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3章 封逸尘,这辈子就和你杠上了/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暗的夜晚,路灯闪烁着昏暗的光芒。

夏绵绵整个人撞进了封逸尘的怀抱里,粗鲁的力度让身体一痛,恍惚还能够感觉到身边人的怒火,很明显。

封逸尘死死的将夏绵绵拽在自己的手心,霸道而蛮横。

夏绵绵身上没有力气,只能这么顺从的靠在封逸尘的身上,然后感受他的男性气息,不停的腐蚀着自己的灵魂。

封逸尘对她的影响力,就是这般惊人。

她真的很讽刺。

上一辈子经历的一切,还不够惨烈吗?!

她身体在他的身体上,她滚烫的小手抚摸着他的身体,**那般强烈。

“有劳龙少送我妻子回来。”耳边,听到封逸尘淡漠的嗓音,却阴冷得吓人。

夏绵绵就感觉自己被突然带走。

刚走了几步。

身体突然一动。

身后有人将她一把拉住。

而封逸尘的手一直紧拽着她,她被两个人狠狠的拉扯在中间,两只手臂同时传来不同程度的疼痛。

她咬唇。

眼前几乎看不太清楚了,只是不停让自己控制的还存留的一丝理智知道,龙一和封逸尘杠上了。

如果不是现在的身体状况,她真的还会拍手叫好。

她身上的虚汗不听话落,身体在无限煎熬之中。

而那个对峙的人却似乎没在意她的模样,依然目视着彼此。

龙一说,“放开她。”

封逸尘脸色一黑。

“放开她!”龙一一字一句,“她能自己选择!”

封逸尘冷冰,“龙少,你越界了。”

“对她,一直想越界。”龙一毫不隐晦。

封逸尘的脸色黑透。

“所以你不敢放开她让她自己选择了?”龙一挑衅。

封逸尘冷冰的脸,冷冷的说道,“你也得有那本事让我放开!”

龙一眼神阴鸷。

封逸尘说,“龙少,自重!”

话音落,夏绵绵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一痛。

封逸尘明显力气大了一点。

龙一那一刻却并没有放开,似乎是料到封逸尘会强势,所以力气也大了些。

夏绵绵心里各种咆哮。

两个杀千刀的,让她死了算了。

她现在都要死了还这么来折磨他!

有本事两个一起上啊!

夏绵绵心里一阵抖擞,她果真的太邪恶了,但就是该死的兴奋。

想象那画面。

无法想象!

她咬唇,让自己尽量说话,她想她要是不说话,她会死在这里。

被**逼死。

她说,“封逸尘,你放手。”

很清楚的语句。

即使声音很小,但在如此安静的夜空下听得很明白。

龙一的嘴角笑了笑。

那个笑容,很是得意。

而封逸尘呢?!

夏绵绵看不清楚他的脸色,但她能够感觉到他杀人的目光。

她说,再次肯定,“你放开。”

封逸尘拉着她的手反而紧了一些。

龙一对着封逸尘,“所以封少,越界的可不是我一个人!”

“哐!”封逸尘突然上前,一拳打在了龙一的脸上。

那个力度很大。

龙一往后退了一步,放开了夏绵绵。

与此同时,封逸尘拽着她的手臂也突然松开了,夏绵绵还没反应过来,整个人突然一个重心不稳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痛得想要杀人,而此刻也没有人来扶她,她只觉得面前两个人人影,就这么拳打相向,厮杀残暴。

她坐在地上,看着他们。

龙一身边有保镖,但这一刻龙一却让保镖退后了两步,站在不远处没有插手。

夏绵绵不知道两个男人到底有交手过没有,但这种画面真的是千载难逢。

她要让自己看清楚,努力的看清楚,这两个人的实力到底在什么地方,自己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眼前一片混乱。

耳边一阵一阵拳打脚踢的声音。

两个人旗鼓相当,谁都没有占到谁的便宜。

不知道僵持了多久。

耳边似乎听到了警报的声音。

警察巡逻队赶了过来,大概是有人报警了。

警察下来了4、5个人,有人大声呵斥,“停手!”

