刚刚凌子墨说的话,要说不在乎真的有点自欺欺人了。

在凌子墨的心目中,她大概是怎么样都是难看的。

有时候讨厌一个人就连她呼吸的样子都是丑陋的。

她哑然一笑。

其实今天本来没有打算这么穿的,也没有想过要取掉眼镜,甚至最后因为实在不习惯看不清楚所以她还佩戴了隐形眼镜,她去配眼镜的时候戴了整整半个小时后才带进去,此刻也有点发炎了。

她想着今晚是请夏绵绵吃饭,夏绵绵大概是很想她要改变所以她不想让她太失望。

如果知道凌子墨要来,可能她还是会扎起马尾,戴上眼镜。

现在这一刻却突然觉得,怎么样其实都是一样的。

在凌子墨心目中,她没什么差别。

这样也挺好的。

虽然有点虚荣心在作祟,但反而轻松了。

以后,也不需要再有什么顾忌!

……

一晃。

周末两天过去。

夏绵绵第一天在家躺了一天,晚上和居小菜吃了饭。

第二天又在家躺了一天。

周一就到了。

休闲的时光就是这么短暂。

夏绵绵穿着时尚的职业装去上班。

到达公司,一早就看到夏锦航西装革履走出公司,听说是陪着夏政廷一起去市政招标。

夏政廷亲自去,可想夏政廷对这个项目的重视程度。

当然不只是夏氏如此,驿城几个招标的大公司都是如此,听说封尚集团也是。

今天早上从家里出门时,就明显能够看得出封逸尘的穿着更加正规和严肃,大概也会陪着他父亲去市政亲自投标。

到目前为止,项目处于等待结果的状态,所以夏绵绵以及其他项目组的成员还有点悠闲。

一直到下午3点多。

夏锦航回来了。

脸色并不太好。

一回来貌似就在办公室发脾气,整个市场部都处于一片低气压之中,谁都不敢出一点点纰漏,连呼吸都是秉着的,不敢大肆。

大家都知道,可能是项目出了点问题。

夏绵绵也料到了。

下午4点半。

夏锦航从办公室出来,脸色依然难看,他直接走向夏绵绵,“跟我去一下董事长办公室,董事长找!”

要来的终究要来。

夏绵绵也很坦然,她跟上了夏锦航的脚步。

夏柔柔看着夏绵绵的背影,嘴角邪恶一笑。

活该被弄死!

看你还能怎么嘚瑟!

董事长办公室门口。

夏锦航停了停脚步,回头,脸色有些凝重。

夏绵绵冷漠的看着他。

看他要装成什么样子。

“绵绵,董事长今天心情很不好,项目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顺利,今天从投标之后董事长就一直在和市政的周旋,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好的结果,刚刚给我打电话,让我叫你一起,你做好心理准备。”夏锦航似乎还一脸同情的模样。

“好。”夏绵绵反而笑了笑。

夏锦航也回以了一个笑容,心里的坏水比谁都多。

亏夏绵绵这个时候还笑得出来。

夏锦航暗自冷笑。

他转身,表情依然严肃,敲门。

“进来!”里面是夏政廷确实非常生气的声音!

夏锦航深呼吸一口气,推开房门。

夏绵绵跟着夏锦航的脚步。

房门内,夏政廷坐在自己的办公椅上,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冷眼看着进来的夏锦航和夏绵绵,声音冷冰的说道,“百分之九十可以拿到手上的项目,现在搅黄了!”

夏绵绵没有说话。

她看着夏政廷。

夏政廷的视线也放在了夏绵绵身上,那份怒气毫不掩饰,“你知道是什么情况吗?”

“我不知道。”夏绵绵没有半点畏惧。

“你没给她说明情况?”夏政廷问夏锦航,口吻也不太好。

“我还没给她说,我是想……”

“你知道雅玛集团吗?”夏政廷似乎没耐心听夏锦航解释,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质问夏绵绵。

“知道,也是这次市政旅游开放项目的竞标公司之一。”夏绵绵认真的问答。

“那你知道雅玛集团和封尚集团有什么潜在关系吗?”

