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同床共枕/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逸尘对你怎么就这么好!”凌子墨仰天长叹。

一直以为封逸尘这种男人,永远都不会怎么关心别人,对任何事情也都置身事外,唯独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学习和上班。

上学的时候就是一头扎进学习里。

上班的时候就是一头扎进工作里。

这个男人怎么看得到周围的美景,怎么发现得了周围的如此美妙的花花世界。

凌子墨表示很不能理解封逸尘这种男人,现在,恍惚觉得这个男人好像在有所改变。

他不喜欢揣摩人心,他一直觉得人生就应该过得潇洒坦率一点。

“封逸尘对我哪里好了?”夏绵绵无语。

他对自己……说好不好说差不多差,但绝对没有到凌子墨说的这种语气用的这种感叹的地步。

“你没发现家里的装修都不是逸尘喜欢的吗?”

“没发现。”

她又不知道封逸尘喜欢什么。

准确说,封逸尘有兴趣爱好吗?

有特别喜欢的东西吗?

连特别爱吃的饭菜都没有。

“没办法和你正常交流了。”凌子墨崩溃。

“我也是。”夏绵绵直白。

所以话题到此结束。

夏绵绵起身回房换家具服。

下楼的时候,封逸尘就已经西装革履的出现在了客厅。

凌子墨一脸惊奇,“你不是说你要加班吗?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这是我家。”封逸尘低沉的嗓音,就简要明了的几个字,凌子墨就乖乖闭嘴了。

正好林嫂做好了晚餐,所有人一起吃饭。

“哇撒,林嫂你做的饭菜好好吃。”凌子墨真诚的赞扬,“我要吃两碗。”

“凌少爷你喜欢就好。”林嫂被这么直白的表扬,有些不好意思。

“我以后会经常过来的。”

“……”封逸尘的眼神明显是瞄了一眼凌子墨。

凌子墨当没看到。

吃过晚饭之后,林嫂和小南打理家里的清洁卫生,其他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凌子墨还是那样,笑点特别低。

他们看得综艺节目,从头到尾就只有他一个人笑,狂笑。

而封逸尘从头到尾都是一脸死鱼相。

夏绵绵真觉得,他们看得不是一个节目。

她起身,准备回房了。

总觉得和凌二傻待久了,都会拉低她的智商。

她刚准备离开。

凌子墨突然说道,“今晚我睡哪间房?”

“没地方给你睡。”封逸尘直接怼了回去。

“为什么?楼上不是三间房吗?除去一间书房还有两间。你别想瞒我,当时买房子我陪你的,有两个卧室我清楚得很。”

“那封老师可能没有告诉你,这两个卧室是我一间他一间。”

“什么?”凌子墨惊讶。

夏绵绵不多说,直接上了楼。

封逸尘似乎是看了一眼夏绵绵的背影。

“你真的那方面不行吗?”凌子墨露出特别怜悯的表情。

没想到自己兄弟居然遭遇着这么晴天霹雳的事情,他居然都没有给予安慰过。

“没有。”封逸尘实在不想看到凌子墨脸上的表情,也起身准备上楼,“等会儿自己走。”

“我今晚真不走。”凌子墨说,“我不想走。”

封逸尘看着他。

“你就让我留下来吧。”凌子墨死皮赖脸。

“睡沙发,随便你。”

凌子墨表示他不和封逸尘计较,毕竟作为男人,还作为生是美男,身体有着这么大的缺陷,性格能好了才怪。

这么一想,封逸尘性格这么不好原来是因为……不举!

