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还要为你守身如玉多久?/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霓虹灯光照耀着的驿城夜晚。

宽广的街道,一辆白色的小宝马打着双闪。

居小菜真的是受不了凌子墨的靠近,她脸一侧,他野蛮的吻亲在了她的脸颊上。

她不喜欢她亲她任何地方。

她在躲闪,凌子墨却越渐的疯狂。

“别碰我,凌子墨!”居小菜用手推他。

凌子墨没有亲到她的嘴唇但并没有想要放弃,他的唇就这么有些不受控制的一直在她的脸上,在她的脖子处。

狭窄的驾驶室,气氛变得一场的紧绷。

居小菜是真的不太明白凌子墨,不太明白这个男人,为什么可以随时随地的想要发生关系,不管对象是谁,不管地点在哪里,他就跟一条发春的小狼狗一样,只要他心血来潮,什么都不需要顾忌。

她身体一直在扭动,但因为系了安全带反而把自己套住了,而凌子墨整个人将她逼得很近,他的手桎梏着她的双肩让她无法逃离,她只感觉到凌子墨在亲吻她,各种深深浅浅的吻……

居小菜其实很反感,甚至有些反胃。

她都不知道凌子墨刚刚这张唇亲吻过聂含蓝什么地方,这双手摸过聂含蓝什么地方,她从小到大就有一些轻微的洁癖,所以喜欢的是干净的东西。

凌子墨太脏了。

她喉咙微动,一字一句询问,“凌子墨,你要怎么才会放过我?”

凌子墨亲吻她身体的唇顿了一下。

他其实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不受控制到这个地步,他就是很想强奸了居小菜,就是很想把这个口是心非的女人狠狠的压在身下狠狠的上,让她臣服,让她被他深深的魅力折服!

他简直受不了这段时间居小菜对他的无视。

他麻痹的都神经病到追她身边的人了,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幼稚,何况他半点都不想碰聂含蓝,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提不起兴趣,聂含蓝很多时候刻意的邀请他都拒绝了,他说他不是这么随便的人,聂含蓝居然就信了。

他也很好奇,自己怎么会这么不随便。

以前只要是看对了眼,成人之间发生点不需要解释的关系,多平常的事情。

今晚也是如此。

今晚他就知道以居小菜这么自闭的性格,绝对不会参加什么第二场,他就让聂含蓝和他一起去坐居小菜的车内,他在车内故意逗聂含蓝,也没做什么太过出格的举动,他也没有在居小菜面前现场直播的爱好,倒是聂含蓝比较放荡,就抱了一下整个人就软了……

而居小菜……

居小菜麻痹的不是女人吗?!

够了!

他不想管了。

他现在这特么很后悔在离婚前被居小菜刺激到真的就去上了她。

一半的家产没有了不说,对她的身体甚至在午夜梦回……

遭不住。

他今晚就是要拌了这个女人,雷打不动。

他手狠狠的将她的衣服纽扣扯开。

居小菜喜欢穿改良剪裁得体的黑色西装外套和白色衬衣。

不戴眼镜的居小菜,学会化点淡妆的居小菜,真的变得就不是那么居小菜了。

他恍惚还觉得,居小菜的眼眸,漆黑的眼眸在路灯下闪烁着迷离而璀璨的光芒,有一种很想很想,纳为己有的冲动。

他的唇压在她的眼睛上。

居小菜闭上眼。

凌子墨喜欢她的眼眸但不喜欢她的眼神。

他觉得这个女人真的太会演戏了,连眼睛里面都是戏。

但他不信。

他把她的衣服纽扣全部都扯开了,力气很大,纽扣落得到处都是。

居小菜问他要怎么才会放开她。

他觉得此刻就算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也不会放过她。

他忍爆了。

这段时间,只要一睡着就他妈的是在上居小菜,一睡醒就他妈的忍受着身体的煎熬,他觉得自己再不释放,总有一天会人生不举!

他的手开始伸向她紧裹着的包裙。

居小菜的臀长得很得很好看,圆润上翘饱满手感很带劲。

以前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发现,居小菜这么一具看上去乏味到毫无乐趣的身体,还有这么多可以开垦这么多可以玩乐的地方,他觉得居小菜的身体各个地方,是各个地方,他都可以玩一个月不腻。

要知道,任何女人在他身边绝对不会超过一周!

