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9章 一波又起(3)一举得胜/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最新章节

夏绵绵狠狠的将卧室的房门关了过来。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觉得自己真的什么都不用多想。

她换了一套衣服,刚刚从夏家别墅回来的时候,她穿的是一条休闲家居服,她还是习惯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亮丽一些,出门。

所以,她还简单的化了个妆。

龙一给她发了短信,说已经到了楼下。

夏绵绵打扮完毕,提着包下楼。

门口处,封逸尘站在那里,看着她明显精心打扮过的模样。

夏绵绵冷眼看着他。

她看着他冰冷的模样,看着他的眼神直直的看着自己。

“你又想警告我什么”夏绵绵下巴轻扬。

她承认她有些倔强。

“是不是让我不要去招惹龙一”夏绵绵说,眼神看着他的视线真的是没有半点闪烁都没有,甚至还理直气壮,“我就喜欢招惹龙一”

封逸尘隐忍的怒气,那一刻真的很明显。

他手臂一动,一把将夏绵绵狠狠的桎梏在墙上。

修长的手指直接掐在了她的脖子处。

她连反抗都没有反抗,反正反抗不了。

她就怒视着封逸尘,看着这个男人是不是又会像上一世那样,草草的结束了她的人生。

“你真的以为你有很大的能耐吗夏绵绵”封逸尘的话,分明在威胁。

她蓦然一笑。

她能有什么能耐。

她要是有那个能耐,也不会让自己和你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也不会想法设法的勾引你

她说,“我没什么能耐,所以我在寻找保护自己最好的方法。”

“靠龙一”封逸尘讽刺。

“否则靠你”夏绵绵更加讽刺。

封逸尘的眼神更冷了。

夏绵绵说,“放开我。”

封逸尘桎梏她的手却在不停用力。

两个人的对峙。

夏绵绵没有用力反抗因为真的打不过,她不想自讨苦吃,而她也并不觉得封逸尘会让她。

她就看着他,狠狠的看着这个男人。

她其实真的不了解封逸尘,要是能够揣测到他内心世界在想什么,可能过得就不会那么辛苦了。

沉默的空间。

封逸尘将夏绵绵放开了。

他的举动总是出乎她的意料,她甚至以为,今晚封逸尘就会如此,就会将她狠狠的关在房门里,不会让她出去。

而在得到自由那一刻,夏绵绵根本没有停留,逃也似的大步跑了。

身后人就这么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越来越远的背影。

夏绵绵一口气直接跑出了门。

小南看着小姐的模样,连忙从厨房跑了出去,“小姐,你不是在家吃饭吗”

房门已经被关了过来。

小南莫名其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回头,回头看着2楼上姑爷的脸色。

我的个乖乖,还是别看了。

忒吓人了。

小区楼下,大门口。

夏绵绵一口气跑到了门口熟悉的小轿车旁边。

自从龙一说喜欢她之后,就变得异常的绅士。

他站在小车旁边,为她打开车门,看着她微有些气喘的模样,忍不住一笑,“这般的迫切”

夏绵绵看了一眼龙一。

这货还真的喜欢往自己身体贴金。

她难得解释,坐进了他的后座。

龙一坐在她旁边。

车子离开小区,在驿城的街道上缓慢行驶,毕竟现在是上下班高峰期,所以车速想快也快不起来。

夏绵绵看着窗外的车辆行人,有些沉默。

“和封逸尘吵架了”龙一询问。

夏绵绵收回视线,回头看着龙一,“你真不像是个八卦的人。”

“仅对你而已。”

夏绵绵说,“嗯,和封逸尘吵架了。”

“和他离婚吧,跟我。”龙一直白。

这个男人好像不太会拐外抹角,说的话就是这么直接。

夏绵绵承认那一刻她有点回答不上来,缓缓笑了笑,“以后再说吧。”

龙一也不会强迫。

他只是习惯性的把自己的想法表达出来。

至于对方要不要同意,那是对方的事情。

而且

如果对方不同意,但他认定了,他就等。

如果对方不同意,他也觉得不值得,他就不等。

对他而言,生活就是这么简单,没有那么多复杂的爱恨纠葛。

车子终于在半个小时后停靠在了一家装修别致的餐厅。

不算特别高档的地方,但地方特色十足。

夏绵绵跟着龙一走了进去。

服务员恭敬无比。

龙一似乎是经常光顾这家餐厅,一路走过,“龙少”的声音响了一屋。

两个人选择了一间包房。

龙一的保镖在门口恭候。

夏绵绵和龙一坐在一张大桌子旁边,龙一拿着点菜单,礼节性的询问,“想吃什么”

