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5章 阴谋起(9)夏锦航的下场/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恋上你 630 ,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最新章节!

第045章阴谋起(9)

一室安静。

夏绵绵站在封逸尘卧室的门口,淡漠的看着封逸尘的举动。

封逸尘也显得很冷漠,没有说话没有表情甚至,就瞄了她一眼,没有给予任何回应。

夏绵绵有时候也真觉得自己很无趣。

她转身准备回房。

对她而言,封逸尘算什么?

对封逸尘而言,她又算什么?!

“夏绵绵。”封逸尘突然叫她。

她还是停下了脚步。

对她而言,封逸尘就是封逸尘。

没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但这辈子就是挥之不去。

她回头看着他。

看着他对着自己突然说道,“如果你方便帮我上上药。”

口吻难得这般客气。

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挺适合这种生分。

毕竟刚刚她才去做了处女摸检查,证实,她确实还是一未经人事的姑娘。

她踏着脚步走进去。

封逸尘帮刚刚准备收起来的药瓶子又给打开了。

他说,“后背的地方不方便。”

“嗯,你躺下。”夏绵绵点头,没有拒绝。

昨晚上她不知道是不是封逸尘亲自帮她巴扎的,因为小南说家里多来了一个男人,她揣测了一下,这个男人可能是来帮她镇定的,这大概是就封逸在昨晚给她说的一会儿就好。一会儿就好的意思就是,他叫人拿了解药来。她其实不知道自己好久真的就好了,貌似迷迷糊糊就让自己睡了过去,总之今早起来的时候,床上和厕所一片狼藉不堪。

自己身上也是一片伤痕累累,却全部都被很好的巴扎了。

不是封逸尘,就是另外一个男人,而且另一个男人的可能性应该很大,能够给她拿来解药的人,多半是医生相关。

其实她真的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情绪,在她刚成为夏绵绵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一台又一台手术,身体早就被无数人看光,重要的是,她一身的伤疤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总之,不管如何,最终结果就是,她身体被人好好清理过,她应该礼尚往来。

封逸尘趴在了他的大床上,夏绵绵看着面前的瓶瓶罐罐,拿起棕色的,倒了一点出来,在手心狠狠的搓揉了一会儿,才放在他后背青肿的地方,上药,按摩。

封逸尘不会有任何反应,不管她力度大小,他就是可以平静的趴在那里,就跟死了一般。

后背的青紫不少。

夏绵绵全部给她搓揉了之后,询问,“其他地方还需要吗?”

她刚刚看到他胸口处比后背恐怖多了。

当然她没有忘记,封逸尘在昨晚和龙一打架之前的头一天晚上,她狠狠的一角稳稳的踹在了封逸尘的胸口上,旧伤添新伤,想来也不会很好受。

“不用了。”封逸尘说,“谢谢。”

“不客气。”夏绵绵起身,也不在乎。

她说过,她对封逸尘在乎不起来。

以前还有点雄赳赳气昂昂,以后就不会尝试了。

她淡淡的笑了笑,两个人之间就是应该这么生疏而客气。

她补充说道,“昨晚上你也叫人帮我巴扎了。我们互帮互利。”

封逸尘从床上坐了起来。

眼眸看着她。

看着她欲言又止的话,但什么都不会说。

夏绵绵也不想等他说话也不追究他要说什么,她转身离开。

能够刚觉得封逸尘身后的眼神,但她感觉不到任何她可以揣测的情绪。

她回到卧室。

就这么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卧室全部都已经恢复了整洁,她去浴室,连浴室都已经在最快的速度修理干净。

她卸了妆,换了睡衣。

睡衣下的身体看上去真的有些狰狞,不是这次巴扎的伤口有多少,而是夏绵绵那场车祸造成的伤害太大,留下丑陋的痕迹太多,如此漂亮的一张脸配上如此体无完肤的一具身体,男人看了不想上也似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何况封逸尘这个人本来就挑剔。

阿九那个时候虽说长得没有这般倾国倾城,但因为常年锻炼而凹凸有致的身体真的是很多女人梦寐以求的身段,她有时候自己照镜子都会被自己妖娆的身材所迷惑,当然她偶尔是有些自恋。

但不管如何,她当时的身材是好的,很好,皮肤虽然不是奶油般的白皙,但摸在手心的触感绝对是新嫩而柔滑的。

这样都无法引诱到封逸尘,她还能期盼用这具现在看着确实是丑陋的身体去诱惑得了吗?

