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0章 我想我错怪你了,谢谢。/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下班回家。

今天一天很忙碌,但好在,最后的结果很好,准时下班,还一身轻松。

她走进家门,小南很兴奋。

兴奋的跑过来,“小姐你终于回来了。”

夏绵绵微点了点头,没打算解释什么。

小南左右看了看,在夏绵绵耳边嘀咕,“姑爷回来了,在楼上。”

夏绵绵脱鞋子的举动稍微顿了顿。

她没想到封逸尘会这么早回来,她甚至觉得,以封逸尘的性格,两个人应该又会在一个屋檐下,十天半个月的见不到,这才是他们彼此应该有的相处模式。

当然她很淡定,并不觉得自己的一夜未归有任何不妥。

她一步一步直接上楼,脚步停在封逸尘的卧室,看着敞开的房门内,空无一人,她又去了书房。

推开书房。

封逸尘坐在书房那张棕红色实木书桌前的那张奢华椅子上。

他眼眸直直的看着自己,面无表情,尤其的淡漠和冷冰,和平时一样,却似乎又有所不同。

但她看不明白。

她说,“封老师,我拿下方案了。”

口吻中有些得意。

没有靠他,但最后她还是拿下来了。

封逸尘看着她的眼眸微转,应了一声,“嗯。”

不动声色,没有任何情绪。

夏绵绵有时候觉得自己有些幼稚的举动,真的很白痴。

凌子墨说得没错。

要让封逸尘变脸,除非天大的本事儿,而她没有。

她准备离开。

封逸尘也可以这么淡漠的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不会主动开口,不会询问。

夏绵绵终究又停了下来,她回头看着封逸尘,“就不好奇我昨晚去了什么地方吗?”

封逸尘的视线不冷不热的放在她的身上。

显然他不在乎。

她转身就走了。

如果封逸尘想知道,她会告诉他。

可惜。

她太看得起自己了。

其实解释了自己去哪里又能怎样,这次没有随随便便,但不代表下次就不会。

她不想给自己安上那愚蠢的忠贞之环。

夏绵绵离开了。

书房瞬间就恢复了死寂一般的安静。

昨晚去了什么地方?

封逸尘的嘴角抿出一道僵硬的弧度。

他眼眸微动,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他看着来电,接通,“妈。”

“逸尘,你回别墅一趟。”杨翠婷说,“你爷爷召唤。”

“嗯。”封逸尘点头。

“应该是说这次项目的事情,你做好心理准备。”

“嗯。”

封逸尘挂断电话,起身直接出了书房,下楼,走向大门。

“姑爷,你又出门了啊?晚上要在家吃饭吗?”小南在身后询问,声音有些大。

站在2楼栏杆上的夏绵绵听得很清楚。

“不在。”丢下两个字。

房门打开,房门关闭。

夏绵绵收回视线。

这应该才正常的封逸尘的举动,两个人就不应该在一个屋檐下碰面。

她内心一片平静。

转身,准备回自己的卧室。

刚走到门口,突然转身,走向了书房。

书房中很整洁,里面除了书桌椅子之外,书架上摆放了很多书。

夏绵绵当然对书本没兴趣,她不是一个喜欢主动学习的人,除非无可奈何。

她眼眸在书房转了一圈,看到了垃圾桶里面的那份蓝色文件。

她捡了起来。

翻开。

之前不要,是因为不相信封逸尘。

现在……当自己抽风。

她看着里面的文案稿。

封逸尘写商业方案永远都是那么娴熟周到,甚至简洁明了。

而理念……

理念,和她的一模一样。

封逸尘早就想到了这个方法,但他却没有拿出来,如果他提前拿出来,那么这个方案就会是封尚集团的。

心里不知道什么情绪,她又淡淡的将文案稿扔进了垃圾桶。

封逸尘不要的东西,她也不要。

她回到自己的书房。

她真的看不懂封逸尘,她怕自己被他算计死,她总是在和他相处中带着深深的防备,她总是害怕,重蹈覆辙。

……

封家别墅。

封逸尘回来的时候,封家大厅所有人都在,包括他二叔小姑两家人。

所有人都看着他。

封尚是典型的家族企业,除了对外招募一部分高层岗位之外,其他重要岗位都是封家自己人在任职,所以大家都知道,今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封逸尘礼貌的叫了长辈,任何时候都是这般礼节而又严肃。

