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6章 别碰我,嫌脏/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周之后。

夏氏集团市场部焕然一新。

员工重新组合,短时间内完全是让人惊叹的精英聚集。

一个20出头的黄毛丫头能够把人才管理成这样,着实让人佩服。

夏以蔚刚开始以为夏绵绵是一举两得,第一取得了夏政廷的信任,第二将他置于不利,现在才知道,夏绵绵还得到了第三个便宜,对夏绵绵而言最大的便宜,她理所当然让夏政廷心服口服的把各个部门的人才全部纳入麾下,市场部成为了整个公司人才能力最强的部门,对以后夏绵绵的发展自然有更大的帮助。

夏以蔚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从国外回来,他母亲也说本来没有打算这么早让他回来了,确实是因为夏绵绵发展得太好,怕他爸真的被夏绵绵器重而一发不可收拾,所以让他回来牵制夏绵绵,他很清楚他爸一心是向着他的,不为什么,就因为他是夏家唯一的儿子,唯一可以传宗接代的男丁,他爸这么传统守旧的人,自然不想把自己的家产外流。

因为这一层原因,刚开始他也没有怎么把夏绵绵放在眼里,就算上次在她面前栽了跟头这次也依然觉得胜券在握,这一次夏绵绵小小的一个裁员风波,让他确实有点相信夏绵绵的实力所在,这个女人果然是深藏不漏。

他抬眸看着此刻坐在市场部大会议室正在召开部门会议的女人。

就算天大的能耐,他夏以蔚也一样会把她弄得身败名裂,狼狈不堪。

他就不信,他还斗不过夏绵绵,都不过这样一个,说穿了也不过是个女人而已!

会议室中。

夏绵绵眼眸看了一圈。

市场部新人旧人交错。

她说,“今天,市场部所有员工就算是全部都就职了,职位职责相信人力资源也都点对点的发给了大家,我就不在大会上赘述了。今天组织大家开一个短会,第一是为了让大家彼此熟悉,包括对我的熟悉,我叫夏绵绵,尽管你们可能都认识我,但我觉得我有必要给你们再做一个自我介绍,因为从现在开始,我们可以把市场部当成一个全新的部门,你们全部都是我精心挑选的人才,以前的业绩就算是历史,我们不回首,就往前冲!”

所有人认真的看着夏绵绵,听着她的讲解。

“我不说我对你们的期望以及对我自己的一个目标,这个值留给你们自己给自己下达,毕竟我相信你们!而现在我主要说说,我们目前应该做的最为重要的事情。”夏绵绵干净利索的直接将话题一转,回到重点,“前期我们从市政那里拿到旅游区开发项目的事情,目前的进度堪忧,时间过了一个半月,而我们的进度只保留在半个月的进度上,所以这件事情不能耽搁。营销策划中心梳理了现在我们必须要加紧完成的项目,都一一的放在了各位面前,相信大家都看到了。”

“这次的分工比较精细,详细到了你们该做的具体事项上面,以及规定时间的完成。这次之所以把各位的分工写的如此明确,主要是为了赶进度,不让你们盲目的去揣摩,当然,我还希望你们能够在这次项目中体会到我的做事风格,我个人最不喜欢的就是浪费时间,浪费任何东西对我而言都不可耻,唯独时间除外。”

所有员工点头。

“我在这里要特别的提醒大家,大家在按照自己的分工做事情的时候,一定要管理好自己的时间,我从人力资源那里了解了很多员工做事情的一个常规方法,当然我没有针对你们,我只是觉得这种方法可能存在于你们之中,而这种方法不值得推广。比如说,某某事项需要另外一个事项的支撑,大多数员工会选择性等另外一个事项完成之后才会开始做自己手上的工作,而没有想过,在前一个项目开始之时,你就可以规划自己手上的项目,当前一个项目搞定之后,你手上的项目就会在最短的时间完成。这份节约的时间,对你而言可能只节约了一天两天三天,但对一个集团这么多人而言,可能就节约了一个月两个月!”

