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2章 阴谋起(7)药性发作/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从包房中的洗手间里面出来。

饭桌上依然气氛很好。

夏绵绵不着痕迹的坐在了自己的位置,夏锦航的旁边。

刚坐下,夏锦航似乎是准备端起醒酒器给自己倒酒,刚举起来,就看似无意的撞了一下刚坐下来的夏绵绵,其实真的基本没有怎么碰到,那一刻醒酒器的就突然掉在了地上,响起破碎的声音,以及满屋瞬间弥漫的醇香的酒味。

真是可惜了。

夏绵绵心里暗笑。

夏锦航的心思,她懂得很,这里面的酒他当然不可能给自己喝了。

他连忙说着,带着歉意,“哎呀,真是喝醉了,酒瓶子都拿不稳了。”

“无妨无妨,碎碎平安,碎碎平安。”吴大明打着圆场。

“我去让服务员进来打扫,同时让再醒一瓶进来。”说着,夏锦航就准备出去。

“不用了!”吴大明连忙叫住他,“时间也不早了,再这么喝下去也不知道还要喝到几点,明天还要上班,我还要给市长说说你们夏氏的情况,喝醉了明天就迷糊了,今天就这样了。我这里没有喝完的酒让服务员给留着,下来我们再好好喝。”

夏政廷客气的说着,“老吴酒喝好没有!你要是没喝好,我就算天大的事情,也不重要!”

“看你说的,你又让你的亲侄子又让你的亲女儿陪我喝酒,哪里能没喝好。我是想留点酒量,等下次你们夏氏把项目拿下来了之后,我们好好喝,一定不醉不归!”官场上的人,很能说话。

夏政廷也不想再喝了,今晚达到了目的,以自己的身份当然不愿意再陪一个主任,也就顺势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下次一定不醉不归,不管是好结果还是坏结果,酒该喝还是得喝。”

“好好好。”吴大明说着,放下碗筷,就从饭桌上站了起来。

夏政廷连忙也起身,准备相迎。

“别送了。”吴大明说,“外面人多眼杂。”

“是,还是你考虑得周到。”夏政廷笑着。

吴大明又说了几句客套话,带着自己的助理离开了。

吴大明一走,夏政廷的脸色就沉了下来。

夏绵绵和夏锦航也回到位置上。

“刚刚绵绵说的事情,就算吴大明去给市长说了,拖延的时间也不会太长!”夏政廷说,“要是真的可以找到证据我们就一定要去告,如果没有任何证据,反而会被人笑话,笑话我们输不起,这件事情你们两个都好好想想怎么做,明天一早到我办公室,我要听听你们的意见!”

“是。”夏绵绵点头。

夏锦航眼神深了深,也点了点头。

“不早了,都回去了。”说着夏政廷就站了起来,准备离开。

夏绵绵也跟着站了起来。

“绵绵。”夏锦航突然叫着她,“我们俩谈谈。”

夏政廷蹙眉。

夏绵绵也这么看着夏锦航。

“项目的事情我们俩的责任最大,我觉得有些话想要和你私下说说。”夏锦航说得诚恳,又看着夏政廷,“大伯,可以吗?我和绵绵谈谈,有些事情可能我们单独说比较好说。”

“随便你们。”夏政廷说,“总之明天我需要得到一个肯定的意见!”

“是。”

夏政廷先走了。

夏绵绵留下下来。

她当然知道夏锦航的如意算盘。

但她不怕,当然也不能拒绝,这个时候拒绝,夏政廷会觉得她在故意掩饰什么,对比起夏锦航的坦白,她反而会被更深的怀疑。

她坐在夏锦航的旁边。

夏锦航说,“项目的事情,你怎么看?”

夏绵绵倒是很诧异,夏锦航会真的和她项目的事情。

“你怎么看,我就怎么看。”夏绵绵微微一笑,打太极。

“我觉得是你。”夏锦航一字一句。

“那你得有证据。”

“夏绵绵,我觉得你坦白一点好,要是真的惹上了官司,你侮辱的是整个夏家,更重要的是,你觉得你和封逸尘的婚姻还能继续吗?!我劝你不要让你父亲调查这件事情,对你没好处。”

“你这样让我觉得你在心虚。”夏绵绵说。

“我心虚什么?!”夏锦航可笑。“我只是在为你好,毕竟我也性夏,我只是不想我们夏家因为你而蒙上不好的名声。”

“那也是我爸需要考虑的事情,不是你。”

“夏绵绵!”夏锦航的好脾气突然一下就崩塌了。

大概是受不了夏绵绵这般的油盐不进,

夏绵绵就看着他,说,“别生气,你脸上的伤本来就很狰狞了,再一生气,实在是丑。”

“夏绵绵你够了!”说道脸上的伤,夏锦航又是一肚子气。

他对外说的是不小心摔了一跤,掉井盖里面了,可是谁会相信?!

