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4章 你真的会失去我!/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夏绵绵到家。

刚回去,封逸尘也跟着回来了。

封逸尘的行为举止一直很奇怪,有时候会回来得很早,就比如今天,有时候会回来得比较晚,就比如前面很多天。

两个人这一段时间相处得也还算融洽。

没有特别的针锋相对,当然也再有任何亲密举动。

夏绵绵觉得她提醒封逸尘所谓治病的事情,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姑爷,你也回来了。”小南永远都是最热情的那一个,随时都是一副打了鸡血的状态。

封逸尘微点了点头,算是应了小南的招呼。

夏绵绵很多时候都觉得小南的性格很好,对于她和封逸尘这种不冷不热的关系,小南的存在至少让彼此的相处不会太过尴尬。

她和封逸尘坐在沙发上。

夏绵绵打开电视看娱乐节目。

封逸尘随手拿起茶几上的报纸,低着头看了起来。

夏绵绵总觉得封逸尘是不用恐老的,他老年的生活状态大概和现在差不多。

想来,封逸尘会老吗?

可能不会。

老这个词对他们来算,就是奢侈。

夏绵绵觉得自己总是喜欢想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而这些事情真的有些多余,她把注意力放在电视节目上。

“听说这段时间夏氏不太太平。”耳边,传来封逸尘淡淡的嗓音,这里坐着的就他俩,所以问的就是她了。

夏绵绵回眸,“你怎么知道?”

“我知道的事情很多。”

“你有眼线在夏氏?”虽然是询问口吻,但心里其实是无比肯定的。

封逸尘并没有回答。

不爱说的事情,他就喜欢保持沉默。

“我不过是想要更换一下我手下的员工。”夏绵绵坦白,“虽然是有些极端,但不可否认,这是最直接最快的方法。”

封逸尘抿唇,注意力又重新的放在了他的报纸上。

这个话题就算结束了。

她真搞不明白封逸尘突然莫名其妙的话语是为什么,而后又突然的沉默是为什么?

她总在想,封逸尘为什么没有吧自己给憋死。

晚上吃过晚饭之后。

各自回房休息。

夏绵绵躺在床上有些睡不着,心里面在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想着想着……

电话突然响起。

夏绵绵诧异,拿过手机看着来电,“龙一。”

“这么久没有联系我了,我以为你把我忘了。”那边传来的男性嗓音,隔着话筒都能够感觉到对方的不满。

“没,忙工作的事情。”夏绵绵连忙解释。

“是嘛!”龙一幽幽暗暗的声音,“夏绵绵,我觉得我很想你。”

“……”夏绵绵真的有点无言以对。

这龙一就不会矜持吗?!

这和封逸尘完全是两个极端。

她重来的人生注定要面对的全部都是这些奇葩吗?!

“我没有让你回应我,但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龙一说得理直气壮。

“嗯,我知道了。”夏绵绵觉得,她目前也只能这么搪塞。

“不打扰你休息了,晚安。”

“晚安。”

夏绵绵挂断电话,更睡不着了。

龙一这般……她真的有点招架不住。

而另外一边的龙一,坐在夜场热闹的场子里,抽着烟,看着这里的纸醉金迷。

龙门的生意很多。

有些正当的生意,比如也开了工作也接纳业务,但实际上经营效果并不是很好,真正来钱快的,还是那些暗地里不可描述的生意,当然夜场就算其中之一。

龙门的夜场在驿城很多,准确说,全国都是网点,也有在国外的,国外的不以盈利为准,反而是为了给他们其他的生意驻点。

这段时间夜场比较平静,没有什么大事情是需要自己亲自处理,就有点无所事事了。

越是无所事事的时候,就越是开始想夏绵绵。

那个女人,一个多月了,她没有主动打过他一通电话,最后还是他忍不住去想她。

他都想象不到自己会这么轻而易举的就爱上了一个有夫之妇。

说出来,到底夏绵绵哪里吸引她。

他不是外貌协会的人。

本来自己长得也不算帅,更不可能要求自己的另外一半美得倾国倾城,而夏绵绵只是恰巧很漂亮而已。

真正喜欢她的原因……为什么呢?!