“凌少爷,你真的要留下来吗?”小南昨晚手上的事情,过去恭敬的询问道。

“是啊,本大爷今晚就睡这里了。”说着,还用屁股掂量了掂量了一下沙发。

捉摸着应该也不会太难睡。

“那我去帮你那一个干净的枕头和干净的被单。”

“小南,我怎么都觉得你越看越可爱。”凌子墨笑得好看。

小南脸蛋通红,哪里被人这般表扬过,连忙就转身去给凌子墨拿被单和枕头,然后帮他铺上,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客厅就剩下凌子墨了。

他躺在那里,看着头顶上的天花板。

此刻客厅的灯光都关掉了,就剩下电视屏幕发散出来的一些微弱光芒,耳里全部都是电视发出来的声音,却突然就入不了他的耳了。

他莫名就开始有些发呆。

今天做了法事,大师让他不要开晕,至少需要一个月。

从他记事开始,就从来没有这般憋过自己,巅峰时期一个晚上都能换几个人。

现在让他这般……

他突然就想到了居小菜,想到这个女人当时拒绝她那么趾高气昂的模样,想到这个女人还说他脏,每每一想到就恨不得掐死居小菜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他特么的一定是中邪了才会这么想要居小菜,等这个法事一过,居小菜就会彻底消失在自己的世界。

让那个女人后悔一辈子!

他一这么想,胸口就之剩下熊熊烈火,什么想法都没有。

他要让居小菜知道,爷一个眼神都不愿意给她的悲剧!

这么气鼓鼓又兴奋无比的想着些事情,突然又像是打了鸡血一般的,坐起来看电视。

看到深更半夜。

他躺在沙发上让自己入睡。

他不停的翻身,翻身。

这地方怎么睡得着。

他凌大少爷什么时候需要委屈到睡在沙发上了。

他不爽。

陡然不爽。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想都没想就冲上了二楼。

敲开主卧室的门。

他捉摸着这个房间应该是夏绵绵住。

封逸尘冷是冷了点,但绅士风度应该有,何况封逸尘还是因为自身原因……

他哥们真可怜。

“做什么?”夏绵绵睡眼稀松,瞪着凌子墨。

深更半夜,这货是梦游吗?!

“我不管了。”凌子墨直接推开了夏绵绵房间大门,走了进去,然后非常自若的躺在了夏绵绵的床上。

“凌子墨!”

“我就睡这里。”凌子墨还把被子盖在了头上。

“我终于知道小菜为什么这么嫌弃你了,你真特别招人烦你知道吗?”夏绵绵看着那个死皮赖脸的男人,真的很想一脚把这个男人踹飞。

凌子墨直接装死。

夏绵绵忍了又忍。

她转身走出了自己的卧室。

凌子墨感觉到夏绵绵的举动,从被子里面钻出来,心情大好。

他都佩服自己的聪明才智,如果今晚去找封逸尘,封逸尘直接就会把他赶出家门,但是夏绵绵不会。

夏绵绵想赶也赶不走他。

他起身,把房门反锁了,然后悠哉乐哉的去浴室洗澡,准备睡个好觉。

夏绵绵走出自己房间,整个人一直在暴跳如雷的边缘。

她转身直接冲向了封逸尘的卧室房门。

凌子墨是封逸尘的朋友,所以把火气发在封逸尘的身上,理所当然。

封逸尘打开房门就看到夏绵绵一副生气无比的样子,下一秒就看到她直接冲进了他的卧室,然后躺进了他的被窝。

封逸尘一怔。

夏绵绵说,“你要么就和我一起睡,要么你去把在我床上的凌子墨赶走。”

说完,捂着被子就睡觉了。

对夏绵绵而言,打扰她睡觉,就是在谋财害命。

她翻身,理所当然就睡了过去。

夜深的房间内,封逸尘站在我是门口很久,看着自己刚刚睡过的地方现在躺了另外一具娇小的身体,喉咙有些不受控制,他看了看对面房间,终究走进自己的卧室,把房门关了过来。

原本有着亮光的卧室,此刻突然就黯淡了下来。

夏绵绵闭着眼睛也能够感觉到光线。

她很平静,很平静的感觉到自己身边的位置,突然凹陷了一点。

她睁开眼睛,看着睡在自己身边,其实应该也隔了两个人位的男人,看着他穿着白色亚麻睡衣,背对着自己的后背。

封逸尘居然会选择和她睡一起而不是去赶走凌子墨,她倒是觉得稀奇。

而这么多年,这么多年。

她第一次和封逸尘同床共枕。

心里该是什么滋味。

她翻身,翻身也背对着封逸尘。

如果他想,他不会离自己这么远。

如果他想,他不会背对着她。

所以她不用多想。

房间安静无比。

封逸尘默默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身后的眼神终于消失,他闭上眼睛,缓缓的在让自己入睡。

