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0章 智斗卫小三(3)不浪费机会/枭宠重生之盛妻凌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不需要。”封逸尘说,一字一句。

楼道上突然就安静了那么一秒。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

“我马上睡觉了。”封逸尘又说。

怎么都觉得他的解释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夏绵绵也懒得再搭理。

她转头对着小南,再次说道,“帮我换床单。”

“哦。”小南点头。

姑爷和小姐的相处模式,真的好奇怪。

姑爷分明很在乎小姐的,但表现出来的又总是这么冷冷淡淡的模样。

她也想不明白。

总觉得感情的事情好复杂。

也不知道自己的心上人……

小南脸蛋羞红,总觉得有一天他们一定会再次相见的。

夏绵绵重新往2楼上走去。

刚走了几步。

她突然想到什么,“对了封老师,那本《职业管理方法》的书,有系列吗?”

封逸尘眉头扬了一下。

“我都看完了,而且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了,我希望可以买这个系列的全部,我问了很多人自己也去找了这本书,但貌似都不对,所以麻烦,如果有的话帮我都买了。”

“嗯。”封逸尘应了一声。

夏绵绵也不知道他有没有放在心上。

她直接上了楼,先去洗澡。

洗完澡出来之后,小南已经熟练的把床单都换好了,“小姐,都已经换下来了。”

“好,你也早点睡吧。”

“嗯。”小南离开,突然又想到什么,“昨晚上凌少爷睡得这里,你睡哪里?”

“你说呢?”夏绵绵一边敷面膜一边玩手机。

“是在姑爷房间过夜的?!”小南惊呼。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夏绵绵无语。

小南脑袋瓜里面一瞬间就浑浊了,她脸蛋羞红,“那我去睡觉了。”

“嗯。”

小南离开,帮她把房门关了过来。

夏绵绵敷了一会儿面膜,清洗了脸蛋又擦了保养品,躺在床上入睡。

她入睡很快,在没有心事儿的情况下。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

房门外似乎又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夏绵绵都以为那一刻是幻觉,猛地从床上弹跳起来,确信是有人敲门,她打开房门。

打开房门那一刻,整个人又不好了。

“想哥了没有?”凌子墨站在门口,还一脸魅笑。

想你个大爷。

你丫的不是走了吗?!

“困死哥哥了,晚上被一帮龟孙子拉着喝酒,差点就破功了,还好我偷摸着回来了。”凌子墨一边说着,还一边特别自若的走向夏绵绵的大床上,非常坦率的躺在了她的床上。

夏绵绵告诉自己要忍,不能和这种二货猪计较,显得她蠢。

凌子墨把她的被子狠狠地抱在怀里,躺得那个舒服,“还给哥换了新床单,哥喜欢这个洗衣剂的味道。”

“……”这货的自信到底都是从哪里来的。

她是嫌弃,才会换床单的。

是嫌弃!

她现在终于可以理解小菜了,理解她为什么会对凌子墨这么的无可奈何。

这货天生自大!

说什么做什么对他而言都无果!

夏绵绵气呼呼的将房门给凌子墨关了过来。

凌子墨睡得更加舒坦了。

她又敲开了封逸尘的房门。

封逸尘也这么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直接钻进了他的被窝,“凌子墨那头猪在我床上。”

这次封逸尘压根没有再犹豫,直接将房门关了过来,然后掀开被子和夏绵绵躺在了一张床上。

两个人保持着若即若离的距离。

夏绵绵闭上眼睛睡觉,此刻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睡不着了。

此刻,房间内也出奇的安静。

封逸尘有时候安静到,她甚至觉得她根本就发现不到他的存在。

她突然翻身,正对着封逸尘。

意外的,封逸尘居然没有背对着他睡觉,在看着她突然转身的那一刻,身体好像是顿了一下,缓缓,转身侧身过去。

“封逸尘。”夏绵绵叫他。

“嗯。”

“那天给你说的事情你想通了吗?”

“什么?”

“试管婴儿的事情。”

“没有。”封逸尘冷冰。

“你不稀罕封尚集团的股份,我很稀罕。”夏绵绵一字一句,“我很缺钱。”

“我知道。”

“你到底想要怎样?当初我和结婚不就是为了得到封尚集团的吗?这么好一个机会放在你面前,你就半点都不心动,别说你了,我那天无意给夏政廷说起,他都心动。”

“我有我的打算。”封逸尘似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他声音越渐冷漠,身体也在此刻转了过去,用宽广而僵硬的后背对着她,“我很困了。”

夏绵绵直直的看着封逸尘的背,心里面真的是有一口气压在胸口,怎么都发泄不出来。

封逸尘是神经病吗?!

