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7章 入山被困,封逸尘发烧/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再次来到了大山山脚。

小南也诧异,不明白小姐为什么突然要来这种地方。

她看着小姐小车,连忙跟着下了车,“小姐,你要去哪里?”

“有点工作上的事情要到山里面去。”夏绵绵直白,“你在这里等我就好了。”

“你一个人进去?”小南惊呼,“多危险。”

“你跟着更危险。我进去了解点东西,别跟着。”

“可是小姐。”

“你再废话,信不信我把你就丢在这里了。”

小南只得看着自己家小姐一个人走在了山上的石板路上。

好在夏绵绵知道自己今天有可能要再次进山,所有聪明了些。

她穿得是平底鞋,手上甚至还多拿了一件比较厚的呢子大衣,捉摸着山顶上要是冷也有衣服可以多穿。

她体力还不错,又是平底鞋,原本需要一个小时的山路,她就花了40多分钟就到达了目的地。

村名居住的地方,依然还是炊烟袅袅,清晰自然,宁静祥和。

夏绵绵也没有犹豫,直接走向了其中一户人家。

这户人家应该就是昨天她被那个小男孩嫌弃的家里。

她站在栅栏外,站在水泥地前面的那块石阶上。

大门打开,夏绵绵并没有看到人。

这种地方就是如此,不需要像城市里面那样,就算是邻居,住了可能几十年也不知道邻居是谁,但这种地方,大家习惯了走邻串户,而且并不会担心关不关门会不会有外人到家的事情会不会不安全,一个村子的里面的人,互相信任互相帮助。

她其实真的可以理解为什么这里的人不愿意离开。

她能理解,很多人都能理解。

所以稍微有人故意煽动一点,这里的人就可以向昨天那样,强烈反击。

她左右看了看,大声问道,“有人在吗?”

这里真的很安静,她说话不大的声音,都能够引起那么一点点回音。

“有人在吗?”没有人回答,她声音在大了些。

脚下也开始不由自主的往水泥地上走去。

刚踏进去。

一个中年妇女手上拿着柴火从里面跑了出来,“谁?”

夏绵绵脚猛地缩回。

中年妇女看着夏绵绵,奇怪的看着她,“你是谁,你找谁?”

“我叫夏绵绵。”夏绵绵连忙说道,“你别怕,我没有恶意。”

中年妇女审视着夏绵绵,“你到底是谁?”

“我是夏氏集团的工作人员,我叫夏绵绵。”

“夏氏集团?”女人更加诧异了。

大概是根本不知道这是个什么东西。

夏绵绵只得又解释道,“关于你们着旅游开放项目,我是来了解情况的。”

“你是来拆迁这里的!”中年妇女眼睛一鼓,一口笃定,瞬间变得很排斥很不友好。

夏绵绵连忙说道,“你先别紧张,就我一个人,我不能做什么,我也没有想过要来强拆这里,我就是来了解一下基本情况的,没有恶意。”

中年妇女一直看着夏绵绵,眼神中带着极度的不信任。

好在就夏绵绵一个人,一个女人。

妇女自然也会真的怕了她。

这就是夏绵绵为什么不带着小南进山的原因,人越多越容易被排外。

她说,“你想了解什么,我男人在地里干活,有什么事情等他回来了再说,我什么都不清楚。”

“不是什么大事情,我就是想问问,在昨天之前,是不是有人也来过这里?”夏绵绵不打算拐外抹角,她也不想浪费太多时间在这种地方。

“你说昨天之前?”妇女询问。

这里的人单纯,即使不信任陌生人,但不会像城市里的人那般老奸巨猾。

“嗯。”

“好像是有人来过,我真的不太清楚。”妇女回想了一下,她说,“要不你等我男人回来了再问他吧。”

夏绵绵无奈。

这种地方女人基本上都是依靠男人生活的,在家里就是大事儿小事儿都是男人做主,女人不该了解不该知道的事情,就是不会去多问,而看样子,这个女人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她说,“方便我进来等一会儿吗?”

妇女点头,“你进来吧。”

夏绵绵说了声谢谢,走进了水泥地。

妇女给了端了一根小板凳,夏绵绵坐在小板凳上。

妇女又进去给夏绵绵拿了点南瓜籽,“你吃点吧,山里就这些。”

“谢谢,你太客气了。”夏绵绵心里有些触动。

这里的人很淳朴,对陌生人也会表现出自己的友好和热情。

没有大城市那样的浮华。

她坐在小板凳上。

南瓜籽不好剥也不太好吃,但她却还是一个人静静的吃了起来,不吃也不知道干嘛!