龙一和封逸尘依然没有放开彼此。

封逸尘一脚踢过去,力度惊人。

龙一用手接住,生生的承受着封逸尘的攻击,忍了不到一秒,手一用力,将封逸尘一个后翻,封逸尘身体灵活的一转,没有直接摔在地上,而是反转又是一脚。

龙一退后,避让。

两个人拉出了一点距离!

“停手!”警察再次吼道。

龙一和封逸尘彼此看着彼此,眼神狠烈无比,微微喘着粗气。

警察看着他们停了下来,涌了过去!

“为什么打架……”

封逸尘直接推开了面前的警察,根本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起身直接走向了夏绵绵。

“喂!”警察被刚刚封逸尘惊人的力度怔住了。

他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封逸尘,看着他完全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的离开。

在惊住后的两秒,警察上前准备冲过去。

“我是龙门龙一!”龙一突然对着警察吼着。

警察一怔。

当然对这个名字有些忌讳。

“我可以跟你们去警局!”龙一说。

说的时候,眼眸看了一眼面前远走的封逸尘,看着他抱着夏绵绵大步离去。

他嘴角突然笑了一下。

今晚的举动不过是为了气一下封逸尘,要说真的和夏绵绵……

他脸色猛地阴沉。

本来故意的恶作剧,此刻并不觉得自己心里是好受的!

他收回视线,往自己的轿车走去,“我坐我自己的车去!”

警察面面相觑,但就是没有谁敢说一个不字。

所有人看着龙一上了车,才回到警车上,拉着警报往警察局开去。

小区大门口,突然就安静了。

夏绵绵被封逸尘横抱着,脚步还是那般稳健。

夏绵绵想,不管两个人的身手有无悬殊,但受伤肯定是有的。

封逸尘却能这般不动声色,甚至全身寒冰,透骨的寒。

她突然觉得也挺好的,和她现在的火热,正好冰火两重天。

她的手在电梯里面就开始不老实了。

不老实的在他身上,摸着他僵硬的胸膛。

封逸尘就跟一个柱头一般,毫无所动,不管她在他身上多扭曲多么诱惑,他依然只是冷着眼看着电梯的数字,一点一点往上升。

到达楼层。

封逸尘抱着她走出电梯,走向自己的家门。

夏绵绵身体火热到不行,她有那么一瞬间真的很想死在封逸尘的身上……

她多希望封逸尘能有点反应,能有点正常男人该有的反应,不只是身体的本能,而是行为的冲动。

可惜没有。

封逸尘将她直接扔进了她的浴缸里面,身上突然感受到冰凉。

封逸尘开了冷水在浇。

浇得她滚烫的一身,瞬间湿透。

其实她很想告诉封逸尘,她身体早就湿完了,如果他愿意摸的话。

她躺在浴缸里面,看着面前的封逸尘,看不太清楚但就是能够感觉到他的冷漠,冷漠的看着她浴火焚烧。

本来也没打算和他做。

本来今晚也没想过要做的。

否则她为什么会放弃龙一这么大一块肥肉不吃,她非要回来。

回来就是因为知道,封逸尘不会和她做。

她现在还需要保持所谓的处女之身,否则自己在夏政廷面前斩钉截铁的话就成了谎言,她要取得夏政廷的绝对信任,她必须要留在夏氏集团,然后得到她为这具身体理所应当得到的一切。

她这辈子没有亲人。

但并不代表她不渴望。

她把小南当亲人,因为小南愿意和她一辈子在一起。

现在仔细一想。

给她这具身体的人才真的算得上是她的亲人,比血浓于水更加亲密!

所以,她不会忍受这具身体以前受到的任何伤害,她要给她全部都要回来,甚至加倍!