他给居小菜的这个期限,这女人应该感激涕零了。

他手指直接将她的包裙往上提。

“凌子墨。”居小菜一直在忍耐一直在忍耐,忍耐着真的忍无可忍,她说,“你放开我,我自己来。”

凌子墨一顿。

随即,嘴角邪恶一笑。

他微放开了一点居小菜,看着她在灯光下依然如此冷淡的一张脸。

没关系。

这个女人的敏感点需要慢慢寻找慢慢引导,那晚上他不可自拔,深迷其中。

“所以,不装了?”凌子墨笑得还很得意。

“嗯,不装了。”居小菜说。

顺着凌子墨的话答应。

凌子墨那一刻却陡然觉得反感得很。

他很不爽居小菜这么对他说话,这种不由心的冷冰冰的话语。

他的眼神就放在居小菜的身上,看着她衣衫不振模样,此刻的衣服已经无法好好遮掩自己洁白的身躯,在若隐若现的视觉下,让凌子墨强忍了又强忍,才不会直接就发泄了出来。

她看到居小菜开始脱衣服。

衣服纽扣都已经被扯开了,但没有脱掉,只是露出她面前的一片春光,她此刻直接就把她脱了。

文胸还好好的,她伸手开始解纽扣。

凌子墨看得喉咙一直在吞咽。

那种赤果果的欲望,真的毫不掩饰。

居小菜说,“凌子墨你想上我几次?”

“嗯?”凌子墨的视线在她身体上已经移不开了,脑袋里面都开始浑浊,整个神经系统只有最原始的本能在,而居小菜的话他听到了但根本没有心思多想。

“以后是不是你想的时候,我就要随传随到。”居小菜问他。

她拉开包裙的拉链。

凌子墨就看着她白净的手,总觉得这么一个简单的举动,都能让他心血澎湃。

“只要你想,我就躺在你的身下,直到你玩得无趣了为止。”居小菜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包裙褪到脚踝处。

修长的而彼此的双腿,白晃晃的迷醉了凌子墨的眼。

“那你快点吧。”居小菜说。

凌子墨实在是忍不住了。

他都听不清楚居小菜在说什么,他只感觉到自己内心的渴望。

他甚至衣服都没有脱,就想要直接解开裤子直接就上。

但终究,他还是让自己忍了忍。

居小菜身体比较冷,这样唐突,她会不爽。

而他作为情场老手,怎么可能砸了自己的名声。

所以他觉得他有必要给这个女人做点前戏。

这女人,就是应该对他感激涕零。

他的唇靠近她白皙的脖子。

脖子上留下一个一个青紫的痕迹,一直往下。

他亲得越多,她越排斥。

她靠在车子座椅上,身体上都是他的味道。

她想起刚刚凌子墨才和一个女人发生过类似的事情,手才摸过很多不可描述的地方,现在洗都没有洗……

“可以直接快点吗?”居小菜说。

她不喜欢这些,一点都不喜欢。

凌子墨还亲得起劲。

“凌子墨,你能快点吗?!”居小菜声音突然大了些,吼了一句。

凌子墨一怔。

他特么的没有听错吧。

居小菜还好意思嫌弃他慢!

她难道不知道哥在做什么吗?!

卧槽。

心里不爽。

凌子墨真觉得居小菜这种女人,就是为好不得好。

“我觉得很恶心。”居小菜一字一句,说得清清楚楚。

所以那一刻,凌子墨知道自己没有听错。

“你说什么?!”凌子墨脸色一下就变了,变得狰狞而阴森。

“我说你很脏,我很恶心你,很恶心!”居小菜真的不想掩饰了,她对凌子墨的耐心也到了极限,而她身体真的很排斥,她也默默的在告诉自己,就顺着凌子墨,就顺着他,这个男人就是这样的,他心理畸形,就是受不了被人反抗,等她多顺从他几次,他觉得无趣了他就不会再来打扰她了,她本来就想要如此的。

但此刻,她没能控制。

她直白的话语,让凌子墨整个人的情绪达到顶峰。

凌子墨狠狠的看着居小菜,“你他妈的最说一句!”