“有肉有酒就行。”

“这里也有小龙虾。”

“好。”

龙一对着服务员点了些菜,叫了两箱啤酒。

菜还未上桌,龙一就让服务员将啤酒全开了摆放在各自的面前。

夏绵绵觉得这种感觉甚好。

她取下脖子上的薄丝巾,一副要大干一场的举动。

而那个举动,让龙一的眼眸一紧。

夏绵绵当然有注意到他的视线。

她今天系围巾,一方面是为了美观,一方面实际上是想要遮住脖子上那有些狰狞的咬痕。

她抿唇。

刚刚一个高兴,就跟忘了。

好在她也不觉得应该对龙一负责什么,淡淡的解释道,“封逸尘咬的。”

“我知道。”

“你要不喜欢,我再遮住。”夏绵绵也觉得,犯不着影响了彼此的心情。

“好。”龙一点头,还真的没有半点推脱。

夏绵绵喜欢龙一的性格。

她喜欢直来直往的人。

她受够了封逸尘的阴气重重,心思复杂。

她把围巾又重新的系好,然后拿起酒瓶,给自己倒了一杯。

龙一也给自己满上。

两个人干杯。

龙一说,把刚刚不太愉快的话题直接带过,“以后如果遇到了麻烦,可以直接到这里来,报上我的名字就行。”

夏绵绵诧异。

龙一解释,“这里是我的地盘,都是我的人,比你去跃龙山庄找我更有用”

“好。”夏绵绵说。

她也不需要对龙一客气,她需要他的保护。

而且她觉得她会给与回报。

两个人慢慢的喝了起来。

说是拼酒,其实也没有拼酒的架势。

就是你一杯我一杯,反正饭桌上的酒杯空了一个又一个。

“对了,你今天主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夏绵绵询问。

“没什么事情。”龙一说,“想你了。”

夏绵绵觉得自己此刻也老脸一红。

龙一有时候太过直接也让她有些招架不住。

“我听说你们夏氏和市政的一个项目出了点问题。”龙一倒酒,干杯。

夏绵绵点头,“你知道的还挺多。”

“为了能够更好的了解你。”

夏绵绵微微一笑。

“听说是在开发的地方有一个寨子,里面的村民对开发非常反感以至于在市政闹事儿。”龙一询问,在确定。

“嗯。”

“需要我出手帮你吗”

“怎么帮”夏绵绵好笑的看着他。

“你觉得我能怎么帮你”

“不用了。”夏绵绵摇头,“有些时候武力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但不得不说,很多时候却会得到意料外的收获。”龙一肯定道,“就像前几次一样。”

前几次,夏锦航和张文凡

夏绵绵摇了摇头,“算了。”

“你一直以为你不是一个心软的人。”

是啊。

她并不心软。

但她也不会滥杀无辜。

寨子里面的人天生淳朴,她不想用那种蛮狠的方式去对待,也真的不想破坏了他们的生态环境。

对人对事,她觉得应该有一个自己的底线。

龙一也不强迫,只说,“只要你一句话,一个寨子的人而已,不成问题。”

“嗯。”夏绵绵点头。

两个人又喝了起来。

面前的啤酒,每人一箱12支装已经空空如也。

龙一又让人叫了两箱。

夏绵绵其实有些头晕了。

但她的酒量该怎么说好

越喝会越清醒,但肚子会涨。

她去上了好几次厕所,又回来不停的和龙一拼酒。

刚开始两个人没想到这么血腥,都是你一杯我一杯的,伴随着下酒菜吃得还算小清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就开始拿着酒瓶干了,喝得那叫一个疯狂。

又是一箱子啤酒下肚

夏绵绵觉得自己实在是喝不下了。

下次还是别喝啤酒了,喝白的更容易。

但不得不说,这么多年,不管是以前的阿九还是现在的夏绵绵,她从来没有在酒桌上棋逢对手。

她看着眼前面不改色心不跳甚至连脸都不会红一下的龙一,“你还真的是啤酒喝不醉。”

