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2章 封老师,有病早治早好!/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97小说网 . ,最快更新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最新章节

夏家别墅。

夏绵绵和夏以蔚在2楼的玻璃茶室。

茶室很大,周围养殖了很多珍贵的花草树木,还连着一个露天的外阳台。

夏政廷让佣人泡了一壶上好的龙井,和夏绵绵以及夏以蔚在谈话。

夏政廷语重心长的开口道,“绵绵,以蔚,之所以单独叫里面和爸谈谈,就是为了让你们知道,爸现在把这个家的所有重心都放在你们俩的身上,爸渐渐也老了,总有一天会熬不住,以后夏氏企业还得靠你们。”

“爸。”夏绵绵故意生气,“你还这么年轻就说自己老。”

“毕竟岁月不饶人,爸这些年也觉得自己的精力有限。”夏政廷无奈地说道。

“你可以放心把公司让我和以蔚打理,但不能说自己老。”夏绵绵继续说道,那感觉就像特别怕夏政廷老似的,浓浓的表达出女儿对父亲的爱。

有时候自己都觉得自己很虚伪。

夏绵绵嘴角的笑容,其实是有些讽刺的。

夏政廷只得附和,“是是是,爸没老。”

“本来就是啊,捉摸着还有小姑娘喜欢你”夏绵绵开玩笑,“像爸这么成熟稳重事业有成,气质高贵的男人,最受20多岁的小姑娘欢迎了,是不是以蔚。”

夏以蔚附和,“对啊爸,我好多女同学就说爱你这一款,男人到你了这年龄才真的叫男人。”

“对对对。”夏绵绵故意说道,“我捉摸着公司一大半妙龄女青年都对爸有意思,爸你可要守住你自己哦”

夏政廷被夏绵绵说得心花怒放。

谁不稀罕别人说自己有魅力,而且夏绵绵真的很会找到让他欢喜的点。

想想这么多年,以前还因为应酬在外面也有过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近几年是真的就绝迹了,是觉得卫晴天在家里这般无微不至的对自己,对这个家的付出也不容易,没名没分的跟了自己很多年,又为他生下唯一的儿子,人到了一定岁数就会特别念旧,也就对卫晴天忠诚了起来,这么被夏绵绵一说,他心里倒是有了一点消失了很多年的情愫。

他笑了笑,“就你们姐弟俩嘴甜。爸今天让你们陪爸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总之以后你们两姐弟互相帮助,夏氏企业终究都是你们的。”

“知道了,爸放心吧。”夏绵绵很爽快地说道,“我和以蔚不会让你失望的。”

“那就好。”夏政廷说着,也知道说太多反而增加了他们的压力,就点到为止。

三个人又随便聊了聊。

夏绵绵自若的从舒适的沙发上站起来,走向外阳台准备透透气。

夏政廷和夏以蔚还在聊天,夏政廷在了解夏以蔚这一年多在国外的动向,夏以蔚在国外的生活确实很充实,听得夏政廷连连露出欣慰的笑。

夏绵绵趴在外阳台上,偶尔附和两句。

她其实这个时候把注意力放在了楼下的那对人儿身上。

她差不多都快忘记了,她才从医院劫后重生的回来时,封逸尘和夏柔柔就是这般幽会的。

她嘴角带笑,很淡定的看着他们。

听到夏柔柔说,“给我一个吻可以吗”

