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6章 一波又起(1)不会有冲动/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 恋上你630,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最新章节!

夏氏集团,夏政廷的办公室。

夏政廷一直处于情绪非常激动之中,大概是真的被夏锦航气得够呛。

这么多年,夏政廷对夏锦航确实不错,不管夏政廷心里怎么打的如意算盘,归根结底,夏政廷确实有好好的培养夏锦航。

夏政廷从未想过,在夏锦航的心目中,他如此龌龊。

夏锦航为了让张文凡信任自己,达成交易,说得那些大实话,果真是害惨了自己。

至少夏政廷绝对不可能为为夏锦航在这次官司中有所帮助,更甚至,还会推波助澜。

夏政廷对着夏绵绵,“以后,我会好好重用你。”

“谢谢爸。”夏绵绵微微一笑,又安慰着,“爸也犯不着为了一只白羊狼气坏了自己,好在最后夏锦航被揭发了,至少看清楚了他的真面目,以后也会有他出现在我们面前了。”

“嗯。”夏政廷点头。

想着还好把夏锦航给揪了出来。

他陡然脸色一紧,他说,“夏锦航突然为什么就被发现了?他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我也交了他不少,他做事情一般都是小心谨慎的。”

“还是昨天和爸的计谋比较好。”夏绵绵微微一笑,“我们故意放出风声说会彻查这件事情,夏锦航怕自己被查出来,所以就会找他的合伙人再次确保事情的周密性,而我在前期有过对夏锦航的调查,发现他唯一和玛雅集团有关系的人就是玛雅市场营销中心额经理,这个岗位也特别的敏感,就找人跟踪了他们,果然就发现了他们之间昨晚的来往。”

“然后呢?”夏政廷似乎有些好奇。

其实不是好奇。

只是在深究夏绵绵到底有多聪明。

夏政廷这个人既要忠心耿耿,又要能力出众。

倒是什么都想得很美。

夏绵绵表面上依然不动声色,甚至还微微笑着,“我在了买手,威胁了一下张文凡,他发现自己的行径被暴露了,就选了去自首。你想商场上的人,谁愿意自己一个人扛所有的事情,也就自然会供出来他的合伙人。”

夏政廷点头,“你很聪明。”

“其实也就是耍了点小聪明。”夏绵绵说,“而且还有点运气,要是张文凡手上没有夏锦航的证据,可能也没办法揭穿夏锦航。怪大概也只能怪夏锦航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这叫久走夜路终会撞鬼!”夏政廷狠狠的说道,“居然在我眼皮子底下做这么多小动作,看法律怎么让他一败涂地声名狼藉。”

夏绵绵淡笑了一下。

在利益面前,夏政廷永远都看不到什么亲情血缘。

那天夏锦航落马之后,夏绵绵在夏政廷的办公室待了很长时间,一方面夏政廷很想了解夏绵绵的心态和动向,另一方面也确实是想要找一个人一起狠狠的骂骂夏锦航,发泄自己心里的不爽。

而后没多久,夏锦航就被立案调查了,因为只是经济犯罪,所以进行了取保候审,在审判之前,夏政钦多次来夏氏找夏政廷让他帮忙打官司,夏政廷都拒绝了,有几次还能够听到夏政廷办公室传来和夏政钦的吵架声,在公司被人八卦流传,最终夏政廷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夏锦航被判处了有期徒刑3年,立即执行。

夏锦航这辈子基本上算是毁了,就算是再出来,没有了夏氏这个支撑平台,又因为有了案底其他公司也不可能再聘用他,听说判刑那天夏锦航在法庭上就哭了,哭得撕心裂肺,也让人大跌眼镜,无语至极!