她从浴室出来,躺在大床上。

她看着天花板有些发呆。

身体是疲倦的,但是脑袋里面却就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怎么都睡不着。

她记得有一次她问过封逸尘上过几个女人,十个手指头可以不可以数得过来,现在想来,封逸尘上过的女人可能只有夏柔柔。

不管她多么不屑夏柔柔这个女人,觉得这个女人有多愚蠢。

但最终,只有夏柔柔和封逸尘发生过关系。

毕竟上次夏柔柔这么陷害她的时候,她当时不想被封逸尘弄死所以把夏柔柔交给了他,那个时候的封逸尘应该不会像对待她这样,用药物来解除,说不定大战了三百回合。

她翻身,不去想了。

反正她也报复了夏柔柔,六个男人,勉强算够了。

她终究还是迷迷糊糊的让自己睡着了。

一直睡到了下午。

没有吃午饭,肚子饿得咕咕的叫个不停。

夏绵绵起床,小南在客厅和林嫂一起做家务,看着夏绵绵起来了,连忙上前,“小姐你终于睡醒了,都下午3点了。”

“为什么没叫我。”

“姑爷……”

“少奶奶昨晚上没有睡好,让你多睡会儿。”林嫂连忙说着。

小南嘀咕,“就是姑爷让我们不要去打扰小姐的啊,为什么不能说。”

夏绵绵觉得小南实在是单纯。

明显林嫂感觉得出来,她和封逸尘之间有矛盾,林嫂40多岁的人,自然比小南更会人情世故,知道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在她面前频繁提这个人的名字更好。

其实她倒是没觉得有什么。

这辈子没想要要脱离封逸尘的阴影,除非……嗯,等他死那一天就好了。

她说,“我有点饿了,帮我做点饭吧。”

“都少奶奶留了饭菜的,我帮你温一下就好。”林嫂连忙说着。

夏绵绵笑了笑,说了声谢谢。

她坐在沙发上等待,打开了电视。

她不太喜欢安静,有时候觉得家里吵吵闹闹挺好的,所以有时候她还自虐的觉得小南在她耳边叽叽咋咋也不错。

比如现在。

小南阴悄悄的过来,小声在她耳边说道,“姑爷不在家了。”

“哦。”

“姑爷在你回来后就走了。”小南又说。

“嗯。”

“小姐,姑爷是不是在避开你啊。”

有可能吧。

昨晚的事情其实让他们彼此都挺尴尬的,今天也明显能够感觉到,封逸尘对她客气了很多,昨晚发生的事情果真让彼此的距离又远了很多,大概都已经到了天方夜谭的地步。

她说,“你别操心我的事情了,去做自己的吧。”

“我就是觉得你和姑爷之间可能是有误会,什么事情不能说清楚啊,彼此在这么生闷气冷战对感情不好。”小南很是关心的提建议。

夏绵绵挥了挥手,不想多说,“去做你自己的去。”

小南无语。

反正她说什么都没用。

其实不是说什么都没用,而是他们之间没有什么误会,就算有误会,这种误会对他们之间的矛盾而言,不值得一提。

夏绵绵吃过午饭之后,在家里待了一天。

夏政廷也没有叫她回公司,大概因为她今天主动的举措让他对她多了一份信任。

她其实应该感谢封逸尘的不上之恩,否则夏政廷那老头子怎么可能对她另眼相看,她捉摸着夏政廷现在心目中对她的信任真的可以达到百分之六十及以上,这份信任度,已经很了不起了。

毕竟要取得夏政廷的信任真的太难了!

那个凡是都习惯用怀疑的目光去看待别人的人,她觉得昨晚遭遇的一切都很值。

晚上的时候。

封逸尘没有回来吃晚饭。

给林嫂打了电话,就说晚上不回来了,让不用等他。

夏绵绵觉得小南那句避开她结果差不多但意思有些不同,封逸尘不是避开她,而是彼此眼不见为净。

吃过晚饭,夏绵绵依然坐在客厅看电视。

小南忙完了家里的事情之后就坐在旁边陪她一起。

夏绵绵觉得自己还算幸运,至少还有个人愿意这么没心没肺毫无理由的跟在她身边,不至于让她觉得寂寞。

其实杀手啊,孤儿啊,很不喜欢一个人。

而她两样身份都有,她真的没有自己表现的那么独立。

有时候仅仅也是因为,生活相逼。

晚10点多。

夏绵绵准备起身回房。

电话突然响起。

她看着来电,表情严肃了些,她直接拿着电话上了楼,接通,“龙一。”

“夏锦航和张文凡见面了。”那边直白。

“能偷听到他们说话吗?”