他真的说不出来。

他自己一个人喝了一口酒。

想起那天自己居然被夏绵绵给喝趴下了,他甚少醉过,那次喝醉之后,甚至在家躺了一天,他自己从未想过,他会有一天因为酒醉而爬不起来……

而这份感觉,却又莫名的觉得很甜。

很长一段时间心口都处于比身体更高的温度,暖暖的,暖暖的……

龙一突然从自己的卡座站了起来。

“大少爷。”随从恭敬的叫他,看着他的举动。

“回去了。”

“是。”随从点头。

以前当然不可能这么早就回去了,他从小就习惯了龙门的一切,并不觉得这种环境对他有任何不妥,而他想到夏绵绵,虽然不是那种典型的乖乖女,但他觉得,她可能也会不喜欢男人泡夜场。

夜场,不是一个好地方。

他长腿迈步走在前面。

路过一个包房的时候,脚步顿了顿。

半掩的夜场包房中,一个还算有点熟悉的女人出现在他的视觉下,当然他不是因为和这个女人有什么关系,他只是觉得,这个女人出现在这种地方简直有些格格不入,而此刻,没有将房子关得太过昏暗的包房中,有人在让她喝酒,她委婉拒绝却抵不住盛情。

“大少爷?”随从有些诧异自己主人的举动,看着包房中的女人,揣摩心思的说道,“需要上前制止吗?”

“不用了。”龙一回眸,继续往前走,“但让人注意一下,别发生什么影响夜场生意的事情,特别是,别引来了警察。”

“是。”随从恭敬无比。

龙一走向大门口。

大门口处,轿车已经停在了那里,有人为他拉开了车门。

“嘿,龙一。”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龙一转头。

凌子墨从来都是自来熟,虽然他和龙一之间本就没有什么私自联系,但因为之前谈过一笔小生意也有过几次交集,这几次交集在凌子墨看来,就已经到了可以随意打招呼的地步了。

“嗯。”龙一点头。

“你这么早就走了?”凌子墨诧异。

夜晚不才刚开始吗?

龙一说,“有些事情要先回去了,凌少尽情玩好。”

“那下次有机会一起喝酒。”凌子墨很随意的说道。

“如果有机会。”龙一点头。

凌子墨也点了点头,看着龙一坐进他的专用轿车,自己也走进了热闹的夜场。

今晚下班之后,回他小姑那边吃了晚饭。

他实在忍受不了他表妹凌小琳粘人的功夫,找了借口离开了,一个人在街道上开着车,也不想这么早回去,突然就觉得空虚得慌,当然,他也是从小就不太习惯一个人,小时候就喜欢扎人群堆里面,偶尔还要做做霸王。

而现在,他甚至是没有多想,就这么随意的就把轿车停靠在了“夜魅”这家驿城近期突然就特别火爆的夜场。

夜场突然火爆也有突然火爆的道理。

听说来了一批洋妞。

他偶尔也觉得自己应该换换口味了。

他走进那熟悉到就跟自己家似的地方,吵闹的音响声音也让他整个人突然就打了鸡血一般。

他就知道,他天生就属于这种地方。

一路走过。

服务员专程接待,跟上他的脚步,“今晚凌少一个人?”

“嗯。”

“凌少的私人包房我们都给你留着,我这就让人去给你打理好,我们老板说了,对于凌少这种有着私人包房的客户会免费赠送我们这里最新的高档红酒,我让人帮你醒着去。”服务员恭敬无比。

“好,顺便帮我叫几个长得正还能喝酒的洋妞陪我。”

“凌少放心,我们这里的小姐都能喝酒都长得漂亮。”服务员王婆卖瓜又讨好道,“即使如此,我还是会认真给凌少挑几个上等的。”

凌少特别满意夜场的服务员,就是很能得他心。

他笑了笑,心情还算不错,“挑选三个小姐就行了,太多我也吃不消……”

声音突然,戛然而止。

凌子墨瞪大眼睛看着面前的女人,面前突然从一个包房中走出来的女人,他隐约还能够看到包房中乌烟瘴气的一幕又一幕。

“卧槽!”凌子墨突然低骂了一句。

服务员一怔。

刚刚凌少还好好的,现在突然就叫了这么一句。

“凌少,三个小姐是太少吗?”服务员小心翼翼。

凌子墨根本就没有在搭理服务员,三两步追上走在前面的女人。

这个女人从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就看到他了,下一秒的举动就是,直接转身大步走了。

他一把拉着女人纤细的手臂,将她狠狠的桎梏住,眼眸直直的看着面前的女人,“居小菜,还真的是你!”

