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一波又起(2)就不值得信任吗/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 )) 清晨。

一缕阳光透过石头的缝隙照耀了进来。

整个大山依然安静无比。

那间小石屋里面,夏绵绵被封逸尘压在身下。

彼此看着彼此。

距离很近,但心很远。

夏绵绵问他,身体似乎还有他刚刚留下来的余温,心口的位置却依然很凉。

“认错人了吗?”她问他,问他刚刚突然在她身上的失控。

如此失控。

封逸尘漆黑的眼眸总是泛着让人揣测不透的光芒,冷冷的,冷冷的。

她想以封逸尘的尿性,不会回答她任何问题。

毕竟对他而言,有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他没必要解释。

她也没想到会有答案。

她也只是嘴贱而已。

“没有。”封逸尘低沉的嗓音,似乎还带着一丝暗哑。

触不及防的,还是回答了她。

“所以是抽风了?”

“不是。”

“那为什么不继续?”夏绵绵一字一句。

“不想。”

夏绵绵笑了一下。

真的就是觉得,此刻也只有笑笑而已。

她扭动着身体,“麻烦让我起来。”

封逸尘顺势,放开了她。

夏绵绵从草堆从中坐了起来。

她摸了摸自己被咬伤的脖子,就真当是狗咬了。

“对不起。”封逸尘看着她的模样,眼眸看着那明显的伤口,道歉。

“没什么。”夏绵绵显得很不在乎。

可能就是需要这份生疏,来让自己明白,他们彼此之间该有的距离。

小石屋里面安静了下来。

夏绵绵就在默默的静静的等待。

封逸尘也没再说话,从稻草堆里面站了起来,眼眸看着石头缝隙,看着大山里面安详的一切。

一个晚上,封逸尘也退烧了。

不用询问,自己感觉得到。

她眼眸从他身上转移,她此刻迫切的希望离开这个地方,然后回去洗个澡,她觉得全身都很痒。

“没什么想问我的吗?”封逸尘突然转头,转头看着她,询问。

夏绵绵回眸看着他。

问?!

问什么。

她摇头,“不想。”

封逸尘薄唇轻抿。

其实有些事情很明了,她觉得问不问都是一样,何必浪费口舌。

封逸尘又背对着她站着,彼此之间那份永远都跨越不了的鸿沟,就是这么深。

安静的空间,不知道过了多久。

天色越来越亮。

小石屋里面突然响起了声音,房门被人打开,一个中年男人进来,说,“我们寨主说你们可以出去了!”

总算。

夏绵绵从稻草上站起来。

封逸尘跟着夏绵绵的脚步,两个人走了出去。

早上的大山里,空气更加清晰了,那一刻反而有些神清气爽。

她和封逸尘被人带到了一栋房子的一个大厅里面,房梁很高。厅里坐在上面最中间位置的就是这里的寨主,旁边也坐了些人,周围还占了些人,反正架势看上去不小。

“昨晚上把你们留在这里,就是让你们知道,以后别随便进我们寨子,我们不欢迎。”寨主冷声说道。

夏绵绵转头看了一眼封逸尘。

封逸尘眼神直直的看着寨主,应了一声,“嗯。”

“我们这里也不会接受所谓的拆迁,你们要是有人敢强制撵走我们,除非让我们全部都死!”寨主说得很是坚决,并有些激动,“赶紧滚,别让我再看到你们!”

夏绵绵转身就走。

她也不想待在这种地方,和封逸尘这种人待在一起,有种莫名的错觉叫做同生共死。

封逸尘看着她的模样,大步跟上了她。

夏绵绵往山下面走去。

她真的一秒钟都不想在待在这里了,所以速度有些快。

“嘿,大妹子。”耳边,突然听到一个妇女的声音。

夏绵绵转头,一转头就看到昨天见到的那位可亲的中年妇女,她大步追了上来,“昨晚上在山里住的如何?”

