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0章 阴谋起(5)我宁愿和你做!/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惹到我了,我要把他打成猪。”夏绵绵说得认真。

龙一就这么看着她,带着审视。

“我会给钱。”夏绵绵又说,“这次不会拖欠。”

“你打算怎么打?”龙一问,声音冷冷的,却一点都觉得疏远。

而且莫名还觉得,他很好说话。

夏绵绵嘴角一笑,“打人还不会?”

“缺胳膊少腿吗?”

“不用。”

“好。”龙一点头,“先吃饭。”

夏绵绵得逞的笑了笑,问道,“喝酒吗?”

“啤酒。”龙一低头剥虾壳,头都没有抬一下。

“好。”

夏绵绵叫了一箱啤酒。

两个人吃着小龙虾,喝着酒。

夏绵绵看着龙一。

龙一蹙眉,“做什么?”

“我以为你不会吃这种东西。”

“为什么?”

“有钱人都不会把龙虾拿来这么吃啊,一般都吃那种巨大的海虾,然后用来熬粥啊,清蒸啊,蒜泥呢,各种营养。而麻辣小龙虾的做法据说还很不卫生。”

“我习惯先考虑我的味觉。”龙一直白。

“我也是。”夏绵绵蓦然一笑,“怎么都觉得我们俩很多习惯都惊人的相似!”

龙一低着头,认真的在剥虾壳。

“甚至我都不觉得你很陌生,第一次见面就没有那种疏远感,我是胆子很肥吗?”夏绵绵直直的看着龙一。

龙一抿唇笑了一下。

夏绵绵就知道,龙一真的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阴森冷漠,他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

话说和蔼可亲……

夏绵绵觉得这个世界上,可能除了她之外,没有人用这个词语去形容龙一。

不禁,有些发笑。

“你笑什么?”龙一蹙眉。

夏绵绵看着他。

这货似乎很喜欢深究她的表情。

她说,“没什么。”

龙一又看了她一眼,眼神带着审视。

夏绵绵无语,直白,“我只是觉得,你一点都不难以靠近。”

“是吗?”龙一反问,口吻依然冷冷的。

夏绵绵很肯定的点头。

龙一又轻笑了一下。

不知道在笑什么。

总之,接触了这么几次,她发现龙一的笑容真的不少。

两个人安静的吃着饭。

此刻还早。

夏绵绵提前了一个小时后下班。

他们吃了一个小时,也才6点多。

龙虾自然是没有吃饭,但一箱啤酒是全部都尽了他们的肚子。

夏绵绵一边让服务员结账,一边问龙一,“你能喝多少?”

他面前的啤酒瓶并不比她少,脸色却半点变化都没有。

“啤酒没喝醉过。”

“真的?”夏绵绵饶有兴趣。

“真的。”龙一点头。

“下次我们试试。”

龙一看着她。

“酒逢对手!”夏绵绵灿烂一笑,“我想和你拼酒。”

龙一没有点头。

那一刻就是知道,他答应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龙一对她就是会……有求必应。

这种错觉,这种是错觉吗?!

她不知道。

她只是觉得,心口好像有一点暖。

她又莫名的笑了笑。

堂堂龙门大少爷,那个传说中冷血无情的龙一会给人暖暖的感觉,还真的是见鬼了!

服务员买了单。

两个人走出餐厅。

龙一身边的四个黑色保镖紧随其后。

龙一的御用轿车停靠在门口,保镖上前为他打开车门。

龙门大少爷的排场,自然是有的。

龙一走向轿车。

上车那一刻,回头,“要一起去看看吗?”

对着目送他的夏绵绵说的。

夏绵绵嘴角轻抿。

“去看看你想要怎么揍人!”龙一说。

夏绵绵一怔,“可以吗?”

“没什么不可以。”龙一走进轿车。

夏绵绵觉得很兴奋,突然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连忙坐进了龙一的轿车,他的旁边。

也不是第一次坐他的车了,明显比上次更坦然些。

龙一靠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窗外。

夏绵绵就默默的看着他。

就是忍不住想要打量这个外表看上去冷硬无比的男人。

“你看我做什么?”龙一回头。

这货后脑勺长眼睛了吗?

夏绵绵收回视线,“我突然在想你爸拜托我的事情。”

“什么事情?”