“而我不得不说,我们手上现在的这个项目之所以耽搁了整整一个月的进度,最大的问题点就是在这个地方。项目越大牵扯的东西越多,如果大家都等到什么事情保证确定之后才开始手上的事情,我们不可能在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内,完成董事长交代的项目工作!”夏绵绵一字一句,如此年经轻轻却魄力十足。

市场部毕竟留下了很多老员工,很多人其实到现在为止都不太明白项目进度为什么会拖延得这么厉害,大家也都在做自己手上的事情,当然不排斥有些人在这之中划船,浪费时间,但总而言之,关键的节点事项大家也都在跟,并没有故意拖沓,现在这一刻似乎才从夏副总口中明白究竟原因。

不得不有些佩服。

夏副总的总是让人出乎意料,出乎意料的能干。

“我也不说太多,我个人不喜欢把时间花在开会上。以后市场部的工作,每周仅一次开会,开会时间不超过1个半小时,会上我只需要大家回馈我项目是否跟上进度,目前的一个局势情况,至于那些无法在指定时间完成规定任务的,有任何困难点我希望你们随时敲我办公室的门,而不是在大会上再耽搁时间汇报。”

“是。”所有人点头。

“还有一个半月时间,希望大家可以拿出十二分的精神。对了。”夏绵绵突然想到什么,“我已经给人力资源报备了,这个月市场不加班全部按照三倍工资折算,不管是周末节假日还是下午下班后,目前不建议你们调休,如果有特殊情况可以单独找我,放心,只要不是什么紧急事情,我不会阻止你们在适当的时间休假的。好了,散会。”

干净简要的一番话说完之后,夏绵绵起身直接离开的会议室。

她真的不喜欢开会,也不喜欢拖泥带水,大概也和自己以前是杀手的关系。

以前当杀手的时候从来没有所谓的会议,有什么事情都是通过专人传达,现在想想要是一堆杀手坐在一起,一个口舌不合,指不定就血流成河。

夏绵绵回到自己的办公室,不觉一笑。

她坐在办公椅上,看着面前一本牛皮纸模样的职场管理技巧,这本书是她在封逸尘的书房中找到的,某个周末她实在在家有些无聊,当然也不仅仅只是无聊,她就是觉得她或许应该充电,尽管她很不喜欢学习,可不得不承认,她对职场的空白还很多,就想到封逸尘的书房书多得要死,说不定就有一本是自己想要的。

她推开封逸尘的书房,那天封逸尘刚好也在家,手上就拿着她现在这本书在看。

就是觉得这本书可能很有用,毕竟连封逸尘都看得这么津津有味。

她开口说想看看,封逸尘就给她了。

难得的好说话。

而后没事儿,她就拿起来翻几页。

很多她可以想象的东西,这里面都从文字上给她阐述了,包括今天在会议上她讲的要点,大多数都是从这本书上学下来的,她一直在想会不会还有序列,但莫名其妙的,这本书居然连作者名都没有,在网上搜索,类似的书很多,貌似都和这本不同。

她又拿起来翻了几页。

每一页似乎都不能放过,这种感觉就好像写这本书的人就和她在一个职位上一样,她跟着学跟着照搬就可以了。

“叩、叩。”办公室外,突然响起了敲门的声音。

夏绵绵将书本放下,抬头看着房门的方向,“进来。”

何源推门而入。

夏绵绵对着何源一笑,“坐。”

何源坐在夏绵绵的对面。

何源是她首要人选,封逸尘很早以前就提醒过她,要培养自己的人,她这次大胆的利用了这个项目的紧迫性,抓住夏政廷的思想重点,把自己身边的人大多数都更换了一次,也通过这次事情让手下的员工真正明白工作中的规矩,确实是一次很大的收获。

“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夏绵绵询问。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我们之间好像差了一个诸葛亮。”何源玩笑,“以前在学校的成绩虽好但也没有聪明到这个地步,夏绵绵你让我真的刮目相看,这么短的时间让所有人对你叹为观止,你真的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夏绵绵吗?”

“如假包换。”夏绵绵笑得好看,知道何源是在变现的表扬她。

何源继续玩笑道,“以后属下必定誓死效忠。”

“你这是在给我表达你的真心吗?”

“日月可鉴!”