夏绵绵真不知道怎么会回答,就淡笑了一下。

“唉,我都让我男人叫寨主放你们回去了,我男人就不听我的,我也没办法,昨晚上没有冻着吧。”中年妇女关心道。

“没什么,他们给我被子了。”

“那就好。”中年妇女淳朴的笑了笑,“我给你装了一点葵花籽,你拿着路上无聊的时候吃。”

夏绵绵觉得那一刻有点酸。

她其实也不过和这个中年妇女一面之缘而已,而她靠近她,也有自己的目的。

“谢谢。”她喉咙微动,笑着道谢。

“我回去做饭了,你慢走。”

“嗯。”

中年妇女挥了挥手,往自己家跑去。

夏绵绵看着手上的葵花籽,有时候真的觉得商人都他妈的很伤心病狂。

“走了。”耳边是封逸尘催促的声音。

夏绵绵没有回头看她,但跟着下了山。

封逸尘的轿车停靠在山脚。

夏绵绵坐进了他的副驾驶室,车子往驿城城区开去。

全程都很安静。

夏绵绵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回城的时间真的太长了。

3个小时候的车程,她根本没有半点睡意,手机也没电了。

她睁开眼睛,看着窗外离大山越来越远的距离。

她说,“你觉得残忍吗?”

安静的小车内,突然响起她的声音。

封逸尘认真的开着车,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些。

“有时候我觉得很残忍。”夏绵绵一字一句。

封逸尘冷峻的脸上,就是不会有任何情绪。

她也不奢望。

她只是觉得有些感受,应该表达出来,否则很容易抑郁。

车子终于驶入了城区。

“我回夏家别墅。”夏绵绵开口,“麻烦了。”

封逸尘等着前面的红绿灯,转头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平视着他的眼神,“小南如果问起我,就说我很好,晚上我会回去。”

封逸尘回头。

不说话,就算是默许了。

车子往夏家别墅开去。

从结婚后,夏绵绵真的甚少回来,这个地方本来她也没有多少感情。

她下车,直接走了进去。

身后的轿车似乎是停留了一会儿,缓缓才启动车子离开。

夏绵绵到达大厅,佣人连忙招呼着她。

卫晴天在沙发上看电视,此刻看着夏绵绵出现,眉头紧了紧。

夏绵绵也没有搭理卫晴天的眼神,直接上了二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第一件事情当然是洗澡。

别墅中还有她很多衣服,带到封逸尘那边的不多。

她找了一套舒适的家居服,干净的内衣裤,很舒服的给自己洗了澡,换上出来。

她吹干了头发,看着已经充好电的手机,开了机。

手机里面有很多未接来电,有些来自于小南,有些来自于夏政廷。

她半躺在她的大床上,回拨号码。

“夏绵绵,你去哪里了,也不来上班,也不接电话!”那边传来夏政廷有些严肃的声音。

“爸,我昨天被困到大山里面了。”

那边一怔,“你又去了。”

“想去确认一点事情,没想到就被里面的村民给拦了下来。那里面刚好手机没有信号,早上的时候手机也没电了。”夏绵绵解释,“让爸担心了。”

夏绵绵如此温润的口吻,让夏政廷那一刻的愤怒显得有些尴尬,他似乎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没有伤着就好,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家。”夏绵绵说,“在我们家别墅。”

“你回别墅了?”

“昨晚在山上实在休息得不好,就想回来休息一会儿,给自己洗了个澡,也想着能够早点见你,所以就回来了。”夏绵绵说,“我在家等爸,有些事情我想亲自给你汇报。”

“嗯。”夏政廷点头,“你先睡一会儿,我把手上的事情处理了就回来。”

“好,我在家等你。”

挂断电话,夏绵绵讽刺一笑。

夏政廷这只老狐狸,眼里看到的全部都是利益。

他现在是怕她不忠心了,怕她突然不做了,毕竟夏政廷现在在公司能够信任的能人不多,何况夏锦航还这么说没就没了。

她躺在床上。

昨晚确实睡得不算太差,但至少也没有让她睡得很好。

她还需要养精蓄锐。

迷迷糊糊就睡了过去,睡到自然醒。

她打开房门出去。

楼下,卫晴天依然在客厅,过着她贵妇一般的悠闲生活。

此刻已经是下午,夏绵绵一天没吃东西,昨晚吃得也少,现在饿得胃都有些隐痛了。

她没搭理在喝着下午茶的卫晴天,对着佣人说道,“给我做点饭,我有点饿了。”

佣人眼神闪烁,看着旁边的卫晴天。

夏绵绵眼眸一紧,“你在犹豫什么!你这样让我觉得我小妈特意交代了不能给我饭菜!”