“你就是脏!”居小菜也豁出去了。

大不了就是被凌子墨掐死。

她这一刻都觉得,被他掐死比被他上更好。

“妈的居小菜,你居然说我脏,你他妈的又有多干净,你他妈的又有多干净!”凌子墨真的气得很想杀人,却又找不到可以发泄的途径,他整个人一直在暴躁边缘。

眼神一直看着面前的女人,脑海里面全部都是居小菜如此斩钉截铁的话语。

脏?!

脏你麻痹!

他扯开自己的裤头,直接靠近。

“别碰我!”居小菜很想后退,但无可后退,“别碰我凌子墨!”

为什么不碰。

他从来就不会克制自己的欲望。

他想了,就是要想!

“我会告你强奸的,我绝对会!”居小菜狠狠的说道,她真的会。

她不是一个喜欢为自己争取的人,但在大是大非面前,她从来不懦弱!

凌子墨讽刺。

讽刺的逼近居小菜,眼眸冷冷的看着她坚定的模样,“这次打算怎么告我,让我给你我全部的家产,居小菜,你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凌子墨,强奸一个对你如此排斥的女人,你到底哪里来的兴奋感!”居小菜问他,是真的不明白。

“你看到我的反应不就知道了。”凌子墨说,“接下来你会更清楚……”

居小菜咬唇。

果然,凌子墨就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只要他想,他就要。

不需要考虑任何人的情绪,统统都不需要!

她强忍着,强忍着……

身体并没有以为会发生的反应。

她抬头看着凌子墨。

凌子墨突然低吼了一句,“草泥马!”

她看着他突然离开了她的身体。

所以如此高傲的凌子墨终究还是忍受不了,用这样的方式去对待一个女人了?!

她警惕的看着凌子墨,看着他快速的把自己穿好裤子,身体的反应并没有因此而消退。

他说,“居小菜你确实惹毛我了,我他妈上任何女人都不会再上你,你嘚瑟吧,你嘚瑟!本大爷以后再也不会正眼看你,我要让你知道,这个世界上并不是非你不可!你真太看得起自己了!”

说着这段愤怒的话语,凌子墨已经三两下穿好了自己的衣服,打开车门扬长而去。

车门关过来,居小菜甚至能够感觉到车子的抖动,可想有多愤怒。

居小菜搂抱着自己的身体。

她此刻已经全裸。

她一直在抱着自己的身体,在瑟瑟发抖。

她多希望,真的多希望凌子墨言而有信。

她希望他去上这个世界上任何的女人,但不要碰她。

不要再来碰她了。

她真的很反感。

良久。

居小菜咬了咬牙。

她捡起落在车上的衣服,穿上。

好在衣服虽然没有纽扣但都是完好的,勉强还能够遮住自己的身体。

她深呼吸,深呼吸,将窗户又按开了些。

她觉得她需要透透气。

感受着深秋的凉风,打在她浑浊的脸上。

她用手擦了擦眼眶。

其实不是多伤心,就是觉得需要一个发泄的途径。

一会儿就好。

她默默地调整了一下自己,开车离开。

车子停到自己的新家小区,她将衣服狠狠的包裹住自己,一路小跑的回到家中,总觉得到了家里才会安全,外面找不到一点点可以让自己心安的感觉,她打开浴室的莲蓬,不停的冲洗着自己的身体。

她觉得,恶心透了。

……

如此一片纸醉金迷的夜晚。

凌子墨离开居小菜的小车,打了一出租车。

“以最快的速度给我去鎏金国际会所!”凌子墨大声说道。

司机一怔,转头看了一眼凌子墨,“先生你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关你屁事!”凌子墨怒吼。

“你看上去好像脸色不对?”司机只是出于关心。

有时候就是会遇到这种话痨又不会看人脸色出租车大叔。

“劳资吃了春药需要女人发泄,可以吗?!”

“……”

车子一路以最快的速度到了“鎏金国际会所”。

车子停下。

凌子墨打开车门下车。

“先生你下次别吃多了,对男人肾不好,老了你就知道了……”

“麻痹!”凌子墨直接扔了一叠钱在驾驶室。

就他妈话多。

司机看着面前的一沓钱。

完全懵逼!