封铭威对着封逸尘脸色并不太好,他说,“你爷爷找你,自己去解释吧。”

封逸尘点头,上楼。

杨翠婷跟着封逸尘,在他身边说道,“你好好和爷爷说,别沉默不语。”

“嗯。”

杨翠婷把封逸尘送到书房门口。

封逸尘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封老爷子的声音,浑厚的嗓音。

封逸尘推门而入。

他将房门关了过来。

封老爷子站在书桌前,在写毛笔字,看上去云淡风轻。

他声音也没有半点愤怒,一边写着毛笔字一边说道,“听说方案搅黄了。”

“嗯。”封逸尘点头。

“说说情况。”封老爷子口吻淡薄,不会如他父亲那般动怒骂他。

“收到通知的时候,我通过关系去市政了解了一下,夏氏集团确实想到了一个我暂时没有想到的好方法,这个项目被他们提前拿下了,我输得心服口服。”

“谁想到的?”封老爷子依然在完成自己手上的画作。

封逸尘说,“夏绵绵。”

封老爷子写字的毛笔一顿,随即又是这般云淡风轻,“没想到那丫头还有这份能耐。”

“我也没想到。”封逸尘直白。

封老爷子终于在写完最后一个字之后,收笔。

他转身看着封逸尘,“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封逸尘点头。

封老爷子的话说得很明白,下次不能再有这种事情发生。

下次也不会了。

夏绵绵已经在夏氏站稳了脚。

“出去吧。”封老爷子开口,“叫你爸进来。”

“嗯。”

封逸尘走出书房。

楼下,所有人都好奇的看着他。

当然大家都知道,在他身上看不到任何情绪。

他直接走向他父亲,“爷爷找你。”

封铭威原因都没问,立马往楼上走去。

在这个家里面,封老爷子就是劝慰。

“你爷爷说什么了?”杨翠婷关心道。

“让我下不为例。”

杨翠婷脸色有些微动。

封老爷子说话从来不会用太过的语气,甚至很多时候是在包容,不过整个封家家族的人都知道,封老爷子的包容只是口上不给人难看,心里的秤杆比谁都清楚,这句“下不为例”大概是这么多年来说得比较严重的词语。

“我先回去了。”封逸尘知道她母亲在思考什么,他也没什么可以解释的。

杨翠婷想要留他吃饭的,但最后想了想,点了点头,“你开车小心点。”

“嗯。”封逸尘显得很恭敬,又对着家里的长辈说了一声,才离开了封家别墅。

他开车回去。

车子开得不快。

就这么慢慢的行驶在街道上。

很多人都以为,封老爷子对封尚集团现在是退居二线的状态,那只是他身体而已,事实上,只有封家人才知道,大权全部都掌握在封老爷子封文军手上,从未把实权放出来过,他父亲封铭威也只不过是名义上的代理董事长,凡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部都要汇报并通过封文军的点头答应,这就是目前封尚集团的一个现状。

而他,其实并不讨封文军的喜欢。

准确说不是不喜欢而是没有外人想的那么喜欢。

封文军不是一个清高的文化人,他彻彻底底是一个商人,一个有文化的商人!