“你也很好。”龙一看着她,说得很淡定。

“不,我已经有点醉了。”夏绵绵承认,“看你都有点模糊。”

“所以算是结算了吗”

“我不想现场直播。”

“那我送你回去。”

“算了。”夏绵绵起身,身体都有些摇晃。

龙一看着他。

“不想你心灵受到创伤。”夏绵绵一笑。

龙一似乎知道夏绵绵在说什么。

“我能自己回去。”夏绵绵又补充。

“嗯。”难得的,龙一没有阻止。

这个男人不是一个心细的男人,大概也不会想到,一个有些酒醉的女人在晚上一个人回去并不太安全。

这样的龙一反而很好。

不拘小节,霸道却又尊重。

她踩着高跟鞋走出了包房。

走出餐厅大门。

驿城已经入秋很久了,晚上的天气越来越凉。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

让秋风将自己有些酒醉的浑浊意识清醒。

龙一的酒量果真很好。

夏绵绵陡然觉得,龙一越来越合她的口味了。

她淡淡的笑了笑,准备拿起手机拨打电话。

那一刻,突然才反应过来,刚刚离开的时候把自己的包放在了包房中。

她折回去包房。

推开包房的房门。

“呕呕”房间内,响起一阵一阵呕吐的声音。

夏绵绵眉头微皱。

包房的卫生间还传来一些说话的声音,“大少爷你怎么样需要给你去买点醒酒药吗”

“呕”

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呕吐。

夏绵绵嘴角蓦然一笑。

这个死要面子的男人。

她也不打算揭穿,现在琢磨着刚刚龙一没有强迫着送她回去,或许是自己都招架不住了,但又不想在她面前丢人。

她拿过自己的包就离开了包房。

一边走出去,一边拿出手机拨打。

那边接通,“夏绵绵”

“嗯,小菜,来接我一下。”

“啊”

“在加班”

“不是。”

“那就过来接我一下。”夏绵绵抬头看着餐厅大门上的店名,“名门家常馆。”

“哦。”

“我把地址分享给你,我在门口等你。离你家应该不远。”

“嗯。”

挂断电话,夏绵绵就呆呆的站在门口处。

她其实从刚刚离开的时候就没有打算要回去,她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很任性。

但她却不想让龙一知道。

只是不想,给这个男人太多的希望。

她不能保证自己真的可以爱上龙一。

准确说,爱上任何其他男人。

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可笑。

老天爷很喜欢开一种让人觉得讽刺的玩笑。

她在门口等了十多分钟,居小菜开着她的小宝马停靠在了她的脚边。

夏绵绵坐在副驾驶室上。

一进去,居小菜就闻到了一股强烈的酒味。

“你喝醉了”居小菜询问。

“嗯,有点。”夏绵绵点头。

人确实有些头晕,但好在,她喝得怎么醉,理智都会特备清醒。

“送你回去吗”

“我让你来接我,是希望在你家借宿一晚。”

“什么”居小菜吃惊。

“不可以吗”

“不是,只是诧异而已。”居小菜回答。

“你可以问我为什么”夏绵绵说,对居小菜,她从不防备。

“为什么”居小菜就问了。

有时候觉得这妞真的很可爱。

她说,“我和封逸尘吵架了。”

“封先生看上去不像是会吵架的人,他不太爱说话。”

封逸尘的尿性,看来真的是人尽皆知。

她说,“你不觉得越是这种人,越容易把矛盾极端到极致吗”

“但太能说的人也不好。”

“比如凌子墨”夏绵绵一笑。

“不说他了。”居小菜说,大概凌子墨这三个字,还是会在居小菜的心目中,留下很多不可磨灭的心里阴影,“你想要留宿我家我没有什么意见,反正有多余的床,不过夫妻之间最好不要离家出走,这样你会影响你们夫妻感情。”

“夫妻感情”夏绵绵重复着,喃喃道。

他们之间没有夫妻感情。

居小菜也不再多说。

车子停靠在了居小菜的地下车库,两个人一起走进电梯,去了居小菜的家。

居小菜自理能力确实很强。

家里干净整洁,一看就是特别会居家的女人。

她一屁股坐在居小菜的沙发上,有些头痛。

“我去帮你泡杯蜂糖水。”居小菜连忙去开放式厨房。

夏绵绵没有回答,就是在默许。

居小菜把水放在夏绵绵的面前,又询问道,“要不要洗个澡。”