“哈哈。”夏绵绵忍不住大笑,“何源你知道吗?你是在夏氏集团中我唯一信任的人,所以我必须把你调到我的身边,夏氏集团的内部其实很乱,我这个位置,窥视的人很多。你应该知道我指的是谁,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帮我。”

“我一定。”何源肯定道。

“嗯,谢谢。”

何源一怔。

该说谢谢的人是谁。

今天在会议上里面坐着的那个女人,如此高傲如此不宜靠近,他深深的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远了,主动到她办公室来找她,其实就是为了确认,夏绵绵是不是还是原来的夏绵绵,会不会因为职场这个大染缸染得已经不是她自己,现在,不需要怀疑了。

准确说,这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不管夏绵绵会不会被染成各种颜色。

只要,她还是夏绵绵就行。

这才算是朋友!

他说,“我出去工作了。”

“嗯。”夏绵绵点头。

何源起身离开。

那一刻夏绵绵突然叫着他,“你认识这本书吗?”

她拿起手上的书给何源看。

何源知识文化内心丰富,知道的东西比她更多,她其实对文学修养并不太足。

何源拿过夏绵绵手上的书本,翻了几页,“没有署作者名。”

“要是属了我也不用问你。”我直接去网上搜就出来了。

“我可以帮你找找看。”显然是没见过。

“不要耽搁你的工作。”夏绵绵不忘提醒。

“奸商。”何源玩笑。

夏绵绵不在乎的一笑。

何源离开办公室之后,夏绵绵又低头看了几眼书。

作者不署名就出版,甚至连出版单位都没有,确实是稀奇。

是因为作者这个人比较敏感,不愿意透露自己的任何信息?!

她越发的觉得,这本书就是内部书籍,封逸尘能够拥有,肯定是有内部手段。

她把书放在一边,打开电脑投身到工作之中。

一个半月的工作项目真的不能半点耽搁了,这次一定要一举完成,否则善变的夏政廷,说对她失望就会失望,那个男人看到的永远都只有眼前的利益!

她埋头,一坐就是一天。

下班时刻,她觉得身体都僵硬得不能动弹了。

她起身活动了一下,站起来走到落地窗前,眼眸自然而然的又看到了对面的封尚集团。

有时候就是觉得,看上去不远,走过去确实千里之遥。

她转身,拿起电话让秘书给她送了一杯咖啡,同时让她叫杜文娜进来。

工作处理完之后,也要处理一些私事。

《职场管理技巧》上说了,要见缝插针,不要等到一件事情完成之后再去做另外一件事情,耽搁时间的事情要尽量规划和避免,而且非常重要的一点共性,人在工作的时候,越做会越有成就感越积极,越不做会越拖拉和颓废,说直白一点,人就是不能闲,特别是在上班时间,一闲下来,就会懒惰,长而久之,就会变成职场的人才分化。

一会儿。

杜文娜从办公室进来。

她看着夏绵绵。

所有人都佩服夏绵绵的能耐,她也佩服,她甚至没有想到,夏绵绵会把她直接掉到自己的部门下的公关部,她不是说了,秘书室是最容易接近高层最容易接近夏政廷的地方吗?突然把她调走她是很奇怪但没有反抗,毕竟她花了一个月时间,她依然没能靠近夏政廷半点。

她诧异的坐在夏绵绵的对面,这个女人不会单纯的叫她,所以她得警惕。

“新工作如何?”夏绵绵突然询问。

杜文娜一怔,“正在熟悉。”

“尽快熟悉。”

“我来上班的最主要目的不是为了工作……”

“我知道。”夏绵绵直接打断,“我叫你进来就是提醒你,把重心放在工作之中。”

“夏绵绵!”

“别不思考就在质疑我的想法。”夏绵绵眼眸一紧,冷冷的说道,“从一开始,你用的方法就错了你不觉得?”

杜文娜蹙眉。

“实践已经告诉你了,这一个多月你让夏政廷回眸看了你一秒吗?”

“我没能找到机会,做得太明显我怕弄巧成拙。”

“还算没有做得太明显。”夏绵绵直白,“做得太明显,可能你连夏政廷都没有靠近,卫晴天先把你弄走了。这么多年卫晴天可以坐在夏氏夫人的位置上雷打不动,她的手腕比你想的还要高明,夏氏上上下下,你真的以为没有卫晴天的眼线。”

杜文娜看着夏绵绵,这点她倒是没有考虑。

她以为卫晴天就是典型的家庭主妇,就是讨好夏政廷伺候好夏政廷就可以了。

“现在我不给你说豪门里面会有些什么,以你的资质,早晚会理解得比我说的深刻。”夏绵绵看着杜文娜,“我现在在教你用其他的方法,吸引夏政廷的注意力。”

“比如?”