“你出去吧!”夏绵绵说。

声音很轻。

有时候觉得,一个人的能力终究是有限的。

她不能强迫什么就只能不停的忍耐。

也算是体验了人生中的另外一种滋味。

老天爷对她真的不错,让她体会了死,又让她体会了生不如死。

她眼眸一直看着模糊的天花板,冰冷的水淹没着她的身体,其实半点作用都没有。

所有的感觉器官全部都在身体深处,那种使用冷水冲不凉的。

她转眸,转眸看着起身离开的封逸尘。

大概没有任何表情也不会有任何情绪,就是会走得这般干脆。

夏绵绵忍受着煎熬。

她其实就不明白封逸尘了,既然又不爱自己,既然又不愿意上自己,既然又对着自己这般冷漠,为什么就不让她和龙一厮混呢,为什么不让她和龙一上床,这就是霸权主义吗?封逸尘要不死,她是不是得守活寡一辈子。

她讽刺的笑着。

笑着,突然感觉到一行泪。

好多年都没有哭过了。

当然不是因为心痛或者心酸,对于封逸尘的一切伤害,她都免疫了,她只是觉得心里太难受了,太难受了。

难受到她真的觉得可能下一秒,她真的会七窍流血而亡。

她强忍的**,终究在那一刻爆发了。

她从浴室里面站起来,全身湿透,她狠狠地将浴室的房门关了过来,上锁。

而后,她开始发泄。

对着墙壁对着玻璃,疯狂的发泄。

原来中药之后,过了一段时间,身体不软了,反而力大无比,而身软时的**那真的不叫什么,现在才是,现在才是身体的巅峰!

全身就像充血了一般,需要发泄。

需要疯狂的发泄。

她确实很疯狂,疯狂的把浴室砸坏了,到处都是玻璃碎渣到处都是一片狼藉,甚至水管都被她炸爆了,喷水从四面八方落在了她的身上,她躺在玻璃碎渣上面,甚至是用力在碎渣里面不停的伤害自己,不同的在让玻璃往自己身体里面,用一阵一阵揪心的疼痛来压抑自己的**。

压抑……

“哐!”房门猛地被人狠狠的撞开。

浴室的玻璃门突然就碎了,响起剧烈的声响。

夏绵绵没有看是谁进来了,她就躺在地上,全身是伤,全身都是血。

封逸尘粗鲁的一把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狠狠的看着夏绵绵如此模样。

可笑吧。

这种药到了巅峰时期,什么都看得清楚了,什么理智都在了,什么力量都有了。

她猛地一拳打在了封逸尘的脸上。

绝对没有半点隐忍,力度惊人。

封逸尘无动于衷。

他冷着脸看着她的模样,看着她自残的模样。

然后……

封逸尘紧绷着身体。

夏绵绵一口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狠狠的咬着,一直一直,不停有血腥味在她口腔里面弥漫!

她放开了。

不是怕把封逸尘的肉咬了下来,而是累了。

牙齿酸痛了。

她靠在封逸尘的肩膀上,血从她嘴边流了出来……

封逸尘将她抱到了床上。

夏绵绵就缩在大床上,整个身体卷成一团。

她真的是受够了。

“能不出现吗?”夏绵绵说,抱着被子,冷冷的说道。

“再坚持一会儿。”

“坚持多久都行,你他妈的给我滚可以吗?!”夏绵绵怒吼。

她能坚持。

她就算是死都不去上你。

你他妈别出现在我面前行吗?!

封逸尘对视着夏绵绵的眸子,看着她整个眼眶血红一片。

那种极致的隐忍以及极致的怒气。

甚至下一秒,夏绵绵突然流了鼻血。

封逸尘眼眸一紧,想要上前又陡然退后了一步,整个脸上压抑得青筋暴露。

夏绵绵似乎并没有发现自己在流鼻血,只觉得鼻子处有些不舒服,她擦了擦,满嘴满脸满手的红润。

封逸尘又转身走了。

夏绵绵讽刺的一笑。

这辈子真的和封逸尘杠上了。

她狠狠地咬着自己的被子,狠狠地咬着,身体一直发烫一直在疯狂。

渐渐的,渐渐地,大概就习惯了。

习惯了身体的暴动又习惯了这么去忍耐。

不知道多久。

她已经不知道自己的情绪崩溃到了什么边缘的地步,她好像感觉到身边有人,又似乎是幻觉,总之就睡着了。

原来,忍忍就能过去。

原来,忍忍就能睡着。

谁说一定要发泄的,谁说不做就要死的,她这不是就过去了吗?!