声音很大,在如是安静的客厅中怔怔响起。

佣人惊吓。

不敢作声。

卫晴天的眼神也看了过来,眉头一紧。

“你知道你这是在离间我们之间的感情吗?”夏绵绵一字一句,说完,对着卫晴天也很严肃,“是不是小妈?”

卫晴天心里一狠。

脸上露出一抹笑,“佣人不懂事你还计较。”

“我当然不计较,我就是怕有损小妈的大气。”夏绵绵说得好听,“爸应该也快回来了,要误会了什么,对小妈也不好。”

卫晴天脸色有些变化。

她冷冷的看着夏绵绵,看着她故意笑得好看的模样。

眼眸一转,给了佣人一个提示。

佣人连忙说着,“我这就去给大小姐准备饭菜。”

夏绵绵自若的坐在了夏家偌大的饭桌前。

卫晴天从客厅沙发上站起来,一步一步走向夏绵绵,脚步停在夏绵绵的旁边。

夏绵绵抬头看着她,很淡定。

“这段时间很得意啊,夏绵绵。”卫晴天压抑的声音,在她耳边咬牙切齿。

“此话怎样?”夏绵绵故意说道。

“别给我装了夏绵绵!”

“我装什么了?还是小妈觉得,我和爸揪出了夏锦航这么一个叛徒不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夏绵绵讽刺,声音却还是可以那么淡淡然到毫不在乎,“小妈你知道你这样,很容易让人以为你不希望夏锦航被揭发,也是不是就是在说,你和夏锦航,不对,和夏政钦有……”

“夏绵绵!”卫晴天脸色瞬间陡变。

越是有些雷区,越是会让人激动不已!

夏绵绵淡笑,“你这样更让我肯定了。”

“你少在这里血口喷人!夏绵绵,你果然是有娘生没娘样的东西,毫无教养!”

“卫晴天!”

整个大厅,突然传来夏政廷震怒的声音。

卫晴天趾高气昂的那一刻,脸色一下陡变,她回头,没有想到这个时间夏政廷会突然回来!

夏政廷脸色黑透。

狠狠的走过来,“你在说什么!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你就是这么欺负绵绵的,你就是这么当人后妈的?!!”

卫晴天那一刻是真的有些惊慌。

这么多年,她一向温柔大体,从来没有在夏政廷面前暴露过自己,甚至就算对一件事情的不满,也只是用撒娇来达成所愿,从来不会大发脾气,更不会说出这种话语。

她脸上立刻露出委屈到要哭的模样,“政廷,刚刚绵绵……”

“绵绵怎么了!”夏政廷声音严厉,“我进来就听到你骂绵绵有娘生没娘养!你承认你没有把绵绵当自己女儿在教是吗?”

“不是的政廷。”卫晴天眼眶瞬间红润,眼泪一下就哭了起来。

40多岁的女人,保养极好,哭着的时候,梨花带泪还带着些楚楚可怜。

夏政廷这么一头栽在卫晴天的温柔乡里面,也真的不足为奇。

她就这么冷然的看着卫晴天,看着她如此好的演技。

看着她哭哭啼啼的说道,“刚刚我就问了绵绵几句公司夏锦航的事情,绵绵就开始发脾气,还说我和夏政钦,说我们之间有什么非人的关系,我这么多年跟着你,如此清清白白的身体却被绵绵如此诬陷,我忍受不了这般的屈辱,所以才会……”

“小妈。”夏绵绵说,也显得很是无辜,“我刚刚根本就没有说你二叔有什么非人的关系,我只是以为二叔也像来找爸一样的来找过你,所以你才会心软关心夏锦航的情况。我不过也只是想要提醒你,夏锦航罪有应得,你不用为他操心。我倒是真的没有想到小妈会这么的想,会想你和二叔之间……怎么可能!”