“认真工作。”夏绵绵笃定,“别以为我市场部缺你,当初要你到我的部门,说直白一点,你的岗位一点不重要,任何人都可以取缔你,我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所以别想着我是想要压榨你。”

“嗯。”杜文娜点头。

以她现在的表现,夏绵绵确实不会对她有所期待。

“想要吸引你老板的注意,在职场上除了美貌身材更重要的是什么?”夏绵绵反问杜文娜。

“业绩。”

“所以你不算笨,你只是以为你可以走捷径,显然夏政廷不是你想的那般好勾引,他见过的女人,可能比你看过的男人还多。”这本来就是无需质疑的事实。

夏政廷这把岁数,趋之若鹜的女人多不胜数。

卫晴天那些年也都知道,但她能忍,而且明白有些人的逢场作戏有些人的逼宫趋势,她可以非常高明的把那些对自己的威胁处理,留一下夏政廷可以玩,让他们夫妻之间关系惟妙,但又惊人的稳定。

这就是卫晴天的高明之处。

“嗯。”杜文娜被夏绵绵说得,有点无地自容。

“你还年轻,终究你有比卫晴天更大的资本。”夏绵绵看出杜文娜的情绪,淡淡的说了一句。

杜文娜没有回答。

“所以现在你认真工作,我会把你的业绩时不时的给夏政廷提提,看他的反应,如果对你没什么反应我们再想其他方法,想要攻克一个男人说来容易但实际很难,如果只是上上床很简单,但你的目的显然不是此。”

“我听你的。”杜文娜说。

“公关部的新主管袁正洪,在处理人际关系上有自己的一套,特别是酒文化,你跟着多学一下。酒桌上能够撑起来的女人,以后的发展不可估量,这就是现在职场上的一个潜行默化的强大能力,你一定要学会。而我给你定的目标是在不超过三个月的时间坐上公关部主管的位置,袁正洪家不在驿城,一直有想要调回当地分公司的打算,你自己把握机会!”

“好。”

“最后,我提醒你一定不要和夏柔柔和夏以蔚有正面冲突,他们都知道你和我关系匪浅,可能会故意为难你,你自己小心一点,忍着就行。卫晴天为了得到夏政廷盯着未婚生育的丑闻忍了整整6、7年。”

“放心,我不会自掘坟墓。”

“嗯。”夏绵绵点了点头,“出去好好工作。”

杜文娜离开。

这一刻也到了下班时刻。

夏绵绵看了一眼办公桌上的异形钟,伸了伸懒腰。

在处理杜文娜的事情上确实不能着急,刚开始她也觉得可以利用杜文娜去对付卫晴天,她差点忘了,杜文娜的起点太低,她不帮她先发展起来,根本就不是卫晴天的对手,而卫晴天都是忍了这么多年才真的爬上去,杜文娜当然不可能一天两天就能成功,这需要时机,在时机没有成熟之前,打造自己最重要。

这也是从这本书上学到的。

她突然觉得面前这本牛皮纸一点都不显眼的书本,怎么看怎么都觉得可爱得很。

她拿起电话,拨打。

当然不是打给封逸尘,反正她感不感谢,封逸尘永远都是一个死鱼相。

她打电话给龙一。

她冷落这个男人很久了。

其实有时候是故意冷落,因为龙一太直接,直接到她有些招架不住,但转念又想,有时候何不多给自己一点机会,可能说不定就真的会喜欢上其他男人,归根结底,对于龙一她也不需要内疚,不管她能不能回应他的感情,但她可以肯定,她会给龙一很多其他的回报。

电话很快接通,“夏绵绵。”

那边的声音都有些咬牙切齿了。

大概等她这通电话等了很久了。

“晚上有空吗?一起吃饭。”夏绵绵微微一笑。

“有空。”

“那我到你地盘来吃吗?”