居小菜咬唇。

她没想到,驿城这么多的夜场,这么多的人,她就来了一次,就会这么巧合的撞到了凌子墨。

其实她有一个月时间没有见到这个人了。

她搬家了,搬去了另外一个高档小区,也把凌子墨的电话号码设置成了黑名单,凌子墨在之前还会给她打电话,毕竟设置了黑名单她可以收到信息而凌子墨那边就会是忙音,也就坚持了不到三天,她就被凌子墨遗忘了。

这一个月以来她的生活出奇的好,准时上下班准时回家,一个人也没有人打扰。

她真的都有点怕撞见凌子墨了,她很想和他分清界限。

“说话啊,你哑巴啊!”凌子墨可能自己都没有过感觉到,他抓着居小菜的手臂用了多大力气。

居小菜是真的忍不住了,她动了动手臂,想要推开凌子墨。

凌子墨当然不会放松,那一刻反而将居小菜一把拉住强迫性的带进了他的私人奢华豪包。

跟随凌子墨的服务员有些诧异,他小跑步跟了过去,待房门要关过来那一刻,忍不住大声询问,“凌少,小姐还要吗?”

“哐!”

房门被狠狠的关了过去。

居小菜很想告诉服务员,要。

最好来一打。

让凌子墨精尽而亡也好。

包房中,凌子墨将她一把扔在了沙发上。

居小菜有些眩晕,稳定了几秒,揉着自己有些疼痛的手臂。

凌子墨转身将包房中的灯光开得透亮。

透亮下,凌子墨更能看清楚此刻居小菜的打扮了。

她穿着一条黑色的裙子,裙子还是贴身的设计,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段,布料看上去还算保守,但凌子墨怎么都觉得,居小菜在故意勾引谁,要不然化那么浓的妆给谁看!

居小菜化浓妆……

是,比她以前那丑不拉几的模样好看些,好吧,不是好看一些,是好看很多。

她耳朵上带着细长的铂金耳环,柔柔软软的总觉得很是妩媚,配搭着她大波浪的头发,右边耳际的发丝被她捋在耳后,怎么看怎么妖娆。

凌子墨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心口憋着一股怒气,他瞪大着眼睛狠狠的看着居小菜。

居小菜在他的视线下有些无语。

她低垂着眼眸,就感觉到凌子墨赤果果的眼神,仿若带着刀子一般。

“有钱开始玩夜场了?”凌子墨讽刺。

居小菜是难得解释的。

当然,也不想解释。

“刚刚包房中的男人我看长得也不太怎样,年龄看上去也不年轻了,你喜欢这款?”凌子墨问。

居小菜其实不想听,但有时候就是习惯性忍耐。

“你要是喜欢,你可以让爷帮你叫着你最好的牛郎啊,不管是身材脸蛋还是活儿,都超那些中年大叔几百倍!”凌子墨说,分明是为了讽刺居小菜,此刻说出来倒是一肚子火气。

他特么的都在生气个什么鬼。

“凌先生,我是来谈公务的。”居小菜终究还是解释了。

她只是有点担心,凌子墨真的有可能给她叫来牛郎,他有时候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谈公务?你哄哥哥不懂是吗?”凌子墨说,“哥哥也是有企业的人。”

居小菜不知道如何解释。

以凌子墨现在的地位,当然不需要陪客陪到这种地方来。

但她不行。

他们律师事务所开了有几个月了,到目前为止,一旦没接。

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们都有些消极,好不容易一个大学毕业的小律师去外跑了一天接收到一个小官司,对方非要要求他们一起吃个饭谈细节,一个小姑娘怕自己一个人来这种场合,她作为老板就只能跟着来了。

不得不说,在这里谈事情,果然不是那般单纯,被吃吃豆腐是经常的事情。

她也想找机会带着小律师先走了,奈何小律师自己反而玩得比较放松,倒是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刚刚从包房中出来也是想要出来透透气。