那句怎么可能,让卫晴天根本就反驳不了。

夏绵绵说得如此肯定,分明就是在哐哐的打她上句话的脸。

“倒是小妈,你突然这么激动,倒反而让人有些怀疑……”夏绵绵表情看上去很认真,认真的看着卫晴天。

卫晴天甚至在这一刻还感觉到了夏政廷的视线,很不友好的视线。

卫晴天哭得更凶了,“政廷,你觉得可能吗?这些年我跟着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

夏政廷有些烦躁。

本来这次旅游开发案的事情就让他够不爽了,回来也只是想要通过夏绵绵了解一下最新的情况,没想到回来就面对哭哭啼啼的。

他声音冷漠,“以后公司上的事情你少过问。这不是你可以涉及的领域,把家里照顾好就行了。”

卫晴天只得点头,知道这个时候也不能多说,说多了反而会真的惹毛了夏政廷。

她眼神看了一眼夏绵绵,恶毒的视线一闪而过。

卫晴天非常识趣的转移了话题,“绵绵还没有吃午饭,我正叫佣人帮她做饭呢,政廷你要不要也一起吃点?”

“不用了。”夏政廷摆手,对着夏绵绵说道,“吃完饭到书房来找我。”

“好。”夏绵绵甜甜一笑。

夏政廷直接上了楼。

卫晴天是个聪明的女人,知道现在和她逞口舌之快得不到任何好处,连忙跟着夏政廷,做好她的好太太角色。

夏绵绵目视着卫晴天的背影。

这个女人……

她脑海里面想到了杜文娜。

也许,还真的是半斤八两。

她回眸,佣人已经将午饭给她端了上来。

她简单的吃了几口。

有时候人在极饿的时候,实际上是吃不了什么的。

她起身走向2楼。

2楼书房。

夏绵绵敲门。

“进来。”

夏绵绵推门而入。

夏政廷坐在书房的木质椅上,表情很严肃。

这次的项目突然情况让夏政廷的心情很不爽。

他看着夏绵绵,直奔主题,“有什么新的发现吗?”

“嗯。”夏绵绵坐在夏政廷书房偌大实木书桌的前面,显得很认真的回答,“我昨天去山里,就是想要去了解一下,这起突然爆发的事故到底是人为还真的只是意外。”

“结果?”

“人为。”

夏政廷脸色一沉。

“没有什么事情会这般巧合,我不相信。所以我想去证实。其实在我们前天下午去山里的时候,我就已经肯定我心目中的答案了。可就是封尚集团在故意搞鬼。”夏绵绵一字一句。

夏政廷似乎也猜到了。

他脸色阴沉,没有说话。

夏绵绵继续说道,“前天我们去山里的时候就遇到了封铭威和封逸尘已经先到了。你还记得在我们要走的时候,封铭威准备的东西吗?一般人在那么紧急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想到会给村民带礼物去表示友好,至少我们就没有。”

夏政廷点头,脸色越发的难看。

“而更让我怀疑的是,封铭威能够准确说出寨子里面的所有情况,包括多少小人多少大人多少户人家,我后来回去仔细看过市政的给我们的相关资料了,资料里面并没有明确说寨子里面有多少大人小孩,只明确了多少房屋多少人口以及按照比例所赔偿的一个金额。封铭威能够说出来,只能证明,他提前就对这里做了深入了解!”

“当然,提前做了了解也不能说明他就一定是这起事情的始作俑者,亦或者封尚就是有那个未雨绸缪的能耐。真正让我肯定的是,我那晚遇到一个小男孩,小男孩指着我说是大坏人,因为我逗了他。但封逸尘什么也没做,却指着封逸尘也说是大坏人,可想,小男孩之前就见过封逸尘。”

“你是说是封逸尘去故意煽动村民的。”

“我昨天进山的时候,封逸尘随后也跟了过来。村民都认识他,对他的态度非常不满,甚至我也是因为他才被村名给扣押了下来,在寨子里面待了一个晚上。”夏绵绵说,“综上的事实可以证明,封逸尘确实是在之前就已经到了这个村子,甚至故意说了些让村民无法接受的演言语来煽动这次事故的发生。”

“封铭威果然是只老狐狸!”夏政廷狠狠的说道。

夏绵绵抿唇。

确实,商人没一个好东西。

“他果真半点都没有看到我们两亲家的份上,还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夏政廷狠狠的说道。