凌子墨大长腿大步的迈进“鎏金国际会所”,里面人潮拥挤,劲爆的音乐复杂的热群,骚浪的男女淫荡的一幕一幕,凌子墨司空见惯,他脚步根本就没有停留的往自己的专用包房走去。

服务员连忙跟上,“凌少,您的朋友已经在您的包房玩得开心,需要我再为您添加点什么助兴吗?”

意思是小姐疑惑着酒水药物!

“不用了。”凌子墨挥手。

服务员也知道这种人物是不能得罪的,连忙就不再多说了,小跑步上前帮他推开房门。

包房中有人在唱歌有人在喝酒还有人在交头接耳,不可描述。

职场上的人也不过如此。

上班可以一本正经,下班可以浪荡风骚。

他的出现,成功的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大家都在叫他。

他根本没有搭理其他人,拉起站在包房中央正在唱歌的聂含蓝直接就走进了包房中洗手间。

这里见面的设计,洗手间就是一个发泄的地方,甚至洗手间的洗浴台上还有软包,分明就是为了给客人提供方便。

凌子墨猛地将洗手间的房门关了过来上锁。

整个包房中的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凌子墨,看着这个男人霸道无比的模样。

好久才有女人忍不住感叹,“我怎么觉得凌少刚刚那一秒这么帅呢?!”

“花痴女人!”一个男律师把手伸向了一个女文职的腰间,“此刻人家在做着更帅气的事情。”

“那也是……”女人咯咯的笑道,“明天一定要问问蓝蓝凌少的状况如何……”

“怎么关心别人,我们要不要也试试……”

“滚。”女人欲迎还拒。

包房中大家都喝了酒,很快就又恢复了平常。

而洗手间内。

聂含蓝手上还拿着无线话筒,身体就被凌子墨狠狠的抵触在了洗手间的软包上,她甚至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凌子墨狠狠的将衣服给拉开了,身下的裙子也被他揽到腰部以上,内裤被他撤掉,落在了脚边。

“子墨。”聂含蓝有些没有反应过来,看着如此来势汹汹的凌子墨,突然也会有些紧张。

她不明白为什么刚刚让她先进去的凌子墨,等了好半天没有回来,一回来就会这般冲动。

曾经有几次她其实还刻意邀请过但他说不急,不想这么早对她如此。

她以为他是在尊重她。

现在这么直接,又是为什么?

“所以你也要拒绝我了?”凌子墨阴冷的眼神,狠狠的看着聂含蓝。

什么叫也?!

聂含蓝来不及思考太多,她说,“我没想到你会突然这么迫切……”

“你只要告诉我,拒不拒绝!”凌子墨狠狠的说道。

聂含蓝觉得此刻的凌子墨真的很危险。

她其实有些怕。

但她为什么要拒绝。

她勾引了凌子墨这么久,不就是为了和他上床吗?!

至于以后会怎样,她才不管。

反正她还年轻,大好的清纯可以浪费。

她说,“不拒绝。”

凌子墨似乎是笑了一下,那一刻却莫名觉得冷得发寒。

所以居小菜,你真的以为大爷我没有人要吗?!

他开始脱掉自己的裤子。

将聂含蓝压在洗漱台上。

“子墨……”聂含蓝楚楚可怜的看着她,那模样真是比居小菜冷淡的模样诱人了一百倍,男人最喜欢就是在床上哭哭啼啼的女人了,莫明会刺激到男人的神经。

但是此刻。

他突然就没有了兴趣。

把聂含蓝压在身下之后,突然就提不起任何兴趣。

其实身体还是反应的,但心里就是莫名的觉得,没意思。

经历了这么多女人,到底还有什么意思!

他突然放开了聂含蓝,穿上裤子。

聂含蓝诧异的看着凌子墨,“子墨,怎么了?”

“没什么,今晚我有点失控了。”凌子墨说,“你穿好衣服出来。”

“子墨!”聂含蓝拉着他,“没什么,你失控也好,怎么样都好,我都可以的。”

凌子墨看着聂含蓝。

“我喜欢你很久了,我真的不需要你给我任何回报,我知道你游戏人生,就算你和我上床了我也不会来缠着你什么,只是很想和你拥有一些美好回忆。”聂含蓝说得羞涩,也在明显不过的邀请。

凌子墨依然这么看着聂含蓝。

他其实不是在犹豫,他只是在思考,为什么他会突然觉得没有意思。

那种鱼水之欢,不是应该会让人很兴奋很舒爽的吗?!