他奶奶祝华芬才是那不折不扣的文人。

祝华芬很喜欢他,因为他从从小成绩优越,很聪明,能够理解她说的所有诗词歌赋,能安静的陪在她身边,不吵不闹。

从不知道多小的时候,祝华芬就在教他古典文学,教他欣赏诗词,甚至和他一起探讨古典文献的奥妙,他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祝华芬的教育下,变得斯文平静,不问世事。

后来,因为祝华芬对他的喜欢,导致封文军对他比对其他兄弟姊妹更加看重。

封文军对祝华芬的感情不假,外界传言的两老口从来没有拌嘴一句都是真的,祝华芬从来不关心封家的产业,但她很爱封文军,封文军十足的奸商但对祝华芬几十年如一日。

他有段时间很羡慕他们的感情,但从未期待。

毕竟。

他没有一个安宁的日子,尽管表象看上去他出生在一个让人嫉妒的家庭,有钱,有文化,还有和和睦睦一大家人……其实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有一天会在那个残忍的环境下,不停的求生存。

他从很小很小开始,一个人就要分饰两角,或者三角,或者很多角。

他要表现出豪门大少爷的良好教养以及高贵品质,又要保留着杀手的冷血无情甚至杀戮重重,他要装成一个文人清新高雅,又要变成铜臭味十足的商人阴险狡诈……

封逸尘将车子停在面前的亮着红灯的交通灯前,不管内心多少情绪,脸上永远都是这般波澜不惊,没有人教他怎么控制情绪,没有人教他怎么去让自己适应这么多角色,而他,全部饰演了过来,有很长一段时间,找不到的心在哪里。

绿灯亮起。

他又缓缓地将车子行驶。

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生活还是会继续,他还是会让自己走下去。

这似乎就是本能。

不会为自己去申诉,也没有那个时间去感伤。

他把车子停靠在了小区停车库。

有一段时间,他也在这里待了很久。

大概是和夏绵绵冷战的那会儿,他每次回来,回来就会在这里,坐在小车上,沉默的等待时间流逝。

他其实习惯了一个人。

有时候甚至希望,不要有人靠近,不要靠过来。

他看了看腕表上的时间。

这个点,大概大家都睡了。

他走出轿车,打开车门走进电梯。

房门内,一片漆黑。

整个地方变得安安静静。

封逸尘上楼,尽量让自己变得不发出什么声音,他不想影响到谁。

而刚走上楼。

夏绵绵就这么自若的站在她的卧室门口,淡淡的看着他。

“我想了想,我不应该责怪你。”夏绵绵说得直白。

封逸尘看着他。

“昨晚我太激动了,没有深思你的给我说的话,你确实让我在夏氏的地位更稳了一些,昨天拿下方案之后,夏政廷就开始让综合部安排我的职位了,简直是三级跳,我坐上了夏锦航的位置,市场部副总经理,对于一个还未满22岁的年轻女人而言,简直是奇迹。”夏绵绵一直看着封逸尘。

她其实不知道他几点会回来,亦或者,昨晚她的一夜不归,他也可以一夜不归。

归根结底,他们之间真的没有任何承诺,而婚姻,也不是两个人的羁绊。

她继续说道,“我刚刚看了你打算给我的方案稿了,和我的想法一模一样,当然你的更详细更周全,我很佩服。我想我应该是错怪你了,在这里给你说声,道歉,然后,谢谢。”

封逸尘并没有回应。

有时候他反而觉得,夏绵绵激动一点更好。

激动至少在乎。

而平静,说明没什么感情。

“不早了,你早点睡吧。”夏绵绵转身就准备回房。

她今晚想了很多,她觉得不应该和封逸尘冷战,而且封逸尘这次的举动确实帮了她,她不知道封逸尘有什么目的,但至少目前看来,封逸尘没有要害她的意思,反而是她自己在不停的诽谤,而她觉得她毕竟死过一次,死过一次的人应该理性的看待问题,不能这么情绪化。