这里连信号都不是很强,玩手机都怕网速不够。

她坐了十多分钟。

妇女从屋里又走了出来,也端了一根小板凳坐在夏绵绵旁边。

夏绵绵对着她莞尔一笑。

妇女主动开口,带着好奇,“你一个大姑娘怎么就进山了,你不怕危险吗?”

“因为工作上的事情不得不进来。昨天下午我来过。”夏绵绵说,也在故意套近乎,“觉得这里没有什么危险今天就自己来了。”

“女人还要在外工作,也真是不容易。”妇女感叹。

夏绵绵笑了笑。

每个人接受的教育不一样,她当然不会在这里给妇女上什么男女平等等等一系列,看似先进的理论。

谁说幸福指数,眼前的女人就一定比她低了。

“外面的生活真的很不容易,不像你们,可以自给自足,自己种粮食。我们在城市里什么都要用钱买,要是不工作就会被饿死。”夏绵绵说,打着同情牌,“其实我们也不想工作,但男人不可靠。”

“外面的男人都不可靠吗?”妇女好奇,“我是听人说城市里面的男人都是花花公子,见一个喜欢一个。”

“是啊,所以女人才会自强起来,要不然单靠男人,会饿死自己的。”夏绵绵一直和妇女聊天。

反正女人之间最喜欢的话题就是聊男人。

“你进山里面就是想要知道昨天之前有没有人到这里来吗?”妇女似乎有些同情她,主动又回到了这个话题。

夏绵绵嘴角一笑。

有时候觉得自己真的挺臭奸商的。

她说,“是啊,领导上面有安排,如果完成不了安排的任务就会扣工资,扣了工资我这个月的吃住有成问题了。”

“哎,你们老板肯定是男人。”

“对啊。”

“你们城市的男人真的不可靠。”妇女肯定,直白道,“你稍微等会儿,我男人在中午十二点做完活儿就会回来,到时候你问问他,他和我们寨主的关系好,寨主有什么事情都会找他商量,他知道的事情很多。”

“谢谢,你人真好。”

妇女得到表扬,反而有些脸红。

“对了,你现在这里坐坐,我去接一下我儿子回来吃饭。”

“你儿子是去上学了吗?”

“对啊,我们寨有一个小学,是我们这里的老先生教学的。”妇女说,“这些年老先生身体也不太好了,又没有人接班,我们寨还在想怎么给孩子教育,可能以后会到山下去读书。”

“那不是很远?”夏绵绵惊呼。

“就是太远了,而且山路一到下雨天就容易滑坡,小孩子走上走下实在很不放心。但算了,到时候看吧,我们寨主能够想到更好的方法。”

“嗯。”夏绵绵笑了笑。

这个地方,大家似乎都很信任一寨之主,夏绵绵觉得那个男人才是这次旅游开发项目的关键。

妇女急急忙忙的离开了。

夏绵绵一个人坐在这家人的家门口,大门依然没关,仿若一点防备的意识都没有。

夏绵绵等了十多分钟。

妇女和一个小男孩说话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她转头看着那边。

看着小男孩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妇女在让他小心一点,但也没有真的呵斥,反而觉得很温馨。

“你是昨天的坏人!”小男孩跑到夏绵绵的面前,指着夏绵绵的鼻子,大声说道。

妇女教育了一下小男孩,“别乱说话!你才是坏人。”

“她昨天自己承认了,还有一个叔叔也是。”小男孩笃定的口吻,“那个叔叔就是那天到了我们寨子来说要撵走我们的人,寨主大伯还把那个叔叔撵出了寨子,我那天都看到的。”

夏绵绵眉头微紧。

她从包里面拿出来一个小轿车的玩具,那是来之前让小南在路边给她随便买的,不是特别好,但比小男孩昨天自己玩的那个玩具好很多,她说,“给你的。”

“我才不要坏人的东西。我们老夫子说了,随便要别人的东西会被拐卖的!”

夏绵绵忍不住一笑,“这是你家,我怎么能拐卖你,我要拐卖你,你妈妈不会保护你吗?”