她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

她很想看看封逸尘亲吻夏柔柔的时候是一个什么样的模样

会不会是一脸温柔一脸情深,亦或者,仅仅只是怜惜。

话说封逸尘真的太冷了。

夏柔柔如此楚楚动人的模样,她觉得作为男人甚至都不应该犹豫。

他这么犹豫这么冷漠,夏柔柔该多伤心。

她眼神直直的看着他们。

看着封逸尘无动于衷的模样。

“求你,别拒绝我,我不会缠着你,真的就是很想”夏柔柔哭得都快断气了。

夏绵绵想,这个时候该心软了吧。

她眼眸看着封逸尘,很仔细的在看。

她真的特想在封逸尘的脸上看到很多不一样的情绪,哪怕对其他女人也好,至少让她找到点他的弱点也好啊。

她看着他的视线。

那一刻,蓦然一动。

封逸尘眼眸一抬,眼神就这么看了过来。

夏绵绵反而有一种抓奸在床的是自己一样。

卧槽。

她才是应该抓奸在床的那一个不是吗

她在心虚个什么鬼。

何况封逸尘丫的脸色这么臭,是因为她打扰到他们了。

她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回避。

“还是不可以吗”夏柔柔问他。

声音那般难受。

“嗯,不可以。”封逸尘回眸,对着夏柔柔如此绝情。

夏柔柔的内心一定是崩溃,不,一定是崩塌的。

夏柔柔捂着自己的心口,看着面前的封逸尘。

是不是不管她做什么,她都打动不了他。

阳台上,夏以蔚突然叫着夏绵绵,“大姐,你在看什么”

“啊。”夏绵绵回神。

刚刚确实看得有些出神,她都快忘了,她还在陪着夏政廷这对父子,言不由衷。

她没有回头,微微一笑,“看柔柔。”

“看她做什么。”夏以蔚对夏柔柔明显有些不满。

夏柔柔毕竟在夏家的地位越来越低下,夏以蔚这种从来只看自己的利益和好处的人,对夏柔柔就越来越不屑。

但人都有好奇。

他忍不住站起来,走向了外阳台。

夏政廷蹙眉,看着他们姐弟俩,鬼使神差的也从沙发上站起来走过去。

一走过去,就看到封逸尘和夏绵绵站在后花园,明显在幽会。

夏政廷脸色突然就变了。

还未来记得叱喝夏柔柔,就听到夏柔柔伤心大叫的声音,“封逸尘,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有我更爱你,绝对没有我甚至愿意为你去死”

声音吼得真的很大声。

“夏柔柔”话音刚落,夏政廷突然开口,怒斥。

夏柔柔身体一紧。

她转身,转身整个人就突然愣住了一般。

阳台上的三个人

三个人都看着她。

刚刚她的所有卑微和不知廉耻,是不是都尽收他们眼底。

不。

她从未觉得的耻辱,一直在蔓延,让她整个人难堪无比。

她看着她父亲。

背光其实看不到他的脸色,但她完全可以感觉到他的怒气。

她咬紧着唇瓣。

“给我回房去”夏政廷狠狠的说道,“这种恬不知耻的话,以后别让我听到”

夏柔柔羞愧难当。

她转眸看了一眼夏绵绵,看着她站在那里,分明在笑。

胜利者的笑。

她咬牙大步跑走,一直在擦拭眼泪。

夏柔柔可能真的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倒霉,这么羞耻,这么无地自容。

夏绵绵回眸,从夏柔柔的身影上看着封逸尘。

封逸尘眼眸看了一眼夏绵绵,又转眸看着夏政廷。

夏政廷开口道,“柔柔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她还小,没有管理好自己的感情,你不要有任何负担。”

“不会。”封逸尘总是在长辈面前,很有教养。

表情都显得特别的恭敬。

“时间不早了,你和绵绵先回去吧,别耽搁了你们明天上班。”夏政廷安排道。

“好,我在客厅等你。”封逸尘这句话是对夏绵绵说的。

夏绵绵没有回答,但轻轻的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封逸尘看不看得到。

封逸尘转身走进了客厅。

夏绵绵回神。

夏政廷说,“绵绵,你就早点回去吧。”

“嗯。”夏绵绵点头,脸上真的看不出任何情绪。

“今晚柔柔的事情,我会让你小妈好好管教她的。”

“没关系。”夏绵绵说,“以前在我没有和封逸尘结婚的时候,柔柔就喜欢封逸尘了,我早就知道的事情,我只是没有想到从我和封逸尘确定结婚到现在一年多以来,柔柔还是没有放下,这么一往情深,让我还有些佩服。”

“那是她不知廉耻”夏政廷狠狠的说道,“天底下这么多男人,非要算了,不说她了,总之你放心,夏柔柔不可能来破坏你和逸尘的婚姻的。”

夏绵绵笑了笑,也不再多说。

无论如何,夏柔柔对自己亲姐夫有非分之想,传出去确实是夏家自己的羞耻和笑话,夏政廷断然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