她真的得罪了封逸尘,真的和她分道扬镳,就真的委屈了她这么长一段时间的处心积虑。

当然,她也没奢望封逸尘会因为她主动的解释以及道歉而和她和好如初,有可能还是会这么冷冷冰冰。

就像现在一样。

她刚走进卧室。

“夏绵绵。”封逸尘突然叫她。

她都以为他不会开口说话。

“别去招惹龙一。”封逸尘说,又是这么一句话。

没有回应她今天给她说的那些,还是让她远离龙一。

夏绵绵不知道为什么封逸尘那么怕她去惹龙一,但她并不觉得龙一有那么不能靠近,她说,“龙一不是你所看到的那般,他人很好,我有心,我感觉得到。”

她没有半点要激怒封逸尘的意思,她真的只是在为龙一辩解。

龙一不是外人想的那么冷血无情。

至少对她就很暖。

她还能想起昨晚上那货喝醉酒在厕所吐得撕心裂肺的模样,只有单纯的大男孩才会这般死要面子,至少封逸尘不会。

封逸尘做不到的事情,绝对不会有任何理由可以让他去尝试。

比如喝酒。

不管任何场合任何地方,他滴酒不沾。

他就是这么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他不会给自己留下任何可以让人找到他漏洞的机会。

这种人活得是不是很可悲?!

不懂得放纵,不懂得适时玩乐,甚至不懂得生活。

“对不起,除了这件事情,我想其他事情我应该可以答应你。”夏绵绵说。

她能感觉到封逸尘有些压抑的情绪,就算脸上依然毫无表情。

封逸尘转身走了。

他没有给她任何回答,转身离开,走进自己的房间,将房门关了过来。

在封逸尘的心目中,她算不算很花心。

一方面想要睡他想得要命,一方面又和其他男人勾搭不清。

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给她说直白了,昨晚上了她其实睡在了居小菜的家里。

她也转身回房。

躺在床上,反而有些睡不着。

今晚一直在失眠,当然也是为了等封逸尘。

等到了,还是失眠。

……

翌日一早。

夏绵绵在闹钟响起的那一秒就醒了。

今天新任职,不得不说,还是有些小激动。

昨晚上的那些复杂情绪,就他妈的都去见鬼吧!

她简单的洗漱的一番,然后换了一套特别正式但又不乏时尚不乏干练的职业套装,愉快的出门。

楼下,意外的封逸尘在。

封逸尘总是会有些奇异的举动让她觉得很反常。

她下楼,小南连忙招呼着他们一起去饭厅吃早饭,大概是很久没有看到他们一起出现在饭厅,也感觉得到他们之间的矛盾,显得特别殷勤。

夏绵绵坐下来吃饭。

封逸尘坐在她的旁边。

她想,那些矛盾就这么翻篇了吧。

成年人之间没有那么多解释也没有那么多理由。

吃过早饭之后,两个人还一起出门上班。

小南开车送她。

封逸尘开自己的轿车。

其实都是一条线,隔了三道街。

小南透过后视镜看着封逸尘的轿车,回眸对着夏绵绵,“小姐,你和姑爷算是和好了吗?”

“怎么看出来的?”

“就是感觉出来了啊。”小南很是聪明的说道,“你以后也不要和姑爷生气了,我总觉得姑爷很不容易。”

“是吗?”

“是的。你看姑爷什么时候笑过,我都在想姑爷是不是不会笑。”小南叹气,“也不知道姑爷要怎样才会开心。”

“你怎么这么关心封逸尘,怎么着,被他的美色所吸引。”

“小姐,你就会打趣小南,我也是想要你和姑爷天长地久啊!”