……

翌日,一早。

阳光明媚,晴空万里。

夏绵绵睁开眼睛。

眼前的窗帘都变得陌生了起来。

恍惚才知道,自己现在睡在了封逸尘的床上。

她翻身。

翻身,意外的看到封逸尘还在床上。

此刻睡得似乎正好。

他依然背对着自己,看不到他睡着后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但这么大一个人和她同床共枕,她多少还是有些内心波动。

她看了一会儿,看了好一会儿。

伸出的魔抓又收了回去。

她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今天周末,大概封逸尘也要好好补眠。

她刚下床,那个睡着的男人就翻了翻身,从床上坐了起来。

“我没想过打扰你。”

“我知道。”封逸尘说。

“我睡醒了,你继续。”

“嗯。”

夏绵绵穿着拖鞋走出他的卧室。

封逸尘看着她的背影。

回眸,看着她刚刚躺过的地方,眼眸黯然。

楼下。

夏绵绵一身轻松的坐在沙发上。

她本以为自己在封逸尘的床上睡不着,没想到却睡得出奇的好。

“小姐你起床了吗?”小南跑过来,“凌少爷是回去了吗?”

“你想多了,他这种祸害不在这里祸害几天是不会走的。”

“……”凌少爷人挺好的啊。

还说她可爱。

脸蛋红红。

“小南你别少女怀春了,凌子墨这种人,上过的女人比你看过的男人还多。”

“我没有。何况人家有喜欢的人了。”

“哦?”夏绵绵一脸兴致。

小南突然发觉自己好像说漏了嘴,“我开玩笑的。”

然后一股烟的跑了。

夏绵绵看着小南的模样忍不住一笑。

要是小南真的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人,她会让她离开自己,离开这个注定不会有太平日子的自己。

她坐在沙发上,电话在此刻突然响起。

她接通,“小菜。”

“这么早,会不会打扰到你睡觉了?”

“刚起床。”也是拜某人所赐。

如果不是凌子墨,她此刻就算起床了也会在床上缠绵一会儿,封逸尘的床,终究不好意思多停留。

“上次不是说周末到我家吃饭吗?今天我有空,你有空吗?”

“有。”

“我把我家的地址分享给你,我在家等你。”

“好。”

“嗯,拜拜。”居小菜的声音很是温和。

“拜拜。”

夏绵绵挂断电话,那一刻看到凌子墨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从楼上一步一步下来,一屁股坐在夏绵绵身边,看着夏绵绵嘴角笑得好看的模样。

“你不会是在给逸尘戴绿帽吧。”

夏绵绵翻白眼,不想搭理他。

“我觉得吧,你还是应该鼓励鼓励逸尘,然后去看看医生什么的……”

“刚刚是小菜给我打电话,让我去她家吃饭。”夏绵绵打断凌子墨。

实在不想听这个男人废话。

“哦。”凌子墨还算平静。

反正是接受了夏绵绵和居小菜是朋友这件事实。

“你吃过小菜做的饭菜吗?”

“上次你和逸尘吵架然后留宿居小菜的家里,我早上过去的时候正巧碰到你和小菜在吃饭,那顿早饭不是居小菜做的吗?”凌子墨翻白眼。

还有点觉得夏绵绵是白痴。

夏绵绵也难得和凌子墨多说,“总之你应该没有吃过她真正的做过饭菜。”

“我又不稀罕。”凌子墨无所谓的耸肩。

他们家厨师可是高级厨子,吃腻了就换,各个国家的都有,居小菜能做出什么山珍海味,还不都是些家常豆腐,他想着都觉得没胃口,这有什么好炫耀的。

夏绵绵觉得,凌子墨还是远离居小菜的好。

这货纯傻。

她起身去楼上换衣服洗漱。

上楼的时候刚好看到封逸尘下楼,两个人互相看了彼此一眼,没说话。

夏绵绵快速的给自己换了一套日常的外出服,连妆都没有话,但就是可以美得不要不要的。

她看着镜子中的女人。

夏绵绵长得果然是美。

她背着限量版小背包出门。

凌子墨和封逸尘坐在客厅上,各玩各的。

“小姐,你要出门吗?”小南的声音,直接从厨房冲了出来。

“嗯。”

“不需要我陪你吗?”