他一定是中邪了。

他一定是闯鬼了。

“子墨。”聂含蓝主动去拉他,手指主动的攀上他的脖子,垫着脚尖,送上自己的红唇。

凌子墨那一刻本能的将头往扬了一下,两个人的身高差,让聂含蓝只能亲吻到他的脖子处,缓缓落下一个有一个的吻。

凌子墨就这么享受着聂含蓝的服务。

这个女人的技巧还不错。

比起居小菜只会死鱼一般的躺在哪里,不知道让男人舒服了多少倍。

然而此刻,他为什么还要想到居小菜。

想到这个女人说什么他很脏。

他麻痹的他哪里脏了!

这叫成熟。

成熟的男人理所当然应该经历很多女人。

成熟的女人理所当然也应该经历很多男人。

他并不觉得享受人性的快乐有什么不对,居小菜有那个能力,也可以找男人满足啊……

卧槽!

凌子墨突然推开身上缠着他像八爪鱼一般的女人。

居小菜会和其他男人苟合!

简直不爽透顶!

那个女人就应该孤独终老,一个人孤独一辈子,然后后悔一辈子!

“子墨。”聂含蓝完全找不到凌子墨的点了。

有时候觉得他又在享受,有时候又突然这般排斥。

“够了,我今晚没心情。”凌子墨说。

“但你身体……”聂含蓝指着他明显的下方。

“那不是为你。”凌子墨直白。

聂含蓝完全打击过度。

“你要是很想就……”凌子墨左右看了看,看到刚刚聂含蓝拿进来的话筒,被她随手放在了一边的洗漱台上,“用这个吧,应该差不多的感觉。”

“……”聂含蓝觉得自己遭遇了奇耻大辱。

“你慢慢玩。”凌子墨说,“外面的费用我全包。”

说着就打算离开。

“子墨。”聂含蓝一把抓住他。

凌子墨有些不耐烦了。

聂含蓝说,“你等我一会儿,我们一起出去,外面都是我的同事。”

至少,面子还要。

凌子墨思考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聂含蓝弯腰穿衣服。

她尽量在拖延时间,至少不会让别人误会,他们太快活着压根就没有做。

凌子墨也算得上是一个好情人,聂含蓝的举动他看得明白,也就配合她演戏。

过了约半个小时,洗手间的房门打开。

所有人都意味深长的看着两个人。

凌子墨在聂含蓝耳边说着亲昵的话,给她做足了戏。

聂含蓝羞涩一下。

凌子墨说,“你们慢慢玩,费用全部挂我名下,我有点事情先走了。”

“凌少谢谢了。”

凌子墨微点了点头,离开了包房。

他坐在出租车上。

该死的。

这个司机怎么阴魂不散。

“哎呀,先生你终于出来了。”司机说道,“你的钱。”

“给你的。”凌子墨没好气的说道。

“这太多了,我不能要的。”

“不要就扔了。”凌子墨口气不好。

司机这么大把岁数了,还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人。

他一边开车一边透过后视镜看着凌子墨,“先生你身体解决了?”

“你能闭嘴吗?小心我投诉你!”凌子墨扯着自己的衣服。

就是觉得闷得慌。

司机闭嘴。

车内还算安静,安静的往凌家别墅开去。

他觉得今晚真的是受够了。

他发誓再也不会去找居小菜了,他就是要看看这个女人到底能折腾个什么劲儿!

自以为是,自以为是!

“妈的,真是撞鬼了!”凌子墨突然怒吼。

他满脑子为什么还是居小菜,还是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

“你怎么了先生?”

“你闭嘴!”

“你说撞鬼了,你要不要去去邪?”司机就是很啰嗦。

凌子墨一怔,突然有了点兴趣,“怎么了,你有方法?”

“我认识一个大师,专程为人做这些法事的,你要真的需要,我帮你引荐一下。现在很多人都容易招小人的。”

“我需要。”

“那我明天帮你预约一下,先生你的电话号码……”

凌子墨觉得,他就是撞鬼了。

要不然他不会对居小菜如此执念!