“会打草惊蛇。”龙一说,“两个人约的地方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小茶楼,那里基本很少人,如果我们唐突的跟上会容易被发现,而且不得不说,夏锦航确实聪明,今天下班后先回了家,换了一身衣服,戴着口罩和帽子出的门,好在我的人眼尖,要不然还真的发现不了,他出门也没有开自己的车,打了个出租车,甚至还在城市里面转了几圈,轮换着跟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看到他出现在目的地。张文凡应该也和夏锦航串通好了的,两个人用的方式方法差不多,好在最终还是没有跟丢。”

“对你而言,夏锦航还是太嫩了点。”夏绵绵直言不讳,是赤果果的赞许。

龙一笑了一下,搁着电话都能够感受到他的情绪,他说,“接下来就直接对张文凡和夏锦航的户头进行调查吗?”

“不了,我没兴趣再和夏锦航周旋了。”夏绵绵很冷漠,说道,“夏锦航和张文凡见面后,在不让夏锦航发现的情况下,你们直接将张文凡绑架了,然后进行严刑逼供。”

“有效吗?”

“不知道。”夏绵绵直白,“有可能没有效,因为夏锦航和张文凡这次见面可能就是在给彼此做承诺,张文凡有可能不会说什么,毕竟终究而言说了结果也不会好。”

“那你还冒险?”龙一诧异。

一直觉得夏绵绵应该不是一个会去轻易冒险的人。

“总有可以威胁张文凡的方法。”夏绵绵嘴角冷笑,“我打听过张文凡了,听说他有一个2岁的儿子,一直以来溺爱有加。”

“你让我绑架他儿子然后威胁他?”龙一笑了一下,“夏绵绵,这种手段你也想得出来。”

“知道会被你嘲笑所以迟迟没有说。”

“我不会嘲笑你。”那边很肯定。

夏绵绵无所谓的笑了笑,“对孩子好点,我这个人一向爱恨分明,不关紧要的人,我不想伤害。”

“我就喜欢的爱恨分明。”

夏绵绵说,“接下来交给你了。”

说着就打算挂断电话。

“夏绵绵。”龙一突然叫住她。

“方便出来吗?”

“嗯?”

“我觉得你可以参与到今晚的行动之中。”那边邀请。

夏绵绵抿唇。

“当然,最重要的目的是,我突然有点想见你。”

“那我满足你。”甚至没有犹豫,夏绵绵一口答应。

龙一那一刻如此强硬的心脏,居然噗通了一声。

他忍不住笑了笑,“下楼吧,我在楼下等你。”

这货。

夏绵绵有些无语。

“我换了衣服就下来。”

“嗯。”

挂断电话,夏绵绵连忙找了一套外出服,扎了一个马尾也没有再麻烦的化妆就直接出了门。

刚打开大门。

迎面对上封逸尘。

封逸尘西装革履,眼窝处有些淤青但并不太严重,他帅气的脸,还是这般帅得人神共愤。

她看着他。

他也看着她。

她应该还看到她刚刚开门那一刻,喜悦而兴奋的表情。

封逸尘脸色冷然。

夏绵绵淡淡的说了句,“回来了。”

“嗯。”

“我有点事情出去一下。”

封逸尘这次连一个“嗯”都舍不得给她。

她也没管,直接越过封逸尘的身体就出门了。

她今晚是挺兴奋的。

毕竟明天有可能就能真正的扬眉吐气了。

她快速按下电梯,下楼。

楼下小区外,一辆熟悉的轿车停靠在了门口。

夏绵绵刚走近,车门就被打开,龙一走了下来。

然后,非常绅士的站在车门旁边,似乎是在邀请她先上。

这突然被人喜欢上,待遇就是不一样。

以前可是自己摇着尾巴巴上去的。

她坐定之后,龙一才坐进来,关上车门。

那一刻没有急着让司机走,而是让夏绵绵看了看窗外,60度角的方向。

那个方向……

夏绵绵眼眸一紧。

一扇大大的落地窗前,一个男人似乎站在那里。

不是特别清楚,特别是在夜晚微弱的灯光下,只能隐约看到有个人影。

总之,就是封逸尘。

她收回视线,对着龙一说道,“走吧。”