小男孩有些犹豫。

但孩子对于玩具基本没有抵抗力,他有些小心翼翼的上前,准备去拿。

“不能随便要别人的东西。”妇女连忙说道。

小男孩猛地缩回了手。

“大姐,我这都是些小玩意,一点都不值钱,城市里面到处都是。”夏绵绵说,“孩子喜欢就让他拿着玩吧。”

“这怎么行……”

“有什么不行的。”夏绵绵说着,直接把玩具揣进了小孩的手上。

小孩拿到玩具,小脸蛋瞬间喜笑颜开。

妇女看自己孩子这么开心,也没再拒绝,“还不谢谢阿姨?”

“谢谢。”小男孩礼貌道。

妇女说,“你中午就在家里吃饭,正好昨天我男人在山下的集市上买了点肉。”

“好。”夏绵绵也不拒绝。

想要套近乎,当然是多相处点时间更好。

她就坐在水泥地的小板凳上。

妇女去屋里做午饭了。

小男孩在水泥地上很高兴的玩着玩具车,不亦乐乎。

“你叫什么名字?”夏绵绵开口。

小男孩一怔,抬头,“我叫小强。”

“小强。”夏绵绵微微一笑,“那你生命很顽强了。”

“是啊,我长大了还要打怪兽呢!”小男孩很自豪的说道。

“阿姨现在问了一件事情。”夏绵绵很温和的说道,“你还记得昨天跟我在一起的那个叔叔吗?”

小男孩圆溜溜漆黑无比的眼睛看着夏绵绵,狠狠的点了点头,“我记得。”

“他是不是来找过你们寨主?”

“是啊。”小男孩毫不隐晦的说道,“那天他到我们这里来找我们寨主大伯,寨主大伯很不喜欢他,我听我爸说,那个叔叔是要来撵走我们的,所以我也很不喜欢他。”

果然如此。

夏绵绵讽刺一笑。

封逸尘。

原来,一切都是封逸尘。

她抿了抿唇,从水泥地上站起来,其实不需要了解太多了。

知道原因就好了。

她站起来对着屋里面的妇女说道,“大姐,我就不吃饭了,有点事情先走了。”

妇女连忙从里屋出来,“那怎么行,我饭都做好了,菜也在炒了,吃了饭再走。”

“不用了,我老板临时叫我有事儿,我得回去了,谢谢你的款待,南瓜籽很好吃。”夏绵绵客气道。

“喜欢吃你就带点走,我去帮你找袋子。”妇女热情道。

“真的不用了,谢谢。”夏绵绵很是客气。

就这么一会儿功夫而已,妇女就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人。

说着,夏绵绵就准备离开。

刚走了几步。

这家男主人拿着锄头从地里回来了,看着夏绵绵,“你是谁?”

“我是……”

“她是来打听情况的。”妇女接过话语,单纯的说道,“对了,寨主不是什么都给你说了吗?她来问问我们这里拆迁的事情,你给她说一声。”

“你是来拆迁我们的。”男人脸色一下就变了,他连忙对着旁边的小男孩说道,“你快去叫寨主大伯过来。”

“哦。”小男孩拿着玩具,立马狂奔了去。

夏绵绵看着男人不友善的目光,解释道,“你别误会,我只是来问问情况的,没有要来拆迁。就是来了解一下,给领导汇报一声,你们还是不愿意走,我们不会强行赶走你们的。”

“话说得好听,我知道你们会强行让我们走!”男人很愤怒,“我告诉你,给多少钱我么有也不会搬走的!我们世世代代都住在这里,你想都别想。”

“好,我会把这个信息传递回去的。”夏绵绵顺着他的说道。

“你先别走!”男人堵住夏绵绵的路,肩膀上还扛着锄头。

夏绵绵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站在那里。

不一会儿。

夏绵绵觉得大概是整个寨子的人都来了。

几十个人,男男女女全部都围了过来。

夏绵绵看着这架势……

她保持冷静。

一个领头的中年男人,大约就是这里的寨主走在前面,“你来做什么!”

“我只是来了解的情况,我没有什么恶意。”夏绵绵急忙解释,“刚刚这位大姐和这位大哥已经给我说了,你们不愿意离开,我会把这个消息带出去的。”

“你回去告诉你们老板,告诉政府的那些官儿,我们这里住了几百年了,谁都不能赶走我们!”

