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5章 智斗卫小三(2)恶整夏以蔚/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像是……凌子墨。”

聂含蓝在那一刻明显兴奋了一下。

那一下下又猛然有些顾忌。

她转头看了看居小菜,看她的脸色。

做律师这一行的都知道居小菜和凌子墨的事情,当初他们的官司应该是律师界非常出名的,因为涉及的金额庞大,影响力广,很可惜最后居然不了了之。

“也不早了。”居小菜说,“都快下班了。上庭还有几天,不着急,你先出去吧。”

“好。”聂含蓝一口答应。

她愉快的放下手上的资料,直接就跑出了居小菜的办公室。

律师事务所的设计比较现代化,居小菜的办公室和其他人的办公室看上去是隔开的,实际上不大不小的事务所里面是没有单独的包间的,也就没有所谓的办公室门,走进律师事务所,一眼就可以看尽。

居小菜坐在那里整理今天讨论的资料。

那边不远处传来嘈杂的声音,在一向比较安静的事务所里面,显得很是唐突。

“凌先生,你怎么亲自到这里来了?”聂含蓝新奇的问道。

看着他手上还抱着一束大玫瑰。

“我昨晚就说过要来找你的,你居然就忘了。”凌子墨说,嘴角还挂着魅力无穷的笑容,说着把手上的红色玫瑰递给了聂含蓝。

聂含蓝有些羞涩的接了过来,“谢谢。”

凌子墨笑得很有味道。

他眼眸明显往最里面看了一眼,看到了居小菜。

看上去特别严肃认真。

越是这般模样,就越是在装模作样。

他在女人堆里面这么多年,太懂女人心了。

居小菜你想报复我,看爷不回击得你片甲不留。

“我都以为你昨晚说过来找我是开玩笑的。”聂含蓝抱着玫瑰,有些羞涩的说道,毕竟昨晚她被送回家了,什么都没发生,“那个我还有十分钟下班,凌先生你要不要先喝点水坐一会儿……”

“蓝蓝。”凌子墨叫她,口吻非常的亲昵。

聂含蓝傻傻的望着他。

周围很多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都放下手上的工作,特别好奇的看着凌子墨。

“都说了,别叫我凌先生,显得太局外了。我们可不是这么生疏的关系,叫我子墨。”声音低沉磁性,在撩妹子方面,凌子墨绝对是天才,就连说着这么普通的不算情话的情话,也可以让女人听得,浮想联翩。

“嗯,子墨。”聂含蓝脸蛋更红了。

员工些都在揣摩,这两个应该关系匪浅。

那么问题来了……

凌子墨就真的不顾忌他前妻居小菜的感受吗?!

“我在这边等你一会儿,下班后一起吃晚饭。”凌子墨说,“有一家新开的餐厅,味道不错,带你一起去尝尝。”

“嗯。”聂含蓝连忙点头。

她急急忙忙的回到座位上,整理自己办公桌上的东西,完全忘了今天谈论了一天的资料,大多都是在收拾自己下班要带走的。

快速的收拾完毕,看着办公室的大钟。

时间一到。

聂含蓝打了考勤,笑盈盈走向凌子墨,“可以走了。”

“我突然觉得,就我们两个人吃饭虽然很好,但好像少了点热闹。你问问你的同事,要不要一起吃个饭?”凌子墨突然开口。

聂含蓝一怔。

随即莹莹一笑,“那我问问他们。”

她对着其他同事说道,“今晚一起吃饭怎么样?”

“不好吧。”一个同事打趣,“你和凌少的晚餐,我们怎么好意思打扰。”

“我和子墨只是普通朋友,你们别想多了。”

“子墨子墨,还是普通朋友。”职场上的人都喜欢八卦。

大家笑成一团,气氛很好。

居小菜坐在办公室里面,她之前找人设计律师事务所的时候只是考虑到大家不用把主次分得太明确,所以没有弄得那么一本一眼,而且律师大多是打自己的官司,做好自己的那份工作就好了,真的没有那么多的主次分明,现在这一刻,她反而有些后悔。

她就这么听着外面更加热闹的声音。

最终,所有人还是同意了一起吃饭了。

凌子墨热情相约,而且吃的地点就在事务所旁边不远,最重要的是高级餐厅,像他们这种普通律师那里随随便便可以去消费的,经不住诱惑的一群人,自然就答应了。

“居姐。”聂含蓝跑到她办公室前,“子墨说要请事务所的同事吃饭,你要不要一起?”