他咬牙切齿,“是你做的是不是!”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夏绵绵冷笑。

“就是你!”夏绵绵越是这边,夏锦航反而越是肯定。

“你得有证据。”夏绵绵又是这么一句话,“证据证明,你被人打的事情是我做的,甚至于你被人边打边哭,哭得还很惨烈!”

“夏绵绵!”夏锦航猛地一下从座位上弹跳了起来。

那一刻脸上完全是震怒的。

夏绵绵的话,不就是在变相承认吗?

“对了,你哭了吗?被人揍的时候。”夏绵绵故意。

夏锦航气得真的要杀人。

他一个巴掌,猛地一下往夏绵绵脸上扇去,恨不得一巴掌打死她。

夏绵绵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了,力气之大。

夏锦航动了动手臂。

夏绵绵猛地一下推开了夏锦航,夏锦航甚至退了好几步。

夏绵绵看着他有些狼狈的样子,拍了拍巴掌,“这一年多的拳击看来是没有白练。对了,夏柔柔没有提醒你吗?我是有功夫的。”

夏锦航狠狠的看着夏绵绵,狠狠的看着,那一刻愤怒得说不一个字。

这是不是就是夏柔柔说的,夏绵绵真的很不简单。

有多少能耐,没人清楚!

夏绵绵完全没有想过搭理夏锦航的情绪,最好把他气死了,她也就不用花那么多心思做更多的事情了。

她转身往门外走去。

不管如何,今晚上是被夏锦航算计了,所以不能对这个男人掉以轻心。

她拉开包房的房门。

手一顿。

房门从外面反锁了。

夏绵绵眼眸一紧,力气又大了些。

夏锦航刚刚的怒火看着夏绵绵如此模样,嘴角冷笑得厉害!

夏绵绵转头,一个眼神杀过去。

那种不寒而栗的视线,让夏锦航内心一紧,瞬间毫不在乎!

夏绵绵不过就是,虚张声势而已。

“开门!”夏绵绵一字一句。

“你觉得我会吗?”

“所以你想我杀你了是吗?”夏绵绵冷漠。

她倒是没有想到夏锦航会算计他这样。

更甚至……

她眼眸一紧。

夏锦航是打算亲自来……

怎么说他们也是有着血缘的亲戚。

也对。

夏绵绵狠狠的咬牙。

越是这样,她会变得越是不堪。

夏锦航完全可以说是夏绵绵引诱的他,而且在男女之事上面,不管现在社会多提倡男女平等,最终被人讽刺和看不起的只有女人。

夏绵绵心里一狠,没时间去计较夏锦航的阴险狡诈。

她用力,狠狠地拉扯着房门。

房门很紧,甚至不是一般的卧室门那般,有点像防盗门的那种紧致。

夏绵绵终究没有打开。

此刻夏锦航站在她的身后,笑了笑,“夏柔柔提醒我了。”

夏绵绵回头。

“她说你会点拳脚功夫,让我注意点。”夏锦航说,一字一句,“所以我都让人把门锁给换了,目前市面上最值钱的门锁,十个大汉都踹不开!而你,又能奈何?!”

夏绵绵捏紧了拳头。

夏锦航看着她的动作,那么不屑的一笑,“想揍我吗?”

夏绵绵二话不说,直接一拳狠狠的打了过去。

夏锦航肚子上一痛。

身体一下就弯了下去。

那种疼痛,不比昨晚上的少,更甚至,因为昨晚的疼痛,又加重了些。

他捂着自己的肚子。

夏绵绵狠狠的说道,“我劝你开门夏锦航,否则我不保证我会杀了你!”