“好好。”夏绵绵连忙答应。

这个时候就是要顺他们的意。

寨主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夏绵绵,看她就一个女人,细皮嫩肉的,也没有在为难,打算让她走的那一刻。

“寨主,那个男人又来了!”人群中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所有人转头,看着身后的方向。

夏绵绵眼眸一紧。

封逸尘。

这个时候他也来……

她有些冷漠的笑了笑。

封逸尘大步了走了过来,看着人群的夏绵绵。

“你又来做什么,上次给你说得还不够吗?!”寨主狠狠的说道,“想要撵我们走,门都没有!”

封逸尘看了一眼寨主,回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从来在封逸尘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

“寨主,我们把他们关起来!”一个男人突然提议,“让他们知道点我们的厉害,要不然以为我们是好惹的,这么三番五次的说来就来!”

这个声音一出,很多人开始附和。

夏绵绵咬唇,连忙大声说道,“你们冷静点,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我没有恶意,我真的没有恶意……”

“别给他们废话了,他们一定是一伙的,要不然怎么都来了!”那个男人煽风点火。

突然越来越多人的反应。

夏绵绵无语。

寨主突然开口,法则命令,“好,关起来!”

夏绵绵往后退了几步。

封逸尘上前将夏绵绵的手一把拽住。

“跟我们过来!”寨主说,脸色狠烈。

夏绵绵无语。

她本来都可以走了的。

封逸尘来捣什么鬼。

而且此刻拽着她……

她连说他们没有关系都没有人相信。

他们就这样被一群人给轰着走进了一个破旧的石头房屋里面,里面堆的都是稻草,房屋没有窗户,但石头缝很大,白天还算明亮。

房门被人狠狠的关了过来,上了锁。

夏绵绵真的有很无语。

她还是第一次被人这般的关押,关押在这种地方。

其实刚刚以她和封逸尘的身手,两个人要跑不难,但两个人都很理智,理智的会知道,此刻最不能的就是和寨里面的人发生冲突,否则一有点不对,就真的一发不可收拾。

她用手拉了拉门,门锁得很紧,外面似乎还有人看守,“别动,安静点!”

夏绵绵只得放弃踹门的打算。

她转身。

身后,封逸尘站在她不远处,他就这么默然的看着她,看着她而已。

她说,“你不来我就已经走了。”

口吻很淡,也听不出责备的语气。

封逸尘没有说话,他转身,透过缝隙看着外面,看着外面一片清新自然。

夏绵绵也不想和封逸尘多话。

她找了一个还算干净的谷草地,坐了下来。

她拿出手机。

这个小石屋里面,手机信号彻底没有了!

她保持平静。

捉摸着她太长时间没有下山,小南应该也会来找她,小南还算机灵,要是知道她发生了什么,肯定会找人来救援。

她不担心会在这里困多久。

当然,封逸尘也不会担心。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跟一根柱头一样。

安静的空间。

不知道多久,房门外突然响起了声响。

这么快。

夏绵绵有些激动。

只见房门打开,两个大汉走了进来,“吃点东西!”

放下两大个大碗,大碗里面装着饭菜,分别放了一双筷子,旁边还放了一个大碗,装的是白开水。

夏绵绵觉得,这还真的有点像古代被土匪抓起来的那画面。

她其实真的有点饿了。

她端起了地上的大碗。

这种饭菜混合在一起的吃法,她其实吃不太习惯,她坐在稻草堆上,慢慢的吃了起来。

封逸尘转头看了她一眼,看着她的模样,好一会儿,也端起了地上的饭碗,拿着筷子吃着。

两个人吃得都不多。

封逸尘吃得应该更少。

封逸尘其实不是一个挑剔的人,但不代表他不讲究,她甚至觉得他有心理洁癖。

这种地方他并不会习惯。

夏绵绵放下碗筷,努力让自己吃了一半。

她端起旁边的大碗,喝了几口开水。

刚放下开水碗,封逸尘也端了起来,喝了几口。

夏绵绵突然觉得有些好笑。

忍不住笑了一下。

封逸尘转头看着夏绵绵脸上的笑容,“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觉得经历难得。”夏绵绵直白。

封逸尘抿着唇,不再多说。

封逸尘当然不会像她这么想,她不过也是在苦中作乐而已。

两个人又沉默了下去。

房门被人打开,将碗筷拿出去之后,又关了过来。

夏绵绵坐在稻草堆上等待。

捉摸着就算小南不聪明,但也应该会上来找她,不知道招来外兵,也应该被一样对待的关押起来了。

等了这么久,居然没有半点动静。

夏绵绵忍不住看手机。

都已经下午5点了。

按理,不应该!