一室凌乱不堪的房间。

大床上,夏绵绵脸上都是血痕和泪痕,此刻却睡得如此恬静,刚刚发生的一切,就像过往云烟。

“BOSS,我要不放两支这种镇静安眠的药物在你这里吧,你隔三差五的要,我有时候也怕赶不过来,上次还好,这次我都怕自己赶不回来。如果我再晚点,她可能……真不好说。”男人开口,带着恭敬,但也并非那么一板一眼。

封逸尘沉默,脸色阴冷到了极限,眼神就看着床上的人。

男人也不再多说,只问,“需要帮她把伤口清理了吗?”

“不用了。”封逸尘冷漠。

“你的呢?”

“也不用了。”

“那我……”

“可以走了。”

“哦。”男人点头。

习惯了,反正他就是被BOSS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他转身欲走。

“把药剂针留下两支。”封逸尘突然开口。

男人一笑,从自己的准用医药包里面拿出两支,递在了封逸尘的手上,“一次半支,不能过量。过量了副作用很多,对身体伤害很大。”

“嗯。”封逸尘点头。

男人也觉得以BOSS的对一件事情的把控程度,他的提醒完全有些多余。

他起身又准备走的那一刻,突然又停了停脚步,“今晚……石更了吗?”

封逸尘眉头一紧。

“我随口问问。”

男人走了。

房间中,突然安静无比。

封逸尘的眼神就这么看着夏绵绵,看着她虚弱的模样,睡得却很香甜。

他走过去,掀开她的被子。

被子下面,衣衫不整,甚至很多都已经被她撕坏到,春光一片。

夏绵绵身上很多伤疤。

到处都是。

脖子以下,膝盖以上,体无完肤。

此刻因为她刚刚的暴怒,全身又染上了新伤,有些玻璃碎渣还留在她的身上,他一点一点帮她拔了出来。

她身体微动了一下,嘴里发出淡淡的呻吟,却没有睁开眼睛,又沉沉睡了过去。

睡梦中,她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小时候在孤儿院的时候。

她记得有一个她已经记不得长什么模样的小哥哥给了她一颗大白兔糖,那是她这辈子吃到最幸福的味道,不过这个小哥哥不是孤儿院的孩子,是当时一个学校的学生来做慈善的,就来了一个上午就走了,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在期盼那个小哥哥还能来,当然,她只是想吃大白兔,可惜,没有了。

再也没有了。

夏绵绵睁开了眼睛。

窗外,已经一片透亮。

已经是早上了。

她默默地看着窗户,看着窗帘在随风飘动。

她嘴角此刻似乎还挂着笑容。

她都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会做那么一个梦,她从9岁之后就很少很少再去回忆孤儿院的事情,因为培训他们的老师说了,说杀手就要没有七情六欲,所以她不去想了,想来孤儿院也不是一个好地方,一直被打一直被骂,她只是在很长一段时间有点担心居小菜,怕她还在孤儿院没有了她之后,过得更不好。

然后好久好久,她都开始执行任务了,才刻意的去了解了一下孤儿院和她各个孩子的发展情况,才知道居小菜在10多岁就被有钱人领养了,被送出了国,生活无忧。

知道了居小菜的去向,孤儿院的事情就再也不在她的考虑范围内了,当然她也不可能再去找居小菜,毕竟人鬼殊途,她早晚是鬼,而居小菜可以活得更好。

可谁知道,世事难料,这个世界上就是这么滑稽,滑稽的又让她们重逢相遇。

夏绵绵起身,从床上起来。

身体很痛。

不可厚非。

昨晚经历了那么多,她还没有失忆。

她低头看着自己换好的干净睡衣,低头看着自己被包扎得很好的伤口。

她笑了一下,淡淡的轻笑了一下。

一个简单的面部表情,让自己看上去云淡风轻。

她洗漱完毕,换衣服。

好在已经入秋,且今天明显有些降温了,穿厚点也不奇怪。

她认真的挑选了一件白色的改良款修身衬衣,下面一条阔腿裤,叫上一双长长的高跟鞋,身上还穿了一件亚麻色的风衣,有时候国际范也不难。

她简单的用化妆品遮掩了一下自己脸上极细微的伤,昨晚还没有失去理智到,刮花了自己的脸。

她打开房门,下楼。

楼下,封逸尘不在,林嫂和小南已经备好了早餐,看着她下楼,小南连忙过来,“小姐你醒了吗?”