她知道自己酒量不好所以没怎么喝酒,时不时会有人强迫她喝两杯,她都适当的喝一点,渐渐里面的人觉得她不怎么好玩也就不太缠着她,而是和那小律师玩得不亦乐乎。

当然,她要是知道她走出包房就会撞见凌子墨,她宁愿在里面喝醉了也不会出来。

“居小菜,你他妈的说话要死啊!”凌子墨暴跳如雷。

他真的都快被居小菜这女人给气疯了。

以前其实也遇到过像居小菜这种人,甚至说还挺熟的,比如封逸尘,他和封逸尘的交流基本都是他在说而他在听,其实听没听他也不知道,但绝对不会这般生气。

他都在怀疑他是不是真的闯鬼了!

“我没什么好说的,也不想打扰了凌先生的雅兴。”居小菜从沙发上站起来,“我去让外面的服务员帮你吧小姐叫进来,我先走了。”

“卧槽!”凌子墨再次爆粗口。

他就这么看着居小菜往包房门口走去。

房门打开,服务员真的还恭候在此。

居小菜捉摸着,凌子墨应该是驿城大大小小所有夜场的超级VIP。

“麻烦叫小姐过来陪他。他比较喜欢身材丰满一点,脸蛋漂亮一点的。”居小菜说得自若。

服务员没认出来居小菜,也不知道凌子墨和居小菜的关系,但听到说又要叫小姐连忙答应着,毕竟提成特别高,这些小姐可都不是便宜货。

居小菜看着服务员的背影,起身走出了包房。

她去另外的包房,好在凌子墨没有追出来。

包房中,依然乌烟瘴气,又在喝酒又在唱歌又在抽烟又在划拳,还有些暗地里的小动作。

居小菜直接走向小律师,“该走了。”

“额……”小律师看上去有些意犹未尽。

居小菜没打算纵容,对着其他人说道,“不早了,明天一早我们还要整理王总的离婚官司的材料,怕耽搁了王总官司的进度反而让王总损失惨重。”

理由说得很正当。

除了王总外,其他人基本就不敢反驳。

而正当王总打算开口的时候,居小菜又说道,“今晚这顿我请客了,你们随意,到时候直接就记我头上而已。”

“那怎么好意思!”王总连忙说道,但口吻明显就是一种不拒绝的态度。

居小菜看人还是准的,就今晚上一个晚上,她也能看出王总确实抠门。

“王总客气了,就算是交朋友。以后我们事务所还望王总多解释业务。”

“那是当然。”王总豪迈的说着,“以后我朋友要有什么麻烦,绝对找你们事务所。”

“那就感谢了。”居小菜笑脸盈盈,“不早了,你们继续,我们就先走了。”

王总又说了几句客套的话,居小菜才带着小律师一起离开。

居小菜也没办法开车了,准备打个出租车回去,顺便送小律师。

“不用了,居姐。”小律师连忙摇头,“我家和你家刚好两个方向,这里的出租车这么多,我随便打个的就回去了。倒是今晚让居姐破费了,晚上的这场酒,大概比我们律师费还贵。”

说着还有些内疚。

毕竟今晚是她主动邀请居姐一起来应约吃饭的。

“有时候拉业务就是会有些牺牲,前期的投资都是值得的。”居小菜说,“别放在心上,好好做好你的官司就行了。”

“嗯。”

“那我就先走了。”居小菜走向一边的出租车。

她不会太过强迫性的做一件事情,小律师不愿意她送,她不知道是不是口上说的原因,她觉得她把她带出了夜场就算是对她负责了,至于之后她要做什么……都是成年人,那都是他们自己的选择。

对于男欢女孩,对于一夜情,对于很多很多男性女性的事情,她虽然不熟悉也不喜欢,但如果是别人的事情,她会接受。

她刚准备坐进出租车后座,手臂突然被人拉了下来。

居小菜又被这么莫名其妙的带走了,力气很大脚步很快,她穿着高跟鞋,一直在小跑步。

“上去!”凌子墨拉开副驾驶的车门。

居小菜看着凌子墨,半响,还是坐了进去。

她还系好了安全带,她总是习惯性的保护自己,特别是在凌子墨的面前。

毕竟凌子墨,不会对她产生安全感。

车子一跃而出。

居小菜就知道,凌子墨从来都不是一个有着安全意识的人,她手紧紧的抓住安全扶手,沉默不语。

“家住哪里?!”凌子墨问她。

他也不蠢,当然知道居小菜搬家了。

当时气得想要砸门,后来也找过居小菜两次,气得都快呕血,但也不没过多久,他就给忘了。

他一个人还是生活得这么逍遥自在。

要不是今晚突然又撞见了居小菜,他大概都快忘了,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一号人的存在。