“我倒是觉得,封铭威应该从来就没有想过要看在我们亲戚的份上,为我们退让一步。”夏绵绵说得直白。

“这只老狐狸!”夏政廷咬牙切齿。

“第一次投标的时候,封尚显然是对这个项目没有兴趣的,所以投标方案写的并不是很好,大家都看得明白。可能那个时候还有人觉得,封尚是看在我们是亲戚的份上就不想和我们夏氏在争夺了,毕竟外界传闻,夏氏拿到这个开发案的可能性更高,他如此表现,自然是有着大度风范。”夏绵绵分析。

夏政廷脸色很难看。

他当时甚至也这么觉得,心里还有些对封铭威的敬佩。

“实际上,他不是在给我们夏氏面子,他是在给玛雅集团表态。他想要玛雅集团的一个开发专利,自然就要表明自己的态度,不去和玛雅集团争夺其他项目,玛雅如果拿下了这个项目,当然会感谢封尚集团,而他们的合作就能更快的撮合。到现在,玛雅集团已经彻底被否决了,封尚就想了这么一出。根本是半点都没有考虑我们的感受!”

“封铭威还以为他可以一手遮天了!”夏政廷狠狠的说道,“净耍些小聪明!”

“但这次不得不说,我们真的被封尚耍得团团转!”

“我绝对不会让封尚拿到这个案子,就算我们没有中标,也不会是封尚!”夏政廷咽不下这口气。

“不。”夏绵绵认真无比,眼神中都是坚定,“不会是封尚集团,一定就是我们!”

夏政廷蹙眉,看着夏绵绵如此信心十足的样子,那一刻反而有点被她感染。

“封尚集团想了一个很好的点让这次的项目搁浅,但也付出了他们的代价,至少现在封尚集团再去谈所谓的拆迁根本是天方夜谭,昨天村民对封逸尘的态度就能够看出,他们想要说服村民并不容易,除非……”

“除非什么?”夏政廷越发的对夏绵绵的话,有了极大的兴趣。

“除非他们找到了更好的方法,让村民可以心甘情愿的走。”

“钱是吗?”

“钱不是重点。”夏绵绵说,“我们如果用钱去,可能会事倍功半。村民很排斥我们用钱去打发他们,甚至破坏他们的生态家园。”

“还有不要钱的!”夏政廷一脸不相信。

“每个人的成长环境和接受到的教育不同,会导致他们的价值观也不一样。在我们看来,钱是万能的,钱可以买到一切,但对他们而言,他们没有体会过大城市丰富的生活,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精彩,也不觉得钱可以给他们带来哪些好处,所以不会有任何吸引力。”

“我们可以给他们送那些用钱买到的好东西,让他们去知道。”

“虽然是个好方法,但以目前的局势,他们不会接受。”

夏政廷有些冒火,“就没有办法攻克吗?”

“爸别急。”夏绵绵说,“封尚既然煽动了群众,我不能保证他有什么好的方案可以拿下这些群众,但至少知道,封尚做了这么多,对这个开发案就会费尽心思,我们可以先看看他们的举动,只要在他们行动中,我们但凡都在他们的行动上多加一些砝码,按照市政和我们的关系,以及村民对封尚的排斥,我们有优势。”

“意思是现在就坐以待毙。”

“我会再多想想。”夏绵绵说,“一时之间,我没有想到更好的方法,爸给我点时间。”

“嗯。”夏政廷点头,又欣慰道,“绵绵,辛苦你了。”

“不辛苦,能够帮助爸,陪在爸的身边我觉得很开心。我只是没有想到……”夏绵绵说,脸色有些隐忍。

夏政廷看着她,“没有想到什么?”

“我和封逸尘结婚这么久,虽然没有实质性的关系发生,但也住在一个屋檐下,抬头不见低头见,我没想到他居然还会这么的算计我们。”

“封逸尘能够发展到现在的地步,被封铭威甚至封老爷子一手提拔到现在,本来就不是省油的灯。”夏政廷说,“你和他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凡是都要小心,绝对不能给他透露一点点,以他的阴险狡诈,绝对不会对你留任何余地!”