这件事情之后,夏政廷和夏政钦的关系就算是彻底崩塌了。

夏政钦手上自然也握有一小部分夏氏股份,对夏政廷而言不足为惧所以他根本也不在乎,但对夏绵绵而言……所谓积少成多,她就是要一步一步让夏政廷,众叛亲离,而后才能够坐收渔翁之利。

夏锦航的事情告一段落。

市政厅开始重新招标。

玛雅集团因为涉嫌方案抄袭也被检察机关做了深入调查,影响并不太好,夏政廷心里自然很爽,虽然最后证实商务方案和玛雅集团的其他人没有关系,但方案稿自然不能再用了,还因为过失付了一部分商业赔偿额给夏氏,夏政廷似乎在商场上又扬眉吐气了一把。

今天一早。

夏绵绵就陪着夏政廷去市政投标。

夏锦航不在公司之后,夏政廷就真的开始把夏绵绵放在了身边,对她的态度也好了很多。

市政厅的投标会议室,市长亲自坐镇重新招标。

这次基本有着百分之九十九的把握,那百分之一没有的把握,那是商人习惯性的给自己留的一点后路,总之这次的投标就应该是十拿十稳的事情。

夏绵绵也以为是。

所以跟着夏政廷坐在会议室里面,心里还有些心不在焉。

反正结果都一样,她真的有点烦这种过场性的东西。

她坐在会议室,也不能就这么玩手机,那样就太明显了,她眼眸微动,看到了坐在她正对面的封逸尘。

封逸尘表情严肃,跟在他父亲身后。

他穿着黑色西装,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脸色还是那般,永远get不到他的点到底在什么地方,总之很不易靠近。

而她这么看着封逸尘的时候,他也没有抬头看她一眼,她当然不相信封逸尘感觉不到她的视线,可能也就是不想和她对事而已。

说来。

他们好像也有半个月没有看到彼此了。

那次之后,封逸尘就真的好像故意避开她,基本上她回家的时候封逸尘还没有回来,而她起床的时候封逸尘就已经走了,一个屋檐下能够这般的错过,她还真的有点佩服封逸尘的能耐。

她把视线微转。

因为市长终于来了。

所有人全部都礼貌性的站了起来。

市长显得很客气,因为迟到了十多分钟,抱歉的开口道,“不好意思,刚刚临时发生了点突发事情,所以耽搁了大家的时间。”

所有人都客套的说了几句。

那些官腔上的话,夏绵绵听得也烦躁。

市长说,“前期相信大家也都知道,第一次招标发生了一点小变故,玛雅集团因为个人原因,相信大家都知道我也不再赘述了,总之就是退出了这次的旅游开发案的项目投标。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市政也咨询了更高领导的意见,决定重新招标。但在招标之前,我刚刚接到一个突发性通知,关于旅游开房案突然出现一些事情,所以本次的投标工作要稍微搁浅。”

夏政廷脸色立马就有些变化了。

夏绵绵也觉得,这不是一个好的开头。

难道真的是好事多磨。

她有些不耐烦的心思,变得警惕了起来。

“刚刚,有人在市政厅开始滋事。说我们市政破坏生态环境破坏自然甚至破坏他们的家园。”市长说,“经过了解才知道,在我们需要开发的旅游景点,大山深处有一个村寨子,人口在差不多50人左右,当初没有考虑过他们会这般强烈的反对,突然闹了起来,现在媒体都在关注此事,影响极其不好!而我们作为为人民服务的政府,不可能强拆了他们强制要求他们搬离,我们所做的一切本来就是站在人民的立场上,这种威胁到了人民利益的事情,市政不会去做。所以本次招标会,暂时停止,重新招募时间,待定。”

下面一片哗然。

这都什么事情啊。

当初招标的时候,市政不了解清楚情况,现在大家都准备到这个地步,说不招标就不招标了,所有人都有了意见,但又有那个集团敢真的去得罪市政,虽然有些不爽,但却不敢太过明显的表露情绪。

“耽搁大家的时间,我很抱歉。”市长说,又继续道,“我刚刚说得暂时停止并不是说这个项目就这么完结了。旅游开发案的事情肯定要进行,我们不损坏群众的利益但我们也要为更多的群众谋福利。而我现在要告诉你们的就是,我们不投标是因为这个项目出现了不可避免的冲突,如果哪个集团可以将这个冲突给和解了下来,那么就会作为本次拿下这个项目的决定性因素。”

“直白点就是,如果哪个集团可以让大山深处的50来人约莫20户人家自愿离开,在没引起任何外界的负面影响下主动拆迁离开,我们市政就会把这个项目交给谁来完成。记得我的前提,前提是不能有任何负面影响,如果影响不好,我们就真的会直接否定这个项目。”市长表情严肃,“所以请各集团老板们好好衡量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同时希望你们最后能够给予我一个好的结果。”