夏绵绵淡淡的笑了笑。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这就是她和封逸尘的现状。

小南一路上又在嘀嘀咕咕说个不停。

夏绵绵就这么听着,有时候应两声,生活太压抑不好,她觉得小南的状态不错,还能适当排解她不太舒坦的情绪。

到达夏氏大厦。

夏绵绵一路走过大厅,走进电梯。

周围很多人,全部都无比恭敬地叫着她,“夏副总。”

一个OA出去,人尽皆知。

她回眸一笑,点头应呼。

走进大办公室。

办公室突然响起礼花炮筒的声音。

夏绵绵脚步顿了顿。

“恭喜夏副总。”所有人排成了两排,鼓掌欢迎。

夏绵绵是觉得有些隆重,但欣然的接受了。

她说,“谢谢。”

其他人又说了些拍马屁的恭维的话。

职场从来都是如此,但见新人笑,那闻旧人哭。

夏锦航就真的成了历史。

她转眸看了一眼夏柔柔,看着她站在人群中,脸上的不爽以及妒忌真的很明显。

夏柔柔做梦都想不到,他们一起进公司,他们一起在公司上表现,她用尽了那么多手段,最后的结果依然,她夏绵绵疯狂无限。

夏绵绵穿过人群,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一个晚上,办公室焕然一新,夏锦航的东西全部都被搬走了,她的东西被规规矩矩的放好。

她起身,走向大大的落地窗。

自动窗帘打开,整个城市的风貌尽收眼底。

她眼眸看着对面不远处的封尚集团,几个烫金的大字很是明显。

她静静的站了一会儿,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刚坐下。

电话响起。

夏绵绵看着来电,“董事长。”

“新的办公司还算满意吗?”

“很满意。”

“有什么需求给综合部提。”

“好。”

“绵绵,夏锦航坐上你这个位置的时候,也是24岁了,那个时候他还没有任何实权,而你,在还未满22岁就已经坐到了他26岁才有的权力上,知道爸对你的信任了?!”

“定当不会辜负。”夏绵绵一字一句。

“爸相信你。”

“我一定会竭尽全力。”

“市政旅游开发案的项目现在定了下来,后续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市政要求一个月之内安抚好寨子里面的所有村名,半年之后开始动工。也就意味着,我们要在半年时间内,对这个项目的各个领域进行再招标,这个项目依然你负责到底,顺便再次熟悉一下市场环境当锻炼自己,但你一定要注意时间安排,别耽搁了任何进度,我个人希望你可以在三个月内完成所有的准备工作。”夏政廷一字一句,“也能给市政更好的印象,以表示我们大集团的能力!”

“好。”夏绵绵咬牙,“我尽量。”

“好好工作。”

挂断了电话,夏绵绵靠在舒适的办公椅上。

夏政廷还真的是不折不扣的商人,真的会榨干她所有的价值。

半年缩短到三个月。

虽然用了很委婉的口气,但意思就是在说,三个月才能让他对她更加器重,她如果还想往上爬,就得继续努力。

夏绵绵呼气,咬牙。

人都是被逼出来的。

她打开电脑,开始对各个项目进行一个时间节点的安排。

一个上午过去,下午的时候,她召集市场部所有专业人员开会。

市场部大会议室,夏绵绵坐在最中间的位置。

夏绵绵说,“我就不多做自我介绍了,之前我们都有同事过。”

所有人看着她。

“今天让所有人都来开会,只是为了表明我们现在这个项目的重要性。大家都应该知道,市政开发项目我们夏氏中标,也就意味着,我们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要在这个项目上周转,现在我开始做一个简单的分工,大家不用记,认真听就好,因为之后我需要的是你们一个详细的计划反馈给我。”夏绵绵说得直白。

整个会议室一片安静。

夏绵绵又开口道,“目前旅游开发案最大的难题是要解决山寨子里面人的接纳问题,想到接纳的方式就是,我们要保护好他们的家园,在保护的基础上,还要给他们带来更大的好处。第一个是教育,我们承诺在山寨子里面修剪一所希望小学,这件事情除了和山寨子的人谈之前,还要和市政的相关负责人说捐献希望小学的具体事宜,我把这份工作交给公关室来负责,谈判是你们的长处,这个周五前给我一个详细的工作计划。”