封逸尘是神经病吗?!

她有些生气的也翻身,背对着封逸尘。

生孩子这件事情,到底辛苦的是谁?!

……

而后的一个月。

凌子墨每晚准时准点的来报到。

而封逸尘没有阻止,还恍惚觉得一直在纵容。

刚开始的一周时间,夏绵绵每晚都让小南换床单,换干净床单,捉摸着今晚凌子墨不会出下了,结果生更半夜就出现了,捉摸着今晚不会来结果还是又来了,到最后小南实在受不了都快换吐了,忍不住吐槽,“小姐你就不能和姑爷就睡一张床吗?你想把小南累死吗?!”

夏绵绵觉得小南说得有道理。

所以这一个月时间,她就理所当然的搬到和封逸尘一起睡了。

今早,似乎还特别早。

夏绵绵感觉到身边人的一点动静。

平时封逸尘一般都很安静,他们起床的时间基本也一致,大多数时间是她闹钟一响,他们就会一起起床,然后轮流洗漱,两个人好像还挺默契。

她翻身,翻身看到封逸尘用餐巾纸在擦拭什么,然后提着自己的裤子走进了浴室。

夏绵绵蹙眉。

封逸尘怪怪的。

她看了看时间。

才早上5点过。

她下床,走向浴室。

浴室中,夏绵绵看到了一条湿漉漉的内裤。

而为了尽量不发出声响而开了小小的冷水正在冲洗自己局部的男人,突然一转头就看到了夏绵绵站在门口,眼眸直直的看着他……

他背对着她。

夏绵绵觉得封逸尘的臀部线条也好好看,而且封逸尘的腰间位置居然还有女人做梦都想要的腰窝。

她吞了吞口水。

然后转身回到床上。

封逸尘是在浴室折腾了好久,才成浴室里面出来。

掀开被子躺在床上的时候,夏绵绵都能够感觉到封逸尘身上的冰冷。

已经入冬了,驿城的天气一天比一天冷了起来,特别现在清晨时刻,温度很低,倒也没有低到,要开暖气的地步。

夏绵绵挪动了一下身体。

封逸尘那一刻似乎僵硬了一下,而后,缓缓的往边沿退了一点。

夏绵绵继续挪动,靠近封逸尘身体的方向挪动。

封逸尘不停的后退。

到边沿地带,夏绵绵猛地一下抓住封逸尘的手臂,“你想摔在床下也不想我靠近?”

“不是。”封逸尘声音低哑。

“不是?”夏绵绵声音故意拉长了些。

“我打算起床了。”封逸尘说。

夏绵绵倒是很想看看封逸尘要装到什么时候。

“我真的要起床了,你再睡一会儿。”封逸尘推开夏绵绵的手臂,掀开被子就下了地。

夏绵绵看着封逸尘冷漠的背影。

宁愿让那么多所谓的“孩子”死在裤裆里,也不愿意,碰她!

她实在不懂男人。

准确说,她不懂封逸尘。

……

又是半月过去。

夏氏集团。

夏绵绵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

项目最终在所有人加班加点下,终于在今天给董事会进行了汇报完成工作,得到董事会一致的赞许,可谓意气风发。汇报完毕之后,夏绵绵带着何源又亲自到市政将自己目前的方案进行报备,到此刻,夏绵绵才终于回来喝了口茶歇了口气。

晚上还有一顿饭局。

这顿饭局是专程请市政吃饭的,夏政廷会出席。

夏绵绵想了想,拿起电话给秘书,“你帮我叫杜文娜进来。”

“好的,夏副总。”那边恭敬道。

不一会儿,杜文娜出现在了夏绵绵的办公室。

“你找我?”

“嗯。”夏绵绵说,“学得怎么样了,酒桌子上的交际。”

“学了很多,酒量也练出来了很多。”杜文娜直白,“但还没有到可以取缔我们中心经理的资格。”

杜文娜对自己倒是看得清楚明白。

夏绵绵淡笑,“无妨,今晚不需要你怎么有技巧,因为不存在谈判,就是单纯的一个商业私人聚餐,能活跃气氛就行。你今晚好好打扮一下,别把自己打扮得太廉价,和不要太风骚,你记得你不是交际花,你是白领。”

杜文娜点头。

其实,那一刻有些欲言又止。

夏绵绵拿出一张信用卡,“这张卡是之前夏政廷给我的,我很长一段时间没用了,应该够你今晚的打扮。”