市长要说的都说完了。

下面的人开始议论纷纷。

市长回答了一些现场提问的相关问题,同时将拆迁的补贴方案公开给了所有的集团,最后宣布了散会。

夏绵绵跟着夏政廷离开。

所有人也都离开了市政的办公室。

挤在一个电梯里面。

电梯中还有沸沸扬扬的声音,自然是对市政这次的事情处理有所不满。

来这里竞标的都是驿城屈指可数的几个大集团,被人感觉耍了一遭,没人心情会好。

夏绵绵作为这里面说不起话的角色,只能沉默。

封逸尘站在她身后,也很沉默,沉默到她觉得她差点感觉不到他的存在。

不过就是因为电梯里面的人有点多,她不得不往后面退了一步。

脚不小心似乎是踩到了谁。

夏绵绵立马松开,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些集团突然有了共鸣,本来就不大的电梯里面,非要挤在一起,大家说得兴致高昂,带着一些抱怨。

夏绵绵连放下另外一只脚的地方都没有。

她就这么被夹在中间,金鸡独立的方式。

身后,似乎感觉到一双有力的手臂将她整个人支撑组,手很规矩,并没有放在她的腰上,而是放在了她的肩膀上,然后她似乎感觉到自己整个中心都靠在了他的胸膛上,不回头也知道,这么熟悉的味道来自于谁。

没有说谢谢也没有开口。

电梯到达很快。

所有人出去。

夏绵绵肩膀上手在那一刻似乎就一下松开了,没有多停留。

夏绵绵大步跟着夏政廷离开了。

他们坐在轿车上。

夏政廷刚开始还能够假装的面色一下就变得彻底,刚刚分明还很大气的说着市政也有市政的考虑,我们做集团的还是应该多配合市政,充当好人的角色,此刻却瞬间大相径庭。

他狠狠的说道,“真是遇得到,到了嘴边的鸭子都吃不到!当初也不好好说里面有人户,早知道我们早就解决了,需要这么麻烦吗?!”

夏绵绵看着夏政廷,也没有敢多说。

不得不说,这次利益受损就是在夏氏,所有人应该都很清楚,玛雅集团没有了竞争力就会落在夏氏,到头来,大概还会有人在幸灾乐祸。

“真是气死我了!”夏政廷整个人脸色极度难看,“写了那么久的方案,弄了这么一个有竞争优势的东西出来,说被否定就被否定了,市政那群人简直就是一群猪,难道民还能和官斗吗?!他们就不能自己去把那几十户给强制拆迁了,现在还要作为这次投标案的唯一标准,这不是在啪啪啪打我们夏氏的脸吗?!”

事实也确实是。

今天的事情,看他们笑话的集团应该不少,夏绵绵安慰道,“爸,好事多磨,是我们的终究都是我们的。”

“算了。”夏政廷大概也觉得现在发脾气根本就没什么作用,他表情严肃了些,“你立马让公关室去拿一份开发区寨子的相关资料,我们下午就进去看看,一般的人闹就是因为钱的问题,只要赔偿够好,就没有哪里拆迁不了的,大不了我们在市政的基础上多补贴点钱,这个项目我非要不可,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我就咽不下这口气!”

夏政廷说着,又火气大了些。

夏绵绵点头,附和了几句。

她总觉得这次的突发事件,让人觉得不仅仅只是巧合。

但现在这一刻又找不到任何突破口去怀疑,只能先按照项目的需求去深入解决。

下午夏绵绵陪夏政廷在食堂吃过午饭之后,连夏政廷雷打不动的午休都没有,直接就去了驿城比较远的一个大山处,开车都开了3个小时,因为没有通交通,爬山路又爬了1个多小时,可怜夏绵绵还穿着高跟鞋,根本就没有那时间回去换鞋子,她就忍受着脚底的痛一直到了那个寨子。

而他们刚到的时候,却看到了有人已经先了他们一步。

封尚集团封铭威和封逸尘,以及封尚其他工作人员。

夏政廷脸色微变。

倒是封铭威倒还热情,上前开玩笑道,“老夏也亲自来了。”

“是啊,来看看情况,你们有收获没有?”夏政廷心里不爽,面子上也还需要过得去。

毕竟两个人还是亲家不是。

亲家?!