“相亲的事情。”

龙一脸色有些尴尬,他又转了头,后脑勺对着她。

“其实不是什么值得害羞的事情。人到了一定年龄,男欢女爱,很正常。”夏绵绵说,“你们龙家家大业大,总不能没有一个女人来传宗接代,你也不小了,30岁,一般的男人,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

龙一没有搭理她。

夏绵绵又说,“你到底喜欢什么类型的?成熟性,清纯型,萝莉型,御姐范,知书达理,大家闺秀……”

“所以你有合适的人选了?”龙一打断她的话,一针见血。

“并没有。”夏绵绵直白,“但了解了你的喜好,才能对症下药。”

“我没有什么喜好。”龙一说得冷漠,“能对上眼就好。”

“最怕就是你这种看似很好讲究实际上完全没有一个谱的回答。”

“事实如此。”龙一冷眸。

夏绵绵不再多说。

她其实也没想过真正给龙一介绍什么相亲对象,她还没有那么无聊,此刻不过就是,随便说说话打发一下时间而已。

车子一路行驶。

夏绵绵不知道龙一会把她带到哪里去,显然也不是往夏锦航家里的方向,但她一向比较淡定,对于未知的事情,不会那么多的好奇,就是能够很淡然的等待,以及接受。

半个小时不到。

车子停了下来。

很陌生的一个地方,夏绵绵周围看了看,看到面前一个破旧的仓库。

她审视。

龙一瞄了一眼她的视线,说,“夏柔柔的发生地。”

夏绵绵愣了一下,随即反应了过来。

她甚至觉得,这里应该是龙门人的犯案地点。

龙一却没有避讳的将她带了过来……

她觉得她还是不要多想。

毕竟如果她有什么动态,龙一想要掐死她,容易得很。

车内就这么陷入了沉默。

夜色也渐渐黑透了。

周围也一片黑暗,这里虽然是城市,却出奇的没有路灯也没有任何行人,安静而冷清。

不知道等了多久。

夏绵绵看了看手机的时间。

晚上9点了。

依然没有一个人出现。

夏绵绵也没有多嘴或者任何质疑,尽管龙一只是简单的对他的贴身保镖交待了一句,她却半点都没有怀疑他的办事能力。

又过了半个小时。

一辆轿车的车灯打了过来。

夏绵绵看了过去。

龙一说,“来了。”

夏绵绵眼神微动。

随即,那辆黑色轿车停靠在了他们旁边,一个黑色西装过来。

龙一打开车门。

“人到了。”恭敬无比的声音。

龙一下颚微点,那个淡淡的表情似乎在说,动手吧。

如此云淡风轻。

夏绵绵在想是不是他要杀人的时候,也是这般如此模样。

那个黑色西装汇报完毕,转身回到小车,打开车门。

车门打开。

夏锦航的声音很明显,“你们放开我,你们是什么人,放开我!我告诉你们,我不怕,我有的是钱,我会找人杀了你们!”

此刻,还在死鸭子嘴硬!

夏绵绵看着夏锦航被推下了车,他头上戴着一个纸口袋,双手被绑到很紧,身体扭曲着,被四个黑色西装粗鲁的带进了仓库里。

“想不想进去看看?”耳边,突然传来龙一很淡的声音。

对他而言,大概是司空见惯的事情,所以一点都不需要好奇。

夏绵绵其实也不好奇。

但她觉得,应该能很爽。

她说,“那就麻烦了。”

龙一打开车门,下车。

夏绵绵跟随其后。

身边的贴身保镖站在他们周围。

夏绵绵总觉得自己威风凛凛的样子,很爽。

仓库中,灯打亮。

夏锦航被推倒在地上,头上依然带着纸口袋,什么都看不到,但应该能够感觉到灯光,他一直在大声吼着,“你们有本事把我头上的东西拿下来,有本事让我看看你们是谁!”

夏绵绵觉得有些讽刺。

夏锦航真以为别人都是傻子吗?!

那几个人面不改色,对于夏锦航的吵闹不闻不问。

看着龙一出现在,恭敬的眼神在等待吩咐。

龙一又是这么轻轻一点头。

那边接到命令,一个人一脚,突然狠狠的踢在了夏锦航的身上。

夏锦航一个吃痛。

身体一下就抖了起来,大声的叫了一句,“哎哟!”