“我让小南先回去了。”封逸尘说,甚至没有看她,就说出了她心目中的疑惑。

夏绵绵瞪着封逸尘。

她就说为什么半天没动静。

心情突然有些暴躁。

她特么天生和封逸尘犯冲吗?!

“他们也不会关押我们多久,最多不会超过明天早上。”封逸尘说,“他们也不会做什么伤害我们的事情,只是想要给我们点教训,让我们不要去打扰他们平静的生活。”

“我知道。”夏绵绵说,“但我不想和你在这么一个封闭的空间,我不喜欢。”

封逸尘欲言又止的话,又沉默了下来。

夏绵绵说的是实话。

她干嘛要跟一个居心叵测的人待在一起。

当然她也不想戳穿什么,说多了都是废话。

两个人又陷入了死寂一般的安静。

夏绵绵一直坐在稻草堆里,封逸尘一直站在里面,这里本来就很安静,偶尔会有几声狗吠的声音,但多多数时间,都静得吓人,此刻夜幕已经降临,没有灯光的小破屋里面,变得漆黑一片。

晚上的晚餐,又是两个中年男人送进来的,还给他们点了一根蜡烛。

夏绵绵实在没有胃口,半点都吃不下,连筷子都没动。

封逸尘看了一眼夏绵绵,“吃点,看样子要等到明天早上了。”

夏绵绵没有搭理,靠在草堆上。

这里并不太干净,但难得的草堆很干,还有一股特殊的大自然的味道,她并不觉得那么难闻。

封逸尘走到夏绵绵的身边,“吃点东西。”

夏绵绵看着他。

蜡烛的灯光很弱,背着光也看不太清楚封逸尘的脸,总之脸色应该很不好。

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应该发脾气。

她本来可以顺利离开的。

她说,“我不吃。”

“夏绵绵。”

“别威胁我。”夏绵绵一字一句,“我不受你威胁。”

说着,就转身,背对着封逸尘。

封逸尘狠狠的看着夏绵绵的后背。

夏绵绵能够感觉到身后强烈的视线,但她就是可以无视。

反正也要等到明天才能出去了。

她倒不如自己睡一觉。

睡着了很快就到明天早上了。

她闭上眼睛,就真的在让自己入睡。

她觉得她真的很聪明,夜晚山里的温度又降了很多,她盖着自己的衣服,缩在稻草堆上,也不会太晚。

夏绵绵不知道封逸尘吃饭没有,她根本就没有再看他,他听到身后有些声音,大概是又来拿他们吃过的晚饭,只听到有人说,“怎么不吃,不合胃口吗?”

还要问他们是不是合胃口。

这些人也挺好笑的。

封逸尘没有开口说话。

夏绵绵翻身,看着门口处,“没饿。”

“反正一顿两顿也饿不死。”男人似乎是在自我安慰,拿着蜡烛就走了。

房门又被关了过来。

没有了蜡烛的灯光,屋里面更黑了。

夏绵绵依然躺在草堆上,看着石头缝隙外,月色正好。

渐渐,似乎也能适应这种黑暗,透过洁白的夜光还能勉强看清楚这个屋里面的一切,所以能够看到,站了一天的封逸尘,突然蹲坐了下来,坐在离她不远处的稻草上。

她也坐了起来。

毕竟实践过了,真的睡不着。

总觉得,不管味道有多好闻,这种谷草堆里面,似乎都有不干净的小虫子。

她裹着衣服,把自己搂抱着,静等天亮。

夜晚的山里,温度降了下来,周围一片雅静,真的是静到一点声音都没有。

夏绵绵甚至也觉得,坐在她旁边的封逸尘也是空气。

她眼眸微转。

封逸尘居然躺下了。

躺在了谷草堆里面。

装逼也装得够久了,忍不住了吗?!