等他除了小人,就可以继续放荡他美好的人生了!

……

依然,美不胜收的驿城夜晚,上演着各种悲欢离合。

龙一送夏绵绵回家。

夏绵绵本来不想让龙一送她回来的,毕竟这货说心情会很不美丽,她觉得她是有必要考虑龙一的感受的。

但这个人质疑要求,她也就顺承了。

想来,那晚上果然是怕自己现场直播才会不敢送她回去。

今晚,龙一还兴致冲冲的点了很多酒。

好在她委婉的拒绝了。

实在是不想看到他那么丢人的一幕。

车子到达小区大门口。

龙一给夏绵绵打开车门。

夏绵绵下车,“谢谢今晚的招待。”

本来她说她请客的,但龙一不让。

龙一说这样她就欠他一顿饭了,以后还能有借口找她出来。

龙一这货,有时候也腹黑得很。

“我说过我不喜欢你说谢谢。”龙一看着夏绵绵,“我更希望哪天你可以对我理所当然,更重要的是,我希望你以后只想上我!”

“……”夏绵绵在龙逸面前,真的会分分钟无言以对。

“你说你对封逸尘不够坦诚你只是想上他。”龙一似乎对这句话一直耿耿于怀,他一字一句,“而我却只想上你,不是只是想上你。”

夏绵绵无语。

龙一怎么这么放荡。

而且说的话,还真的让她哑口无言

这男人不应该是禁欲系吗?!

这个男人不应该是一闷货吗?!

她有些欲哭无泪。

有些外界的传闻,真的不能信。

夏绵绵好半响才开口说道,“你身材这么好,想上你的女人很多。”

“但不包括你是吗?”

“额……”

“我其实还是一个人。”龙一说。

“啊?”

“我说我还在为你守身如玉。”

“……额。”夏绵绵垂眸。

谁让你守身如玉了。

何况三十岁之前你丫的不是还没喜欢上她吗?!

那是在为她守身如玉了。

这货说情话倒是一套一套的。

“你还想我为你守多久?”龙一问她。

夏绵绵觉得,以后还是不要随随便便和这个男人吃饭了。

说得她不上他,都是她的错了似的。

她只得傻逼呵呵的笑了笑,“哎,不早了,我明天还要上班,回去了。”

“嗯。”龙一也不会强求。

这货的情商出奇的高啊。

比封逸尘着久经沙场的人情商高多了。

这是天赋吧。

有些人就是从娘胎里面就带来的。

她说,“晚安。”

“记得你欠我一顿饭。”

她听不到。

她转身离开。

龙一就这么看着夏绵绵的背影,如此严肃的一张脸上,居然露出让人匪夷所思的笑容,看得旁边的保镖,毛骨悚然。

所以男人情窦初开,真的是一件好可怕的事情,特别是他们龙大少。

三十岁了,还能对着镜子傻笑,还能对着镜子问他们,他帅不帅?!

他们很想吐!

夏绵绵几乎是逃也似的离开了龙一的视线。

这货发起骚来,她都害怕。

她深呼吸一口气,眼眸突然一顿。

面前的男人是封逸尘吗?

这么深更半夜的一个人在小区里面,是在散步。

显然封逸尘也看到了她,看到她似乎还在惊魂未定的模样,有些气喘的模样反而会让人想入非非。

她控制呼吸,缓缓道,“封老师今晚是兴致很高吗?在小区内散步?”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

“那你慢慢散步,我回去了。”

“嗯。”

夏绵绵往小区内走去,刚走了几步。

她回头,回头看着封逸尘,看着他一个人站在有些幽暗的小区小径内,晚上的秋风其实很凉了,封逸尘却只穿了一件淡薄的休闲外套,莫名就是觉得凉,冷飕飕的凉。

她走过去,直接拉着封逸尘的手。

手心果然是凉的。

恍惚还有些僵硬。

她说,“很晚了,还是回去吧。”

“嗯。”也没有拒绝。

夏绵绵也不知道封逸尘要做什么。

两个人走进电梯。

一人站在一角。

透亮的灯光下,夏绵绵打量着封逸尘,看着他就算毫无表情的脸颊,也可以帅得刺目。

“你刚刚看到谁送我回来了吗?”夏绵绵突然问他。

封逸尘没有说话。

一般不会打就是看到了。

她说,“你听到龙一给我说的话吗?”