夏绵绵看了一眼封逸尘,看着他眼神也往她这边看了一眼,没有任何表情连一个简单的招呼也没有。

她转眸,打量着这么一个寨子。

寨子不大,此刻已经到了夕阳西落的时候,有了些炊烟,寨子周围有些良田,种植着小米还有些蔬菜,每栋古老的房子面前还有些栅栏拦住的,一些禽类的喂养,这种大山的民居生活,加上这里确实干净清晰透彻的空气质量,要是她,她也不想搬离。

她不动声色的想这些事情。

耳边听到夏政廷和封铭威在交谈,“找到人了解了情况了吗?”

“没能。”封铭威有些无奈,“这里的人很排外,对我们的出现很排斥,不愿意和我们交谈。”

“寨主找得到吗?找他谈。”

“嗯,无意打听到说是出门了,大概就是今天一早去闹事的人之一,所以打算在这里再等等。”

“那就一起等等吧,难得有这个缘分。”

“是啊。”

两只老狐狸面和心不和的交谈着。

夏绵绵踩着细高跟鞋站在一块石板上。

也不知道会等到多久。

渐渐太阳已经落坡的夜晚有些凉爽了,她打了一个喷嚏。

果真是有点冷了。

她走动起来,想要让自己身体暖和一些。

走着走着,就多走了几步,她走向了一户人家门口。

此刻这家门里面已经开了灯,有些微弱的灯光照耀在面前的小院子里,院子里有一块很大的水泥地,大概是村户用来晒粮食,以及供娱乐和休闲的地方。

她脚步停在水泥地前面的几块石板上,看着在地上玩乐的一个小男孩,一身有些脏兮兮的,在玩着很是廉价的玩具,却很童真很快乐。

男孩似乎注意到夏绵绵,有些害怕又有些好奇的走了过来,“你也是要来将我们赶走的吗?”

带着质问的声音。

夏绵绵那一刻真的有些无言以对。

面前的小男孩长得其实不算乖,但眼睛圆溜溜的很黑,完全没有大城市的浮华,显得如此的干净清澈。

她说,“让你去大城市生活,可以有更多更好的玩具,不好吗?”

“不好。”小男孩一口咬定,“我爸爸说了,这里就是我们的家,爸爸说大城市里面的坏人很多,小孩子容易走丢还会被人卖!”

小绵绵笑了笑。

大城市的坏人确实很多。

“为什么你们要来撵走我们?我们住的好好的我,没什么你们要撵我们走!”小男孩很不开心。

“因为大城市的坏人真的很多。”

“所以你是坏人了!”小男孩指着夏绵绵。

嗯,她是坏人了。

她转身准备离开。

刚回头,就撞到了一个胸膛。

夏绵绵看着面前的封逸尘。

今天倒是稀奇,平时在一个屋檐下撞不到一面,今天反而一而再再而三的相遇。

她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眼眸也这么看着她。

身后那个小男孩说,“你们两个都是坏人!你们都要把我们赶回家!”

说完,转身就跑进了屋,把房门狠狠的关了过来。

被人这般明显的讨厌,夏绵绵也是很无语。

她说,“走吧。”

她越过封逸尘的身体,高跟鞋踩在石板路上。

夜色已经降临,大山中没有路灯,只能凭着今晚还算好的月光,面前看清楚脚下的路。

她刚走了两步,手心突然被人抓住。

夏绵绵喉咙微动。

封逸尘的手比她暖了很多,她此刻穿的真的不多,身体甚至有点冷得哆嗦。

所以那一刻她就没有甩开封逸尘的手了。

她也不用逞强,犯不着和自己的身体过不去。

他带着她走向了夏政廷那他们那边。

此刻远远的,似乎是看到了电筒的灯光,隐约能够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从远处慢慢传了过来。

夏绵绵也看着那越渐靠近的电筒亮光。

身上突然感觉到一件温暖的西装外套搭在了她的身上。

很温暖。

她回头看了一眼封逸尘。

这种黑暗下,她也看不清楚了,但她非常自若的把衣服穿上了,甚至还系上了纽扣。

万一封逸尘这厮反悔了呢!