“嗯。”夏绵绵点头。

“唉。”夏政廷又重重叹了口气,“也是当年你爷爷非要和封老爷子订下什么娃娃亲,让你嫁给了封逸尘,真的是委屈你了。等过段时间,总之有那么一天,爸不会让你一直跟着封逸尘的。你还年轻,以后你的路还很长,爸绝对会让你找到更好的男人。”

“我没关系的爸。”夏绵绵说,“反正现在我也没有什么喜欢的人,封逸尘也不会碰我,我不觉得委屈。我只是以为我和封逸尘结婚了是在帮我们夏家,反而却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好处是有的,只是是双方受益。”夏政廷说,阴险一笑,“以后就不是了。”

夏绵绵当然知道这只老狐狸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想要搞垮封尚集团……

夏政廷的胃口果然不是很大?!

“绵绵,不管如何,你还是委屈了。”夏政廷又显得很是关心,“现在爸知道了你的能力,也知道你对爸对这个家的诚意,以后爸会好好培养你,算是爸对你的弥补。”

“谢谢爸。”夏绵绵感激一笑。

她需要的弥补,可不是你显得那么简单。

她从容的椅子上站起来,“也不早了,爸我就先回去了。”

“不吃晚饭了吗?”

“不吃了。”夏绵绵说,“一回来就惹到小妈了,有些过意不去。

“你别和你小妈计较。”夏政廷说,终究还是偏袒了卫晴天。

“怎么会?本来就是一场误会,而且看着爸和小妈这么多年的感情一路这么好,我也很高兴。”夏绵绵说,“以后还盼着找一个好男人,像爸和小妈一样长长久久。”

“越来越会说话了。”夏政廷难得笑了笑,“爸也不留你了,你想回来就回来,想回去就回去,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

“嗯。”

夏绵绵甜甜的笑着,又说了几句,离开了夏政廷的书房。

卫晴天不在客厅,也避免了她们之间的冲突。

她其实也没有那么多心思去和卫晴天斗嘴,以后会有人和她周旋。

她现在要想的是,怎么拿下旅游开发项目。

她承认她在商业上,并不是那么聪明。

她咬唇,让家里的佣人送她回去。

一路上也在放松自己。

她想用脑力跟用体力的原理应该都是一样的,都需要适当的休息和放松,才能让智商亦或者体能上升。

她就没怎么在想了,自若的回到家里。

家里,小南在客厅看电视,林嫂在旁边织毛衣。

封逸尘并不在。

她一回来,小南就连忙跑了过来,“小姐,你回来了,昨晚都没有回来,吓死我了。我差点就到山里来找你了,但想到你和姑爷在一起,就没有来。”

“嗯。”夏绵绵点了点头。

“小姐,姑爷还在家里,在楼上休息。”小南说,带着好奇,“你们怎么没有一起回来。”

夏绵绵抬头看了看二楼,“我回夏家了一趟。”

“哦。”小南点头。

“我回房休息一会儿,晚上吃饭的时候叫我。”

“好。”小南乖巧的点头。

夏绵绵直接走上2楼。

封逸尘没走。

倒也是稀奇。

按理,方案应该是一件很紧急的事情,他不去公司亲自坐镇指点江山吗?!

想来他昨天一个人去寨子,也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她想着想着,就看到了封逸尘。

看到他站在他的卧室门口,看着她。

恍惚觉得,在等她。

她打了个招呼,“封老师。”

“我在等你。”封逸尘难得这么直接。

夏绵绵说,“有事儿?”

“跟我来书房。”封逸尘转身。

夏绵绵看了他一眼,看着他高大的身子。

这个男人似乎总是给她留下这种冰冷的背影。

总是让她觉得,他们之间的,遥不可及,她费尽心思也无法让他回眸一瞥。

她淡定的跟上封逸尘的脚步。

两个人坐在书房里。

夏绵绵低头玩着手机,显得有些漠不关心。

她不知道封逸尘找她说什么,而她真的觉得,不管说什么,她兴趣都不大。

“想到怎么解决这次的旅游开发案了吗?”封逸尘问她。

“没想到。”夏绵绵直白。

捉摸着,封逸尘这个时候也是给她聊开发案的事情,但她真没兴趣。

也不想听他废话。

“方案在这里!”封逸尘拿出一份蓝色文件,放在了夏绵绵的面前。

夏绵绵抬头看着他。

看着他,似乎这一刻才看清楚,他眼底下的青影好像越发的重了很多。

所以这是今天加班加点做的?!