居小菜坐在凌子墨的旁边,很容易感受到他的情绪,他不是一个喜欢掩饰自己的人,而她自然也不会把自己的新地址告诉他,她说,“我刚刚走的时候让服务员给你送小姐了。”

她想转移话题。

“所以?”凌子墨就是这么容易的就把话题给转移了。

“我没想到你会这么快。”居小菜说。

凌子墨一时半会儿没有反应过来。

反应过来那一刻,简直想要杀人。

他特么的是这么快的人吗?!

他特么的是出了名的夜场马达小王子,以活好儿时间长被人广为流传。

多少女人趋之若鹜!

居小菜这女人居然看不起他!

“我他妈的都没上!”凌子墨说。

“哦。”居小菜点头,很平淡。

“你麻痹的能有点反应好不好!”凌子墨说,“你这样没有男人会喜欢的,一看就是在床上性冷淡的样子。”

居小菜抿了抿唇,她把头看向窗外。

凌子墨觉得自己没说错。

尽管那晚上……

貌似很久很久以前了。

这个女人其实……很润。

莫名有些搔痒难耐。

今晚上本来就是为了发泄发泄的,现在突然被居小菜搅和,居小菜就应该负责。

他不耐烦的说道,“你到底住哪里?!”

居小菜当没有听到。

“你不说我就带你去我家了,虽然我不喜欢带女人回家过夜,但你别逼我。”凌子墨没有开玩笑。

“你把我放在前面的路口。”

“居小菜你是听不懂我的意思吗?!”凌子墨说,忍住自己不冒火的解释,“我的意思是,我要睡你!”

“凌先生,我们离婚了。”居小菜说,那一刻其实是有些愤怒的。

在凌子墨的人生里面,婚姻是儿戏吗?

在他的世界里,女人就只有在床上和在床下两种吗?!

“我知道你在埋怨我和你离婚的事情。但你自己也看得到我们之间的察觉,我们之间本来就不可能。”凌子墨说,说得还很自然,“但我可以勉强保证,在和你上床的期间,我尽量不去找小姐。”

居小菜真的没办法和凌子墨交谈了。

她说再多,他也听不明白。

“麻烦请停车。”居小菜开口。

凌子墨蹙眉看了她一眼。

“我都给你我一半的家产,你别不知足。没有哪个女人有你这么待遇,你应该感到荣幸,更何况,哥在床上还讨好你了,那些举动,哥就对你一个人做过,你不觉得自己很自豪很特别?”凌子墨越说越觉得,他对居小菜简直太好了。

好到他自己都怕!

他居然还愿意为了她,暂时不和其他女人勾三搭四。

居小菜就应该感动得,泣不成声。

然后。

居小菜没有。

她说,“那些财产不是你自愿给我的,是我自己争取的。”

凌子墨真的很想撞死这丫的死女人。

就说不来一句好听的话吗?!

“至于那些床上的讨好……”居小菜终究对这些话题有些敏感,“我其实不需要。”

“居小菜!”凌子墨突然一脚刹车将车子直接停在了路中央。

居小菜狠狠地抓住安全扶手。

“居小菜,你够了啊!”凌子墨说,“别做得太过了,我告诉你,吸引我的注意力也要有个限度。今晚你就是故意来夜场等我是吧?!然后故意让我放着那些小姐不用,故意让我来找你,居小菜我承认你手段是不错,但你别得寸进尺,做得太多反而适得其反,你真的会失去我!”

她真想失去他,真的想。

如果可以,她宁愿不生活在一个地方。

她都不知道是不是有一天,她会被凌子墨逼出驿城。

而她,真的不想离开这里。

这个世界上没什么人值得她留恋,她不想连地方都没有了。

她抽调安全带,打下车门准备下车!