那些人根本不管夏锦航的声音,拳脚相向,不留余地。

“别打了,别打了!”夏锦航大声叫着,刚开始还有的气焰,在第一脚的时候就已经全部熄灭,整个人软了下来,“别打了,求你们别打了,有话好好说,我有钱,你们要钱我给你多少都行……”

伴随着他惨痛的叫声,此起彼伏。

打了有那么一会儿。

夏绵绵都能够想象夏锦航身上得有多痛。

龙一转头看着夏绵绵,看着这个女人在面对如此残暴的一幕时,居然可以如此心平气和,甚至嘴角似乎还挂着若有如无的笑意,半点都没有平常人该有的恐怖。

夏绵绵也感觉到了龙一的视线,淡笑了一下。

她当然知道龙一在怀疑什么,而她没打算隐瞒。

“别打了,求你们,别打了,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别打了……”夏锦航一直在求饶,那一刻居然还可耻的哭了,一边哭一边委屈无比,“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们了,我到底哪里惹到你们了,各位大爷,麻烦你们高抬贵手,我以后一定改正。”

“你知道你惹到人了?”带头的那个黑衣人蹲下身体,脚还踩在夏锦航的脸上。

“我不知道……啊!”黑色西装一拳狠狠的打在他脸上。“大爷,大爷,我平时自大惯了,可能惹到了谁我不知道,你告诉我,我以后一定对他毕恭毕敬,我保证。”

“以后给我小心点!”黑色西装威胁。

“是是是,我绝对绝对绝对好好过我的日子,我绝对绝对不惹任何人,大爷我一身都痛死了,你放开我好不好,你要钱我都给你!”

黑色西装的脚在夏锦航的脸上用力了些。

夏锦航叫得更厉害了,伴随着哭声。

这种画面真该录下来的。

但算了。

反正夏锦航早晚身败名裂。

她转身,突然走出了仓库。

龙一看着她的背影。

这个女人的干脆洒脱冷静冷漠甚至,还带着一丝霸气。

他手一挥。

黑色西装心领神会,知道是可以了,点了点头,放开了夏锦航。

耳边还萦绕着夏锦航的哭声和求饶声。

夏绵绵回到了龙一的轿车上。

龙一坐在她的旁边。

夏绵绵说,“麻烦送我回去。”

龙一让司机开车。

夏绵绵说了地址。

龙一眼眸似乎是紧了紧。

车子驶出破旧仓库区,重新回到城市宽广的街道,夏绵绵开口,“你发一个数目给我,我把钱打在你的账户上。”

“不用了。”

“嗯?”夏绵绵诧异。

“举手之劳的事情,免费送你一次。”龙一说得淡薄。

夏绵绵嘴角一笑,“龙少可真是大方。”

“毕竟你上次的利息不少。”

“所以我算很是博得了你的好感了?”夏绵绵看着他,笑得好看。

龙一没回答。

没回答就是默认了。

夏绵绵心情难得很好,“龙一,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很有亲切感。”

“你想多了。”

“那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我抽风。”

“你是承认你对我好了?”夏绵绵得意的一笑。

龙一敛眸。

夏绵绵不捉弄龙一了,怕自己把自己给作死了。

她知道见好就收,所以表情严肃了些,“其实,打夏锦航并不是我今天找你的主要目的。”

龙一没半点惊讶,此刻的沉默反而在让她继续。

“我今天被夏锦航陷害了,他说我贩卖我们公司的商业机密。但事实却是,他和别人在暗地勾结。”夏绵绵简单阐述,“我需要你帮我查一下夏锦航这个人。”

“怎么查?”