回来没有休息。

昨晚他应该睡得并不好,而且还是高烧病人。

她淡淡的看着方案稿,淡淡的看着他,淡淡的说道,“你觉得我还要相信你吗?”

封逸尘眉头一紧。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需要了。”夏绵绵直白。

封逸尘脸色微冷。

夏绵绵说,“我原本也以为我可以让你帮我,那么费尽心思的想要嫁给你,就是认为可以在你身上得到好处,但是现在我觉得不需要了,毕竟在商人的世界里,利益永远都会放在最前面。我仔细捉摸了一下,刚开始你可以帮我,帮我在夏氏发展,帮我写招聘会的方案稿,甚至让我留意夏锦航给我项目开发案的理念,做了这么多也不过是因为,你们封尚当时是真的不需要这个项目,你们更期待玛雅集团的开发专利。现在玛雅集团全军覆灭,你们没有了忌讳,在这么大块肥肉面前,我真不觉得封老师你会对我坦诚相待。”

夏绵绵说得很直白,说得也很直接。

她语气很轻,但态度很真。

她不知道她接受了这个方案,下一秒会不会又被封逸尘给算计。

要是什么都按照封逸尘的安排,他可以找出她任何的漏洞,在任何时候可以对她一剑封喉。

大约就是这样的。

她起身,准备离开。

话到此为止,以封逸尘的理解能力,她不用再多废话了。

她刚站起来,封逸尘速度更快,猛地一下拉住了她的手臂。

夏绵绵抿唇。

“我这么不值得信任吗?”封逸尘一字一句问他。

“嗯。”夏绵绵点头。

不值得。

房间陷入僵局。

夏绵绵不想去看封逸尘,因为能够想象他盛怒亦或者冷冰的模样。

她动着手臂,用力甩开他。

“夏绵绵!”封逸尘猛地上前,直接堵住了夏绵绵离开的房门。

夏绵绵眉头紧蹙,“让开!”

她真的不是那么好欺负。

就是打不过,也不会逆来顺受。

封逸尘狠狠的开口,口吻中带着如此强烈的鄙夷,“从来就不会用脑袋去想事情吗?!”

是啊!

夏绵绵讽刺。

以前你教导我的,不全部都是怎么去杀人吗?!

能用武力解决的事情,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用脑子。

她猛地一脚,狠狠的踢了出去。

封逸尘眼眸一紧,狠狠的拽着夏绵绵的腿。

夏绵绵动了动脚。

封逸尘的力度让她根本就反抗不了。

夏绵绵说,“封逸尘,够了吗?!别做出一副对我好像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我们也没什么关系!我发展成什么样子,我要发展成什么样子那是我的事情!”

“夏绵绵!”封逸尘一字一句,“你就没有想过,你现在在夏政廷的心目中到底是一个地位的存在吗?而这些,又是因为什么得到的?!”

“这些话我不想听到从你口中说出来。”

封逸尘脸色难看到极致。

“我没想过感谢你,也不会感谢你!”夏绵绵说,“放开我。”

封逸尘眼眸一紧。

“放开我!”夏绵绵甚至在咆哮。

她真的受够了封逸尘!

她和他到底什么关系,到头来不过是仇人和仇人的关系!

封逸尘隐忍的脸色,终究放开了夏绵绵。

夏绵绵打开房门直接就走。

“夏绵绵。”封逸尘叫她。

夏绵绵没有停下脚步,但此刻手机响了。

她咬唇,拿出手机。

“龙一。”夏绵绵说,口气并不太好。

“心情不好?”那边传来龙一突然严肃的声音。

“上次说一起拼酒,有时间吗?”

“当然。”

“来接我,十分钟之内。”

“好。”

电话挂断。

夏绵绵直接回了房间,将房门狠狠的关了过来。

至于身后的封逸尘,她并不觉得需要去考虑他的感受!

------题外话------

昨日问题奖励:

sssusanna

水滴两点

匕凡

请叫我南晓瓜

請叫我丶偏執狂

奖励标准:宅就是觉得应该,雨露均占!o(n_n)o哈哈

今日问题:绵绵和龙一,谁的酒量更好?

哎呀亲们,不要怕问题回答不上,宅的奖励标准可不是回答正确与否哦,只要你有想法,都有希望了。

娱乐为主,踊跃发言,爱你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