“我不知道。”夏绵绵依然这般,毫不畏惧,说得直白。

“夏绵绵!”夏政廷“啪”的一下,手狠狠地敲打着办公桌。

声音很大,愤怒无比。

夏绵绵眼眸微紧。

夏锦航心里在阴笑。

“你当初是怎么给我承诺的!你说你和封逸尘感情并不好,你说你是我们夏家的人!那你说我们的投标书为什么会流落在别人的手中!”夏政廷大声怒斥,那模样真的恐怖到,夏绵绵觉得如果真的可以吃人的话,夏政廷要吃了她!

她看着夏政廷,不吭不卑,“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会让你如此大的火气,更不明白为什么会喷在我身上,我需要一个理由。”

“夏绵绵,你还在这里给我演!”夏政廷狠狠的说到,“我没有揭发你报案就是看在你是我女儿的份上,如果是其他人,你现在早被关押了起来,以泄漏商业机密为罪名!”

“那你告我吧,我不怕!”夏绵绵直言,甚至话语间还有些咄咄逼人。

“夏绵绵!”

“我没错,我为什么要怕!”夏绵绵说,“我倒是很想公安机关插手,以还我一个清白!”

夏政廷狠狠地看着夏绵绵,看着她一脸坚定的模样。

夏锦航连忙打圆场,倒是没有想到夏绵绵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有如此气魄,没有哭哭啼啼说委屈,反而如此坦然,他眼眸一紧,连忙开口道,“大伯,算了,绵绵终究是你的女儿,有什么事情好好说。犯不着把自己家的事情给外人知道了,何况引来官司对我们公司怎么都是一个负面宣传。”

夏政廷冷冷的看着夏绵绵,“你说,我们的方案稿是不是你泄漏出去的?”

“为什么说是我?”夏绵绵反问。

“今天一早我去市政投标,我们的投标金额和玛雅集团就相差了100万,投标的方案宗旨基本一模一样!”夏政廷尽量控制脾气把事情阐述,“而玛雅集团现在和封尚集团有一个大技术开发项目的合作在洽谈,一直处于搁浅的状态。封尚集团从一开始就是为了给市政凑数竞标,从他的投标价格就能够看得出来他对这次的项目没兴趣!”

“他没兴趣但不代表他不可以做个顺水人情,玛雅集团的技术流一直在行业前列,封尚一直想要买断他们的一个科技产品同时申请专利,如果封尚集团这次配合玛雅集团得到市政的旅游开发案项目,对他们想要得到科技产品合作有着推动作用,甚至说也许就是玛雅开的一个条件!”

夏绵绵就这么默默的听着,理清楚来龙去脉。

“纵观这次开方案项目涉及的所有人员,除了你和封尚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之外,还有谁?!”夏政廷说道这里,压抑的怒火又无法掩饰,声音又抬高了些!

“夏柔柔难道不是吗?”夏绵绵直白。

夏政廷脸色一沉,“她有什么关系!”

“夏柔柔一直喜欢封逸尘,爸难道不知道?”

“夏绵绵,你不要在这里信口雌黄!”夏政廷脸色更黑了。

“绵绵,你怎么能这么说,现在你都和封逸尘结婚了,这么来诋毁自己的亲妹妹好吗?”夏锦航见缝插针,倒是很会将她退到更高的浪尖上去,“何况柔柔怎么可能知道封尚集团和雅玛集团的技术合作开发项目,她没有这么大的信息来源。”

“那你怎么觉得我会有?”