“我晚上还有事情,就不一起聚餐了。”居小菜微微一笑,拒绝了,“你注意不要喝醉了,明天好好看案子,一周后就上庭了,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你的第一个官司,一定要赢,否则在业界往下走。”

“嗯,谢谢居姐。”

“去玩吧。”居小菜笑了笑。

聂含蓝连忙又跑了出去。

心里不禁有些嘀咕,居姐是半点都不在乎她和凌子墨的来往吗?

看样子,好像真的不在意,如果在意不会这般对她。

她心里也松了一口大气,不管当年凌子墨和居小菜闹得有多不愉快,至少以前还是夫妻,她都以为居姐会很不开心,还想了想对策怎么解释,现在完全不用顾忌了。

她对着凌子墨说,“居姐今晚有点事情就不去了。”

“哦,是吗?”凌子墨往里面看了一眼。

居小菜坐在电脑前,很认真的在敲打键盘。

他眼眸一转,心里讽刺。

装吧你!

看你的样子就知道在不爽了,还装。

他心情还不错,“那走吧,大家都找得到吧,到了说我的名字就行。”

“好。”

律师事务所一下就变得安静了起来。

居小菜深呼吸了一口气。

她太了解凌子墨了。

她真的不知道他哪里来这么多时间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她把今天和聂含蓝整理好的资料打印出来,又一份一份的做好标记,做成一个文件夹。

对于新人而言,第一场官司对她很重要,所以她希望可以多给他们一些帮助。

她仔仔细细的再看了一遍资料,确保没有什么问题了,才起身离开办公室,准备去放在聂含蓝的办公桌上。

她刚走到聂含蓝的位置,眼眸陡然顿了一下。

眼前的凌子墨,不是走了吗?!

吃饭也不会这么快。

是突然折回了?

她眼眸微动,显得很自若的将文件夹放下。

“居小菜,你很惊讶我会出现在这里吧。”凌子墨询问,一脸洋洋得意。

他和聂含蓝一起离开,坐在他的小跑上,故意接了个电话说有急事,就把聂含蓝送了过去,让她陪自己同事吃饭,费用他全包,聂含蓝虽然有些不高兴但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自己去。

他哪里有什么心思陪聂含蓝以及事务所的这些人吃饭,他有没有撞邪,他不过就是为了故意刺激居小菜,让她深深切切的明白,哥的魅力到底有多大。

他送走了聂含蓝,就回来了。

他其实在事务所站了一会儿了,到此刻居小菜才发现他的存在,这女人又能有多大能耐,还总是喜欢表现出一副很会保护自己的样子。

“嗯,惊讶。”居小菜说,“不是去吃饭了吗?”

居小菜的语气很平稳。

说惊讶,也只是为了顺从。

对凌子墨而言,做任何惊人的事情,都是平常。

“你吃醋了?”凌子墨问,眼眸直直的看着她,嘴角一脸得意。

居小菜暗自叹了一口气。

她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没有吃醋。

半点都没有。

她甚至希望,他可以真的找个女人定下来,凌家这么大的家业,真的需要他静下心来好好管理。

但她知道,这个女人不会是聂含蓝。

准确说,平常百姓家的女孩,都不适合凌家这个大豪门,这是阶级差异,很难跨越。

“不说就是默认了?!”凌子墨更加得意了。

居小菜不想再多说,“不早了,我下班了,律师事务所也要关门了,麻烦凌先生离开了。”

“你这是在赶我走了?”凌子墨瞬间动怒。

这个男人的情绪化毫不掩饰。

亦或者,对她如此。

她转身,去办公室收拾东西。

凌子墨气得呕血。

每次在居小菜这里都会气得想要暴跳。

这个女人就他妈的不会有点反应吗?