她都已经冻到不行了。

亮光很快靠近,三个中年男人出现在他们面前。

夏氏和封尚的工作人员举着手机开的灯光,勉强让交流不至于在黑暗中进行。

“你们什么都不用说了,我们是绝对不会搬走的,给多少钱都不会!”貌似是领头的那个中年男人狠狠的开口道,“我们今天去市政就是表明我们的立场,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们,你们赶紧走吧。”

“我觉得很多事情我们可以再谈谈。”夏政廷说,“凡事都不是绝对的。”

“这件事情就是绝对的,如果你们要强拆,我们就去市政门口静坐,我不相信就没有这个世界就没有枉法了!”

夏政廷被中年男人怼到有些发怒。

封铭威拉了他一下,说,“今晚确实太晚了,我们也不耽搁你们晚上吃饭的时间,但我们确实是诚意十足。这里有点小东西是带给村民的,据说这里有20户人家一共53人,成年人42个,小孩子有11个,每人都有,就麻烦你拿去给他们。”

“我们不需要,你们赶紧拿走!”中年人发威,声音很大。

“也不值钱,一点小心意。”

“不要!”中年人完全是油盐不进,他狠狠地说着,“你们再不走,我们就撵走你们了!”

说着,作势就要来推他们。

夏政廷和封铭威不由得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

“快走!快走!”中年男人不耐烦中,有粗暴无比。

“算了,我们先走。”夏政廷哪里受过这种气,“一群野蛮人。”

封铭威也叹了口气。

只得让助理帮东西收了起来,让大家离开。

又是一段上路。

崎岖无比。

封逸尘一直拉着夏绵绵的手。

两个人手心一片温暖。

夏绵绵咬唇,尽量让自己走快一点,不拖累大部队。

她走了不到三分之一。

封逸尘突然放开她的手,背对着她半蹲在她面前,“上来。”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宽广的背。

大概,她真的拖后腿了。

前面的人都已经离他们有点距离。

她爬上了封逸尘的背,趴在他的身上。

他将她背了起来,一步一步往山下面走去。’

夏绵绵靠在封逸尘的肩膀上。

鼻息间都是封逸尘的味道。

她恍惚记得那晚上她控制不住自己的时候狠狠地咬了他一口,大概就是在她靠着的位置,她不记得咬得多严重,但她想那个时候爆发的力度应该不会很轻,那天上药的时候他衣服挡住了他肩膀的位置她也没有去看,此刻反而有点好奇。

她说,“这里会留疤吗?”

她问。

声音很轻,如此安静的环境下,如此近距离,可以听得很清楚。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

这个男人就是知道她在说什么。

她眼眸动了动,看着头顶上明亮的月光。

秋高气爽,还是秋天的天秋天的月更美。

所有人到了山下,车子停靠了一排。

夏绵绵也从封逸尘的背上下来了,她走向夏政廷的轿车。

“我开车了。”封逸尘说。

“我给我爸说一声。”

封逸尘点头。

夏绵绵总觉得他们应该再避而不见一段时间的。

但她不想这么幼稚。

成年人不需要这么幼稚,生活还是得继续。

她小跑步到夏政廷的小车那边,“爸,我就跟着封逸尘先回去了,回去后我多想想这件事情,明天一早我给你汇报。”

“嗯,也不早了,早点回去洗个热水澡,上面天气太冷了,我都觉得有点感冒了。”夏政廷说道,显得很关心。

“好的。”夏绵绵点头。

夏政廷让司机开车走了。

封逸尘的车此刻也停在了她的脚边,她上车,坐在副驾驶室。

车内有暖气,身体也渐渐暖和的起来。

夏绵绵安静的坐在小车上,看着远离城市喧嚣的道路,周围都很黑,车辆很少。

又是3个小时的车程。

夏绵绵是真的觉得有些无聊又不想开口说话所以闭着眼睛闭着眼睛就睡着了。

一睡着,睁开眼睛就看到封逸尘已经在帮她解安全带了。

两个人距离很近。

她记得上一次,上一次她还有性冲动,所以没有忍住扑了上去啃咬封逸尘,这一刻,她突然就能很平静了,所以她是不是也可以理解成,她对封逸尘的本能反应没那么强烈了。

她说,“我自己来吧,谢谢。”