“你和封逸尘结婚这么久,两个人床头上磨耳根子,知道的事情当然比别人多……”夏锦航说,就是把所有矛头都指向她。

“如果我说我和封逸尘结婚这么久我还是处女你信吗?”夏绵绵一字一句,说得掷地有声。

夏锦航明显被怔住了,一时半会儿堵得没有说出一句话。

显然,夏政廷也有些惊讶。

夏绵绵没有管其他人的情绪,对着夏政廷非常严肃非常认真,“爸,我想和你单独谈谈,现在。”

夏政廷眉头一紧。

夏锦航狠狠地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这是故意支开他?!

她要做什么!

这一刻突然有些惊慌,夏绵绵果真并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夏政廷沉默了两秒,在商场上混迹这么多年,都不是省油的灯,此刻冷静下来也觉得事情似乎太武断了点,他转头对着夏锦航,“锦航你先出去。”

夏锦航此刻肯定不能表现出来什么。

他点头,“大伯,绵绵,你们好好谈,都是一家人。”

不忘,充当好人。

夏绵绵冷冷的看着夏锦航的背影。

办公室的房门被再次关了过来。

夏绵绵开口,“爸,我不管你信不信,当着你的面,我可以对天发誓,我没有出卖过我们公司,更不可能把我们家的东西拿给封家,我说的那句我还是处女并没有骗你!”

夏政廷看着夏绵绵,长年在外算计的人,当然不会轻易表态。

“爸,你就不觉得这件事情很奇怪吗?为什么发生了这种事情你会怀疑的第一个对象是你的亲生女儿而不是其他人?你有没有想过,会不会是被人故意栽赃陷害了!”夏绵绵话锋一转,不再啰嗦其他,回到事情的本身,“是不是有谁故意引导你将矛头指向我,离间我们父母之间的感情。”

“怎么说?”夏政廷眉头一扬,越发也有点怀疑,当然对夏绵绵也不可能完全相信。

“封尚集团和雅玛集团有合作,我不知道,我想不仅是我,很多人都不知道,我相信夏柔柔一定也不知道。我承认我刚刚只是有些激动,但并没有想要诬陷柔柔的意思。而这么**的事情,关系到商业机密的合作案,谁告诉你的?”

夏政廷突然一个激灵。

他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说,“我想是夏锦航!”

“你在怀疑什么?”

“夏锦航知道的事情会不会太多了点?”夏绵绵直接指向矛头人,“爸就不觉得,他也很可疑吗?”

“锦航在商场上很多年了,交际广,人脉多,得到很多其他人不知道的消息也很正常。”夏政廷一边怀疑,又在一边肯定,“而且锦航跟着我很多年了,一直以来都不会做任何对公司不利的事情,人确实聪明能干,否则我也不可能把他放在我身边这么久。”

“我从来没有怀疑夏锦航的能力,反而就是因为他很聪明很能干,所以才会知道做什么对自己有利。”夏绵绵表情肯定,“我猜想,夏绵绵应该也知道,你把我安排到他身边的目的。”

夏政廷带着质疑的目光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继续说道,“爸,我现在没有证据我也不能让你相信我的怀疑,当然,爸不是也没有证据说明这一切是我所为。但不得不说,投标方案泄露的始作俑者,不是我就是夏锦航,其他人没有动机也没有那个实力!”

夏政廷看着夏绵绵,深想她说的一切。

他现在确实没有任何实际证据,也确实如夏绵绵说的那样,要说怀疑对象,夏锦航和夏绵绵,两个人都有可能做这件事情!

“我知道爸不会真的报案,在爸的心目中,不管是我还是夏锦航都是我们夏家的人,不可能让外界人来看了我们夏家的笑话。”夏绵绵说道,“所以,给我一周时间让我来调查,如果我没有找到证据证明这一切是夏锦航所为,那我就自动辞职,默认这一切都是我!”

“好!”夏政廷一口答应。

夏绵绵似乎总是很容易找到他需要什么。

对夏政廷而言,现在投标方案没有了未知数,找到罪魁祸首是必然,另外也可以从这件事情中真的看出来,到底谁是对他不忠之人!