“好。”那边根本就没有选择,有一种错觉的觉得,生怕她反悔所以根本就不挑地点。

“我马上过来。”

“我等你。”

夏绵绵挂断电话那一刻,耳边似乎还回荡着龙一那句“我等你”。

她一直都觉得这句话很暖。

龙一这么冷硬这么阴森的男人,却总是让她觉得很温暖。

这种感觉是不是……也会有点不同。

她打开办公室的房门。

大办公室里面所有员工基本都没有下班,自觉地加班做自己的事情,有些员工从座位上站起来泡了杯咖啡在喝,似乎是在提神。

看到她出来,大家都恭敬的叫了几声。

夏绵绵微点了点头,大步离开。

领导和员工毕竟不同。

她不需要和他们站在一个起点线上,有时候领导需要拉出一定的距离,这是威慑性管理,尽管不太人性化但很实用。

夏氏大厦门口。

小南将小车停靠在门口不远处,夏绵绵直接坐了进去,说了地址。

“小姐,你不回去吃饭啊!”小南有些不爽。

“惹到你了吗?”

“姑爷这段时间都准时上下班,你就不觉得你们之间应该多相处吗?”

“我还以为什么大事儿。”夏绵绵耸肩。

封逸尘准时上下班说明他闲,和她什么关系。

“小姐你和谁一起吃饭?”

“你能不这么多话吗?”

“是男人吗?”小南依旧好奇。

“对啊,男人,还挺帅的。”夏绵绵故意。

小南果然脸色不太好了,“小姐你别给姑爷戴绿帽子。”

“……”她什么时候说要戴了!

倒是……

她突然觉得封逸尘的头上长绿毛应该会很爽。

“小姐,姑爷这么帅,你到底嫌弃他什么啊?”小南就是会好奇到底。

夏绵绵说,“嫌弃他长得太帅了!”

“……”小南无话可说。

夏绵绵靠在小车后座上,看着窗外的景色。

此刻上下班时间,车辆有些拥堵。

她想了想,拿起电话,“小菜。”

“嗯,夏绵绵。”

“你能去掉前面一个姓吗?我们很生疏吗?”夏绵绵有些不爽。

居小菜一怔。

她们不生疏吗?!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夏绵绵在她面前比较任性。

好奇怪的感觉,却又莫名不排斥。

“绵绵。”居小菜改口。

夏绵绵得意一笑,“晚上有空吗?我约了人吃饭,你要不要一起,私人聚餐。”

她捉摸着,可以让居小菜多接触接触不同的人。

她把自己弄得太封闭了。

“今晚吗?今晚我们律师事务所有一个聚餐,我不能推脱,一个小姑娘打赢了第一场官司,大家都要去给她庆祝。”居小菜有些歉意,解释道。

这个女人就是如此,分明也不是自己的错,但就是会对别人特别的过意不去。

她淡笑了一下,“没什么,有时间我们再一起聚聚。”

“好,下次我请你吃饭。”

“我们之间不用这么客气,你要是有心,下次让我去你的新家。”

“好,周末你可以到我家来,我做饭给你吃。”

“嗯。”夏绵绵嘴角一笑。

这才是她喜欢的居小菜,居家的小白菜。

“那我先挂电话了。”

“拜拜。”

居小菜挂断电话,看着手机有些发愣。

对夏绵绵总是不能拒绝,时不时,好像就把自己坑了进去。

这个女人似乎有魔力。

她放下电话,转眸看着事务所,已经过了下班的点,大家就都放下了手上的事情,吵吵闹闹的商量着今晚的安排。

“居姐,你忙完了吗?”聂含蓝从外面跑进来,兴致高昂的询问。

“嗯,忙完了。”

“那我们走吧,这次的官司多谢谢你对我的帮助我才能够赢得这么顺利。”聂含蓝真诚的说道,“今晚我一定要敬你两杯。”

“你明知道我不会喝酒……”

“饮料也行。”聂含蓝兴奋的说,“走吧,大家都在等你了。”

“嗯。”

律师事务所的所有人一起去了一家价格中档的餐厅,吃江湖菜。

江湖菜很辣,下啤酒更好。

居小菜看着眼前的小龙虾,莫名就想到了夏绵绵。

她嘴角一笑。

这个女人果然很魔性。

“居姐,你在笑什么?”聂含蓝好奇的询问。

“没什么,就是觉得小龙虾卖相很好。人以食为天,我也嘴馋。”