“私人聚餐,你在家伺候这两大爷吧。”

“……”

夏绵绵打开家门直接走了出去。

凌子墨收回视线。

封逸尘缓缓也收回了视线。

凌子墨说,“你都不问她去哪里的吗?”

封逸尘当没听到。

“你就不怕她给你戴绿帽吗?你身体这样这样的……”

封逸尘脸色并不好。

凌子墨似乎没看到,又说,“她去居小菜那里。对了,我是不是忘了告诉你,有一天早上我撞见夏绵绵和居小菜在一起,夏绵绵子啊居小菜家过夜的。”

封逸尘拿着报纸的手顿了一下。

他抬眸,看了一眼凌子墨。

依然没有什么面部表情,但唇角明显放松了些。

凌子墨当然观察不到封逸尘如此细微的表情变化,继续道,“我就不知道了,夏绵绵怎么会和居小菜这种人成为朋友,居小菜这么一个土包子,她就应该和土人一起生活的,夏绵绵这么高大上,怎么看上居小菜的。”

封逸尘没答话,但整个人明显没那么冷硬了。

凌子墨自顾自的嘀嘀咕咕,“居小菜长得也就是,简简单单,现在五官看着还顺眼,身材也还不错,但你不觉得少了点气质吗?女人就应该风情万种妖娆娇羞,而居小菜从来都是一副不温不热的模样,少了人味,更别说女人为了!她丫的就是一恒温动物,哪个男人跟她都会无趣一辈子,我就不知道她还在骄傲个什么劲儿……”

封逸尘把注意力放在自己眼前的报纸上。

凌子墨一直一直在说,说居小菜的缺点说她的自以为是。

“你是喜欢居小菜了。”封逸尘突然开口。

那句话,让还在不停数落居小菜的凌子墨整个人一顿。

很强烈的心灵撞击,甚至心跳还不规律的漏跳了一拍。

下一秒。

“卧槽,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凌子墨甚至是弹跳起来的,“我要是喜欢居小菜,我就天打五雷轰!”

封逸尘突然收好报纸,放下二郎腿从沙发上站起来。

“你去哪里?”凌子墨看着封逸尘的模样,连忙问道。

他好不容易找一个人说说话,他都快无聊死了。

“避雷。”

“……”凌子墨一脸懵逼。

他看着封逸尘的背影,好久才反应过来。

封逸尘这是说他要被雷劈?!所以他要离他远一点。

妈的,这么毒舌,果真和夏绵绵绝配。

封逸尘就真的离开了家门。

凌子墨总觉得,封逸尘昨天突然提前下班今天突然提前出门都是因为,夏绵绵在家或者不在家。

封逸尘这个闷骚货,也不知道做了这么多夏绵绵知不知道。

身体又不好,还不会好好表达,真怕他被夏绵绵戴绿帽。

他重重的叹了口气。

为了自家兄弟的婚姻幸福,他也是操碎了心。

也不扪心自问一下,自己懂感情懂婚姻吗?!

好意思操心别人!

……

夏绵绵开车到达了居小菜的小区。

小区环境很好,地理位置也不错,驿城数一数二的高档小区。

她走进电梯,走向门牌号。

“你来了。”居小菜盈盈一笑。

她穿着家居服,身上还系着围腰,看上去真的特别温柔贤惠的模样。

要她是男人,她绝对会娶了居小菜,甚至是藏在家里面不要让任何男人偷窥了去。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比居小菜更适合当老婆。

所以凌子墨是真傻。

24K纯傻。

“进来吧。”居小菜弯腰从玄关处取出一双粉色的拖鞋,“我今天出门买菜的时候新买的,我不知道你喜欢什么颜色,就买了女孩子都不会反感的颜色。”