吃醋就应该有个吃醋的样子,装成这么性冷淡的样子给谁看?!

居小菜真的就没有再搭理凌子墨了,她收拾自己的东西,拿起包就打算下班。

凌子墨还站在事务所里面,瞪着眼睛看着她。

居小菜关了办公室的灯,又关了很多地方的灯,最后留下最后一盏。

凌子墨压根没有打算要走的意思。

居小菜看着他。

“居小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晚看我微博了。”凌子墨狠狠的说道。

他特么的就是手贱,手贱的一个一个去看那些浏览信息,看得都快吐血的时候终于麻痹的找到了居小菜。

他就知道这个女人就是口是心非。

明明心里面在意他在意得要死。

“我看了。”居小菜大方承认。

凌子墨嘚瑟。

“我都已经忘了我曾经关注过你,一刷微博信息就刷了出来。就点了进去。”居小菜说,“不过昨晚我已经取消关注了。”

“居小菜!”凌子墨又开始发怒了。

“如果凌先生不走,麻烦走的时候帮我关一下门,直接把大门关过来就行了,谢谢。”说完,居小菜就走了。

凌子墨没有追了出去。

尽管很生气,但难得这次没追。

她走进电梯,到达车库,开车离开。

她真的不知道凌子墨会幼稚到多久。

他一向不是一个有耐心的人,她希望他对他失去任何兴趣。

不管是哪种兴趣!

……

夏氏沸沸扬扬的部门风波持续了一周。

一周时间,市场部已经演变成员工集体罢工的情况,基本上没有人再理会夏绵绵的任何安排,看上去真的非常的严峻。

夏绵绵坐在办公室,显得有些孤立无助。

夏以蔚和夏柔柔在大办公室,两个人恶毒的相视一笑。

夏绵绵这么不得人心,早晚会被替换。

夏以蔚心想,夏绵绵到底多大能耐,还不过就是泛泛之辈而已,有点成绩就得意忘形,最后被打脸打得啪啪啪啪真是很大快人心!他捉摸着最多不超过一周时间,夏绵绵就会被撤职,要知道现在的社会体系,一向都是少数服从多数,不管夏绵绵什么位置上,当所有人都开始反对她的时候,她就是有问题的,就是不对。

他承认这次的员工罢工事件他有推波助澜的作用,甚至很多人私底下都在说,夏绵绵走了一定是他来任职,大家到时候都会拥簇他的!当然他肯定不能顺从这种话,心里其实也是这么想的。

这个位置很重要,不算特别高的职位,但是整个夏氏运营的一个重要支撑点,他爸不会放心让外人来做,夏绵绵一走,就是他了。

他巴不得夏绵绵今天就被革职,而他,就地任职。

心里打着些如意算盘。

上午的时候,夏绵绵被综合部传见。

大家都在传,可能是在找夏绵绵谈离职的事情。

中午快下班的时候,夏绵绵从综合部回来,脸色并不算太好,她走向夏以蔚,“你跟我来一下办公室。”

所有人都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夏以蔚。

很多人心里想的时候,夏绵绵可能是要移交工作了。

想想真爽!

一个黄毛丫头耀武扬威,就算你是董事长的女儿又能怎样!

夏绵绵的办公室内。

夏以蔚看上去很是担忧,“大姐,综合部叫你做什么,是不是这段时间的事情影响到你了。我都一直在给他们说不要这样了,他们就是不听,请了那么多顿饭真的是白请了,想起来都生气。这些员工也太不懂事儿了。”

“没什么。”夏绵绵笑了笑,“综合部是问我项目进度的事情,没有说其他。”

“……”夏以蔚那一刻脸色都没有绷住。

原本以为……

他抿唇,“哦,是吗?现在这个情况,项目进度确实耽搁得厉害。”