“嗯。”夏绵绵点头,走向餐桌。

“昨晚上你和姑爷发生了什么……”

“小南,少爷说了不准问的。”林嫂打断小南。

小南嘟嘴。

这么好奇的个性,怎么可能不问。

夏绵绵直白道,“打架了。”

“啊?”

“吃早餐,上班快迟到了。”夏绵绵很淡然。

小南想问的话,终究又咽了回去。

她坐到夏绵绵身边,对着夏绵绵小声说道,“小姐,姑爷还没起床。”

夏绵绵皱了皱眉头。

她以为封逸尘已经提前离开了。

“姑爷从来没有这么晚起过,有时候加班回来3、4点了,早上还是会7点准时起床。”小南继续。

“谁都有抽风的时候。”夏绵绵不在乎。

对封逸尘,也在乎不起来。

她没那个能耐。

小南还想说什么。

夏绵绵不耐烦了,“叫你快吃!”

小南委屈,低头扒饭。

早饭之后,夏绵绵出了门。

她坐在车上。

小南开车。

车上没有了其他人,小南这个话包子就再也停不下来了。

“小姐,你和姑爷到底怎么了?姑爷今天早上这么晚了都不起床明显就很奇怪啊,姑爷是不是生病了,你都不关心的吗?”小南很激动。

夏绵绵很沉默。

“昨晚上也是,你房间突然传来这么大的声音,吓得我和林嫂赶紧上楼看情况,一上楼就看到姑爷徒手在砸你的浴室玻璃门,差点没有把我和林嫂吓死,我们本来想问问情况的,还没开口就被姑爷给撵了出来。”小南说,想起昨晚上的画面,整个人还忍不住哆嗦了下,“姑爷发脾气的时候真的好恐怖!”

是啊。

是挺恐怖的。

杀人的时候也很恐怖。

“然后我和林嫂就不敢进去了,只能在门口等。我当时真的很怕姑爷一个气不过来把你给掐死了。”小南心有余悸的说着,“但后来没有听到你房间里面太大的声响了,姑爷也出来过几趟,让我们自己回房。但是半夜的时候我还是不放心想要上楼看看你的情况,然后看到一个陌生男人到了家里面,和姑爷一起去了你的房间。”

夏绵绵眉头一紧,“一个男人?”

昨晚不是错觉了,她就感觉有个男人,不是封逸尘的其他男人出现过,当时的她大概也注意不到那么多了,但她分明感觉到一点不同于封逸尘的温暖。

这种温暖还有点熟悉。

所以,才会在昨晚做了那么温暖的一个梦,梦到了自己人生中大概最幸福的一个瞬间。

“小姐,你和姑爷到底为什么啊,我好像看到姑爷昨晚上身上也有伤,是你打的吗?”小南好奇。

她能打封逸尘?!

她除非找死。

倒是说到打架,昨晚上是龙一干的。

那个男人就是这么让她觉得心里很爽,尽管可能龙一也没有占到便宜,但就是觉得有人帮她揍揍封逸尘也不失为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特别是如果封逸尘脸上挂了彩,那就真的好玩了。

她低头拿出电话。

小南还想说什么。

“闭嘴。”夏绵绵拨打号码,“我打电话。”

小南很是委屈,认真开车。

夏绵绵把手机放在耳边,听到那边传来熟悉的嗓音,“还活着呢?”

声音带着调侃。

这货还会开玩笑了。

夏绵绵说,“没有缺胳膊少腿,活得好好的。”

“那真是恭喜。”

“龙一,昨晚谢谢了。”夏绵绵一字一句。

很郑重。

如果昨晚不是他,他也不知道自己会经历什么,更甚者,昨晚上他还让她心里那般痛快!

那边似乎是怔了一下。

缓缓,“不用了。”

夏绵绵微微一笑。

“你以身相许就好。”

------题外话------

昨日奖励见二更。

今日题目见二更。

爱你们么么哒。

这个时候宅求月票你们会不会打死宅。

嗯,宅还是不求了。

总之,热豆腐总会凉的。

凉了就能拌了!

好啦,飘走。

下午宅尽量早点更新,当然只是尽量。

周末事多,求原谅。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