夏绵绵有些讽刺。

她没有搭理封逸尘,其实心里是有些不爽的。

她睡不着,这个男人反而自顾自的开始睡觉了。

她从谷草堆里面站起来,走了两圈,故意踩着谷草发出了一些声音。

封逸尘这么惊醒的人,一点点声音都能够让他清醒,她就是在报复。

有点幼稚,但找不到更有趣的方式排解自己的无聊。

走了几圈。

封逸尘依然躺在那里一动不动。

忍耐力可真好。

夏绵绵更觉得无趣了。

她走向封逸尘旁边,站在他面前。

月光能够隐约看到些东西,但绝对是看不清楚彼此的脸。

她蹲下身体,靠近封逸尘。

她就不相信他还不醒。

封逸尘依然一动不动,那一刻呼吸似乎还有点急。

夏绵绵眉头一紧,有些冰凉的小手放在了封逸尘的额头上。

好烫。

夏绵绵手指弯曲。

“你在发烧?”夏绵绵问。

封逸尘应了一声,“嗯。”

所以根本没有睡着,只是不想说话。

她说,“什么时候开始的?”

“不知道。”封逸尘淡淡然。

不会不知道,只是不想说。

“我去让他们开门。”

“不用了,他们不会答应。”封逸尘拉着她,“睡一觉就好。”

“你能睡着吗?”

“我试试。”

“睡着了不会被冻醒吗?”

“……”

“我去让他们给我一床被子。”夏绵绵说。

要让外面的人放他们走,可能并不容易,但要一床被子,以这里人的淳朴,应该不难。

她敲打着房门,“麻烦给我们一床被子好吗?山里太冷了。”

轮流守夜的男人应了声,“你等会儿,我问问寨主。”

这里还真的是,寨主最大。

什么事情都得听寨主的意思。

等了十分钟。

男人开门了,给了她一床棉被,“不要再有要求了,我们寨主睡了。”

“好,谢谢。”夏绵绵道谢。

她抱着被子走向封逸尘,帮他搭在了身上。

她捉摸着封逸尘的感冒发烧跟她昨天穿了他的衣服有关,所以她算是礼尚往来。

封逸尘感觉到身上的被子,动了动。

夏绵绵坐在他的旁边,把衣服裹得很紧。

穿这么多还是冷。

夏绵绵冻得有些哆嗦。

“你进来吧。”封逸尘说,“我不会对你怎样的。”

夏绵绵冷笑。

她倒是希望她能对她怎样。

她不进去只是不想挨到这个人。

“不用了,你睡吧。”夏绵绵拒绝。

小屋里面沉默了几分钟。

“我很冷。”封逸尘说。

夏绵绵转头看着他。

“发烧,身体很烫但感觉很冷。”封逸尘解释。

“所以你是想我帮你捂汗了?”

“嗯。”

夏绵绵还真觉得有些讽刺。

第一次同床共枕,还是为了给封逸尘退烧。

烧,不是骚。

她脱掉外套,睡了进去。

封逸尘的温度真的很高,她靠近去就能够感觉到他滚烫的身体,即使彼此搁着衣服都能够被烫得厉害。

“谢谢。”封逸尘道谢。

夏绵绵没有说话。

她只感觉到封逸尘的手臂将夏绵绵抱进了怀抱里。

夏绵绵背对着他。

封逸尘的身体紧贴在她的后背,将她紧紧的搂住。

她还能感觉到封逸尘滚烫的气息扑打在自己的耳朵上,他的唇,甚至已经贴在了她的颈脖处,那种感觉……

嗯,真不是什么好体验。

身后的人迷迷糊糊的睡了。

发烧总是会让人意识糊涂,而她睡不着。

她在想,要是这个时候直接把封逸尘杀了,她会不会比较有胜算。

当然她其实是不敢冒险的。

而且现在杀了他也没有什么好处。

至少没有人给她保暖。

不得不说,在封逸尘的怀抱里,真的很暖。

这种感觉和封逸尘平时给她的感觉完全不同,平时的封逸尘从来都冷得跟冰山似的,一靠近猝不及防的一身冰,她捉摸着他得感谢他的高烧。

夜晚越来越深邃。

夏绵绵终究还是睡着了。

难得,睡得还很好。

在这种地方,在这个人的怀里,她都觉得自己特别能适应环境。

不愧为一名职业杀手。

她睁开眼睛。

天色明显开始亮了起来,尽管应该还很早。

她转身,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身体有些僵硬。

她看着身后的男人。

男人依然紧抱着他,手放在她的腰上。

但一个晚上真的很老实,没有任何越界的动作,没有任何的肌肤相亲。

她以前总听人说,两个人不会纯洁的睡在一张床上,绝对不可能。

她现在好想大声反驳。

她动了动身体,准备从被窝里起来。

刚准备起身,身体突然就被那双大手猛地桎梏住。

夏绵绵蹙眉,还未开口说话。

封逸尘脸上有了些不同于寻常的浮躁情绪,即使此刻并没有睁开眼睛,他嘴里发出些听不清楚的词语,隐约就听清楚了两个字,“……活着……”

活着?!