龙一淡漠一笑。

看来夏绵绵和封逸尘两个人关系果真并不是太好。

这个发现让他心情确实很不错。

他让司机开车离开,说的话都轻扬了些。

司机身体一阵抖擞。

少爷突然的改变还真是够碜人的。

车子一路在宽广的街道上行驶。

夏绵绵听到龙一在打电话,从交代事情到此刻,貌似已经把张文凡顺利截获了,过了一会儿,说是孩子和母亲也搞定了。

龙一的办事效率果真很惊人。

“你在想什么?”龙一接完电话,看着夏绵绵沉默的样子。

“如果我说你看久了还挺耐看的,你会不会心情很好?”

“会。”

“事实就是如此。”夏绵绵笑着给予肯定的答案,“而且我还真的很庆幸,当初的自己怎么会这么聪明的找到和你合作。胆子肥也是有好处的。”

龙一嘴角的笑容真是很明显。

夏绵绵反而被她直直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

从没想到龙一有一天会这么看她。

她把视线放在窗外,淡淡的说道,“我说我可以考虑,但其实没打算答应。”

龙一抿唇。

夏绵绵说,“现在还提不起兴趣谈情说爱,也不想耽搁了你。”

“没关系。”龙一表现得不在乎,但这个男人其实不会很好的隐藏情绪,和封逸尘不一样。

封逸尘可能就算是要死了,也不会皱一下眉头,也不会知道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她听到龙一一字一句说道,“我等你就是。等不到就算了。”

说得如此的云淡风轻。

夏绵绵想,为什么当初,当初还是阿九的时候就没有遇到龙一?!

说不定那个时候没有被伤得这么深,还能对龙一有点感觉。

当然她也不能肯定。

因为她毕竟真的很喜欢封逸尘,以前很喜欢很喜欢。

她笑了笑,不想继续这个话题。

他们两个人都不是谈情说爱的专家,她可以肯定龙一活了三十岁,从未经历过任何情爱,不管是精神还是身体,她其实也好不到哪里去,这种感情问题,还是顺其自然吧。

有些安静的车内,车子到达了目的地。

夏绵绵挺熟悉的,自己猜得没错,龙门的犯案地点。

车子停靠好了之后,夏绵绵跟着龙一走进破旧的仓库。

仓库中,张文凡和上次的夏锦航一样,头上戴着纸口袋,身体被绑的很严实,此刻嘴里也一直在说,“放开我,放开我!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做什么!”

身边几个大汉并没有搭理张文凡,领头的人看到龙一出现,连忙恭敬无比。

龙一一个手势。

领头人猛地点头,转身对着张文凡,开口审问,“你和夏锦航今天在一起说了什么?”

“夏锦航?”张文凡一怔,“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如果他惹到了各位大爷那都是他的事情,我和他之间没有关系,我们只是以前的高中同学,关系很淡薄很淡薄。”

“别给我绕圈子,你只要回到我,你和夏锦航今天都说了什么!”

“我们之间,我们之间能说什么,不过就是突然撞到了随便聊了两句,高中毕业后大家基本就没有联系了……啊!”张文凡突然一声尖叫。

领头的突然一拳,打给他疼痛不已。

“好好说话!”

“大哥,我说得都是真的,我和夏锦航真的没有什么关系,要是你们不相信,以后我就再也不和他来往了,求你们放过我!”