“居小菜。”凌子墨一把把居小菜抓住,“你要是下车了,以后我真的不会再正眼看你一眼,居小菜你想清楚了,我他妈也是有自尊的。”

居小菜根本没有犹豫,直接就推开了凌子墨的手,然后下了车。

凌子墨一拳狠狠的打在方向盘上,打在车子喇叭上,响起喇叭剧烈的声音。

居小菜下车后直接招揽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凌子墨气得想要杀人。

居小菜做得的一切不就是为了报复他,报复他曾经对他的不闻不问而已!

总有一天这个女人会后悔自己这么作。

他猛地将车子一个急转弯,速度很快,直奔夜魅。

夜魅依然疯狂无比。

服务员看着凌子墨又突然出现的模样,这个人完全是懵逼的。

他连忙追上去,“凌少,你又回来了……”

“给我叫三十个女人进来!”

“……你是一个人吗?”

“你他妈觉得我是鬼吗?!”

服务员觉得此刻的凌少脾气简直不能太坏。

“我马上就去。”服务员说,心里嘀咕着,吃得消吗?!

凌子墨大步走向自己的包房,迎面和一个女人正面相碰。

女人尖叫了一声,“啊!”

凌子墨正眼都不想看。

“凌先生?”那个女人看着他的模样,突然叫他。

凌子墨眼眸顿了一下,看着眼前的女人。

“啊,你不认识我的,但我认识你。”女人连忙说道,脸蛋有些红红的,看上去是喝了酒。

凌子墨实在是觉得眼生。

也有可能是之前有过露水情缘的女人之一,反正那么多,他也记不得了。

“我是居小菜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读大学的时候我就在了解你们的离婚官司了,最后虽然没有上庭,但对你很熟悉。”女人说道。

居小菜律师事务所。

凌子墨眼眸不禁深邃了些,“你今晚和居小菜一起来的?”

“是啊,不过居姐先走了。”女人说道。

其实她也应该走的。

但她没有玩够。

这么高档的地方,她平时哪里有钱来消费,肯定舍不得离开。

当然也没有敢再去原来的包房了,这个时候回去她就算再单纯也知道自己会被人误会,她其实不过就是现在这个场子多喝喝酒享受享受,要是遇到一个对眼的发生点关系那也是你情我愿新感情的事情,她不排斥,也不会像个小姐一样主动。

凌子墨不打算再搭理这个女人了。

他大长腿一迈,突然又停了下来。

“你叫什么名字?”凌子墨询问。

“我的名字吗?哦,我叫聂含蓝。”女人说,“耳双聂,包含的含,蓝色的蓝。”

“嗯。”凌子墨点头,嘴角似乎还拉出一抹好看的弧度。

就连名字也比居小菜好听一百倍。

他不再多说,打算离开。

“凌先生。”聂含蓝轻声叫着他。

“嗯?”

“我今晚一个人,凌先生是有很多人吗?”

“所以……”凌子墨饶有兴趣的眉头一扬。

“我请你喝一杯怎么样?”

“哦?”口吻,意味深长。

“凌先生可别多想。”

他在夜场这么多年,有没有多想,清楚得很。

他说,“跟我来吧。”

聂含蓝连忙跟上他的脚步。

凌子墨推开自己的私人包房。

哇呀。

聂含蓝忍住没叫。

这比她刚刚待的包房还有奢华,简直就是皇宫。

以前就听人说夜魅的包房比鎏金会所还要高档的,其实消费是差不多的,现在闻名不如一见,她做梦都没想到自己会在这种地方喝酒享受。

她跟着凌子墨坐在高级沙发上。

当然没有敢靠得太近。

此时服务员敲门。

房门推开,好多美女走了进来,就跟走秀似的,看得聂含蓝目瞪口呆。

“你们出去吧,不用了。”凌子墨挥手。

“……”服务员是随后进来的。

他今晚就是被人耍的吧。

他就说,三十个怎么可能。

这里面的女人,就三个都能死在床上了。

聂含蓝看着小姐些又陆续离开,回头看着已经开始自顾自喝酒的凌子墨,“凌先生,今晚我是打扰到你的雅兴了吗?”

“谁说的。”凌子墨嘴角一勾,邪魅的笑容魅力十足,“你不就是我的雅兴?”