“看不出来居姐这么喜欢吃。”聂含蓝笑着,明显有些讨好,“我帮你剥一个。”

“不用了,我自己来……”

“有人不领情,何不帮我剥一个。”一个熟悉的男人嗓音,从居小菜的身后突然响起。

居小菜抿唇。

那一刻觉得满桌子的菜,突然就暗淡无谓了。

“子墨,你不是所今晚有事儿过来不了吗?”聂含蓝从座位上站起来,非常激动。

凌子墨嘴角一笑,“你的庆功宴,怎么好意思缺席。加了会儿班把事情处理了就过来了。有没有很惊喜?”

“很惊喜!”聂含蓝兴奋,又连忙说道,“我去让服务员加个座位,加双餐具。”

“麻烦了。”凌子墨微点头,很有教养的模样。

一个桌子的其他人也都和凌子墨打着招呼,除了居小菜。

凌子墨也不在乎,大大咧咧的坐在了居小菜的旁边,聂含蓝的位置上。

居小菜习惯性的往另外一边移了移。

凌子墨眼眸一紧,回头看着聂含蓝让服务员加了一个座位,坐在他旁边。

本来就不大的桌子上,拥挤着的人就挨得更近了。

居小菜不太习惯,但也不想破坏了一桌子的气氛。

所有人都举杯庆祝聂含蓝。

凌子墨就是有那个能力,似乎不管出现在任何的场合,都能够如玉得水,很容易成为那个焦点但又不会让气氛变得尴尬,凌子墨这段时间来律师事务所也不算多,偶尔来一次两次,整个律师事务所的人却都对他非常熟悉和热情,当然,聂含蓝每天也都会收到鲜花,大家都在打趣他们之间的关系,尽管聂含蓝一直否认,说只是普通朋友……

没有人相信。

居小菜是相信的,相信是肉体上的普通朋友。

“子墨,你喜欢吃龙虾吗?”聂含蓝含情脉脉,温柔无比。

“要是你帮我剥壳的,我当然很喜欢。”

“嗯。”聂含蓝羞涩一笑。

所有人看着他们的模样,都在起哄。

聂含蓝被笑到不行,“你们要吃我也给你们剥啊。”

“那可不行。”凌子墨笑道,“这是我专享。”

聂含蓝脸蛋更是羞到不行。

其他人笑得更加的意味深长了。

居小菜很淡定,淡定的吃着面前的食物,也不参与其中也不会露出任何不爽的情绪。

刚开始事务所的人会有些顾忌居小菜,后来渐渐就毫无顾忌了。

居小菜根本就不在乎,而且大家都知道当初两个人闹得并不愉快,可能感情什么的,基本是没有。

庆功宴气氛一直很好,居小菜也附和其中,喝酒的时候会喝一点,极少,她不善于喝酒,其他人自然也不会为难她。

再饭席结束之前,居小菜悄悄的去买了单。

律师费虽然不少,但对于一个小律师而言,这么一桌饭菜也得消费她小半个月的工资了,她习惯性给被人多考虑一点,何况她确实很有钱,这点都不算什么。

“那我们说好了,吃完了谁都不能走,我们继续二场!”聂含蓝有些微醉,对着一大桌子人说道。

“包房我订好了。”凌子墨说,“大家去随便玩,酒水都记在我头上。”

“凌少好阔气!”有人夸奖。

“谁让蓝蓝好福气啊……”

气氛总是很好。

聂含蓝看大家吃得差不多了,去前台结账。

前台告知已经有人结了,经过描述就知道是居姐,不禁有些感动。

居姐总是默默为他们做事情。

她回到包房时,所有人都已经拿好包准备离开。

“蓝蓝,吃了多少钱?”律师事务所的人关系都挺好,平时也都不太忌讳这些,也就随便问了出来。

“不知道,是居姐付款的。”

“哇!”所有人看着居小菜。

“律师事务所第一笔官司,我作为老板应该的。”居小菜淡淡的说着,似乎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大家不是吵着去二场吗?走吧。”