“我听说。”领头人根本没听张文凡的求饶,直白道,“你和夏锦航之间在交易商业方案的事情,这次夏氏集团和玛雅集团的市政旅游开发案,是不是你们两个人在背地里捣鬼。”

“怎么可能?这么机密的商业方案我们怎么可能私底下谈,大哥你太看得起我了,我上有老下有小,这种犯罪的事情我断然是不会去碰的,我就是一个认真生活也不敢得罪任何人的小人物而已,大哥你就放过我吧!”张文凡连忙撇清关系。

领头人还想问什么。

龙一又抬了抬手。

领头人立马心领神会,对着张文凡又说道,“你说你上有老下有小的,儿子刚满2岁吧。”

“大哥,你要做什么,他不过还是个孩子。”

“放心,我不会对他怎样,我也是一个喜欢小孩的人。”领头人说。

夏绵绵忍住差点没有笑喷。

这个领头人长得,果真是很恐怖,五大三粗,说喜欢小孩,还真的有点猥琐。

龙一看着夏绵绵的样子。

夏绵绵回头看了一眼龙一,稳定情绪。

“大哥,求你了,你放过我吧,你放过我吧,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真的不知道……”张文凡一直求饶,但就是不会承认他和夏锦航有暗地勾搭。

夏绵绵想得不错,张文凡看来是一个守口如瓶的人,否则夏锦航不可能会找他来做事情,夏锦航如此狡猾之人。

领头人没再和张文凡废话,让身边的小弟拿来电话。

电话打通,按下免提。

一声清脆的孩童声音,“爸爸!”

张文凡整个人一下就瘫了下去。

跟着如此的纸口袋都能够感觉到他激动的情绪,以及无声的眼泪。

“爸爸!”小男孩还在叫他,“爸爸怎么还不回家,爸爸!”

张文凡控制了一下,好久才说道,“爸爸和朋友谈点事情,马上就回来了。”

而后,听到电话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嗓音,“文凡,怎么回事儿,这个人说是你朋友,但我没有见过,他现在在家里面等你,你多久回来?”

“你好好照顾儿子,我马上就回来。”

“早点哦,儿子要吃奶睡觉了。”

“好。”

电话挂断。

整个仓库突然就安静无比。

张文凡整个人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也不说话。

领头人等了一会儿,没有耐烦心。

夏绵绵把手指放在了唇上,让他不要说话。

领头人看了一眼龙一,点头。

“你们别伤害我儿子和我老婆,我什么都说。”张文凡崩溃。

在亲情面前就是会瞬间崩塌。

夏绵绵从来没有感受过亲情,这种甜蜜的负担到底是什么滋味,会让人这般的毫无抵抗之力!

“夏锦航主动把夏氏的旅游开发案给了我,我做了简单的修改之后,交给了公司然后拿去了市政做了投标。”张文凡说,有些生无可恋的嗓音,平铺直叙,“我也是为了在工作上做出业绩所以才会答应夏锦航的计谋。”

“夏锦航这么做为了得到什么好处?”领头人冰冷的问道。

“如果事成之后,我会给他一笔昂贵的费用。这笔费用其实也是公司给我们项目中心拨发的奖金,给了我们项目500万,我作为项目负责人私人可以拿到百分之四十,也就是200万,我答应把这200万直接给夏锦航。”张文凡说,“我需要一个机遇让自己发展得更高的位置上去,所以才会鬼迷了心窍。”

“那你现在你有打钱给夏锦航吗?”

“夏锦航做事情严密,说事成之后再收钱,大概是怕事情暴露了会留下痕迹。”张文凡说,“而且我的项目奖金都没有拿下来,我也没有钱支付给夏锦航。”

夏绵绵眼眸一紧。

怪不得夏锦航可以这么理直气壮,那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留下任何证据,就算是查也查不出来,她甚至可以肯定,夏锦航把方案给张文凡的时候,都是用u盘直接拷贝,绝对不会在网络行留下任何痕迹。

她咬唇。

领头人又问道,“所以你没有证据可以证明你和夏锦航之间有勾结了?就算是你承认了,但夏锦航也有可能撇清一切关系。”

“不。”张文凡摇头,“以前和夏锦航读书的时候就知道这个人的城府很深,阴险狡诈,所以在他突然找到我说要合作的事情我就起了小心眼,在每次我们两个单独见面甚至交易的时候,我都有留下语音备份,我怕到时候被夏锦航阴了还能够威胁他。”

夏绵绵嘴角蓦然一笑。

夏锦航还真的是运气不太好,遇到一个和他一样阴险之人。

“东西呢?”领头人严肃道。

张文凡说,“我都是自动备份在我的邮件里面的。”