“所以才要开始重新精简市场部的一个体系问题。我刚刚给综合部报备了一下,预约了董事长直接谈现在的结构问题,我们一起去。”夏绵绵说。

“什么意思?”夏以蔚蹙眉。

“去了就知道了。”夏绵绵笑了笑。

夏以蔚更加疑惑了。

但想要看个究竟,最后还是跟着夏绵绵,在午饭时间,去了董事长专属会议室。

会议室里面,除了夏政廷以外,还有综合部总经理,还有人力资源经理,还有几个专程负责人力体系的专业人员。

“这几天市场部的员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夏政廷开口,声音很大,“我之前还觉得就是员工闹点小情绪而已,没想到影响这么大,连外界都传开了,被人闲言闲语!综合部就没有注意这次的事情吗?员工安抚也是你们的职责之一,我现在对你们的工作很是不满。”

综合部老总不敢说话。

其他几个员工自然更不敢开口。

夏绵绵说,“董事长,你就别吵他们了,市场部内部出了问题,我应该负最大的责任。”

“当然你的责任也不小。”夏政廷发脾气,“你属下全部都反对你,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对待员工不是你想的那般一味地要求他们,管辖他们,还需要给他们帮助,给他们支持,我之前就让你好好跟着夏锦航学学,他对管理员工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你是半点都没有学到吗?让我太失望了。”

夏以蔚在旁边暗笑。

夏绵绵终于也被夏政廷骂的狗血淋头了。

他真想拍摄下来给他妈看,让他妈看清楚,他们一向忌讳的一向说夏绵绵能耐不可估量的女人,此刻到底有多蠢。

当然,在外人面前,他还是一脸担忧,一脸担忧的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倒真的也没有半点难堪之色,反而非常平静非常稳重,她说,“爸,这次的时间我承认我有责任,而且该负最大的责任,但不得不说,经过这次的事情,我也觉得我们市场的体系是有问题的,特别是员工方面。”

“你想说什么!”夏政廷脸色并不太好。

“今天我邀请综合部总经理以及人力资源经理和几个同事一起,就是准备给董事长汇报关于市场部裁员的事情。”

“你现在还要裁员?!”

“您先别激动。听我说完。”夏绵绵一字一句。

夏政廷能耐着脾气。

“这是市场部这次市政旅游开发案的项目内容,这是目前我的属下给我的一个进度表,不是因为这段时间他们故意闹事儿耽搁的进度,是一开始就没有完成的进度,这之中存在很多人在投机取巧,我看得很明白。我当时也是想过,直接把这些人调离开了就行,但鉴于对公司的负责,我并不觉得这些人应该留在夏氏继续工作,而夏氏不会轻易辞掉员工,特别是总部员工,这对自身企业的影响很大,而且辞退员工的补贴费用,相当的高,很不划算!”

“所以你想做什么?”

“这里是我收到的辞职信。”夏绵绵对着夏政廷,“我已经挑选出来了我认为不适合待在夏氏的员工名单,一共18名。”

夏政廷看着她,“这些都是需要辞退的?”

“对,而且都是自愿。”夏绵绵一字一句。

到这一刻,老奸巨猾的夏政廷总算是明白了夏绵绵的意思。

“董事长,我看过这些人的资料了,今天一上午我都在和夏副总一起核对这些人在公司的一个贡献值以及历年来的业绩,确实如下副总所说,这些人并不适合继续在夏氏工作,我们可以招聘更优秀的人才,比如这次新进来的一批员工,明显工作效果比部分老员工更有潜在价值。”综合部经理补充。

夏政廷沉默了一会儿。

“当初董事长让我和柔柔现在人力资源实习过一段时间,我也了解一些人力资源的事情,当然也具体请教了几个专业人员,知道公司要裁员是需要一个正当理由的,否则很容易被人非议。但有时很想要找一个很正当的理由并不容易,如果是自愿请辞,就没有人能过多说什么。而且人力资源的几个妹子还告诉我说,自动请辞,按照规定,辞职补贴可以减少一半,18个人,也为我们公司的综合费用,节约了好大一笔。我想董事会应该也不会反对。”夏绵绵解释。

夏政廷看着夏绵绵,回头又看着综合部经理,“你确定这些员工在夏氏是没有作为的。”

“从我们对这些员工的了解和分析来看,不说以前在公司的业绩,以后在公司的发展也不会太有贡献值,而且作为老油条,还有可能把信任带骗,很多初入职场的大学生,老师很重要。”