杜文娜诧异。

“把账记着,以后有能力了,要还我的。”

“谢谢。”杜文娜根本没有犹豫。

她刚刚那一秒就在想自己今晚能穿什么,她也有衣服,而且也不少,但大多数都是从网上淘下来的便宜货,几十块一件的比比皆是,她怕穿不出那样的场合。

“出去吧,晚上夏政廷在,看你自己表现。”

“嗯。”

杜文娜出去,夏绵绵转眸看了一眼。

杜文难能不能吸引夏政廷,是不是夏政廷能够看上的,也只有看杜文娜自己的造化。

她低头又看了看项目的一个情况,确保所有安排都已经到位并可以施工了之后,才稍微放宽了心。

转眸,她看到桌子上那本《职场管理方法》的书。

一个月多月了,也不知道封逸尘是不是忘记了,反正从没有在她面前提起过关于给她买系列文的事情,她也不想多问。

封逸尘愿意给她买就买,不愿意就算了。

她不强求。

她在座位上悠闲了一会儿,到下班时间,提前到夏政廷的办公室等候。

夏政廷对着她微点了点头,“公关叫的谁?”

“杜文娜。”夏绵绵说。

“嗯?”夏政廷眉头皱了皱,“袁正洪有事儿?”

“不是,我考虑到袁经理毕竟是男人,酒桌上女人更有优势。”

“这是市政的聚餐,不是平常的酒桌。”

“我知道,之前袁经理多次在我面前表扬杜文娜,说她在酒桌上很有天赋,我就大胆用了杜文娜,也想看看她到底如何。”夏绵绵说,“何况还有我在呢,董事长放心吧,我会看着杜文娜的。”

“嗯。”夏政廷点了点头,终究也没有多说。

夏绵绵跟着夏政廷一起走进电梯。

夏政廷突然想到,“把以蔚叫上一起,他也应该跟着我多认识一些人。”

“已经叫上了,我让以蔚在公司门口等着。”夏绵绵当然知道,这种场合夏政廷绝对忘不了夏以蔚,她提前就叫上了,反正都要发生的事情,她倒不如做个顺水人情。

夏政廷看了一眼夏绵绵,似乎是笑了笑。

夏绵绵也这么笑了笑。

电梯到达LG大厅。

两个人一起走向大门口。

门口处,夏以蔚和杜文娜已经在那里等候了,杜文娜眼神看了一眼夏政廷,转眸看着夏绵绵。

夏绵绵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

杜文娜有些紧张的情绪才稍微有些放松了些。

“爸和以蔚坐爸的车,我带着杜文娜坐我的车。”

“不用了,四个人,就挤我车就行了。”夏政廷直接说道。

“好。”夏绵绵点头。

司机打开车门。

杜文娜自觉的去坐副驾驶室。

后面坐着夏政廷和夏绵绵以及夏以蔚。

车上夏绵绵一直在说着今天在市政的事情,以及今天饭桌的安排情况。

夏政廷听着,偶尔给点意见。

夏以蔚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夏绵绵似乎就和他们拉开了好长的一段距离,说话处事,头头是道,而且有条不紊。

他一边附和着,心里也有些嫉妒。

车子到达目的地。

夏绵绵带着带着他们进去,然后带着杜文娜一起在门口去接是市政的人。

市长带着自己的秘书还有党政办主任一起出现,夏绵绵热情无比,杜文娜也适时说话,领着一起走进了包房中。

夏政廷起身相迎。

互相客套寒暄了几句。

一顿饭局就进入了正规。

夏绵绵主动喝酒,偶尔也会被动接酒。

杜文娜在这种场合有点放不开,基本都在喝酒,也算是为夏政廷挡了不少酒。

夏绵绵看着杜文娜跑出了包房,犹豫了一下,也跟着走了出去。

外面洗手间内,杜文娜吐得撕心裂肺。

夏绵绵站在厕所门口等她,好半响杜文娜才苍白着脸颊走出来。

“怎么样?”夏绵绵看着她,给她递了一张纸巾。

“谢谢。”杜文娜擦了擦嘴角,“还好。”

一时之间有点沉默,还有些尴尬。

“我是不是做得很不好。”杜文娜说,“我以为我可以很好的拿下夏政廷,结果我发现我太高估了自己,我没那么放得开。”

“你今晚就使劲喝酒就行了。”

“嗯?”

“拼死给夏政廷挡酒。”

“这样就可以吗?”