“嗯。”

“我去帮你放水。”

“好。”

“对了,你没有睡衣吧,我前几天刚买了一套新的,样式不太好看,但是棉的穿着睡很舒服,你要是不介意”

“不介意。”

“还有底裤,我也有新的”

“好。”

居小菜转身去了浴室。

夏绵绵将蜂糖水喝了之后,起身去浴室洗澡。

她需要洗完澡,然后睡觉。

明天一早就会满血复活。

她一向如此,就跟打不死的蟑螂一样的生命顽强。

她走进浴室。

“你穿上拖鞋。”居小菜看着她赤脚走过来,提醒,“地上容易滑倒。”

其实有防滑砖,不太容易摔跤。

居小菜总觉得夏绵绵的给她的感觉

总之,不太陌生。

连有时候这么任性的举动,都并不让她讨厌。

她看夏绵绵一副我就不穿的模样,无奈说,“那你洗澡,我出去了。干净的睡衣都放在这里了,你洗好之后穿上,我去把你的拖鞋拿进来。”

“小菜。”夏绵绵叫着她,一边叫着她一边脱衣服,没有什么顾忌,“你以前是不是也是这么照顾凌子墨的”

这么无微不至。

居小菜一怔。

没想到夏绵绵会突然说这个。

她笑了笑,“他并不会领情。”

“所以他是真蠢。”

居小菜淡淡一笑。

她并不觉得凌子墨蠢,她只知道,感情的事情真的不能勉强。

不像交朋友一样,只要付出真心就行,但感情还需要门当户对,还需要缘分。

她走出浴室,将夏绵绵的拖鞋放在了浴室门口,然后转身去了客房,非常熟练的铺上新床单拿出新被子。

夏绵绵洗完澡之后出来,就看着居小菜刚刚忙碌完的身影,总觉得这画面很熟悉。

她嘴角拉出一抹淡笑。

居小菜转身看着夏绵绵,看着她穿着她的睡衣走了出来。

夏绵绵真的长得很漂亮,特别是此刻,唇边的那一抹弧度,连她都觉得很动人心扉。

有些人天生就是如此,就连这般简单的衣服,穿在她妙美的身段上,也有另外一种美丽。

“我睡这里”夏绵绵询问。

“嗯。”

“好。”夏绵绵直接爬上了床。

“你发梢还有点湿。”居小菜说,“浴室里面有吹风。”

“不用了。”

“很容易感冒。”

“你还是这么会照顾我。”

居小菜看着夏绵绵。

总觉得夏绵绵说的话,就像她们真的认识很多年了。

而她实在是没有印象。

“放心吧,我不会感冒。你也早点睡。”夏绵绵看出了居小菜的疑惑去却不打算回答。

何况能怎么回答呢

她不是以前的小孤儿,甚至也不是阿九。

就是一缕,舍不得投胎的灵魂而已。

她躺在床上,捂在被子里。

夏绵绵甚至觉得被单都有一股阳光的味道。

居小菜一定晒被子了。

小时候她们在孤儿院的时候,夏天就会让孤儿们抱着自己的被子去阳光充沛的地方晒,夏绵绵不喜欢做这种事情,但她很喜欢被子晒过之后的味道,她觉得是阳光的味道很暖,那个时候的居小菜就会帮她,帮她把被子晒好,然后放在她的小床上。

这么多年,居小菜还是这么暖。

莫名觉得很安心。

莫名觉得很放松。

迷迷糊糊中,夏绵绵就睡着了。

一般情况她入睡其实可以很快。

居小菜不过是去浴室将夏绵绵脱掉的衣服帮她挂好,一出来就看到夏绵绵睡着了。

她忍不住一笑。

夏绵绵给她的感觉,太奇怪了。

她甚至无法拒绝夏绵绵的任何靠近,真的很奇怪。

这些年她都习惯了一个人,什么事情都一个人。

她转身去厨房,又去给夏绵绵泡了一杯蜂蜜水放在夏绵绵的床头,才缓缓回到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一早。