“好!”夏政廷一口答应,“这次的裁员事项我同意了,明天一早我召集董事会,综合部把这次的方案给董事会汇报过目,董事会一旦同意,就开始执行。”

“是。”综合部经理重重的点头,又说道,“其实夏副总的这种方式方法很好,一方面给企业节约了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在给其他部门的员工一个警钟,往往有很多员工不服从公司的管理制度和安排,故意在底下做些小动作煽动民心,这次这个时间发生之后,至少好长一段时间就会杜绝这件事情的发生,也算是杀一儆百。我以前也是从HR出身,从来没有想过可以用这种方法来管理员工,我很佩服夏副总的才能。”

综合部总经理也是资深的高层管理,能够得到他的肯定很不容易。

夏政廷不禁也有点欣慰。

夏绵绵总是给他意外的惊喜。

“其实这也不是我一个人的功劳,还有以蔚。”夏绵绵笑着说。

夏以蔚此刻心情并不好。

刚开始的得意在这一刻瞬间就变得阴沉。

原来夏绵绵做的这一切都是故意的,故意让员工闹事儿,故意让员工主动请辞,就是为了合理合规的裁员,甚至还狠狠的设计了一番员工。

他都差点被夏绵绵骗了。

这个女人!

心里很不是滋味的咬牙切齿。

“哦,以蔚还有帮忙?”夏政廷一听到夏以蔚有参与,心情变得异常的开朗。

“是啊。”夏绵绵笑着说,“我都什么都没有给以蔚说,以蔚就能够知道我的意思,在这次煽动员工辞职的事情上,他起了推动作用,我在上面做黑脸,他在员工之中和我打配合做红脸。要不然,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吵到这个地步。董事长,我真的很庆幸你把以蔚安排到我的身边和我一起工作,他帮了我很多忙。”

夏绵绵由衷的说道。

话一说出来,明显人力资源的几个专业人员往夏以蔚那边瞄了一眼。

都听说夏以蔚一点架子都没有,和员工打成一片,没想到……

当然没有人敢动声色,心里知道就好。

而夏政廷听夏绵绵这么说,就没那么多考虑了,心情很好。

一方面夏绵绵充分肯定了夏以蔚的能力,在夏政廷的心目中,夏以蔚的能力是他最看重的问题。另一方面夏绵绵对夏以蔚的决定信任和绝对放心,让他也不禁对夏绵绵多了一份认可,至少夏绵绵不会防备着夏以蔚,这点认知让他对夏绵绵放心了些。

“以蔚,你以后也要跟着绵绵好好学。”夏政廷语重心长的说。

“是,我知道。”夏以蔚应付。

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做了那么多,在私底下捣了那么多乱,最后居然是在给夏绵绵坐嫁衣!

“你们这次表现都很不错,我就不多说了,别骄傲努力。”夏政廷显得又严肃了些。

“是。”夏绵绵点头,点头那一刻,又很认真的说道,“这次裁员之后,也就意味着我们市场部缺了18个位置,按照平时也不算很大的事情,但现在我们处于非常关键的时刻,特别是市政项目比较紧急,我们人手必须得保证,所以我希望我可以从其他部门调配一些员工到市场部,把所有的空缺布满,然后综合部再根据各个部门的人员进行针对性的招募工作。”

“好。”夏政廷一口答应,“这件事情综合部全权配合你,但凡你挑中的职员,由综合部出面进行协调。”

“谢谢董事长。”

“还有其他事情吗?”

“暂时没有了。”

“时间不早了,去吃饭吧。”

“好。”

所有人离开会议室。

夏绵绵和夏以蔚走进电梯,回自己的办公楼层。

夏以蔚说,“大姐,我没想到你最后是这样考虑的。”

“也是你配合得好。要不是你一直在他们之中煽风点火,也不会这么快!你放心吧,你有什么成绩我都会给爸说的,爸也是希望你可以早点接他的班,我会全力帮你的。”

“真是谢谢了。”夏以蔚说得咬牙切齿。

夏绵绵但看不到夏以蔚的情绪。

她嘴角淡淡一笑。

总有一天夏以蔚会被自己的功利心给害死!