“挺好的。”夏绵绵穿在脚上,觉得整双脚都是暖暖的。

居小菜又是一笑。

她笑着的时候,眼睛弯成一道月牙,很有女人味,又很是甜美。

就是让人内心觉得舒服。

居小菜带着夏绵绵走进房间,泡了玫瑰花瓣的养生茶,“你喝点,在家里都随便些,我去准备我们的午餐。”

“嗯。”夏绵绵也不客气。

她结果好看的茶杯,在家里转悠。

居小菜的家总是给人软软的感觉,就像她给人的感觉一样,偏田园小清新风格,家里很多小碎花很适合她清新淡雅的气质,家里以暖色系为主,房子不大,两室两厅,一个卧室被她改成了书房。

夏绵绵看了一圈,走向开放式厨房。

居小菜此刻正在熟练的切菜,把所有要做的菜先整理好,等到时间点到了,就可以有条不紊的炒菜了。

“你什么时候学会做饭的?”夏绵绵询问。

在孤儿院的时候是不用学做饭的,那个时候有大锅饭。

“我是孤儿,被人收养的,你应该知道吧。”居小菜说。

上流社会很多人都知道。

当时她和凌子墨结婚的时候,被很多人扒出过她的成长经历,大多数人都觉得她是运气太好,高攀了凌家。

事实上大概也是如此。

居小菜柔美的声音温和的说道,“是被凌爷爷收养的,他对我很好,送我去国外读书。那个时候他经常给我说他有一个孙子,有些调皮但是个好孩子,说他平时能照顾他孙子的时间不多,很是愧疚。那个时候我就想,凌爷爷对我有恩,我应该回报他的,也就在念大学的时候,一边读书一边学着做菜煲汤,我也不知道他孙子喜欢什么口味的,所以每样菜系都有好好研究过。”

“那你给凌子墨做过吗?”夏绵绵直白。

“没有。”居小菜笑了笑,似乎并不觉得有什么难过,“他不会吃我做的东西。”

夏绵绵笑了笑。

有些事情真的不用虚伪的去安慰。

居小菜现在看得很开,才会肆无忌惮的把这些事情这般平铺直叙的说出来。

“你和凌子墨那些年的婚姻,都是因为凌老爷子吗?”

“嗯。”居小菜点头,“好在斯人已逝,我们也不用维持这段不太美好的婚姻了。只不过……”

夏绵绵看着她。

“我可能还是太要强了点,不应该拿走凌子墨一半的家产。”居小菜说,“否则他现在也不会这般的对我耿耿于怀。”

“你真的以为你是因为拿走了他的家产他才会这么对你的吗?”

“要不然呢?”居小菜一直很认真的在整理今天要炒的饭菜。

她手真的很好看,很干净很白皙,熟练的切菜的时候,简直不能太美。

“如果我说,凌子墨喜欢你,你会不会和他重归于好。”夏绵绵很认真的询问。

居小菜切菜的手一顿。

她说,“他不会喜欢我这样的。”

“如果喜欢呢?”

“也不会。”居小菜说,没有任何犹豫,“失败的婚姻,没想过要去经历第二次。以后如果还有人愿意和我交往愿意和我结婚,我会选择和我门当户对的,当然我现在钱是挺多的,但我其实只是希望找一个稳定工作稳定职业的平凡人家就好了,我不喜欢上流社会。”

“嗯。”夏绵绵微笑着点头。

她就知道,居小菜和凌子墨的离婚,就绝对不可能再走回头路。

先不说现在凌子墨蠢到没有发现自己的感情,就算后来突然灵魂开窍发现了,他们之间应该也不可能了。

“不说我了,说说你吧,你和封先生和好如初了吗?”

“我说我和封逸尘是形婚你信吗?”