“很简单。”夏绵绵说,“据我了解,夏锦航不是一个愿意白白给人搭桥且不求回报的人。他拿了我们的商业案去给其他公司,一方面是为了陷害我逼我离开公司,另一方面当然也想得到好处。他如意算盘打得好,以为这是一举两得事情。而就是因为他贪婪的性格,所以才肯定会有很多纰漏给我们去查他的犯罪证据。”

“你继续。”

“和夏锦航勾搭的公司名字叫做玛雅集团。这个公司目前处于发展上升期,且上升的速度很快,手上有几个科技项目是封尚集团都想要垄断的科研开发,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集团。”夏绵绵看着龙一,表情严肃,“而这样一个发展迅速的集团,为了让自己的市场价值更高,发展更好,自然很迫切想要一个更好的平台,让他达到更高的领域。所以夏锦航把他手上资源给对方,对方肯定会接,但接洽的人一定不会是领导高层,没有谁会愿意去亲自拿这份明知道氏犯罪的商业案。”

“你明确人了?”龙一看着她。

“玛雅集团市场部策划室的中心经理张文凡,是夏锦航的高中同学。”夏绵绵说,“这个人是最有可能和夏锦航有暗地来往的人。”

“你让我查他?”

“不,我让你跟踪他,我不想你浪费无谓的时间。”

龙一蹙眉。

“我明天会找机会试探夏锦航,让他忍不住主动找张文凡,人在明知道自己做了犯法的事情时会比较紧张,所以会做一些反常的举动,夏锦航也怕被查出来什么,所以肯定会再次找到张文凡让他要绝对保密,如果确定他找的人是张文凡,那么你们在针对性的对张文凡和夏锦航的账户做调查,这样才会事半功倍。”

“难得你这么考虑我的感受。”龙一有这么笑了一下。

笑起来也不算亲近,但至少不算疏远。

她很认真的模样,“因为我只有一周时间。”

龙一的笑容在嘴角僵硬。

他这是在自作多情。

“调查清楚之后,按照你市场价格我付给你双倍。不用拒绝我的好意,我只是为了讨好你。”夏绵绵一字一句。

龙一看着眼前这个女人。

她想要达到的目的,倒是直接无比。

他说,“我其实并不太尽信你。”

“我知道。”夏绵绵坦然,“毕竟我的身份让你产生巨大的怀疑。”

“不仅仅如此。你还很聪明。”

“以后你会感谢我的聪明!”

“但愿如此。”

“而我此刻也会非常非常认真的告诉你,我对你是坦诚的,但对封逸尘不是。”

龙一审视,似乎是在深究她话语间的真实性。

“我只想上封逸尘。”夏绵绵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毫不隐晦。

龙一脸色微动了一下。

夏绵绵觉得自己想要表达的似乎都已经表达清楚了,她也不再多说。

说多了,就真的不值得信任了。

有些事情,点到为止。

至于对方要不要信,那是对方要求考虑的事情,和她无关。

车子在之后的安静中,停在了她居住的小区。

她对着龙一说了一句“谢谢”,拉开车门下车,离开。

“夏绵绵。”龙一突然按下玻璃,叫着她,“我倒是希望,你对我简单一点。”

“什么?”夏绵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龙一不再多说。

他把玻璃按上,车子缓缓离开。

夏绵绵看着车尾灯消失的方向。

什么叫简单?!

她对龙一还不算简单直白吗?!

想不明白,不想了。

需要得到龙一的完全信任,也真的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毕竟到目前为止,她对他都是有所求,而他还没有从她身上得到除了金钱外其他的任何好处。

怎么算来,都是她占了极大的便宜。

她一边想着,一边走进电梯,走向家门口,按下密码,打开大门。

门打开。

已经快到晚上11点了,客厅却透亮无比。

夏绵绵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封逸尘,林嫂和小南大概是睡了,整个客厅就只有封逸尘一个人,也没看电视,就坐在那里,跟一蹲佛一样,脸色并不太好。

她不知道是不是入秋之后天气有些转凉,而此刻阳台上的落地窗还大开着,风吹得封逸尘的脸色有些发冷,全身都在发冷。

她就怎么看了一眼封逸尘,低头很自若的换鞋。

在封逸尘的脸上从来都不会有过多的情绪,特别不会有亲切的笑容。

这点,和龙一相差简直太远。

两个人甚至是两个极端。

龙一表面严肃冷漠,阴森恐怖,接触下来却觉得惊人的温暖。

封逸尘表面帅气,彬彬有礼,实际上才是真正的冷酷无情。

她换好鞋子,穿着自己专用的居家拖鞋走进客厅,淡淡的说了一句,“封老师不早了,早点睡吧。”

她上楼。

没有再去看封逸尘。

“夏绵绵。”封逸尘叫她,阴冷的声音在如是安静的客厅真实是入骨的寒。

夏绵绵走在楼梯上,停了停,“你在等我?”