领头人转头看龙一,似乎是在等待吩咐。

龙一点头。

领头人吩咐身边的小弟去拿笔记本电脑。

小弟连忙离开。

过了约莫十多分钟。

电脑拿了过来,脸上无线ifi,登上网络。

“地址和密码。”领头人问。

张文凡说了出来,又说道,“在隐藏文件里面,勾上隐藏文件可看,然后输入夏就可以了。”

小弟按照操作,找到文件下载。

点开语音。

夏锦航的声音果真出现在了语音里面,所有人安静的把所有语音内容听了一个遍,两个人交易的勾当清楚明了,人证物证俱在,基本可以定罪了。

小弟把电脑收了起来。

领头人说道,“明天自己去投案自首,你放心,只要你揭穿了夏锦航,你老婆儿子都不会有事儿。但我是劝你不要耍花样,既然我们盯上了你,你想跑是跑不掉的,要不要给你儿子一个好好的生存环境,看你自己!”

“嗯。”张文凡中重工的点头。

他现在也真的很后悔,当初为什么就受到了夏锦航的引诱,他真的是后悔无比。

领头人还在给张文凡威胁着一些事情。

夏绵绵转身走了。

事情到这个地步就已经够了。

她坐到龙一的小车上。

龙一让司机开车离开。

“谢谢。”夏绵绵开口,是很真心的在感谢。

龙一说,“我现在觉得我挺不喜欢这两个字的。”

夏绵绵微微一笑,“那我不说了。”

“还是回封逸尘那里?”龙一询问。

“嗯。”夏绵绵点头。

龙一叹了口气,没有说话。

夏绵绵也没有多少。

她其实一直以为龙一这种男人就算是爱上了谁也不会说出来,甚至不会表现出来,而现在……

这个男人总是给她很不一样的偏差,却莫名觉得很真实。

每次似乎都习惯性的把他和封逸尘作比较。

不得不说,封逸尘确实不像一个人的存在。

车子听到了小区。

龙一没有下车为她打开车门,就这么冷眼看着她下车,然后对着他笑着挥手离开。

心里果然很不是滋味。

他没多停留,让司机开着车走了。

夏绵绵看着车尾灯的方向。

她无奈的笑了笑。

总觉得命运这种东西,很诡异。

她就是一个诡异的存在。

她走进小区内,按下电梯,回到家。

家里面一片黑暗,所有人都已经睡了。

现在实在很晚了,已经过了午夜凌晨了。

她轻脚轻手的上楼,不想打扰到谁。

她走上二楼。

2楼处,自己的房间对面那扇房门关得很紧,夏绵绵看了一眼,转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和封逸尘之间,果真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以后还会,人鬼殊途。

……

第二天一早。

夏绵绵起床,想到今天会发生的事情,有点打了鸡血。

她承认她有点不是很淡定,当然只是内心的情绪。

她打开房门,下楼。

楼下,看到封逸尘已经关过了房门,提前走了。

她转眸看了看饭厅没有动的早餐,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小南和林嫂陪着她一起吃饭。

小南一直审视着夏绵绵的模样,很是好奇。

“我劝你什么都别问,小心我发飙。”夏绵绵威胁小南。

小南低头扒饭。

然后就真的什么都没问。

一路上都没问。

夏绵绵难得想要表扬小南对自己的好奇心控制得很好。

到达夏氏大厦。

夏绵绵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夏柔柔狠狠的看了一眼夏绵绵,大概是不爽她得很,但也无可奈何。

她自若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没多久,夏锦航来了。

脸上的伤依然很明显,表情看上去也很冷漠,总之脸色不好。

夏绵绵捉摸着脸色不好的事情还在后面。

她今天就在静等。

静等一切的发生。

上午10点左右。

夏绵绵接到了电话。

龙一越来越爱给她主动打电话了。

她嘴角一笑,“有进展了?”

“已经去投案自首了,半个小时之内,会有人来召唤夏锦航。”

“谢……”谢字还没说完,夏绵绵笑着换了一句,“下次请你吃饭。”

“好。”那边一口大答应,还很满意她的反应。

夏绵绵挂断电话,往里面的办公室看了一眼。

十点半。

几个穿着检察机关的工作人员出现在大办公室。

所有人都莫名其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工作人员开口道,“请问夏锦航在哪个办公室?”