……

第二天。

夏氏集团市场部裁员的事情,一下弥漫得沸沸扬扬。

所有员工完全是始料不及,本以为夏绵绵应该被他们挤兑,自己却突然被综合人力资源召唤,然后谈离职的事情,说是接收到他们的离职申请,领导已经审批,可以签解除合同了。

不来不是自愿,本来就是为了挑拨离间,没想到,最后就真的变成了辞职。

夏氏是驿城数一数二的大集团,能够在夏氏上班多少人的梦想,福利待遇惊人的好,没有几个人愿意自动离职,而且自动离职,赔偿直接少了一半,简直是后悔莫及。

甚至还有人主动去找夏绵绵,说当初只是自己一个脑门发热,没有想过真的辞职。

夏绵绵当然不可能答应。

毕竟这么多辞职信里面,她也就是挑选了一部分而已。

市场部辞职的风波又在夏氏流传了一番。

很多员工本来是看笑话一般等待夏绵绵被就地革职,没想到最后的结果让人大跌眼镜,夏氏这般裁员就不怕被人非议吗?但仔细一想,不也是这些员工自动递交辞职信的吗?

一想到这里,所有人似乎都明白了。

也就更加的小心谨慎,不敢再滋事。

而在这次的离职风波中,还有一个大八卦,关于夏以蔚的。

夏以蔚当初在夏氏的口碑甚好,特别是在员工之中,每个人对他的评价都很高,都说他是最没有架子的豪门公子哥,很多人对他的印象极好,也不知道怎么流传出来的,反正最后的意思就是,夏以蔚特别虚伪,他故意和员工打成一片就是为了去的员工信任然后鼓动他们自动请辞,集团毕竟是夏家的,夏以蔚这么做就是为了陷员工于不利然后给自己家的企业带来更大的利益价值。

一时之间,在员工之间传开了花。

夏以蔚这种人瞬间变得虚伪了起来,很多人对他也不敢太靠近,比起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夏绵绵,夏以蔚反而成了员工之中众矢之的。

夏绵绵自然是乐享其成。

夏以蔚差点没有气死。

这次的事情分明是夏绵绵搞的鬼,到头来他给她背了所有黑锅,所有人对夏绵绵反而变得尊敬,对他却是各种的诋毁。

夏绵绵这招用得果然是好。

在夏政廷面前故意表扬他,让夏政廷欣慰他们姐弟之间的感情,从另一方面却是真的将他好不容易在员工之中积攒起来的人气瞬间打毁,一举两得,夏绵绵真是得意的要死,而夏以蔚还不能反驳。

如果反驳了,不说员工会不会相信,夏政廷怎么看他?!

说他没有夏绵绵的聪明,说他不会为自己的公司着想。

这个黑锅,他背得实在是窝囊!

而此刻。

坐在办公室里面的夏绵绵确实心情不错。

夏以蔚大概现在差点气死了。

这种被人冤枉又不能澄清的滋味,应该不好受吧。

听小南说,小时候的夏以蔚经常这么欺负夏绵绵,夏绵绵每次只能委屈的默默哭泣,不能反驳,也反驳不了,这种以牙还牙的滋味,还没完呢!

她眼眸微动,听到办公室敲门的声音。

“进来。”

张泉走进办公室。

夏绵绵看着她,“坐。”

“我很诧异,为什么我没有被综合部召唤。”张泉直白,“我听说裁员的事情已经结束了。”

“因为我并没有把你的辞职信递交给综合部。”

“为什么?”张泉不明白。

她是第一个辞职的,也是最为坚决的那一个。

虽然真的辞职对她而言并非好事儿,但她也接受不了,她手下的员工都被辞退了,而她还留在这个位置,她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

夏绵绵当然知道张泉在想什么。

对张泉而言,名誉和义气比薪酬和荣耀更加重要。

而这种在职场很难再有的人才,她为什么要放过。

她说,“我之前对你说过的话,我希望你是放在了心上。”