“谢谢爸。”

“绵绵。”夏政廷对着夏绵绵突然变得语重心长,“爸不希望最后是你离开公司。”

“不会是我,因为不是我做的。”夏绵绵很肯定。

夏政廷点头。

心里怎么想的,鬼知道。

夏绵绵恭敬道,“那我先出去了。”

“投标项目的事情还没有彻底搅黄,市政因为一直倾向于我们所以对于投标突然发生的小事故进行了叫停处理!现在我也一直在让市政拖延时间,看市政能不能看在我们之间合作的面子上,重新第二次招标。”夏政廷说,“但这种可能基本有点渺茫。”

“爸有什么吩咐,我都会全力以赴的。”

“算了。”夏政廷重重的叹了口气,“事情都已经发展到了这个地步,到最后结果不好也只能认了,出去吧,我等你消息。”

“嗯。”夏绵绵转身很离开。

“对了。”夏政廷突然又叫住她。

夏绵绵回头看着夏政廷。

“你和逸尘之间的感情……”夏政廷欲言又止。

“就是我刚刚说的那样。”夏绵绵很坦然。

夏政廷沉默了一会儿,“先去忙吧,你的私人问题,等这件事情过来,我们再好好谈谈。”

“嗯。”

夏绵绵离开了夏政廷的办公室。

她嘴角冷笑。

夏锦航自己挖坑自己往下跳,她倒要看看,他能聪明能干到什么地步?!

不过。

她可真的不是逆来顺受,即使最后能够洗脱自己的清白,也不能便宜了谁。

她回到办公室,自己的位置上。

夏柔柔此刻不在。

不用想也知道,夏柔柔肯定去了夏锦航的办公室。

两个人暗地里不知道有多少勾当。

也确实如此。

夏柔柔此刻坐在夏锦航的办公室,冷嘲热讽,“夏锦航我之前就说过了,夏绵绵真的不好对付,现在夏绵绵和我爸在私底下说了什么你知道吗?我爸对夏绵绵绝对不是你想的那么不信任,夏绵绵就是有那个能力,说服过我爸很多次了!”

夏锦航脸色也不太好,是真的不知道夏绵绵会对夏锦航说什么。

但这次的事情,不可能会有什么差错。

怎么看来,也是夏绵绵的嫌疑最大。

夏锦航看着面前故意讽刺他的夏柔柔,这种关键时刻没这么多心思去和夏柔柔逞口舌之快,他眉头一紧,“夏绵绵和封逸尘感情不好吗?”

“我怎么知道!”夏柔柔脸色一下就变了。

每次说道夏绵绵和封逸尘的事情,她就恨不得撕了夏绵绵,以解心头之恨!

“刚刚夏绵绵说她和封逸尘结婚这么久了,还没同房!”夏锦航眼眸一紧,“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还是故意为了混淆你爸的视听!”

“你说他们还没同房?”夏柔柔一听,有些激动。

“是夏绵绵自己说的,我不知道,而且我不相信!”夏锦航直白。

“是不是真的,验证一下就知道了!”夏柔柔拉出一抹邪恶的笑容。

“什么意思?!”夏锦航眼眸一动。

“就是字面意思啊!”夏柔柔说,“找个人上了夏绵绵不就知道她是不是处女了?要是不是,你觉得我爸还会信任她?!”

夏锦航冷笑。

夏柔柔倒是出了个好主意。

“怎么做?”夏锦航问。

“这还不简单,你找机会和夏绵绵吃顿饭,给她下点药,送到一个男人的床上不就行了!”夏柔柔说得很轻松,笑得恶毒,“你想不仅可以验证夏绵绵是不是处女,还可以让她身败名裂,一举两得的事情,多大快人心!”

“倒是个好主意。”

“那就祝你好运。”夏柔柔说,“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你尽管说,我和我妈都会尽全力帮你的。”

“这点小事儿我还能自己搞定!”夏锦航自大的说道。

夏柔柔笑得阴险。

但愿如此。

她可没有忘记上次算计夏绵绵的时候,最后什么都没有得逞,反而被反将了一军!