“啊?”居小菜诧异,“你们门当户对,而且外貌也很相配。都说你们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事实不是。”夏绵绵说。

“是你不喜欢封先生,还是他不喜欢你。”

“都有。”

“哦,这样啊。”居小菜似乎也找不到词语说什么。

毕竟她不虚伪。

“所以最后不会像你这样被伤害。”

“我其实还好啦。”居小菜笑了笑,“刚开始和凌子墨结婚的时候,我承认我是抱有希望的,但后来渐渐的我就感觉到了他对我的疏远和对我的排斥,然后身边也有很多人告诉我说我和凌子墨是不合适的,凌子墨喜欢的女人不是我这种。我其实是一个比较容易接受的人,只要认清楚了一件事情,就不会去钻牛角尖。”

“这样的性格也挺好。”夏绵绵笑。

比她好。

她经历了那么多,却还是……执念很深。

“对了,你喜欢吃皮蛋吗?”居小菜说,此刻正在清洗皮蛋上的黑色包裹壳,“上流社会很多人都不喜欢这个东西,说这个东西不卫生而且看着还很恶心。”

“我很喜欢。”

“那就好。其实我也挺喜欢的。”居小菜松了口气,洗干净之后认真的剥壳,“我今天本来没有打算买的,但去超市的时候无意看到了,就买了几颗。我以前有个小伙伴,她很喜欢吃,但那个时候我们都很穷,孤儿院很难得才会给我们提供这种食物,我现在都还能够回想起她亮闪闪的眼睛看着我,想要吃我盘中那一份的模样。”

“所以你就给她吃了。”夏绵绵问。

喉咙,有些微动。

那个时候居小菜不是说她不喜欢吃皮蛋吗?

她不是说,皮蛋味道怪怪的吗?

她当时还很庆幸,还好居小菜不喜欢吃。

“嗯,看着她满足的小脸蛋觉得很幸福。”居小菜嘴角含笑。

夏绵绵就这么默默地看着她。

有些感情,真的不言而喻。

“好啦,都准备好了,等会儿11点半我炒菜。我们现在去客厅看会儿电视吧。”

“嗯。”

居小菜洗了洗手,放下围裙,和夏绵绵坐在沙发上。

夏绵绵在想,等一切平静之后,她应该会给居小菜坦白一切。

就是莫名,什么都不想瞒着她。

……

在居小菜的家里待了一天。

居小菜一直忙前忙后,而她觉得自己是上帝,何其享受。

她离开居小菜家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9点了。

她开着车回到家里。

家里面,凌子墨不在了。

夏绵绵其实不用想也知道,封逸尘今天怎么都会把凌子墨赶走。

毕竟,封逸尘应该无法接受,她一直和他同床共枕。

此刻客厅中,小南在看电视。

她看着夏绵绵回来,连忙上前,“小姐,你都出门一天了。”

“嗯。”夏绵绵点头,“凌子墨离开了吗?”

“走了,下午就离开了,大概是一个人无聊了。”小南说,“上午你一走,姑爷也走了。姑爷也才回来,刚上楼。”

“哦。”夏绵绵应了声。

对于封逸尘的行踪她表示毫无兴趣。

她转身上楼,刚走了几步,突然顿了顿,“对了,你帮我把我房间的床单换一下。”

“怎么了?”

“昨晚上凌子墨睡的,不喜欢。”夏绵绵说。

不喜欢别人睡自己的床,除了居小菜。

“哦,我马上就去。”小南连忙说道。

“对了。”夏绵绵叫着小南,“顺便把封逸尘房间的床单也换一下?”

“为什么?”小南诧异。

夏绵绵还未开口,就听到头顶上响起一个男性嗓音。

他说,“我不需要。”

------题外话------

小宅又要大声吼叫了!

月票月票,真的快要过期了!

你们过期了知道宅有多吐血吗?!

知道宅有多喜欢吗?!

~(>_<)~

好啦,昨日奖励:SSSusanna、ws夜魅、yldb、我是阿凉姑娘、静默的爱

以上妹纸都有一个共同点,说给我投月票了。

O(∩_∩)O~

啊,小宅是不是很现实。

啊,小宅爱你们!

(づ ̄3 ̄)づ

你们都是宅的小天使!

对了,今天下午二更。

时间待定,反正有二更。

有二更,然后酒席歇斯底里的求月票。

对了,通知一声,周末一般二更,一般第一更时间在12点左右,第二更时间在5点左右,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