“否则你还能想到其他方法吸引他的注意力吗?”

“嗯。”杜文娜点头。

夏绵绵说,“让前台拿点醒酒药给你。”

“好。”

夏绵绵先走出洗手间,然后回到包房。

不一会儿,杜文娜又回来了。

还是那样,偶尔说得到几句话,大多时间都在喝酒,很明显的在给夏政廷挡酒,喝了很多杯。

市长都禁不住调侃,说杜文娜是不是对夏政廷有意思!

杜文娜脸蛋羞红。

夏政廷也被惹得哈哈大笑,难得杜文娜被搬上了饭桌上。

饭后,先把市长一行人送走之后,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夏政廷喝得少,所以很庆幸,夏绵绵也没有喝多,夏以蔚为了表达诚意喝了点,微醉,杜文娜是醉得一直在吐,吐得撕心裂肺。

“杜文娜怎么样?”夏政廷看着旁边还在吐的女人,皱了皱眉头。

“应该是喝醉了,我等会儿送她回去。”

“你也喝了酒,怎么送她回去,让她稍微好点了坐我车上,我送你们一起回去。”夏政廷说。

“好。”夏绵绵赶紧走向杜文娜。

杜文娜还在吐。

夏绵绵说,“你好了我们就回去了,等会儿在车上不要吐,一定要忍着。”

“嗯。”杜文娜点头。

好半响,杜文娜跟着夏绵绵去了夏政廷的小车。

此刻夏以蔚坐在了副驾驶室,夏绵绵扶着杜文娜坐到了夏政廷的旁边。自己反而坐在了最边上。

夏政廷也没有说什么,车内还算安静。

“爸,我有个朋友让我去他那里坐一会儿,我在前面路口下车。”夏以蔚说。

此刻夏以蔚的状态到酒精刚刚好地步,这个时候最想继续喝下去。

夏政廷也不太管夏以蔚的私生活,大概是相信他有分寸,点了点头,“别玩太晚了,自己注意身体。”

对于夏以蔚在外面怎么样夏政廷是不会在乎的,只要不爆出上次的丑闻,夏政廷都会睁眼闭眼,在男人的心目中,随便睡睡几个女人太过平常不过的事情。

夏绵绵就这么看着夏以蔚在半途下了车。

夏绵绵应该是最后一站。

她想了想,“爸,你把我放在前面的路口。”

“怎么了?”夏政廷蹙眉。

“我去前面的商场逛一下,去买点私人用品,不方便让人帮我买,我没喝醉,买完了我让小南来接我。”

“那随便你吧。”夏政廷也不多说。

车子停靠在路边。

夏绵绵下车的时候对着杜文娜说道,“我爸亲自送你回去,你别吐我爸一身哦。回去喝点蜂蜜水。”

杜文娜点头。

夏绵绵下了车。

车子直接往杜文娜说的目的地开去。

杜文娜胃里面很不舒服,整个身体也很不舒服,但此刻却突然有些不一样的兴奋。

她转头看了一眼夏政廷。

夏政廷是比她大了一倍还多,但夏政廷保养得当,又气质突出,看上去绝对不能说岁数大,只能说比她同龄的男人成熟很多,杜文娜从小就没想过自己要找一个长得怎么样的男人,她只有一个目的,她要嫁给有钱人。

车子到达目的地。

夏政廷说,“到了。”

杜文娜一动不动。

夏政廷不悦,“杜文娜,到了。”

杜文娜动了动,声音虚弱,“哦,董事长谢谢……”

说着,就想去开车门。

手完全没劲儿。

夏政廷有些无语。

他起身下了车,去给杜文娜打开了车门。

“谢谢董事长……啊……”

刚一下地。

杜文娜身体一下就扑到了夏政廷的身上。

柔软的女性身体,喷喷香香的年轻女人的香味,还有因为惊讶而发出的娇嗔之声。

“董事长。”司机从驾驶室连忙下来,打算接过杜文娜。

没想到董事长会亲自下车给杜文娜开车门,司机有些慌张,哪里敢让董事长亲自动手。

“不用了,你在车上等我,我送她上楼。”

“哦。”司机懵逼。

夏政廷搂抱着一身软到不行几乎整个身体都贴在他身上的杜文娜,直接走向了一个不太好的破旧小区内。

杜文娜嘴角一勾。

她可不想浪费夏绵绵给她制造的机会。

------题外话------

二更继续求月票。

给宅投月票的都是一群小天使。

好啦。

今日还是提个问:杜文娜能够成功睡了夏政廷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