夏绵绵伸懒腰,起床。

一觉睡得很爽。

她从床上下来,打开卧室的房门。

“醒了吗”开放式厨房里面,居小菜在做早餐,“浴室里面有干净的牙刷和毛巾。”

“嗯。”

夏绵绵去浴室洗漱,出来。

看着房间中她的衣服被居小菜挂得整整齐齐。

要是像昨天她那样揉在一起,今天根本就没办法穿。

她心口暖暖的,换上衣服走出去。

居小菜已经做好了早餐,摆放在了饭桌上。

夏绵绵坐在板桌旁边,和居小菜一起吃早餐。

离开孤儿院后,就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她还可以和居小菜坐在一起,吃饭。

她淡淡一笑,询问,“一个人的时候也会做早餐吗”

“嗯。”居小菜说,“我不太喜欢吃外面的东西。”

“一个人不会觉得很寂寞。”

“习惯了就好。”

习惯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夏绵绵笑了笑。

两个人正吃着早餐,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没有按门铃,就是粗鲁的敲门。

居小菜身体明显怔了一下,咬了咬嘴唇。

夏绵绵看着她的情绪变化,“凌子墨”

“大概是。”

“他经常这么出现”

“也不是经常。”居小菜说,“偶尔会抽风。”

“来做什么”夏绵绵询问。

“就是嘲讽我一下,也不会做什么。”居小菜放下碗筷。

夏绵绵看着居小菜起身走向了大门口。

门口处,果然是凌子墨。

他也没有发现夏绵绵,看着眼前的居小菜,口吻中还有抱怨,“怎么这么久才开门”

居小菜说,“你有事吗”

“我没事儿”凌子墨大摇大摆的走进客厅。

居小菜看着他的身影。

凌子墨的脚步突然一怔,“夏绵绵”

完全是惊呼。

夏绵绵很淡定的吃着早餐,没搭理。

“你怎么会出现在居小菜的家里。”

“你都可以,难道我不行”夏绵绵说得直白,“何况我还是受欢迎的。”

意思是他是不受欢迎的那个。

凌子墨不想和夏绵绵斗嘴,他反正也斗不过。

他说,“你在这里过夜了”

夏绵绵不搭理。

“你和逸尘吵架了”凌子墨特八卦。

夏绵绵吃饭。

“逸尘会吵架吗他会对你发火吗他发火什么样子他会说脏话吗他会骂人吗”凌子墨特别好奇。

“你下次试试就知道了。”

“拜托,你以为我不想吗”凌子墨一副很无语的表情,“但他从小到大就这么一副死鱼相,想要让他失控,我真觉得除非那个人有天大的本事儿。”

“我没那本事儿。”夏绵绵直白。

“什么意思”

夏绵绵实在觉得和凌子墨说话拉低她智商,她放下碗筷,擦了擦嘴唇,转身直接对着已经故意和凌子墨保持了至少两米距离的居小菜说道,“我吃饱了,先走了。”

“我跟你一起。”

“他呢”夏绵绵问。

居小菜说,“他会自己走。”

“我干嘛要走”凌子墨听到他们的对话,“我特么昨晚通宵玩了一个晚上,我今天要在这里睡觉。先填饱肚子。”

“还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夏绵绵无语。

凌子墨当没听到,拿起居小菜那碗粥以及她的勺子就吃了起来。

居小菜看了一眼凌子墨。

“看什么看”凌子墨感觉到居小菜的视线,“都亲过嘴上过床了,又不是没吃过你的口水。”

居小菜什么都没说,转身去房间迅速的换了一身衣服,和夏绵绵出了门。

居小菜开车送夏绵绵去上班。

夏绵绵坐在驾驶室,开口道,“你就打算任由凌子墨如此”

“我在找新的住所。”

“找到了吗”

“下午去看房子。”居小菜说。

“嗯。”夏绵绵点了点头。

两个人又说了些无关紧要的话题,车子停靠在夏氏。

夏绵绵下车,走进自己办公室。

她才开机。

一开机,里面什么信息都没有。

她还期盼封逸尘会找她妈

她打开电脑,上班。

此刻很早,好一会儿,办公室才陆陆续续的有人。

夏柔柔很少看到夏绵绵这么早到办公室,没什么好脸色的睨了她一眼,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9点15分。