所有人更加不明所以了。

为什么会有人来找夏副总。

正时。

夏锦航拿着一份蓝色文件从办公室出来,似乎是准备交代工作,他眼眸一紧,看着面前的工作人员。

“夏副总,有人找你。”一个员工大声说道。

工作人员看着夏锦航,上前,“请问你是不是夏锦航?”

“是,你们找我……”

“有人举报你涉嫌一起商业犯罪案,现在犯罪人已经投案自首,指出你是他的唯一合伙人,现在我们需要带你回去做深入调查。”工作人员严肃的口吻公式化的一字一句。

“你们搞错了吧,我什么商业犯罪,我根本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夏锦航大声的说着。

整个大办公室里面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直直的看着夏锦航,看着他明显有些惊慌失措的样子。

大概从来没有这般丢人过。

被检察机关的人直接到公司来逮捕。

“有没有,回去调查了就知道。”工作人员开口道,“麻烦你跟着我们走一趟。”

“我不去!”夏锦航一字一句。

“那不好意思,我们用强了。”说着,身后的几个工作人员直接围了上去,根本不管三七二十一,桎梏着扭曲的夏锦航就往外走。

“你们放开我,我告诉你们,要是没有证据,我一定会投诉你们!你们等着,我给我律师打电话……”

声音,渐渐远去。

夏绵绵嘴角一勾。

眼眸往夏柔柔那边看了一眼。

夏柔柔从惊讶中,甚至有些恐慌。

她感觉到夏绵绵的视线,眼神有些闪烁,连忙拿起电话走了出去。

夏绵绵冷冷一笑。

夏柔柔大概想不到,夏锦航居然会落到如此地步。

而夏锦航被检察机关带走的事情瞬间就传遍了整个公司,所有人讨论得沸沸扬扬。

夏政廷都因为夏锦航的事情,被传唤了过去,下午的时候才回到公司。

回来的时候,夏政廷直接把夏绵绵叫去了办公室。

夏柔柔气得无语。

每次时候夏政廷有什么事情都是让夏绵绵来做,到底把她放在了什么位置。

她给她母亲说夏锦航的事情,她母亲也是气得够呛,没想到夏锦航这么不中用,居然还被夏绵绵反将成这个样子!她们原本还对他抱有希望。

夏柔柔越想越想不过。

而此刻坐在夏政廷办公室里面的夏绵绵自然平静很多。

她面对着夏政廷。

夏政廷此刻的愤怒其实是无法掩饰的,他狠狠的说道,“我没想到这么多年我居然养了一条白眼狼!检查机关给我看了夏锦航的犯罪证据,夏锦航这么多年在公司捞了不少好处,那些工程上的回扣吃了你不知道多少!还居然说什么他对夏氏本来就没有任何忠诚度,对我更是半点都没有尊重,还给外人诋毁我!”

夏绵绵当然有听录音。

录音里面的内容确实不是什么好话。

夏锦航说什么他不可能忠诚于夏氏,说他自己又不傻,还说夏政廷就是一只老狐狸,以为他巴心巴肺,实际上他也只是在配合下政廷演戏而已。

夏绵绵不用想也知道,夏政廷会被气成什么样子。

她安慰了两句,“算了爸,夏锦航终究不是你的亲生子女。”

“但这些年我对他也不薄,没想到居然是这种人,我算是看白了!”夏政廷狠狠地说着,“刚刚夏政钦打电话来向我让我给夏锦航求情,做梦去吧!”

夏绵绵就这么平静的感受着夏政廷的愤怒。

大概是真的被夏锦航气疯了。

他说,“绵绵,经过这件事情之后,我也算是吸取了教训。以后这种白眼狼我绝对不会再养着了,爸还是应该无条件相信你的。从此以后,爸绝对不会再犯傻了。”

夏绵绵微微一笑。

谁说,你不是在继续犯蠢!

当然也是你,咎由自取。

老天爷看得到的,善恶有报!

------题外话------

昨日问题奖励:l581yi0lin冰萱影洛水寻依v明镜hu(昨日奖励和今日一起奖励,每人18潇湘币)

奖励原因:没有最不靠谱,只有更不靠谱(总之就是最不靠谱的答案)

今日问题:用一句话评价男主,记得是男主,封逸尘!

看清爽的就到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