其他人也就起哄着离开了。

大多喝了酒,所以只能打车过去。

居小菜没有喝酒,但她也没有打算再去。

她总觉得她不适合那个环境,何况她也不想看到凌子墨。

当然她也没有说出来,只说自己开车去,这个时候说出来,肯定走不了。

她去停车场开车,车子刚驾驶出来,她看到凌子墨和聂含蓝站在那里。

她抿唇。

聂含蓝一直在招手。

那一刻她真的很想一脚油门直接开出去。

终究,她停了下来。

“居姐,我和子墨搭你的车可以吗?出租车不够。”

“额,上来吧。”居小菜笑了笑。

聂含蓝打开车门,坐进了后座。

凌子墨坐在了她的旁边。

居小菜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后面。

她眼眸微转,认真的开车。

“子墨,你……哎呀……”后面传来一点说不出来的声音。

居小菜捏紧方向盘。

“子墨……不……别,居姐还在……”

“她不会在意的。”

“还是不要啦。”

居小菜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面对这种尴尬。

以前凌子墨玩归玩,但还不至于在她面前现场直播,也没有让她撞见过。

她按下收音机。

听听晚间新闻吧。

小车内响起播音员雄厚男性的磁性嗓音,居小菜又按下了窗户,觉得透透气可能会好点。

好在,车后座真的没有了特别大的声响了。

居小菜很平稳的将车子停靠在了“鎏金国际会所”,看着色彩斑斓的霓虹灯广,纸醉金迷的味道很是明显,她说,“你们先下车,我去停车。”

其实是打算走了。

“好,居姐你快点哦。”聂含蓝比较单纯,根本没有多想。

倒是凌子墨往居小菜的脸上看了一眼。

居小菜没在意。

车门打开,关了过来。

居小菜开着车就走了,也没有看进去的两个人。

她把车子直接往自己家开去。

总算是脱离了。

她深呼吸一口气,把收音机关掉,放了一点轻音乐。

一个人太久之后就越发的知道怎么照顾自己了。

她正在全身放松的时候,车内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不是说去停车吗?”

居小菜那一刻完全是惊吓的。

她猛地转头,一转头就看到了还坐在后座的凌子墨。

“前面小心!”凌子墨突然冲上去,一把拉着居小菜的方向盘。

一辆轿车急速从居小菜的车身旁边开过,驾驶室还有人咒骂了一句,“妈的女司机,不会开车就不要上路!撞鬼了!”

居小菜也被刚刚自己的举动惊吓。

她身体有些发抖。

如果刚刚不是凌子墨帮她打一下方向,此刻她的车头是不是就撞了上去。

想想都有些后怕。

“你是猪吗?”凌子墨也有些心惊,坐回到后座上。

居小菜开车认真了些。

她不想反驳凌子墨。

如果刚刚不是他突然发出声音,她也不会遇到这种情况,平时她开车比谁都小心。

她咬了咬唇,打量了一下车流情况,确保安全后,才把车子停靠在路边,按下双闪,“凌先生,我身体有些不舒服,不会去夜场,麻烦你下车,这个地方很好打车。”

凌子墨就知道,居小菜每次一开口说话,他就生气。

莫名的生气。

他突然又从后座靠上去,整个人直接冲到居小菜的驾驶室。

居小菜一怔。

驾驶室的空间让两个人的距离很近。

凌子墨一把桎梏住居小菜的头,强迫性的亲上去。

“别碰我!”居小菜头一侧。

她嫌脏。

------题外话------

昨日问题奖励:WeiXin4b26c4d6f6、Liqingkong、yldb、长夜未央yiyi、请叫我南晓瓜

都是一群好孩子。大多还是说9点多更新好,不为难宅啊!

么么哒。

今日问题:居小菜接下来会怎么做?

书名:《亿万婚宠:大牌娇妻很撩人》

作者:洛檬萱

孟浅觉得自己二十岁前,活的连条狗都不如。

直到遇见傅焱宸,她发现自己渐渐活的像个人。

某晚。傅焱宸将孟浅抵在墙角,他那么亲热的叫你浅浅,你们什么关系?”

“与你无关?”

“浅浅……呵!”冷笑一声。“是深还是浅,试了才知道。”

次日,浑身酸痛的孟浅怒目咬牙。“傅焱宸你个流氓……”

薄唇一勾,某人笑的满足。“别说那么难听,不过是深入交流了一下。”

“你……”

“不深不浅,刚刚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