“嗯。”封逸尘回身,然后开车门下车。

夏绵绵抽调安全带,跟着下了车。

两个人一起走进电梯。

电梯内,夏绵绵才真的看清楚,封逸尘就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而已,今晚山上的温度,不会高于10度。

她将西装脱了下来。

其实这个时候也没那么需要了。

她说,“谢谢。”

封逸尘看着她,没什么表情的接了过来。

电梯到达,两个人走回去。

“小姐,姑爷你们终于回来了。”

已经晚上10点多了。

“我马上让林嫂来把饭菜热好。”小南又说道,“连忙叫着里屋的林嫂。”

林嫂出来,赶紧去厨房热菜。

夏绵绵没有打电话回来说要吃饭的,听小南的口气应该是知道他们没有吃东西,大概是封逸尘交代的。

她说,“我去洗个热水澡,马上就下来。”

她走上楼。

今晚虽然有封逸尘的衣服,但不得不说还是被冻到了。

她开了比较大的热水让自己的身体狠狠的暖和了一番,又洗头吹干了头发,所以耽搁了点时间,换上干净睡衣下楼的时候,封逸尘也已经洗了澡换了一身衣服坐在沙发上等他,饭桌上摆放着营养均衡的晚餐。

她走过去,带着歉意,“不好意思等久了。”

封逸尘抬头看着她。

夏绵绵已经坐了过去。

林嫂和小南也没吃饭,跟着坐在了一起。

夏绵绵都不记得她和封逸尘好久没有这么一起吃过饭了,貌似真的挺长时间了。

她抬头看着封逸尘,看着他一直低头吃饭的样子,很认真。

夏绵绵抿了抿唇,终究什么都没有说。

吃过晚饭之后,实在是很晚了,所有人都回房睡觉。

夏绵绵躺在大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脑海里面在想开发案的项目,想突然冒出来的这群闹事的群众。

事情肯定不会这么简单,早不闹晚不闹,偏偏是这个时候。

明摆着就是为了让他们夏氏不拿到这个项目。

她眼眸一紧。

越是这般,她却越是有一股倔强。

而且这个项目对她的帮助很大,如果在这么恶劣的竞争下,这么多世事难料之下她还能够拿下这个项目,夏政廷会对她的信任度以及依赖度更高,她不能丢了这个项目。

正想得有些出神。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夏绵绵蹙眉,她有反锁门的习惯。

她起床打开房门。

小南拿着一个电动按摩洗脚盆进来,说,“刚刚姑爷交代,让你泡泡脚。”

夏绵绵看着小南。

“小姐你脚怎么了?”小南好奇。

“没什么。”夏绵绵说,不想有什么情绪,“今天多走了些路。”

“哦。”小南点头,“我去帮你接水,你等我一会儿。”

夏绵绵看着小南随时一副都很鸡血的样子,这么晚了也没见得她有什么困意,以往应该是早睡了。

小南接好水从浴室出来,将洗脚盆放在夏绵绵的面前,插电,“小姐你多泡会儿,有脚步按摩功能。”

夏绵绵伸进去。

今晚脚确实很痛,她本来打算忽视的。

小南坐在床边陪她。

“小姐,姑爷对你真的很好是不是?”小南说。

夏绵绵没有回答。

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不知道。

她不知道封逸尘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又到底对她是个什么态度,她感受不出来。

她只能按照自己的方式,过自己的生活。

“小南。”夏绵绵叫着她,“你先去睡觉吧,明天再来收拾这些东西。”

“我不困。”

“去吧。”夏绵绵说,“你在我旁边我想事情都投入不了。”

小南嘟嘴,离开了她的房间。

夏绵绵的上半身躺在自己的床上,脚下享受着按摩足浴,是真的很舒服。

她现在其实也想不太进去项目的相关事情了。

封逸尘的阴影,挥之不去。

……

翌日。

夏绵绵睁开眼睛。

她关掉闹钟,看着窗外的阳光。

昨晚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她的记忆还停留在自己泡脚的事情上,她什么时候爬上床的,床边的脚盆也不在了,是小南后来又上来收拾了吗?!