夏锦航痛得说不出一个字。

但在夏绵绵面前,他忍着没有哭。

“夏锦航!”夏绵绵怒吼。

此刻只是因为,她开始感觉到头部在眩晕。

终究,夏锦航绝对不可能对她心慈手软,那杯红酒的药性密度不知道有多大,她就算吐得那么撕心裂肺,现在也有了反应。

身体开始莫名的发热,头脑开始莫名的不清楚,甚至面前的人看着都恍惚,眼前的一切在天旋地转。

而且一发作,来得很快。

她强迫自己,强迫自己清醒,身体却不由得一软,靠在了门上。

她可以忍耐情绪忍耐刺骨的疼痛,但神经上的恍惚,她控制不了。

夏锦航此刻也注意到了夏绵绵的模样。

他就说,为什么还没反应。

按理,按照他下药的剂量,早该风骚浪荡了。

倒是让便宜了夏绵绵,被她这么硬生生的踢了一脚。

他从地上站起来,站起来,看着面前脸色红润,身体柔软的夏绵绵。

以前没有注意,那是因为毕竟夏绵绵是他的堂妹,现在这一刻,越发的觉得这个女人果然是诱人无比的,那红彤彤的小脸蛋,那粉嫩嫩的小嘴唇,那纤细柔软凹凸有致小蛮腰,还有那因为呼吸的急促而上下起伏的胸脯……

之前他还不愿意,但怕夏绵绵狡猾才临时决定亲自来上,现在看来,要是给了别人,还便宜了!

他笑得邪恶,一步一步靠近夏绵绵。

夏绵绵头脑不清,身体无力,她全身重量都靠在门上,看着夏锦航模糊的身影。

“夏绵绵,没想到我还会用这一招是吧!”夏锦航靠近她,手指一把掐住夏绵绵的下巴,鄙视着她,“现在再打我啊,打我啊!”

夏绵绵狠咬着嘴唇,一直在让自己清醒,努力清醒。

“这般倔强的模样,滋味一定也很好!”夏锦航一脸恶毒,笑得一脸阴险。

夏绵绵冷眼看着他,心里的情绪一直在隐忍。

“说我丑是吗?”夏锦航猛地一下放开夏绵绵,甚至一个用力,直接将她推在了地上,声响很大,很剧烈。

夏绵绵完全没有反抗之力,摔得很重。

“我就要让你看看,我这张丑脸,怎么上你的,怎么上得你淫荡不堪!”夏锦航说得痛快无比,看着夏绵绵的模样,更是爽得不行!

夏绵绵你终于也有今天!

他开始脱掉自己的西装,扯下了领带。

他将领带扔到一边。

夏绵绵眼眸紧了紧。

夏锦航恶心的模样,走到她面前,开始解自己的皮带。

一边脱皮带,一边低头去看自己的裤头……

夏绵绵那一刻用尽最后的力气,猛地一个翻身,一个前踢。

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夏锦航的命根子上。

那一脚,用了全力,尽管此刻她力气不大,但爆发的那一脚也绝对不比常人的小。

夏锦航一声大叫。

猛地一下捂住自己的东西,脸色瞬间就变得惨白。

那种疼痛……无法形容。

夏锦航痛得说不出一个字,心里恨不得杀了夏绵绵!

夏绵绵趁着这个空隙,迅速捡起地上的领带,猛地一下靠近夏锦航,将他狠狠的压在地上,与此同时把领带直接缠绕到夏锦航的脖子上,一个用力。

夏锦航下面也痛,上面突然一阵窒息,脑袋一片空白。

“夏,绵绵,夏……”夏锦航喉咙说不清楚,脸色变青,甚至不停的在翻白眼。

曾经的杀手,学了无数种杀人的方法,最会的就是一针见血。

而她此刻的本能反应也是要杀了面前这个男人。

一招毙命!

但最后。

她松手了。

在她知道她再耽搁两秒就会让夏锦航死的那一秒松手了。

她现在不能杀人。

杀了夏锦航,自己也活不了。

她一屁股坐在地上。

夏锦航没死,但此刻因为刚刚窒息昏迷了。

房间中突然就变得很安静。

夏绵绵也到了她的极限!

她坐在旁边喘气,在用最后的一丝理智让自己冷静下来。

她从包里面拿出手机。

不知道夏锦航什么时候会醒,而她身体的情况却越来越差。

她拨打拨打,拨打最近一通电话。

那边接通。

夏绵绵声音虚弱无比,“龙一,来接我。”

那边似乎是怔了一下,没有说话。

“地址在,在文龙街,三河野生鱼庄的,一个,一个……”她眼前模糊不清,因为压抑,汗水不停地从头顶上滑落下来,她气息很弱很弱,弱到说不出完整的话语。

“夏绵绵。”

“来接我,快点……”夏绵绵手上无力,手机滑落。

刚刚那一秒的爆发让她的整个身体抽空了一般。

她现在全身都软到没有一点力气。

她躺在地上,头顶上看天花板。

身体没力,心里却在渴望,一直渴望被填充。

第一次尝试这种滋味,做了杀手那么多年,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不是没有见过,她却从来不知,原来真的这般的难受,就好像无数蚂蚁在心里一直挠,但自己怎么抓也都无法止痒,无处止痒,如此无力又渴望。

她甚至觉得,如果龙一不早点出现,可能不是夏锦航强奸她,是她反奸了他。

她保持冷静。

不允许自己迷糊。

一迷糊就容易放纵,一放纵就会不可收拾。

其实身体干不干净真的不重要,她真的不太在乎,死过一次的人会知道,除了活着,其他都是浮云!