口吻还很好奇。

“我有没有告诉你,要警惕夏锦航?”封逸尘从沙发上站起来,眼神冷看着她。

“所以我能做什么?”夏绵绵微微一笑,笑得真的很动人,“我难道还能阻止吗?以我小小的力量,我还不是只能被人冤枉!”

“你有很多方法可以阻止,但你却偏偏选择了这种方式!”封逸尘说,说得直白,“你想撵走夏锦航!”

“是啊!”夏绵绵点头,反正她也瞒不过封逸尘。

她当时写好方案稿,可以直接找夏政廷,可以有很多方法避过夏锦航,不管如何她至少还是夏政廷的女儿,她说不想让更多人甚至不想让夏锦航知道方案真正的内容她其实做得到,夏政廷这么谨慎的一个人,而且又对这个项目如此期待,就算觉得她有点小题大做,但还是会同意她的方式方法,而最后,她却没有这样,只是因为她觉得有些事情要做就要做得绝对一点,她不想白白的浪费时间在这种,她根本就不屑周旋的人身上。

而她很清楚,撵走了夏锦航,她可以做到夏锦航的位置,就是这么简单易懂的道理,她并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什么不对。

安静得甚至有些窒息的空间。

夏绵绵和封逸尘,彼此对视。

视线中,真的没有半点感情。

夏绵绵捉摸着,这辈子要让封逸尘有心,真的太为难她了。

当然她也不再期待。

不想上一世,那般傻逼。

她转身,不想再多说。

她不否认她目前需要利用封逸尘,但不代表,她需要绝对的顺从。

她真的不想再顺从他,毕竟她觉得她上一世的下场很惨。

那种被火烧死的滋味……

该怎么形容。

她想人世间任何词语都无法形容,当时的痛苦。

她脚步刚走了几步。

身后突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夏绵绵眼眸一紧。

封逸尘的速度很快。

她转身猛地一个后踢出去的时候,封逸尘就已经到了她的身后,她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封逸尘的胸上,很用力的一脚,没有任何阻碍,客厅中响起惊人的声响,一般人可能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封逸尘却只是冷冷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这一脚不痛吗?!

她当然不信。

她就这么看着封逸尘阴冷的脸色,那种嗜血的模样。

客厅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是寂静。

夏绵绵收了腿。

封逸尘看着她的模样。

夏绵绵说,“对不起封老师,本能反应。”

说完,她打算上楼离开。

手臂被猛地握紧,很用力,力气很大。

夏绵绵不知道封逸尘要做什么,从今晚回来开始,她就能够感觉到封逸尘异常的情绪,一直在无限的扩大,而她真的没有想要再去刺激她,她犯不着自讨苦吃,但她实在不明白,她的故意避开,还是让他情绪爆发了。

她咬牙,转头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说,“你准备怎么揭穿夏锦航?”

“那是我的事情。”

“利用龙一?”封逸尘一字一句。

谁说那是利用。

那是合作。

对你才是利用。

夏绵绵俨然,“所以封老师今天这么大脾气仅仅只是因为,我又去招惹了龙一?”

“我给你说任何话,都没用是吗?”封逸尘问她,那种口吻,夏绵绵觉得胆子小的人,真的会被他的模样给吓尿。

封逸尘这么冷血这么恐怖。

她到底看上他哪点?!

她说,“我宁愿和你做。”

封逸尘脸色阴沉。

“我的目的一直很明确。我说了那么多,而你也不知道我要什么!”夏绵绵说着,口吻反而很平静,“所以封老师,以后我的私人事情,你还是少管,你不是说了,我们是形婚吗?”

说完,夏绵绵也不想搭理封逸尘的情绪了。

反正就是这样了。

她推开封逸尘的手臂。

封逸尘这次没有紧抓着她。

夏绵绵快速的上楼。

那一刻似乎还听到了封逸尘压抑的咳嗽了一声,很小。

当然,她那一脚直奔他的胸膛,没让他断更肋骨就算是万幸了。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房门。

她其实觉得有些好笑。

封逸尘一直不让她去招惹龙一,说她招惹不起。

招惹不起就不要招惹了吗?!