聂含蓝脸蛋更红了,听到耳朵里面美滋滋的。

以前因为当时老师让他们多留意居小菜和凌子墨的官司,她有特别爱八卦,就看到了凌子墨很多花边新闻,虽然最终都没有抓到什么证据,不过无风不起浪,凌子墨花花公子的本性早就家喻户晓。

今晚上如何是和凌子墨……

她承认她觉得很值。

不枉她最后又折了回来。

“凌少这么会说话,怪不得这么多女人喜欢你。”聂含蓝拿起酒杯,主动敬酒,“我敬你一杯。”

凌子墨欣然接受。

在夜场他鱼如得水,对于女人他随手拈来……

唯独居小菜。

他会让这女人后悔一辈子!

包房中两个人热烈的喝了起来。

聂含蓝故意把自己喝醉了,离开的时候身体自然而然的就全部靠在了凌子墨坚硬的胸膛上。

这么年轻的一具身体。

凌子墨把聂含蓝放进自己的后座,又叫了代驾开车。

聂含蓝趴在窗户上,看上去在昏昏欲睡。

凌子墨对着聂含蓝拍了一张。

隐隐约约的,只能看清楚一些轮廓,此刻故意摆出的姿势,甚是撩人。

凌子墨低头编辑微博,上传照片,“捡到一小只。”

一时之间,评论无数。

“凌少真是艳福不浅。”

“兄弟,你也太福气了,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捡到,我马上就去。”

“凌少求指教,小弟单身狗一只,迫切希望破处!”

凌子墨好笑的看着微博,甚至有些还会自己回复评论。

他看了好一会儿,鬼使神差的就手贱点开了居小菜的微博。

居小菜的粉丝人不多,但也不算少。

大多数都是来自于他们之间的那场离婚官司,现在反而成了她宣传律师事务所的工具。

他关上手机,转头看着那个昏昏欲睡的女人,嘴角邪恶一笑。

而刚到家洗完澡看了一会儿电视又做了脸部面膜的居小菜,此刻正躺在自己新家的床上。

她当然不可能把自己家的地址给凌子墨,凌子墨这个人容易抽风,就算口上说再也不会理她,但她不保证他会不会突然心血来潮,不管如何,他见不得她好过。

她习惯性睡前看看手机,刷微博。

现在她的微博帐号基本上都是用来宣传事务所的事情,甚至开始和一些粉丝互动,本来这份互动是放在律师事务所的官方微博的,但很多人还是习惯性直接来找她,问她一些法律知识,她都会尽所能的免费回答一些问题,当然粉丝数有增加,却并没有给她的事务所带来什么实际性的效益。

今天将所有的私信和评论区挑选重点都一一做了回复,正打算睡觉时,看到凌子墨的微博新更新内容,其实凌子墨已经不止一次在微博上发类似这型的微博,这次她多看了几眼。

她把电话放下了,没有任何情绪。

第二天依然正常上班。

聂含蓝掐着时间点来的,今天心情格外的美好,和每个人都在打招呼,很热情,大家以为她是拿下了第一个单子所以兴奋,还有人起哄着打完官司之后请客吃饭。

聂含蓝一口答应,很干脆。

“蓝蓝,你把这次的案件资料拿到我办公室来,我帮你看看。”居小菜开口。

所有人投入工作之中。

聂含蓝也比较积极,风风火火的把自己准备的拿到居小菜办公室,两个人在办公室讨论,居小菜说了很多要点,给了她聂含蓝很多帮助。

一直到下午下班时刻。

一个员工敲门,“蓝蓝,有人找。”

“谁啊?”聂含蓝不耐烦。

是真觉得居姐教给她很多,当初来这家事务所只是因为门槛低工资不错,没想过居小菜的专业知识这么强,都以为她只是钱多而已,现在领教到,今天一天就全耗在这里,非常积极。

“好像是……凌子墨。”

那个律师说,说完还看了一眼居小菜。

------题外话------

昨日问题奖励:XXQxcc市井小草冯小栗子霖霖妈咪SSSusanna

奖励理由,前五。

今日问题:你们觉得凌子墨接下来要干嘛?!

话说,求月票!

嗯,求月票。

还有谁谁谁说写凌子墨就给月票的,我可记得哦!

好啦,小宅遁走。

今日无二更哦,爱你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