现在不过是,她咽不下那口气,她不想便宜了夏锦航。

她默默的呼吸。

默默的感受着身体那煎熬的热度。

她看着眼前的灯光,一阵光晕有一阵清晰。

为什么还没来……

为什么还没来!

“哐!”耳边,突然响起一阵巨响。

夏绵绵想,终于等到了。

终于等到了。

身体一轻,一个男性的身体靠近她,将她横抱了起来。

龙一脸色阴沉,狠狠的看着地上的夏锦航,看着面前明显身体烫得吓人的夏绵绵,连碰着她的身体也会觉得,妖娆异常。

他喉咙微动。

“龙一,别杀了他。”夏绵绵说,“他有用……”

她那么努力的才让自己把话说清楚。

龙一再次看了一眼地上的夏锦航,抱着夏绵绵走了出去。

身后的保镖跟随其后。

房门已经被龙一的人强势的打坏,吓得外面的服务员一直哆嗦,不敢吱声。

龙一抱着夏绵绵坐进小车。

夏绵绵靠在龙一的后座上,身体一直在抖动。

她紧紧的咬着自己的牙齿,不让自己有任何反应。

“去哪里?”龙一问他。

此刻总觉得龙一的嗓音都充满了诱惑。

她不去看他。

不去看,不去感受。

她说,“封逸尘……”

龙一眼眸一紧。

司机没有得到龙一的指示,不敢开车。

龙一看着夏绵绵如此模样,司空见惯的事情,他一眼就能看出夏绵绵现在最需要的是什么。

而这个女人却能够一直坚持一直坚持到,没有一丝放纵。

“是封逸尘吗?”龙一问,连自己都想不到自己会再次去确认!

“嗯。”夏绵绵说,声音很轻,但很肯定。

龙一回头,从她软烫的身体上移开视线,对着司机吩咐一句。

司机启动车子。

车子行驶在公路上。

夏绵绵打开了窗户。

清凉的风并不能解决什么,但总觉得,是一个心理安慰。

她安慰自己,回去了就好了回去了就好。

车子速度快了些。

大概是身边人感受到了她越来越崩溃的情绪。

不知道多久。

车子停了下来。

恍惚是到了。

夏绵绵迷迷糊糊的拉动车门。

龙一已经下车,帮她打开。

“谢谢。”夏绵绵说,说着走下车。

龙一看着她的模样,看着她如此模样,在她不远处的身后,问,“要回去吗?”

又是,一次询问。

实际就是在再次确定。

“嗯。”夏绵绵没有回头。

她往前走。

一定要回去。

她刚走了几步,脚突然一软。

龙一大步上前,将她扶住。

身体的**在那一刻似乎突然就崩溃了。

前面忍了那么久,忍得这么难受,这一刻就要破功了吗?!

她不知道。

她只知道她身体不由自主的已经开始往龙一的身上蹭了。

很想很想,更多更多……

而他男性的气息真的好重。

妥协吧。

没什么大不了。

妥协了就能享受。

她就是那么肯定,只要她主动,龙一就会。

而封逸尘不会。

她手突然抓着龙一的手臂。

滚烫的温度,手心都是湿汗。

龙一眉头一紧。

夏绵绵看着他,看着他近距离的脸。

龙一抿唇,没有拒绝。

明知道她要做什么,不会拒绝。

夏绵绵就知道,龙一是一个温柔的人,而封逸尘不是。

她搂抱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

彼此的唇瓣在彼此还有0。01米的距离时,身体在那一刻突然被一个蛮力猛地一下拉回,那种力度大到她甚至觉得自己好像突然腾空起来,下一秒就撞进了一个无比坚硬的胸膛,一阵眩晕,一阵疼痛!

而那熟悉的感觉……

夏绵绵嘴角突然拉出一抹冷笑。

总是在她下定决心那一刻,又突然这么唐突的出现!

------题外话------

昨日问题奖励:julyflowerLiqingkong烟火人间123刘碧云小莫狸

奖励原因:昨日最后回答的5位亲。

没有规则,就是这般任性。

今日题目:你们觉得接下来的一幕,会发生什么?!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