她笑道,“爸,那我就先回去了。”

“路上小心点。”

“嗯。”夏绵绵重重点头,离开了茶室。

夏政廷看着夏绵绵的背影,忍不住说道,“夏柔柔现在真的是让我失望透顶这一年来都不知道她在做什么,净给我添不完的麻烦。还好绵绵和封逸尘之间感情不深,否则真的计较起来,简直是败坏家门”

夏以蔚点头,“我也没想到我姐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我还听妈说姐有一天早上衣衫不整的回来”

“想起就是气”夏政廷似乎也想起了那件事情,脸色陡变,“我们封锁了这些消息,以后你别给外人说,早晚我得把夏柔柔嫁出去,留在家里反而是祸害。”

“嗯。”夏以蔚点头。

夏以蔚从小得夏政廷的心,自大惯了,像夏柔柔现在这么被自己的父亲反感,压根就不屑夏柔柔对他有任何帮助,自然就不会为她解释和争取什么。

“不过以蔚。”夏政廷说,“我把你放在夏绵绵身边,是让你跟着夏绵绵多学学,以后好自己独当一面知道吗”

“我知道爸的用心良苦。”

“夏绵绵现在对我还算忠诚,和封逸尘也没感情,我们得利用好这步棋子,以后夏家的发展不可估量。”

“是。”夏以蔚邪恶一笑。

他当然知道他父亲在说什么。

不就是吞并封尚集团嘛

这是这些年,他爸心中的一个心结,终于开始要付出行动了

两父子心思诡异,不坏好心,真正的氏蛇鼠一窝

驿城唯美的夜景。

夏绵绵坐在封逸尘的副驾驶室。

窗外一片霓虹灯光,月色的烘托让城市变得唯美梦幻。

轿车开得还算平稳。

夏绵绵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封逸尘的车速就减了下来,总觉得这个男人的更加匪夷所思了。

她静静地开口道,“刚刚夏柔柔又向你表白了。”

封逸尘抿唇。

总是用这些简单的面部表情来回应。

夏绵绵早就习惯了。

她说,“夏柔柔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她更爱你,你信吗”

封逸尘将车子缓缓地停靠在一个交通灯前,看着眼前的红灯,说,“我对这些话题没兴趣。”

“那你对什么有兴趣”夏绵绵问。

“我没有兴趣爱好。”封逸尘直白。

“我猜想也是。”夏绵绵说,淡淡的语调。

绿灯亮,封逸尘平稳开车。

夏绵绵又说,“如果刚刚没有看到我,你会不会亲下去。”

好吧,她承认她兴趣爱好很多,有一款叫做八卦。

女人天生爱八卦。

“不会。”

“为什么”

“不想。”

又是这句不想。

夏绵绵恍惚还能够感受到脖子处的咬痕。

“其实你和夏柔柔都上过床了,这种亲密的事情也不少了,多做一次不是做,你看看夏柔柔那受伤的小脸蛋,我见犹怜,何况你。”夏绵绵转头看着他,看着封逸尘冷漠的脸,“忍得很辛苦吧。”

封逸尘脸色冷漠。

夏绵绵就知道,在封逸尘的脸上看不到任何情绪。

“无须忍耐。”夏绵绵说,“夏柔柔都说了愿意给你暖床,你也不要刻意压抑自己的天性。我听人说,男人忍得太久,对身体不好,万一哪天你就不举了,吃亏的是你自己,你总不能真的这么清心寡欲一辈子,至少传宗接代还是要有的吧”