封逸尘在叫谁活着。

还是在鼓励自己,要活着。

像杀手这种一直处于危险边缘的人,活着真的是他们对自己的唯一标准。

她手指放在他的脸上。

总觉得这种不太淡定的情绪,不适合封逸尘。

封逸尘就应该摆着一副死鱼相,就应该保持他的扑克脸。

她手心的温度刚刚触碰到封逸尘的脸颊。

“啊!”

夏绵绵手心一痛。

封逸尘一把抓着夏绵绵的手,猛地睁开了眼睛,眼眸死死的盯着封逸尘。

整个眼眶中血红一片。

夏绵绵太熟悉这个眼神了,这个杀人的眼神。

她咬着唇,甚至觉得下一秒她可能真的会被封逸尘掐死的那一刻,身体猛地被他一个翻身狠狠的压在了下面,还未来得反抗,滚烫的嘴唇粗鲁的吻在了她的唇瓣上,一只手一直拽着她的手,另外一只手将她的身体狠狠的压住不让她反抗。

他高大强壮的身体将她桎梏到没有半点可以反抗的余地,她那一刻只能感觉到封逸尘在她唇瓣上的撕咬,舌头粗鲁的在她嘴里面深入,仿若怎么样都不够,他吻得很疯狂,一直用力,一直在蛮狠,很想很想将她吻进自己身体里那般,不受控制。

夏绵绵只能发出一些反抗的“唔唔”之声!

封逸尘这一刻的感觉给人太危险了,危险到她甚至不知道她下一秒会不会突然被他杀掉。

她闷着一口气。

整个人因为她的粗鲁而涨红了脸。

在自己觉得都快要呼吸不过来那一刻,封逸尘的唇离开了她的唇瓣,却并没有离开她的身体,唇瓣又亲吻在了她白皙的颈脖上,热热的气息一直在她的身体上传递,落下去的吻,仿若滚疼的烙印一般,很重很急切,也很野蛮。

突然狭窄的一个小破屋里面,似乎瞬间就染上了**之色。

夏绵绵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到封逸尘的身体反应,毫无控制的在她身上,不停的变化。

她咬着唇。

默默的承受着封逸尘的侵犯。

她脖子处突然一痛。

夏绵绵呻吟了一声。

封逸尘狠狠的咬着她的脖子,狠狠的咬着。

她觉得他那一刻就像一个吸血鬼一样,让她的血液都在倒流。

她放手抓着封逸尘的衣服,感受着这说不出来的滋味,一直在莫名沸腾。

好久。

脖子上的疼痛慢慢缓解了下来。

身上的男人在那一刻似乎也冷静了下来。

他依然压在她的身上,但没有了那种强壮的力量和那种侵略性的危险,他唇瓣还在她的脖子上,那被他咬伤的地方。

整个空间突然就冷了下来。

冷到不知道多久。

封逸尘起身了。

他起身,所有的激情早就烟消云散。

他眼眸看着夏绵绵脖子上那被他咬得发紫的地方,眼眸有些闪烁,他紧抿了一下嘴唇。

夏绵绵看着他的模样,看着他的眼眸,淡淡的开口道,“认错人了吗?”

------题外话------

昨日问题奖励:

E依文儿(评论:不会是封铭威在背后搞鬼吧,老封说过他爸想要来着,如果不阻止今天就是夏氏的项目了…如果不是封家就是夏政钦咯?估计也可能和卫晴天有关…)猜测很多,总有一款是对的。

小兔子的玻璃心(评论:是有人故意收买了或者给他们提醒怎么样闹才不会拆他们的家可能是封爸。很少冒泡但没缺过订阅恩宅你翻不翻牌)翻牌!

夏唯曦lose(评论:我不知道她要证实什么……我只知道我要证实一下我还在……)不知道还能这么得瑟,宅服气!

女兆宝宝(评论:知道绵绵要证实什么?但是封老师和绵绵的对手戏和感情进展太少太慢,我抗议)抗议无效。

查查檬(评论:绵绵想证实寨子空气真的很好……)这个答案,宅甘拜下风。

今日问题:封老师会怎么回答绵绵?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