她起身走出夏锦航的办公室。

这种借刀杀人的方式甚好。

她母亲这段时间也有一直关注夏锦航对付夏绵绵的事情,但也在一直提醒她让她别去自讨苦吃,就让夏锦航和夏绵绵去斗,他们坐收渔翁之利。

果然,她母亲比任何人都要聪明!

夏柔柔心情难得很好的回到座位。

旁边夏绵绵已经回来了。

她转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回头,很淡定,“有事吗?”

“我没想到这个时候你还能这么一脸不在乎。”

“因为清者自清。”

夏柔柔讽刺。

她真的很想看到夏绵绵被人践踏在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的模样,不管夏绵绵是不是处女,和其他男人发生了关系,她不相信封逸尘还会容忍,离婚被抛弃,她似乎看到了夏绵绵悲惨的下场。

夏绵绵没再搭理夏柔柔。

她知道夏柔柔此刻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些她最后凄惨的画面。

但那些最终也只是想象而已。

她突然起身,拿着包就离开了公司。

夏柔柔眉头一紧,看着突然离开。

这个女人总是会做有些让人出乎意料的事情,分明到了这个地步,夏绵绵却还是可以面不改色心不跳,就像什么都没发生……

夏绵绵当然不可能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但她这个人有个毛病,在解决事情之前,她必须要发泄一些,见不得任何人的恶心嘴脸在她面前嘚瑟!

她给小南打了电话让她来接她。

她在夏氏大厦门口等一会儿,上了小南的车。

“小姐今天提前下班了?”小南询问。

夏绵绵没有回答小南的问题,拨打电话。

那边是过了好几声才接通,“夏绵绵。”

“龙一,有空吗?晚上请你吃顿饭。”

“我很忙。”

“否则你觉得我还是花一个晚上的事情等你比较有诚意吗?”

那边沉默了一秒。

“你能吃辣椒吗?”夏绵绵询问。

“可以。”所以这么不矜持的就答应了。

夏绵绵嘴角一笑,“那我发送个地址给你,我在那里等你。不见不散。”

那边没有回答,直接挂断了电话。

夏绵绵知道,龙一是答应了。

她让小南把车开往吃小龙虾的餐厅,这次没让小南陪着自己,对于见龙一这种人,怎么都觉得自己单独去见会比较有诚意。

她坐在餐厅包房中,点了一桌的小龙虾。

龙一出现的时候,小龙虾已经上桌了。

他看了一眼夏绵绵。

“请客也要有诚意,就算吃不完,请龙少吃饭,浪费我也觉得光荣。”夏绵绵嘴角一笑。

龙一此刻身边还跟着4个贴身保镖。

他手一挥。

4个保镖走出了包房,将房门关过来,站在门口。

“坐。”夏绵绵招呼。

龙一坐在了夏绵绵的对面。

“先吃饭吧。”

“你先说你的目的,否则我要做不到,吃人嘴软拿人手短的事情,我也会不好意思。”龙一直白。

“没有你做不到的事情。”

“有。”龙一直白,分明还有些固执。

夏绵绵无语,她脱掉已经戴好的透明塑胶手套,说“我想揍人!”

龙一眉头一扬。

“夏锦航。”夏绵绵说,“他惹到我了,我要把他打成猪头!”

龙一越发的觉得夏绵绵越发的有意思了!

这么简单粗暴的事情,豪门千金怎么想得出来!

------题外话------

因大家觉得奖励一名几率太低,所以宅奖励5名,但为了不让宅倾家荡产,所以每人奖励18个币,大家娱乐为主。

昨日题目中奖名单:

小妖宝贝(至于为什么中奖评论区自己去看,太羞涩了)

做个安静的女孩子

睿宝妈妈

冯小粟子

杨莱莱

达拉。

今日题目:

用一句话形容人气忒高的龙一!

来吧来吧,让宅知道你们心目中的龙一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