依然薄唇紧抿。

所以也听到了。

夏绵绵说,“龙一在追求我。”

“我知道。”封逸尘淡淡然。

电梯突然打开。

夏绵绵跟着封逸尘走出电梯,走向大门。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封逸尘,看着他冷冷默默的样子,“你如何看?”

如何看,龙一追她的这件事情。

她有时候甚至有种错觉,他们不是夫妻,倒是……如果没有那么多爱恨情仇,可能能够成为朋友。

毕竟她还是觉得,封逸尘懂得东西很多。

对她的帮助其实可以很大!

“别招惹龙一。”封逸尘说。

还是那一句话。

听不出来任何情绪。

“如果换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你觉得我可以招惹的男人追我,我该不该答应?”

封逸尘眼眸微顿。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进家门。

夏绵绵甚至是直接跟着封逸尘上的楼。

现在家里很晚了,林嫂和小南都已经入睡。

夏绵绵的脚步就被一扇房门制住。

夏绵绵看着眼前紧闭的房门,她捉摸着要让封逸尘心甘情愿的说一些话,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段时间和封逸尘的相处没有那么箭弩拔张,也没有那么矛盾激化,反而就这么平平淡淡的,也不知道可以维持到什么时候。

封逸尘的卧室内。

他躺在床上,就这么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你说你对封逸尘不坦诚你只是想上他。”

“而我只想上你,不是只是想上你。”

他翻身。

翻身,将房间内的灯关闭。

一片漆黑。

封逸尘闭上眼睛,让自己入睡。

而对面卧室。

那个躺在浴缸里面正在享受按摩浴的女人,此刻也有些发愣。

龙一说,还要让他守身如玉多久?!

其实这句话,她也想问封逸尘。

她还要为他守身如玉多久!

她和龙一不一样。

龙一是因为自己没有遇到合适的,是因为太过忙碌没心思想这些,是因为很多很多可能外界的不定因素,但是她不是。

她从人生开始有了那方面的知识后,就在固执的为封逸尘守旧。

而他,却在不停地拒绝。

她其实很多时候觉得自己很可笑。

不是因为自己的执念,她真的可以分分钟在龙一面前一丝不挂。

但她觉得她的执念太深。

听说人都会经历过死后的投胎重生,而她大概就是因为太深的执念所以导致,她还留在了这个世界上,一直飘啊飘,一缕灵魂在飘啊飘!

她闭上眼睛,把自己捂在了浴缸里面。

人这一辈子,到底会有几个人会经历她这些,人生离奇。

她不知道是悲是喜。

……

翌日一早。

夏绵绵打开房门,上班。

封逸尘也已经西装革履的打开了房门。

两个人一起下楼,吃早饭,然后一起出门上班。

地下车库,紧挨的两个停车位。

封逸尘开车门锁,坐进驾驶室。

夏绵绵也坐进了后座。

两个人一起离开,然后再分道扬镳。

夏绵绵看着跟了好长一路的封逸尘,看着到一个街口的时候,那辆黑色轿车就从自己面前消失离开,心情突然有些说不出来的感受。

小南似乎也发现了她的而一场,忍不住问道,“小姐,你是不是舍不得姑爷?”

不是舍不得。

而是执念。

她一直觉得,早晚会被泯灭的执念。

只是时间问题。

她回眸,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夏绵绵看着来电,接通,“封老师。”

“忘了告诉你一声,今晚去封家别墅吃晚饭。”那边传来封逸尘冷冷淡淡的声音。

“有主题吗?”

“没有。”

“没有?”夏绵绵嘴角一笑,“那不是更奇怪吗?”

封逸尘沉默一下。

夏绵绵说,“是问我们怀孕的事情?”

“我会知道怎么解释。”

所以是猜对了。

“怎么解释?说你有不可告人的隐疾吗?”

------题外话------

昨日问题奖励:市井小草、哈哈呵、kakaerni、ws夜魅、Liqingkong

奖励原因:宅就喜欢你们的答非所问。

今日问题:你们觉得封老师应该怎么解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