车子突然猛地一个刹车。

夏绵绵觉得安全带一紧。

这个杀千刀的。

夏绵绵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狠狠地怒视着封逸尘。

能不能不要在她说得高兴的时候突然这样

她特么的话都还没说完,想吓死谁

卧槽

“唔”夏绵绵嘴上突然就被堵住了。

封逸尘甚至是停好车迅速抽离安全带身体直接靠过去一把将夏绵绵的身体桎梏住,唇瓣就这么粗鲁的压在了她的唇瓣上。

紧紧相贴。

夏绵绵捉摸着,封逸尘是不是搞错了。

想要被人亲吻的是夏柔柔不是她。

她刚刚说那些没有醋意,她真的是在好心建议。

“啊”夏绵绵下巴突然一疼。

不就是紧闭了牙关而已,这货这么用力。

她一张嘴,舌头直驱而入,疯狂的吮吸纠缠着她的唇舌,缠绵悱恻。

彼此的气息变得越来越重。

夜色正好。

发生点什么,才更好。

夏绵绵最后就没怎么反抗了,尽管没有半点主动。

很难再让她主动了。

她也有自尊的。

当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自尊就会突然消失,毕竟封逸尘突然撩她了。

她就是这般不矜持。

她甚至觉得,她已经水流成河了。

夏绵绵的身体就是这般敏感。

吻疯狂而炽烈。

“啊,痛”夏绵绵尖叫。

封逸尘这厮丫的属狗的吗

她摸着自己的嘴唇,看着他突然放开了她,看着他难得的,有那么一丝微喘。

两个人眼神对视。

“可以闭嘴了吗”封逸尘问她。

所以

她是被嫌弃话多了。

她翻了一个大白眼。

这招让人闭嘴的方法,也只有封逸尘才想得出来。

她看着封逸尘,看着他按下双闪警告灯,拉开车门下了车。

夏绵绵莫名其妙的看着封逸尘的举动,看着他站在路边,拿着烟抽了起来,抽得有些急促。

封逸尘的烟瘾有这么大吗

夏绵绵靠在小车座椅上。

她摸着自己的嘴唇,刚刚的温度似乎还在。

封逸尘的吻技真的不错。

吻得她全身都变得软软绵绵。

怪不得杀手喜欢用情杀的方式,因为那个时候,人的防范力是最低的。

她在车上等了一会儿。

封逸尘抽完烟,回到小车上。

车子又行驶在了街道上,刚刚发生的事情就像没有发生一般,封逸尘表情又恢复了他的冷漠。

夏绵绵也没有再自讨没趣。

到达家里。

小南和林嫂还在等他们回来,小南热情无比的到门口来迎接他们,把拖鞋放在了他们面前,一抬头就看到夏绵绵嘴上的伤痕,忍不住问道,“小姐,你嘴怎么了”

夏绵绵没回答,眼眸看了一眼和她一同进门的封逸尘。

封逸尘此刻也转头看着她。

刚开始在车上可能这货并没有注意到,灯光太暗了,此刻在如此明亮的光线下,眼眸明显闪烁了一下。

她看着封逸尘的表情,捉摸着咬得不轻。

“怎么了”小南是黄花大闺女,生活也比较单纯,大概不明白是什么了。

“没什么,被狗咬了一口。”

“”封逸尘脸色微沉。

“狗”小南惊呼,“那是不是要打狂犬育苗”

声音特别大。

走在前面的封逸尘明显身体一顿。

脸大概已经黑到脚底了。

夏绵绵忍不住一笑,“这个段子不错。”

小南被搞得莫名其妙,正欲开口。

“小南,你少说点话不行吗”林嫂过来拉住她。

林嫂是过来人,当然知道夏绵绵嘴上的伤氏怎么回事儿。

只是没想到,破了那么大一块皮。

想来,少爷看上去清心寡欲,也不是那么那么

林嫂这把岁数,脸上反而有些不自在的红润。

夏绵绵也没再多解释,走上了二楼。

还能够听到小南嘀嘀咕咕的声音,“不应该打育苗吗”

“你傻吗那是少爷咬的。”

“真的”小南完全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那小姐说姑爷是狗”

“没法和你正常交流了,你自己想去吧。”