死过一次就一定要贪生怕死吗?!

心灰意冷就一定要沉默而下去吗?!

满腔愤怒就一定要若无其事吗?!

怎么可能!

她做不到!

做不到!

这一世,就是要活得精彩,就是要活得轰轰烈烈!

她发誓!

……

第二天一早。

夏绵绵承认,昨晚她失眠了。

封逸尘还是有那个能力如此影响她的情绪。

但她不觉得有什么。

毕竟不管上一世还是这一世,他们之间的关系,太过牵连,她人生的大多数时间,她都在他的阴影之下,她想除非他死,否则她应该逃不掉这种命运。

她看着自己眼前的黑眼圈,也没有过故意掩饰,简单的化妆了淡妆穿好衣服,出门。

门口处,封逸尘也从他的房间出来,依然西装革履,成熟内敛,以及不苟言笑。

甚至这一刻,他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先大步往楼下走去。

夏绵绵也没有自讨苦吃去主动,昨晚上的事情,谁都没有当作没有发生。

吵架了,就是吵架了。

她一步一步下楼。

楼下林嫂和小南在准备早餐。

封逸尘直接走向大门。

“姑爷,你不吃早饭吗?”小南连忙开口。

“不吃。”封逸尘声音冷漠。

说完,房门就被关了过来。

小南不明所以,她转头看着夏绵绵,“小姐,姑爷是怎么了?”

“谁知道他怎么了。”夏绵绵心情并不算好。

她走向餐桌,又没好气的对着小南说道,“早点吃完,早点去公司。”

“哦。”

小南猜想,姑爷和小姐是吵架了。

昨晚上姑爷一直在等小姐,也不知道小姐几点才回来,反正到10点多姑爷让她和林嫂回房,姑爷一个人还在客厅等。

她都睡着了也不知道小姐几点回来了。

今天一早姑爷明显脸色不对,当然,小姐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就不明白了,姑爷分明是喜欢小姐的,小姐对姑爷似乎也很有感情,两个人怎么就走不到一起?!

过着这种,貌若神离的婚姻。

吃过早饭之后,夏绵绵坐在小车上,有些昏昏欲睡。

昨晚也不知道失眠了多久。

想得事情太多,她也会脑容量枯竭。

她放空自己,看着窗外的景色。

“小姐,昨晚上姑爷是和你吵架了吗?”小南开口,小心翼翼。

夏绵绵不想搭话。

“昨晚姑爷一直在等你。”小南说,“难得姑爷好像还提前下班了。”

夏绵绵依然不想说话。

“是不是什么重要的节日被小姐你错过了?”小南努力在想两人的矛盾。

“没有。”夏绵绵说。

他们之间没有人任何节日。

封逸尘昨晚上的举动只是想要质问她开房案投标的事情。

“小姐,我总觉得昨晚上姑爷找你是有事儿的,要不然也不会一直等你。”小南说,“你好好听过姑爷说话不好吗?姑爷本来就不爱说话,有时候我甚至还觉得姑爷有点自闭。他是不是有自闭症啊!”

“小南你知道你有时候话太多很烦人的吗?”夏绵绵口吻不好。

今天莫名不想听到封逸尘的名字,一个字都不想听到。

小南闭嘴,不再多说。

车子到达夏氏大厦。

夏绵绵走进去,上班时间,来来往往的人很多。

很多人的视线都放在了她的身上,带着些各种思想。

夏绵绵知道,有些事情就是会在内部传开,而且以职场的八卦传播速度,大概是人尽皆知。

她其实不在乎。

不就是从一个台阶上跳上去又从另一个高高的台阶上跳下来而已!

而且今天被人看笑话的,并不是她。

她自若的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夏柔柔看着夏绵绵如此模样,心里真的是极恨的。

夏绵绵怎么就能够这么不动声色!

换成任何人遇到这种事情,早该愤怒早该崩溃了,她却还是,如此。

该干嘛干嘛!