有些莫名其妙,昨晚大概是真的太困了,困到就这么睡了过去。

她起床洗漱,整理自己的妆容,走出卧室。

楼下林嫂和小南在忙忙碌碌,没看到封逸尘。

小南连忙跑到她身边,“小姐,姑爷又先走了,我还以为你们都和好了呢!”

夏绵绵难得搭理小南。

她坐在餐桌上,吃早餐。

小南陪着她一起吃饭,两个人吃完之后,就去上班了。

夏绵绵坐在后座上,脑袋里面又在想项目的事情,她觉得她果真不喜欢用脑,有点小崩溃。

她转眸,想要让自己稍微放松一下,对着小南调侃道,“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反正问小姐什么,你都不会告诉我的。”

夏绵绵淡笑。

她对小南是不是越来越冷漠了。

她说,“那你就别问问题了,说点其他事情。”

“小姐想听什么?”

“比如娱乐八卦。”

“可是我不喜欢耶。”小南说道,“我又不是小迷妹,对明显都没兴趣,而且那些明显还没有姑爷帅,刺激不到我的视网膜。”

夏绵绵忍不住笑了笑。

封逸尘果真很容易迷惑女人。

不怪她当年这么死心塌地。

谁不想追求美好的事物,谁不想上那个倾国倾城的男人。

“对了小姐,你昨晚上怎么自己把洗脚盆拿下来了,我都说了我早上上来收拾的。”小南开口道,“结果今天一早就看到洗脚盆已经在楼下了,你一天这么累,这种粗活小事儿就交给我就行了。”

夏绵绵眼眸微动。

所以昨晚上就是封逸尘了。

她没解释,说多了小南又会想东想西。

好在车子很快到达了目的地,夏绵绵下车,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夏柔柔看着她出现,故意说道,“听说项目又有变动?”

“嗯。”夏绵绵整理自己的东西,看都没有看她一眼。

“我还以为你把夏锦航弄下去了,就真的有多大能耐似的。结果还不是如此!”夏柔柔说得阴阳怪气。

“夏柔柔,你知道你脸上的嫉妒很明显吗?”夏绵绵眼眸一转,看着她。

夏柔柔脸色瞬间黑透。

“别高兴得太早,我有的能耐超出你的想象,只要我想成功的事情就一定会成功!”夏绵绵说得好听,“对了,我劝你不要太关心现在的项目,否则会让人误会你和夏锦航有勾当,到时候真的会得不偿失。”

“夏绵绵!”

夏绵绵拿着自己的笔记本,直接离开了。

她去找夏政廷,她至少得表明自己真的很重视这个项目,至少得让夏政廷看到。

她走向夏政廷的办公室,秘书恭敬道,“董事长还没来。”

夏绵绵蹙眉。

她拿起电话拨打。

那边接通,“爸,你还没到公司?”

“昨晚把我弄感冒了,今天有点起来不到,就没来上班了,有事情吗?”

“没什么大事儿,就是项目的一些事情,不急。爸你先好好休息,身体最重要。”

“嗯,年龄大了,有点拼不住了。”夏政廷感叹,“项目的事情你先关注到,有什么突然事情给我大点换,明天再详谈。”

“好。”

挂断电话,夏绵绵又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夏柔柔看着她的模样,给了个白眼。

自以为是。

夏绵绵没搭理夏柔柔,坐在办公室想了一会儿,突然又拿着包离开了。

她让小南开车,再次去了大山里面。

她觉得有些事情她应该了解得更清楚一些。

以证实自己的猜疑,没错!

------题外话------

昨日问题奖励:

1、iaian兰兰(评论:性冷淡),宅喜欢你的言简意赅。

2、13500628095(评论:中有计较,憋着不说,心中有丘壑,还是憋着不说,心中有乾坤,还是憋着不说,这就是男主),宅觉得你诠释得不错。

3、脑袋瓦特了(评价:一只自作自受喜欢内心自虐的傲娇老公鸡)宅就是觉得你的会员名很逗。

4、市井小草(评价:封老师总是难以言喻的情绪只能自己消化。其实我还是喜欢封老师的)宅喜欢你后面半句。

5、小雨的夏天(评价:看到现在我只能说,封老师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闷葫芦,还没被看透,但只要被打开了,会风骚无限)宅觉得你的愿景不错。

今日问题:猜猜绵绵要证实自己什么猜疑?

看清爽的就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