小南觉得自己想不通。

但她在脑补姑爷咬小姐的画面

真的好羞羞。

楼上夏绵绵回到房间,关上房门。

她躺在大床上。

是不是真的应该打狂犬育苗,封逸尘这种男人明显有毒。

她大长腿不自觉的交叉磨蹭了一下。

真的有毒。

她起身打算去浴室洗澡。

冲一下凉水澡也好。

她脱掉衣服,裤子,往浴室走去。

房门外突然响起敲门的声音。

她以为是小南,以小南的性格,应该会特别八卦的来问她被人咬什么滋味

她毫不隐晦的直接拉开了房门。

小南看她裸体的时间很多,在一年前医院的时候就是小南伺候她,每天给她擦干净身体,她对她也没有什么避讳。

然而房门打开那一刻。

夏绵绵懵逼。

嗯,比她更懵逼的应该是门口的封逸尘。

封逸尘眼神扫了她一眼,速度很快,但那一刻就是觉得封逸尘全都看光了。

封逸尘突然转身。

其实她也没有裸体啦。

还是有穿小内裤的。

她真的没想到封逸尘会敲她的门,她捉摸着她永远都不会被封逸尘主动翻牌。

“你穿上衣服吧。”封逸尘说,并没有离开。

夏绵绵无语。

她现在只想洗澡,洗个冷水澡。

但不想和封逸尘斗嘴。

她转身很坦然的去拿了一件浴袍,松松垮垮的穿在自己身上。

被看光的是她,他在不好意思什么

“好了。”夏绵绵说。

封逸尘转身,看着她穿着浴袍的模样,穿得很随意,那根系在腰间的腰带甚至没有好好打结,总觉得随时都可能滑落,还有上方领子处,v得很深,半个香肩都漏了出来,而香肩以上,在她白皙的脖子上还留有青紫的咬痕,触目惊心,却莫名觉得情色无比。

“找我什么事情”夏绵绵询问。

封逸尘回眸,喉咙微咽,“可以吃的,擦一点。”

他拿出一瓶药膏。

夏绵绵接过,当然知道是给她送药来的。

她说,“哦。”

“也别吃太多。”封逸尘提醒。

她又不傻。

她拿药当糖吃吗

封逸尘转身欲走。

“你是不是有点内疚”夏绵绵询问。

封逸尘没有说话。

这种人怎么可能承认自己做错了事情。

夏绵绵玩弄着手上的药膏,有些好笑的看着封逸尘,“其实想要弥补我的方法很简单,不用擦什么药,只要”

她说,眼眸轻挑。

封逸尘蹙眉。

“我咬回来就好。”夏绵绵一字一句。

封逸尘明显不会答应。

她不过就是故意调戏他的。

她就是这般不矜持。

只要封逸尘不那么难以靠近,她就想往前一步。

这大概是本性。

本性,难移。

“嗯。”封逸尘突然应了一声。

在夏绵绵都已经放弃准备去洗澡的那一瞬间,封逸尘是答应了吗

夏绵绵当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她连忙说道,“你低头。”

这货这么高,她很难碰到他的唇。

封逸尘弯腰,低头。

夏绵绵主动攀着他的脖子,垫着脚尖靠近他的嘴唇。

她嘴唇触碰在他的唇瓣上,轻轻含着他的下嘴唇。

封逸尘没有半点反抗,还闭上了眼睛。

她露出牙齿,磨蹭着他的嘴唇。

那一刻封逸尘似乎是做好了准备。

而下一秒,夏绵绵却突然伸出了舌头,伸进了他的口腔里。

封逸尘一怔。

夏绵绵抱紧他的脖子,整个人都已经吊在了他的身上,贴得很紧。

她努力的亲吻着他,找到他的舌头,勾引。

勾引着勾引着

某人就开始主动了。

封逸尘也有如此不矜持的时候。

两个人就在她的卧室门口吻得如胶似漆。

小南是真的很好奇姑爷怎么咬小姐的而此刻,她眼睛鼓得圆圆的,看着小姐门口的两个人

原来就是这般咬的。

她捂着自己红彤彤的脸蛋,跑下了楼。

房门口的两个人。

夏绵绵放开了封逸尘。

封逸尘看着她,看着她红润的脸颊,以及滑落得更低的浴袍。

只需要轻轻一碰即可。

他眼眸转移。

夏绵绵说,“好啦,一笔勾销了。虽然没有咬你,但你嘴唇也够肿了。”

她刚刚是真的很用劲的在“报复”