“我知道。”张泉说。

这也是为什么,在后面所有人都开始辞职的时候,她反而有些内疚。

夏绵绵说,她是人才,说明她欣赏她的才能。

夏绵绵说,但并不是缺她不可,说明人才很多,让她学会珍惜。

她其实想了很久,是没想到夏绵绵这么年轻轻轻可以有这份魄力。

“我之所以没有把你的辞职信递交给综合部是因为我觉得你有那个资格继续留在夏氏。”

“但我让很多人失去了工作……”

“张经理。”夏绵绵打断她的话,“这和你没有关系,就算没有你的辞职,这些人早晚也会离开夏氏。”

张泉有些诧异的看着夏绵绵。

当然,张泉也有听传闻说,这次的事情是夏氏裁员的一个手段,特别的高明又特别吓人的手段!

所以大家现在都在胆战心惊,不敢怠慢,认真工作。

“说说你手下的三个人吧。”夏绵绵解释,“之前那个项目进度,我看过你的具体项目分工了。李小琴,她负责的整理资料,她可以在三天之内将所有的资料稿汇总递交,但她拖延了整整十个工作日,也就是两周!章俊,他负责报价这一块,让他主动联系综合部财务室和数据中心,结果三次会议,他缺席了两次,其中还有一次半途接了个电话离开了。还有黄山……”

“不用说了。”张泉看着夏绵绵,“我都知道。但我没想到,你都知道。”

“能够做到这个位置上,我承认一方面是因为我是董事长的女儿所以有了很多人没有的先天性条件,但是想要坐稳,并不容易,我在这个办公室里面做的事情,毕竟隔了一道门,你们看不到我的付出。”

“对不起。”张泉道歉,诚心的道歉。

“对不起就不需要了。”夏绵绵说得淡然,“你出去吧,我把你的辞职信已经扔了,好好工作。”

“是。”

夏绵绵点头。

张泉离开。

稳定人心是一方面,接下来招新也很重要,有时候事情做不了那么细腻。

她拿着手上的那份名单去综合部。

在这段时间大家都在讨论裁员的事情时,她就已经没有耽搁的在挑选人才了,为了在职场上更好的生存下去,凡是都要比别人想的快一步,否则,很容易就被拉下来,万劫不复。

她走出办公室,穿过外面的大办公室。

现在大办公室剩下的人不算多,大多数人都有些战战兢兢。

她直接到了综合部,将她需要调到市场部的十八个名单递交,并顺便和综合部讨论了一番。

“其他人我倒是没有太多的意见,倒是……杜文娜?”人力资源部经理有些诧异。

夏绵绵点头,“嗯,她有什么问题吗?”

“这些人都是些精英人才,就连你挑选的信任何源也是能力出众的,我们本来就有培养他成为后备人才的打算,去市场部锻炼自然是好事儿,但是杜文娜……说直白一点,你也知道当时杜文娜因为什么静的公司,工作一个月以来,没有任何突出的表现,甚至上手还有些慢,她的上级领导都在我面前抱怨了好几次了,你确定你要把她带走吗?”

“嗯,我确定。”夏绵绵说,“可能她并不适合综合部,更适合市场。”

说直白一点,更适合她。

她捉摸着杜文娜之所以上手慢,更大的原因是因为,她根本就没有把心思放在这上面。

“我就是提点我的建议,当然决定权在你。董事长说了,让我们全权配合。”人力资源部经理笑道。

“那就多多感谢。”夏绵绵也不多说,只询问,“大概什么时候这些人可以就位?”

“给我最多一周时间。”

“好。”夏绵绵点头。

又说了些客套的话,离开了综合部。

她嘴角蓦然一笑,怎么看都觉得意气风发!

她说!

从现在开始,她就真的要在夏氏,大展拳脚了!

------题外话------

昨日问题奖励:伊伊妈咪、睿宝麻麻、慕容弦子、楊莱莱、小娟娜

小宅统计了一下,你们最爱的角色还是封老师(妥妥的男主啊,口是心非的小妖精们)

最讨厌的就是夏氏一家除了夏绵绵!(都是一群三观好正的妹纸)

今日问题:你们觉得什么时候更新最好?(别要求二更三更四更,你们会失去宅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