夏绵绵去了夏政廷的办公室。

昨晚上她和龙一喝酒,一方面是真的想和龙一拼酒,一方面当然也是想要放松一下自己。

她就说,人需要放松。

一放松所以就会有灵感。

她其实也是灵机一动。

她走进夏政廷的办公室,坐在他对面,“爸,我昨晚突然想到了怎么去解决寨子拆迁的事情。”

“嗯”夏政廷有些激动,很明显。

“拆迁确实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村民很反感,我们如果用强迫性的手段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夏绵绵说,“所以,我们不拆迁。”

“什么意思”夏政廷皱眉。

“旅游开发项目没有说一定要拆迁才能完成,只要可以开发就行。谁说一个旅游景点里面不能有居民,不能有他们独有的寨子。”夏绵绵一字一句,“我们现在不仅不拆迁,我们把寨子保护起来,我们不破坏他们的生态环境,我们甚至给他们建造家园。”

夏政廷有些惊讶,他怎么没有想到。

“爸,当时我们给市政的方案是不是要打造当地的一个民俗文化,这种历史悠久的山寨子不就是文化的象征吗”夏绵绵说,“我们为什么还要自己去想当然的创造,我们为什么不能直接就用,我们甚至可以将寨子的文化在旅游区里面发扬光大如果做得好,还能够成为国家保护文化遗产”

“你继续。”夏政廷对她的想法很肯定。

“我不是说我去山里了吗我当时去了解情况的时候也发现了寨子里面存在的一些弊端,他们也是有需求的,比如教育。山寨里面因为闭锁所以只有一个老夫子在教学,但现在年岁大了,很多孩子如果想要上学就只有去山下的集市镇上,路途遥远,山坡险峻,很多家庭其实是不希望如此的,我们可以给他们送教育进去,帮他们修建学校,现在社会上有很多大学生志愿者,很多人会愿意到这种地方去支教。”夏绵绵说,“这种事情交给市政去做,市政会做得很好,还能起到宣传作用”

“你的点很好”夏政廷说,满脸的高兴毫不掩饰,“你马上把方案简单的写出来,我下午就拿去市政和市长说,我相信倒这个份上,市政不可能还会拒绝我们”

“嗯。”夏绵绵点头。

“封铭威那个老头子。”夏政廷狠烈一笑,“机关算尽,自作聪明,这种啪啪啪打脸之后,看他还能怎么嘚瑟”

夏绵绵微抿了抿唇。

心思在那一刻却有些停顿。

她其实不知道封逸尘的方案是什么。

她也不想去揣摩。

封逸尘整个人心思太诡异了,她没办法和他周旋。

而她会突然想到怎么开发项目的灵感,也是因为昨天龙一的刺激。

他说寨子里面的人他可以帮她处理。

但她不想处理他们,有时候也会觉得自己很残忍,毕竟很无辜。

而就在那一刻,她突然转变了一个念头,突然在让自己思考,可不可以让他们留下来。

其实可以的。

这个点不是那么难想到,只是很多集团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被眼前的事情所迷惑而暂时想不到而已。

她起身,“我去把方案稿写出来。”

“简单点就好。”夏政廷说,“时间要紧。”

“嗯。”

夏绵绵离开,回到自己的座位,开始写稿。

下午时刻,夏政廷带着夏绵绵去了市政,亲自见了市长。

夏政廷将他们的方案递送,解说,得到市长的高度肯定,甚至毫不犹豫,直接就拍了板。

归根结底,市政也是希望夏氏来做这个项目。

而后就向外发出了通知,最终和夏氏签订旅游开发项目的合作协议。

一时之间,在商场上沸腾了起来。

其他投标的集团还在绞尽脑汁的想办法规划拆迁方案时,夏氏集团就已经找到了最优的方案解决了问题,同时拿下了项目经营权。

夏政廷在商场的又扬眉吐气了一把。

甚至,确实让封铭威黑了脸。

封尚代理董事长办公室。

封铭威将手上的笔狠狠的砸在了办公桌上,响起剧烈的声响,盛怒的对着面前的封逸尘,“怎么回事儿”