夏柔柔咬唇,告诉自己这个时候要沉气。

她妈告诉她,越是这种关键时刻越是要平静,没有真正达到目的之前,不能放纵自己。

她一向对她母亲的话,言听计从。

安静的大办公室内,所有人投入工作之中。

上午十点左右。

夏锦航来了。

夏绵绵抬头看了一眼,笑了一下,那个笑容掩饰得很好,一闪而过。

其他人也都抬了头。

夏锦航的办公室要穿过他们大办公室在最里面的一个单独的房间,此刻的模样让所有人都怔住了!

鼻青脸肿,惨不忍睹。

这还是那个一向特别讲究一向都西装革履一丝不苟的夏副总吗?!

衣服虽然还是那个衣服,发型也还是按个发型,但那脸上的模样……太狰狞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不明真相。

“工作很清闲吗?!”夏锦航一声怒吼。

所有人全部都埋下了头。

尽管如此,夏锦航脸色依然不好。

从来没有这么丢人的出现在公司。

昨天下班。

他原本只是为了表现,毕竟项目丢了,他得表现自己的焦虑以及对工作的认真复杂,硬是加班到了晚上9点才离开,他没想到刚开车驶出公司不远,一辆看不清驾照的黑色轿车直接堵住了他道路,二话不说,敲开了他的车门拽着他直接就被拉进了另外一辆轿车内,被人捆绑着套了头,然后就是一顿痛打。

打完之后,他又被扔回了自己家的小区大门。

他痛得要死,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活了20多年,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他拖着一身的痛去医院做了检查包扎和上药,他想要报警,恨不得把打他的人碎尸万段,但最后他选择了沉默,被人这般报复,他毕竟是夏氏集团的人,毕竟是夏家的人,传出去不被人笑死!

他只能忍着,窝着一肚子怒气回到家。

今天早上起来洗漱,自己差点没有被自己的模样吓人,惨不忍睹到甚至很狼狈!

他气得想要杀人。

本打算今天在家休息一天,但9点多的时候夏政廷给他打电话让他去他办公室。

他说身体不适。

夏政廷突然就发火了,公司遇到这种情况他却请假,不管原因如何,在夏政廷的心目中就是不可以。

他只得来公司。

来公司,被自己这么多属下看到自己如此模样,心里的怒火一直挥之不去。

夏柔柔当然也看到了夏锦航的模样,在夏锦航黑透着脸走过办公室之后,夏柔柔忍不住追了上去,跟着夏锦航进了他的办公室。

“你怎么了?”夏柔柔直白。

夏锦航脸色难看无比!

“别告诉我你是被人报复了?”夏柔柔笑,那一刻真的在幸灾乐祸。

夏锦航脸色更难看了。

夏柔柔一直在笑。

真的是在嘲笑。

夏锦航心里想着,等弄走了夏绵绵,下一个就是你了!

他现在不想和夏柔柔起冲突,对自己并没有好处。

“话说你想过是谁没有?”夏柔柔笑了好一阵,询问,看着夏锦航的脸,又没忍住。

“我不需要知道是谁!”夏锦航狠狠的说道。

“所以就忍着?”夏柔柔说,那一刻神经突然一紧,大叫,“夏绵绵!”

“什么?”夏锦航眼眸一紧,冷冷的看着夏柔柔一惊一乍的模样!

“夏锦航,你就不觉得你遭人报复是夏绵绵干的吗?”夏柔柔狠狠的说道,想到上次的自己,越发的肯定。当然她肯定不会告诉夏锦航自己的遭遇,说,“这段时间你除了惹到了夏绵绵,还惹过谁吗?而且昨天发生了事情昨晚你就被人打了,这难道是巧合?!”

夏锦航脸色一沉,随即又否认,“我并不觉得夏绵绵有这个能力,甚至说有这个胆量!”

“那是你小看了她!”夏柔柔很肯定,“你根本不知道,甚至我和我妈都不知道,夏绵绵现在到底有多大能耐!”

夏锦航沉思。

“总之,不管是不是,我觉的这个时候你都有必要对夏绵绵动手了,比如……”夏柔柔阴险一笑,“找人强奸了她!”

她要借用夏锦航的手,以牙还牙!

------题外话------

昨日问题奖励:烟火人间123摩尔充满E依文儿ivychooi静默的爱(18币)

奖励原因:评论前5留言评论龙一的读者!

奖励规则,宅说了算!

达拉。

今日问题:你们觉得绵绵怎样才能够吃到封老师?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