“是。”公关室经理连忙点头。

“攻克了山寨子的事情之后,就要开始对各个旅游开发区进行再招标,承包给相应的领域来具体实施。开房案的项目主要是营销策划中心负责,我希望你们在下周五之前把这个项目需要再招标的项目梳理出来,同时和数据处理中心一起,联合综合部财务室核算招标金额,因为金额庞大甚至多而繁杂,我会申请董事长让以前和我们关系合作较好的高级会计事务所帮你们一起核算价格,达到最优。”

“是。”营销策划中心经理连忙回答。

“其他后勤支撑,我就不再多说,董事长要求我们三个月将项目具体的实施全部搞定,我不希望有人拖了后腿。”夏绵绵交代完毕,“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有什么困难可以单独来找我,散会。”

夏绵绵率先离开办公室。

不得不说,这种能够一揽大权的滋味,真的爽得不要不要的。

怪不得那么多人想要往更高的位置爬,她都觉得很过瘾。

她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过瘾跪过瘾,该做的事情,该承担的压力还是得继续。

她重新让自己回到工作之中。

秘书给她泡了一杯咖啡,恭敬道,“夏副总,杜文娜找你。”

杜文娜。

夏绵绵敲打键盘的手一顿。

“让她进来。”

“是。”

秘书离开,杜文娜走了进来。

她抬头看着她。

杜文娜也这么看着她。

夏绵绵说,“坐。”

杜文娜坐在了夏绵绵对面。

“就来上班了?”

“今天报道。”杜文娜说,“我没想到我来报道就到处都是谈论你的声音,你果然让人很惊讶,这和你以前在大学时候的模样简直天壤地别,我都在怀疑,以前的你是不是装的。”

“不用怀疑我什么,你只要确定你要不要和我合作就行。”

“合作是我主动提出来的,我当然要。”杜文娜很肯定,“我还很庆幸,我的合作人够聪明。”

夏绵绵淡笑了一下。

杜文娜不会是她的朋友,不管以前现在还是以后。

至于会不会发展成仇人,那得看杜文娜的野心有多大。

她说,“夏政廷把你安排在了综合部秘书室,那是唯一可以解除高层的位置,也是唯一可能会接触到夏政廷的地方,你自己好好表现,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告诉我。”

“我来这里就是为了来确定和你的合作。”

“我不会反悔。”夏绵绵说得直白,“但是杜文娜,我得提醒你,卫晴天不好斗。”

“可我也不好欺负。”

“但愿。”夏绵绵淡淡然,“去好好工作吧。”

杜文娜离开夏绵绵的办公室。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的背影。

总觉得,真的有好戏看了!

她回眸,又开始暗无天日的投身在工作之中。

总觉得有处理不完的事情。

也难怪,她还是新手。

下午快要下班的时候,夏政廷突然给夏绵绵打电话。

“晚上回家吃饭。”

“有什么事儿吗?”

“没什么,你升职了爸给你庆祝一下。”夏政廷笑道,口吻很慈祥。

夏绵绵一口答应,“好。”

也难得去揣摩夏政廷的意思了。

“你叫上封逸尘一起。”

“嗯?”夏绵绵蹙眉。

“他终究还是我们夏家的女婿。不管怎样,表面上我们还是得过得去。”

“嗯。”夏绵绵点头。

人就是这么虚伪的。

特别是商场上的人。

挂断电话后,她给封逸尘拨打。

那边传来熟悉的低沉嗓音,“嗯。”

“是我,夏绵绵。”

“我知道。”

“晚上我爸让回去吃饭。”

“好。”封逸尘一口答应。

夏绵绵倒是觉得稀奇。

“十分钟后我来接你。”

“哦。”

夏绵绵拿着电话有些发呆。

她突然有点想不明白,他们之间到底还算什么关系!

------题外话------

嗯,今天有二更。

所以昨日奖励见二更,今日问题见二更。

好啦。

宅又要求月票了。

就是要月票,月票月票!

小宅的码字动力,爱你们哦!

(づ ̄3 ̄)づ╭?~

不给月票小宅会伤心欲绝的,真的!

</div>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