刚刚接到市长秘书室的电话,说旅游开发案的项目已经确定夏氏,感谢他们的参与。

封逸尘抿唇没有说话。

“用了那么多方法,最后还是落在了夏政廷的手上”封铭威狠狠的说道,“你让我很失望”

“对不起。”

“对不起有什么用”封铭威怒视,“你从来没有失误过,这次为什么会败在夏氏的手上,你让我在商场上的面子往哪里搁”

“没想到夏氏会这么快找到解决的办法,村民一直很排斥。”

“说这些有什么用”封铭威脸色难看到极致。

他根本不听任何解释。

从来都是。

他在乎的只有他的切身利益

当初为了给玛雅集团面子所以不去争这个项目,现在玛雅退出了,他好不容易搅和了这个项目,居然在这几天时间,又给还了回去。

他甚至可以想象,夏政廷会在他面前嘚瑟到什么地步

那只老狐狸,野心大得很。

“给我出去,好好反省一下”封铭威大声说道。

封逸尘也不再多说,离开封铭威的办公室。

依然,从他冷峻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

他刚走出办公室。

“封总,杨总找你。”秘书似乎早就在门口等候。

封逸尘点头。

他转身走进他母亲杨翠婷的办公室。

杨翠婷示意他坐下。

“刚刚你父亲发火了”杨翠婷似乎早就料到。

“嗯。”

“你确实没让他失望过。”

“嗯。”封逸尘点头,没有做任何解释。

“夏氏那边,夏锦航都已经落网了,夏政廷其实能力也就一般,为什么会比我们封氏更早想到解决的办法。”杨翠婷也有些诧异。

“不知道,我会了解情况。”

“逸尘。”杨翠婷显得温柔了很多,“你爸之所以这么急功近利也是因为,这个封家终究都还不是他的,一切都还在你爷爷手上。尽管这些年你爷爷一直退居二线,但大的股份都在你爷爷那里,这么多年你爸做了这么多,你在公司做了这么多,你爷爷都还没有松口说转让以及继承股份的事情,可想你爷爷的心思并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退一万步讲,封家并不是只有你一个孙子。”

“嗯。”封逸尘点头。

“其他我不多说了,你自己都清楚。”杨翠婷开口道,“出去忙吧。”

封逸尘离开他母亲的办公室。

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偌大的办公室,一面大大的落地窗。

他的办公室楼层很高,透过落地窗基本能够看完整个驿城,繁华一片。

他眼眸微紧。

封尚集团大厦和夏氏集团大厦离得不远,都是商业圈中心的位置,几栋大楼也都耸立在其他楼层之上,所以他站在这里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到夏氏集团几个烫金的大字。

他转身,按下电动窗帘,然后直接走出了办公室,提前下班。

他开车回去。

房门打开,家里面依然只有林嫂和小南。

小南很热情的给他递上拖鞋,“姑爷,你回来得很早。”

封逸尘微点了点头。

“那个小姐还没回来。”小南说,小心翼翼的看着封逸尘的表情。

今早起床小南才知道,小姐昨晚一夜未归。

总觉得姑爷和小姐之间,矛盾很深。

封逸尘没有说一个字,也没有给予小南任何表情,直接上了楼。

他回到书房。

面前还有那份蓝色文件,夏绵绵根本没有动。

而她却解决的了这个旅游开发案的难题。

他把文件往垃圾桶里面一扔。

可能他确实有些多余。

他在书房坐了一会儿,恍惚听到了房门的声音,听到了小南兴奋的声音。

其实他也就提前下班不到十分钟,这个时间点夏绵绵该回来了。

如果她还会愿意回来。

两分钟之后。

书房的房门被人推开,夏绵绵站在门口。

封逸尘抬眸看着她。

两个人,四目相对。

就是这般,平静又火光四射

------题外话------

昨日问题:xiaoxian兰兰寒哥哥的夏皇后茨波德ixxqxcccatety瑾回答正确前五

特别奖励:喜马拉雅超人因为这妞连龙一喝吐了都知道,当然猜猜到了开头没有猜到结局

今日问题:剧中人物,你最爱的角色是谁

好啊

小宅要哭了。

小宅好久没有要月票了,亲们是不是忘记了。

好吧,是宅的错,宅忘了提醒你们。

但亲们请一定一定要把月票投给宅哦,宅感激不尽

周末二更,提前博同情票。

爱你们么么哒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