“嗯。”封逸尘点头。

点头那一刻,耳朵红了。

真正大胆的话她还没说呢。

比如,擎天柱什么的。

这货害羞个什么劲儿

“早点睡吧,晚安。”夏绵绵说。

“晚安。”封逸尘转身离开。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的背影。

想要吃肉,路漫漫其修远兮,任重而道远

她回到卧室,依然习惯性关上房门,上锁,走进浴室。

浴室中大大的玻璃面前,夏绵绵看着镜子中这一脸春光的女人,脸上两团红霞飞,更重要的是,嘴唇上那抹无法掩饰的破皮,甚至,此刻整个嘴唇也都肿了起来。

刚刚不是她在用劲儿吗

为什么她的唇肿的比刚刚封逸尘的还有明显。

触摸着,还有余温。

她心情澎湃还是洗洗睡吧。

洗了个冷水澡,做了一个晚上的春梦。

每次在要上封逸尘的时候就失败,每次都失败。

她顶着黑眼圈起床。

下次不能这么去勾搭封逸尘了,吃苦的是自己。

她换了衣服,化妆让自己变得精神了些,出门。

打开卧室的房门,封逸尘的房门紧闭。

应该是还没起床。

那一刻就是鬼使神差的,她走了过去。

封逸尘没有锁门,当然只有孤儿才会这般的没有安全感。

她推门而入。

刚打开房门,就看到了一个裸体。

不,不是裸体,只是半裸。

下身半裸,四角裤被扔在了地上。

封逸尘转眸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觉得,这样叫礼尚往来,所以眼神大胆了些。

封逸尘转身,直接走进了浴室,关门

夏绵绵没有离开,反而是走向了那条被封逸尘嫌弃的内裤,看着内裤上的水渍

她忍住笑,等着封逸尘出来。

封逸尘出来了,洗了澡,穿着浴衣,包裹得很紧。

“封老师,憋久了不好。”夏绵绵提醒。

封逸尘没说话。

他把地上的内裤捡起来扔进了垃圾桶。

这是扔掉了多少孩子。

“不想上我,上夏柔柔也行。”

封逸尘眼眸一沉。

“你身材这么好,萎了可惜。”夏绵绵说。

封逸尘有些黑脸。

夏绵绵转身自若的离开,还嘀咕着,“长得也很好看。”

封逸尘是长得真的很好。

全身上下就没有不好看的地方,肌肉线头也跟刀削的一般,关键是看上去如此强壮的男性身体,摸上去居然细滑柔嫩,上帝对封逸尘真的是太偏心了点。

她一边想着一边下楼。

小南看着夏绵绵下来,连忙过来,“小姐。”

“嗯。”

“我昨晚看到你和姑爷”

夏绵绵一笑。

她昨晚当然注意到了小南。

封逸尘也注意到了。

两个人却没有分开,反而越来越激烈。

封逸尘对她不是没有感觉。

为什么就是不上她。

是真的在为谁守身如玉,还是封逸尘自身有什么隐情

正想得出神。

封逸尘一派西装革履的模样出现。

小南那少女心忍不住惊呼,“姑爷好帅。”

夏绵绵反而觉得,不穿衣服的封逸尘更帅。

“可以吃早饭了。”林嫂大声叫着他们。

所有人围坐在饭桌上。

夏绵绵眼眸看着封逸尘,看着他吃着早饭,慢条斯理的模样。

封逸尘感觉到夏绵绵的视线。

夏绵绵说,“封老师,我想告诉你的是,如果真的有病,还是早治早好”

“”

整个饭桌,鸦雀无声。

------题外话------

求月票。

反正每天都要来一发。

啊啊啊啊啊~月票,啊啊啊啊啊~月票

嗯,小宅就是蛇精病。

推荐爱吃香瓜的女孩的王牌军婚之持证上岗

简介:

给我一把狙击枪,我能征服整个世界

言曦的父亲是名狙击手。

言曦的哥哥是名神枪手。

言曦的伟大梦想就是打败她哥哥

所以当接到给父亲的支援信,言曦像古代的花木兰那样,办了个假证就怀着荡漾的心直奔目标地。

但在她到了那里后,完全荡漾不起来。

这个军营有点黑:

没有电视里升国旗时帅得一塌糊涂的兵哥。

没有牛逼酷炫用眼神就让人下跪的指挥官。

没有和谐有爱无所不能上天入地的战友们。

当她好不容易成为z国第一狙击手时,却栽在了她的长官手里。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